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肯王宫花园“中国楼”入选布鲁塞尔文化遗产,告诉你它建造的故事

2019年12月12日,布鲁塞尔大区国务秘书帕斯卡尔·斯梅特(Pascal Smet)宣布,中国楼和日本塔已经于12月正式列入布鲁塞尔文化遗产名单。“中国楼和日本塔在布鲁塞尔的文化遗产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代表布鲁塞尔大区向比利时联邦政府表达了紧急翻修中国楼和日本塔的强烈愿望。据悉,这两座建筑物的维护工作由联邦政府负责,他们将采取各种方式为这项工作筹集资金,包括通过私营部门的支持。

中国楼和日本塔均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北郊的拉肯王宫花园。中国楼的前面还有一座配套的八角亭,两座建筑都散发着浓郁的中国古风。

visitbrussels © Jean-Pol Lejeune

中国楼门前台阶两侧有一对高大威武的石狮子“镇守”,正面四根木雕金漆蟠龙抱柱,二楼两边各嵌一方蟠龙祥云金漆木雕,栩栩如生。在遍布全楼的金漆雕饰的装饰之下,整座建筑金碧辉煌,画栋雕梁,精致而尽显东方魅力。中国楼前面的八角亭与小楼的风格一致,八根蟠龙柱,飞檐翘角,雕艺精湛。

近代欧洲“中国风”始于十七世纪,在十八世纪中叶达到流行的顶峰,十九世纪之后逐渐消退,这一风格通常出现在室内陈设与装饰艺术中,同时也影响了建筑和园林设计。

中国楼和日本塔是两座展现东方文化的百年建筑瑰宝,它们之所以会出现在比利时,还要从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说起……

1900年,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在参观巴黎世界博览会时,被法国设计师亚历山大·马塞尔(Alexandre Marcel)展位的东方风情设计作品深深吸引。

马塞尔设计的巴黎“宝塔电影院”

马塞尔生于1860年,他以喜欢“异国风格”的建筑,特别是东方建筑风格而闻名。1896年,他就建成了如今仍然位于巴黎七区的“宝塔电影院”。
1900年,马塞尔带着包括柬埔寨、西班牙建筑和一座由当时著名的法兰西火轮船公司订做的“环游世界”(Tour du Monde) 等几座建筑模型来到巴黎世博会。这个巨大的展位占地约2500平方米,在巴黎世博会上轰动一时。

这一年,中国馆的展品和穿着传统服装的参展人员,也深受欧洲观众的关注和喜欢。

1900年巴黎世博会马塞尔的“环游世界全景”

1900年巴黎世博会中国展区

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非常喜欢马塞尔的作品,于是委托他在拉肯王宫建立一个“露天博物馆”,由远东地区风格的建筑组成,其中包括一座日本塔和一座中国楼。亚历山大·马塞尔那几年成为了利奥波德二世的建筑师,负责为他定制这两座建筑,并改造了拉肯王宫和花园的几处景观。

为餐厅而设计的中国楼图纸

凭着自己对东方建筑的了解和积累,马塞尔画出了中国楼的建筑图纸,但他显然不具备建造一座构造复杂的中国小楼的实力以及对所有细节的把控,所以他就把制造小楼的任务交给了位于中国上海的“土山湾工艺院”。

那么,上海的“土山湾工艺院”又是什么机构?

土山湾位于上海徐家汇南面的肇嘉浜沿岸一带。19世纪,因疏浚肇嘉浜、蒲汇塘河道,堆泥成阜,积在湾处,故得名“土山湾”。1864年,进驻徐家汇的法国天主教耶稣会命人将土山削为平地,在此间创设了土山湾工艺院(也称土山湾画院),并将此建成近代中国成就最显著的职业教育学校。几十年间,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被徐悲鸿称为中国西洋画的摇篮的中国有史以来最早的西洋美术传授机构,形成了近代中国印刷工业的发源地,创造了中国工艺美术史上的多个第一,掀开了中西文化交流史的重要一页。(人民网2009年7月《土山湾牌楼回家记》,作者罗俊)

土山湾木工部部分学员合影

虽然上海“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早已不存在,但如今上海的“土山湾博物馆”里,仍保存中国楼的文件、模型和法文的装饰图,以及雕花柱的照片,更有利奥波德二世关于建造中国楼的来往信件。

张充仁为法国总统密特朗塑像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中国雕塑艺术奠基人张充仁就是在土山湾学成后赴比利时皇家美院留学,他也是中国雕塑家进军欧洲第一人。

利奥波德二世的这张“中国楼”订单主要由土山湾工艺院木工间承接。木工部负责人是多才多艺又热爱中国文化的德国建筑师葛承亮(Aloysis Beck,1853-1931),他负责的土山湾中国牌楼、中国宝塔等大型木雕作品,在世博会上获得过甲等大章。

葛承亮使用上等柚木作为中国楼的基本木料,精心规划安排石狮、巨柱、鼓墩、旗杆等主要部件,葛承亮在立柱、门檐、窗棂、护壁板及雕梁朱栏上设计的中国历代人物故事和民俗传说以及各式祥兽和吉祥图形等多达数百种:从盘古开天地、黄帝战蚩尤到霸王别姬、苏武牧羊再到孔孟、帝王系列、三国故事等,极为丰富,使得整座楼充满着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

中国楼模型

中国楼的蟠龙抱柱正在土山湾制作中

中国楼分为上下两层,面宽28.7米,进深8.26米。经过四年的精心打造,中式小楼于1906年完工。后来又加建了一座中式八角亭。

中国亭模型

中国亭@xiquinhosilva

1910年,中国楼和中国亭终于运到比利时并在拉肯王室花园组装成功。它原来是作为一个餐厅来设计的,但实际从来没有被这样使用过。利奥波德二世后来把它送给国家,1913年10月中国楼向公众开放。1946年起成为比利时皇家历史与艺术博物馆分馆——“远东博物馆”,主要收藏17世纪和18世纪的中国外销瓷器。中国楼的建筑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体现出的东方特色,加上楼内丰富的陶瓷藏品,使其成为布鲁塞尔最有吸引力的旅游点之一。

1905年上海,中国楼在建

1910年布鲁塞尔拉肯,中国楼安装成功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楼和日本塔的建筑外墙和屋顶的木质及琉璃装饰材料出现剥离松动现象。从1991年到1996年,联邦建筑管理局已经在中国楼的内部和外墙都进行了大规模的修复工作。2013年11月,比利时皇家艺术与历史博物馆宣布:因安全原因,中国楼和日本塔停止向公众开放,以便进行维修工程。藏品(珍贵的版画,瓷器等)则被运到了五十年宫博物馆暂时储藏。

@xiquinhosilva

1997年起,中国楼和日本塔周围的公园和树木已经被列为布鲁塞尔文化遗产,而中国楼及日本塔的申遗程序从2017年才开始。从联邦建筑管理局网站上我们可以了解,中国楼修复工程的第一阶段研究工作已经于2019年结束,总金额约为16万欧元,但因为招标原因,尚未能动工。第二段研究工作也还待开始。鉴于修复工作的复杂性以及要遵循的行政程序和获得许可,中国馆重新开放的日期还很难确定。

@xiquinhosilva

不过,根据布鲁塞尔大区国务秘书斯梅特先生的说法,主管维修工作的联邦建筑管理局对这些标志性建筑物列入文化遗产作出了积极反应,皇家古迹委员会(CRMS)也对此事给予了积极的评价。斯梅特还表示,正在考虑请中国来修复中国楼,日本来修复日本塔。

让我们期待更多的好消息!

本文参考资料

https://ent.sina.cn/xiju/2009-12-01/detail-icczmvun2928219.d.html

http://www.people.com.cn/GB/8196/76966/77005/7407997.html

http://unn.people.com.cn/GB/9719407.html

(转自“比利时大使馆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