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火灾 悲痛之余的比利时紧张防范

(华商时报综合报道)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曾说过:“总有一天,到那时……所有的欧洲国家,无须丢掉你们各自的特点和闪光的个性,都将紧紧地融合在一个高一级的整体里;到那时,你们将构筑欧洲的友爱关系……”

这是雨果的预言。

巴黎圣母院,这座在塞纳河畔矗立了近千年的建筑,这件人类艺术和智慧的结晶与宝库,在4月15日傍晚,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塔尖倒塌,玫瑰花窗损坏,一时间,人们纷纷陷入哀伤。整个社交媒体被激动的情绪蔓延,巴黎圣母院大火震惊世界。

4月15日发生的大火给巴黎圣母院造成难以修复的损害,多少人看到火灾新闻时心都碎了。巴黎方面消息,火灾的发生原因应该属于意外,调查人员目前正在寻找教堂翻修施工导致火势蔓延至塔楼的线索。据报道,火灾好像是从屋顶安置的脚手架开始的。

比利时看守政府首相米歇尔获悉此消息后,深感惋惜,他在推特上表示:“大火烧毁了我们共同的文化财产,如同所有的巴黎民众一样,我们也非常心痛”。

巴黎圣母院是整个欧洲最负盛名,游客最多的文化建筑,而这一刻,我们却只能站在奥斯特里茨桥上,无能为力地望着大火焚毁这近千年的文物,流着眼泪默默哀伤。

巴黎圣母院

比利时看守政府外交部长迪迪埃·雷恩德斯也在推特上对巴黎圣母院这场毁灭性火灾作出回应。他在推特上写道:“我真的很难过,看到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付之一炬,我们心系法国的同时也关心着那些在巴黎圣母院火灾中的救援人员”。

比利时王室也通过王室账户发声表达关切之情,原文如下:“巴黎圣母院,法国历史和世界遗产的伟大象征之一,因火灾造成部分破坏。这场悲剧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我们向巴黎和法国人民表达诚挚的慰问。”

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无疑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次巨大的灾难。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下半旗致哀。在16日上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博物馆的新闻员写道:“博物馆每天都在为人类展示文化遗产的最佳状态而努力。每一次破坏行为,即便是偶然,我们都深感痛惜。借此,我们向每一位无时不刻为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而努力的人表示敬意。不论你在哪里,在法国或是世界的某个角落。”另外,博物馆的负责人也向巴黎的消防人员和警察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为拯救圣母院所做的努力。

历史文物在接受岁月洗礼的同时,还要经受意外的拷打,我们能够做的也许就是尽全力守护它,让它远离灾难,代代传承。

不知道是否有人记得,在电影《爱在黄昏日落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我们未曾想到上一次擦肩而过竟是与这座历史遗迹最后一次完整的相遇,火灾后的灰烬留下了人类文明的伤疤,但正如在广场上祈祷的人们所相信的那样,巴黎圣母会从灰烬中升起。

比利时各大教堂居安思危谨慎防范

布鲁塞尔市中心大教堂周围戒严

16日上午,巴黎圣母院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布鲁塞尔最宏伟的教堂–圣弥额尔圣古都勒主教座堂(Sainte-Gudule)周围拉起了警戒线,所有路口都有警察把守禁止通行,加重了原本已有的紧张气氛。下午,警戒解除,有消息称是在周围街道发现了可疑车辆。

这座教堂是比利时最重要的教堂,外形和巴黎圣母院很相似,被戏称姊妹教堂。这座教堂在300年漫长的建设周期融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罗马式、哥特式的特征,雨果赞扬这座教堂是“哥特风格最美的花朵”。

16日下午解除警戒后的Sainte-Gudule教堂

安特卫普大教堂协商火灾安全措施

位于安特卫普市中心的圣母大教堂,也采取了多种预防措施,以确保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在扩散前都能够及时迅速地解决。火灾发生的第二天,安特卫普省议会计划跟安特卫普教堂负责火灾安全的职能部门召开协商会议。

巴黎圣母院火灾发生后,4月16日中午12点到12点半,安特卫普圣母教堂敲钟致哀。敲钟人还演绎了马赛曲,法国作曲家François Couperin和Alan Menken的哀乐。

安特卫普圣母大教堂是比利时最大最高的哥特式大教堂。教堂高达123米的塔尖是安特卫普最优美的地标。

安特卫普省议员Luk Lemmens表示:“作为教堂的家长,你们要非常注意。我们还要把所有方面都研究一遍,进行工作部署。”“现有灾害管理计划运作良好,即使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的工作人员也经过了良好的培训。”

该议员还提醒说,在2001年安特卫普大教堂翻修的时候,已经安装了喷头和火灾检测系统。这栋建筑事实上是由省政府来管理的,塔楼除外。

Luk Lemmens强调说:“当我听说,巴黎圣母院一直到屋顶着火的时候才发现了灾情,我推测要么是没有火灾探测系统,要么是运转出了问题。”

Tournai圣母大教堂复查安全规划

受巴黎圣母院火灾影响,大家也在考虑Tournai圣母教堂如果发生类似的灾难,消防队伍是否有足够的应对措施。当地救援队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指出:“行动规划绝对要提升和加强。”

Tournai圣母大教堂跟巴黎圣母院相比,长度更长(134米),有5座塔楼更高(83米),在2000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这座哥特和罗马风格的教堂建造于12世纪,近20多年以来一直在施工。因为1999年8月14日,在一场剧烈的龙卷风过境时,影响了这座教堂的稳定性。第一期翻修工程从2000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今日,目前几乎到了收尾阶段。

救援队伍负责人Olivier Lowagie解释说:“教堂万一发生火灾,现有的内部行动方案绝对要复核。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提醒我们,这是重新展开辩论的时机。我们有一个火灾整体规划方案, 针对这种类型的火灾有特别的处理措施, 同样也适用于大型的工业。但是贵重物品的保护程序有必要重做。首先要知道这些贵重物品的所有权归属,是Hainaut省,教区还是私人?”

(万一发生火灾?“问题是,屋顶是木质的,而且非常高。现有的设备根本够不到,而且进入着火的教堂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应该在塔楼上规划自动灭火系统。但是还要看不能破坏建筑的自然风格。这种灭火系统非常昂贵,但是跟教堂这样的建筑损失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巴黎圣母院就是很好的例子。这还需要跟Tournai大教堂的负责人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