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速递|比利时加订口罩 药店医师建议 机场进入防控第二阶段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截止到2月25日,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70例,死亡7人。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升温,引起比利时政府高度关注和警惕。

比利时卫生部:
面对新冠病毒比利时已经做好准备

比利时卫生大臣Maggie de Block办公室表示,尽管最近数日意大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显著增加,大家要对比利时管控病毒的措施放心:“目前已经采取足够措施,科学委员会会一直关注和跟踪形势发展。

比利时已经准备好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但目前不需要担忧:“如果情况发生变化,我们肯定迅速告知。当然,我们会密切关注意大利的形势,并且跟世卫组织保持紧密联系。另外,比利时最后两名在军事医院接受隔离的人员已经在2月23日出院。”

比利时将加订口罩
并非进入疫情状态 仅做储备

法国有70家新的医疗机构可以收纳潜在的感染患者。另外,国家还计划订购上千万防护口罩,不是在街上随处可见的“外科口罩”,而是为专业人士设计的FFP2口罩,有效期仅为3小时。

比利时呢?卫生部指出:“正在讨论订购FFP2类型的防护口罩,但更多是为了储备。我们要提醒大家,比利时国内还未出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所以,必须要保持冷静。”

比利时药店人满为患
医师建议勤洗手少贴面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发展,药房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无论是口罩和水酒精凝胶,药剂师都会尽量满足客户要求。

布鲁塞尔两名药剂师就目前新冠病毒的对药房的影响做了简单介绍。两人都在布鲁塞尔的Tongres街两家不同的药店工作,但情况是一样的:客户突然增加,采购都奔向口罩和水酒精凝胶。考虑到一些人出现了恐慌情绪,所以此状况也不足为奇。

药剂师表示:“我们总是给客户两个建议,第一个是定期洗手,第二个是避免贴面礼。”

Francesca是其中一名药剂师,她说:“我自己就是意大利人,我的家人在意大利生活。但我们并不会十分担心。即使这种病毒已经出现在比利时,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药剂师想让大家放心:如果听从专家的建议,就没有理由担心。

Francesca表示,口罩又可以买到了,在她的药店里,购买口罩的主要是外出旅行的顾客。

意大利疫情影响:
Charleroi机场进入防控“第二阶段”

新冠病毒疫情开始主要集中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所以跟布鲁塞尔机场不同,Charleroi机场由于没有亚洲方向的航班,所以基本上未受影响,一直属于病毒防控的“第一阶段”。

然而最近数日,意大利确诊患者显著增加。Charleroi机场有来往意大利北部几个城市的航班,加上跟机场有航班往来的法国和其他地区也出现确诊病例,机场措施要进行调整。

为此,Charleroi机场进入防控“第二阶段”,也就是救援部门开展一项活动,提高人们对冠状病毒、感染症状以及在怀疑乘客受到感染时应采取的适当措施的认识。机场的所有员工都将接受这方面的培训。机场发言人Vincent Grassa 明确指出:“第二阶段的启动程序正在进行中。”

尽管出于卫生措施要求提高“警惕”,但这并不是为了引起恐慌:机场会和卫生部门一直保持联系。机场还表示:“如果风险增加或对机场有具体要求,预计将出台指导方针和需要采取的措施。”

比利时民众怎么看新冠病毒?
不害怕

随着意大利疫情加重,人们对于病毒传播的担忧日益加剧。在比利时,一些人开始戴口罩,也有人比较有信心没有带。2月24日早上,比利时媒体DH在布鲁塞尔街头,对行人做了一项调查。对于新冠病毒在欧洲的增长,5名受访者都很冷静,表示不害怕

Mireille:避免贴面礼
Mireille说自己经常戴口罩:“作为一个老年人,我戴口罩是为了避免细菌。避免贴面礼也是考虑细菌的原因。跟其他疾病相比,冠状病毒不会让我特别担忧,尽管现在去亚洲国家在我看来不太可靠。”

Rosalie:我不怕
“我很快要去日本,我准备了口罩和水酒精凝胶。”Rosalie很明确,这个病毒不会让她害怕,也不会阻碍她去旅行。

Anne-Grâce:跟流感一样
冠状病毒不会让她感到恐慌。她认为不不要害怕,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就像流感一样。

Jonathan:我从来没买过口罩
这位一家之主很明白,不应该惊慌失措,这个病毒跟其他病毒一样。但是他也很遗憾对于这种病毒人们缺少具体的信息。

Roger:不太担心
“冠状病毒并没有让我特别担心。我从来没去药店买过口罩。不过,我也不会去某些国家旅行。”

军事医院最后2名隔离人员出院

2月份陆续从中国遣返的比利时公民,到达比利时后立即在Neder-over-Heembeek军事医院接受隔离,在此被隔离的共有10人,隔离期14天。

除了以上被隔离的10人,还有1名确诊患者,被送到布鲁塞尔Saint-Pierre医院接受单独治疗,2月15日已经康复出院。

2月16日,Neder-over-Heembeek军事医院第一批8名隔离人员已经出院。2月23日下午,最后2名隔离人员顺利出院。

军方发言人Olivier Séverin明确指出,最后2名隔离人员在2月23日下午1点半离开医院,其中1人有家人陪同,另外一人独自离开。自此,位于布鲁塞尔北部的Neder-over-Hembeek医院,国防部拥有的唯一一家医院,不再为2月2日乘坐特别航班经法国返回的任何患者提供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