哈赞!一个老外花15年在比利时造了一座“中国园林”…

15年前,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埃诺省布吕热莱特市南郊的天堂公园开始修建。比利时当地时间5月29日下午,上海建工园林集团与比利时天堂公园续签合作协议,在天堂公园内新建温室综合公园。天堂公园园主艾瑞克·顿姆是一位比利时人,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中国故事,梦想着造一座中国园林,并最终一点点的达成。

2004年,当天堂公园创始人艾瑞克出现在上海建工园林集团园林工程公司的大门口,说自己有个比利时的项目想找贵司施工的时候,没人觉得这是一件靠谱的事儿。确实,一个老外亲自带着项目找上门,实属罕见。

对于艾瑞克来说,瞄准园林工程公司不是一个偶然。他是一个对中华文化一直怀有浓厚兴趣的人,机缘巧合之下参观了上海市园林工程公司在加拿大承建的梦湖园,一眼便心动。想把中国园林引入到比利时天堂公园中去。当时与其对接的是园林工程公司“对外沟通第一人”——史美刚。

艾瑞克对第一期的设想只是江南园林庭院的点缀组团,虽然这项工程对于拥有65周年历史的老牌园林工程公司来说,并不是很难。但毕竟项目远在海外,对这个“送上门”的甲方也不是很了解,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疑虑。

洽谈了很多次,哪怕是在艾瑞克回国的当天,双方还在进行磋商,并且从前一晚一直聊到了次日凌晨五点。史美刚是带着合同去送艾瑞克回国的,在机场,史美刚对艾瑞克说:“这个合同,您签了,我们肯定会尽全力打造这个园子,您不签,那就当我们没见过,这个项目没谈过。”最终,在机场,如电视剧情节一般,园林工程公司拿到了比利时天堂公园的一期工程合同,这份合同金额虽不高,但贵在这份缘分的建立。

2005年,一期工程正式开工。建成的“中国梦”首期园林,不论是牌楼、还是假山,亦或是其他元素,“专业”这个词成了艾瑞克对园林工程公司团队的第一印象。

看着那些把美景定格下来的照片,艾瑞克决定将“中国梦”这个江南园林庭院做成“中国梦”系列工程。就这样,二期工程也开始了。

二期工程是江南风格的四百米游廊,还包括六种亭子。当施工图纸在经验丰富的工匠手中时,要看的只是一些关键的信息——开间、标高等体量信息;在获取这些数据后,所有的材料、工艺、细节,水到渠成,对这些老法师、老工匠来说,图纸上的很多信息早就烂熟于心。四百米江南传统风格环廊,临溪而立,曲折有致,互为表里。

放眼廊外,恰与一期工程形成对景。或亭,或榭,或桥,相映成趣。一路行来,明暗交替,步移景异。有限的范围,周而复始的空间,耐人寻味。

从刚进公司就参与这个项目的设计师盛鸿年对天堂公园的感情不比艾瑞克浅,在他看来,天堂公园的每一期工程都像是自己的兄弟,双方印证着彼此的成长。“艾瑞克有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对:‘想要‘惊’到游客,必须先‘吓’到自己人。’项目的实施周期、体量、工程强度,每一次都是挑战,游客感受的世外桃源,与工程周期相比,是‘突然出现,从天而降的’,这成为天堂公园吸引众多游客的另一大关键:每年的主题园区迭代及拓展,始终在向‘天堂胜境’的终极目标靠近。”

在盛鸿年的记忆中,第四期工程的印尼风情园、第七期工程的泰式象宫都是独具当地特色的主题园。

在后续的这么多期工程中,第五期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人员最多的一次。这次工程,园林工程公司委任国家劳动模范庞炳根为项目经理,委任上海工匠顾军为现场技术负责人,带队前往。第五期工程全称服务中心改扩建及湖心亭工程,作为半改扩建、半新建工程,五期工程结合第三期工程,联通已建建筑,在原址上建造数层重檐的大型中式餐厅、会议厅及其围合的庭院空间;并将体现上海地标性建筑——豫园湖心亭风貌的“香茗亭”呈现于天堂公园湖畔。

在距离第五期工程竣工只有一个月的时候,外方在中式餐厅旁树了一个4米高的金属筒体烟囱。顾军看到这一根国外的“金箍棒”,心里真的像扎了根刺。当时的情况,没有材料,时间也很吃紧。在思考了一宿之后,顾军决定用砖砌体粉刷饰面,加混凝土预制构件,打造一个仿照汉唐风格的砖塔,当天上午就获得了外方的高度肯定。随后,顾军亲自带队,仅历时三周便完成了外观美化。外方称赞,这就是他们想看到的“东方智慧”。

自2004年起,上海园林与比利时天堂公园合作了十一期项目,其中五期包含于中国园园区内。占地共计5.5公顷的中国园中,中国传统江南园林占比逾60%,中式古典建筑面积高达2200平方米,是迄今为止海外最大的中式古典园林群,由上海园林进行古建筑设计施工一体化运作。上海园林在园内利用一系列最典型的传统园林元素,呈现出明清时代的江南园林风格,环环相扣,彼此呼应。

隐而不藏、独而不孤、隔而不离的中式园林不只为国人喜欢,西方人也对它心驰神往。“学的越多,你就越喜欢中国文化,”艾瑞克表示,他想在园内建造一座中国古典村落,在那里,许多传统工艺品都可以得到展示,包括书法、雕刻和音乐作品。“当你进入园区,你会说这就是中国。这是真正的中国,这里蕴含着中国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