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隔离观察点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1月25日,在重庆老家吃完年夜饭的老王自驾回上海,途径湖北时到服务区加了个油。与此同时,小周夫妇从老家襄阳出发,临行前,父母在他们的后备箱里装满了土特产。

按照预先设想的,此刻他们应该正在处理着公司事务,趁着年后这段清闲时光,早早下班与家人团聚,烧菜时往锅里加几勺让他们朝思暮想的家乡辣酱。

但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他们和另外100多个陌生人聚集到了一起,为了共同阻击疫情进一步扩散,尽自己的努力配合地方开展防疫工作。集中隔离观察的十天里,他们从开始的不安、委屈,甚至愤怒,到慢慢卸下高筑的对立心墙,在与医护人员、工勤人员、志愿者的朝夕相处中,感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尊重与关怀,彼此间多了一份如同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图说:隔离人员为工作人员送来下午茶。受访者供图

工作人员超长待机

位于泗泾镇内的这处集中隔离观察点,此前是一栋无人居住的楼房,由于长期空置,水、电等基础设备设施已经停运很久。1月26日,一下涌进来112名住客,让提前一天开始准备的工作人员应接不暇。

1986年出生的严袁彬是镇属物业公司的员工,他被临时抽调来这里,负责解决隔离人员居住期间的水电问题。房间台盆有渗水,马桶堵塞了,灯不亮了,空调制热有问题……这些都由他一个人管。小严24小时住在观察点,平均每天工作12小时,最忙的那几天里他几乎没怎么休息。有住客提出手机流量不够用,希望安装无线网络。电信公司把路由器送到观察点大厅,为了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这个非通讯专业的小伙揽下了给整幢楼接信号的工作。平时勤快好学、心灵手巧的他一边与工作人员视频一边自己摸索,花了3天时间把7层楼的网线、信号扩大器都安装妥当了。除了水电维修,他还负责大厅内每日三次的消毒工作、帮楼上的隔离人员送快递外卖等,每每结束工作回到自己的房间,他都累得洗完澡倒头就睡。而当被询问还能不能坚持时,这个腼腆的小伙却没有丝毫犹豫:“能为打赢这场战役出一份力,感到特别光荣!”

集中隔离观察点的一日三餐需要保障,每顿200份,量不算小,镇里决定由镇社区食堂供应。非常时期,众志成城,负责镇社区食堂日常运营的第三方公司临危受命,当即从内部调派还在沪上的员工,保障观察点的餐食。

点心师傅王义丰是江苏人,在餐饮业干了二十多年,每年春节都是他最忙的时候。习惯了除夕夜无法赶回去与家人团聚的他,一般会晚几天再走,然后给家人做几天好吃的。今年他原本打算初二回家,小年夜接到的公司电话,让他毅然退掉了回程的票。人手不足,加上堂食变外送,王义丰又当点心师傅又当打包员,还帮着装车,原本的流水线作业现在都由他一人包办。往日都是清晨5点自然醒的王师傅,这几天把闹铃调到了3点半。

图说:工作人员准备的儿童书籍和玩具。受访者供图

多从自身角度找问题

陆春华是泗泾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也是此次观察点的负责人。她不仅要完成被隔离人员的医学观察任务,也要督促医护人员做好自我防护,观察点的保洁、消毒等日常管理工作。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稳定被隔离人员的情绪,保障服务他们的需求。

观察点建了一个工作群,所有被隔离人员和工作者都在群里,平时沟通主要通过群消息。

前几日,有人在群里反映,工作人员送来的盒饭放在了地上,言辞中颇有不满情绪。送餐的“95后”小姑娘感到委屈:“我们就这么几个人,一趟趟上下跑7层楼,一家家敲门,送得慢了又得挨批说饭菜都是冷的。”面对这些公开的不令人愉快的言语,陆春华总能够设身处地思考:“难免会有对立情绪,这是正常的,谁在小空间里待那么长时间都会不好受。如果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也许有很多不理解都能理解。”这与她在本职工作中经常处理医患矛盾的思考方式息息相关,“先寻找自己的不足再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

陆春华一边安慰年轻人,一边与镇里沟通,找来100个凳子。“虽然保洁、消毒24小时不间断,但毕竟是把吃的放在了地上。这是他们的合理需求,反过来倒是我们没做好。”

看到群里有人反映无聊,一直刷手机不健康,陆春华主动提议给大家送书,这一想法得到了热烈响应,纷纷在群里接龙自己的需求。志愿者统计后,发现好几家有低龄儿童,又组织发动身边的人捐出绘本、玩具,给家长送去育儿杂志。陆春华的女儿送来了洋娃娃、折纸、拼图,其中有两只长颈鹿玩偶,是在小时候参加居委会画画比赛时得来的,也正是那次际遇让她爱上了绘画,她说,希望这份小礼物能起到传递力量的作用。正当大家在群里表达感谢时,有人表示自己高度近视不宜看书。陆春华二话没说,就把家里的天猫精灵捐出来了。收到这份惊喜的人,在群里留言:“终于有一个可以对话互动的小精灵了,超喜欢,感恩有你。”

图说:工作群的名字变成了“一家人”,隔离人员亲昵地叫陆春华sister。受访者供图

“xx工作群”变成了“xxx一家人”

正是这样夜以继日的换位思考和无微不至,工作人员的赤诚之心终于赢得了被隔离人员的尊敬与信任。前天下午,快递小哥送来了一大袋吃的,有奶油小方、奶酪蛋糕、奶茶、咖啡,总计277元。正当大伙纳闷是楼上谁家这么好胃口时,群里发来消息:“@工作人员 收下快递,是工作人员的,不用送上来,辛苦你们了!”这份心意让所有工作人员感动不已。

事实上,在朝夕相处的这十天里,被隔离人员之间,与工作者之间,都有一种回归人性本初的情愫正在产生。有人为不会说普通话的人翻译,有人在群里给大家鼓劲加油,有人解除了互相之间的误会,有人发动朋友给观察点送来29箱牛奶;五湖四海的陌生人,放下了最开始时的互相排斥、互存戒备心理,一件件叩开心门的小事每天在观察点上演,让大家感受到了临时家庭的温暖。

严袁彬说,最初群里是被各种报修消息刷屏的,他若上门稍微耽搁一会就会不耐烦催促,颐指气使的口气让人感到不舒服。而现在的群消息画风已经完全转变,报修时大家会加上“请”“麻烦”“谢谢”这些字眼。志愿者李晶回忆,2月3日,一直到晚上群里都静悄悄的,陆春华反而有些不习惯,询问大家是否还有需要。有人与她打趣回应道:“那要不我陪你聊聊。”

前几天,有人悄悄修改了群名称——“xx工作群”变成了“xxx一家人”。随着解禁倒计时的临近,有人在群里留言:“对于时间没有任何异议!坚决挺你!你一切为我们着想,我们不能为你做任何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支持你的工作!”

正是这些点滴,让人心与人心之间的坚冰逐渐融化。

文章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