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英语或成为欧盟主要语言

脱欧虽然带来了政治危机和宪法危机,但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2019年6月15日,《时代》周刊刊文指出,脱欧后,英语成为第三方的中性语言,加上英语与拉丁语、日耳曼语等的渊源,以及英语本身的优势等,英语得到一个成为欧盟主要语言的最佳时机。

欧盟有三种主要语言:德语、法语和英语。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和中东欧国家的加入,英语处于支配地位。今天,80%的欧盟委员会文件首先用英语写成,然后译成其他23种官方语言。

欧委会主席曾生气地说,英语并不是欧盟的唯一官方语言。有人认为英国脱欧,法语有机会重新成为欧盟的主导语言,或至少将英语从官方语言中剔除。

但相反,现在正是欧盟拥抱英语,让她成为唯一官方语言的最佳时机。一位比利时哲学家说,这让英语成为欧盟中一种中性语言,英语将在力争上位的官方语言中胜出。考虑到英语的拉丁语和日耳曼渊源,拥抱英语是一种语言回归!他开玩笑说:“我们希望我们的语言回家!”其次,欧洲在政治上日益融合,从反移民抗议、环保游行到领导人影响,比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跨越国界。

有人担忧正式确立英语主导地位会强化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使英语出版物占统治地位。实际上,大的欧洲大陆媒体,包括大多数德国主流报纸,西班牙《国家报》,为了参与泛欧讨论,现在网上都有英语版。正式确立英语在欧盟的主导地位只会让其他媒体仿效这些做法。将英语作为欧盟母语最热衷的倡导者不是英美,而是德国前总统高克和意大利前总理蒙蒂。

另一个抱怨是美、加、瑞士一些政治机构,没有唯一的官方语言,照常运行几个世纪。最引人入胜的反对是:英语取代欧盟其他语言是一种精英主义论调。而这恰恰是欧盟该将英语最终确定为欧洲交流语言的原因。欧洲多语大学毕业生是精英,他们自由往来于各国之间,支配泛欧讨论。坚定支持在欧洲及国家层面推广英语,将会提升欧洲人当前缺乏的跨语言交流能力。

最终不是在英语为母语的欧洲和真正多语的欧洲之间选择,而是在一厢情愿还是现实之间选择。一位在布鲁塞尔工作的法国经济学家指出,英语实际上已经是欧盟的工作语言了。欧盟97%的13岁学生都在学英语,用英语开设的大学课程从2002年的725门上升到8000多门,欧洲大陆以英语开展的政治运动占压倒性多数,环保运动等网站和社交账户也是用英语运行。在欧洲选举前一次米兰集会上,芬兰、丹麦、荷兰、捷克、德国领导人都向意大利听众用英语欢呼!

官方认可这种现实将使欧盟和其他国家将资源聚焦到传播英语技能上。收缩欧盟庞大的翻译机构,可释放很多资源,会刺激更多的媒体使用英语,培育一个真正的泛欧媒体。

一位意大利作家说,欧洲语言是翻译!欧盟以她的日常多语为荣。用英语作为普通语言不是对这种传统的挑战,而是补充。欧洲是多元的,其语言和方言的多样性要保护。一种共同语,即使说的不完美,也会让欧洲更统一。普及英语与保护本国语言不会背离,而会强化欧洲大同的梦想。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报》总第1668期7版

编译:杨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