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疫情速报12篇|比利时新增197例 餐饮业受重创损失8亿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刚刚,3月15日星期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97例,累计确诊病例达886例。

截至本报发稿时,SPF没有向媒体介绍以上数据是在对多少个疑似病例进行检测后确定的,而以前都会介绍这个数字。

在新增确诊的197个病例中,137名确诊患者来自佛兰德斯大区,27名来自布鲁塞尔,28名来自瓦隆大区。

昨天晚上,法文地方媒体La Meuse报道称,14日,在列日Bruyères医院,有一名新冠患者死亡,是比利时第5例新冠死亡病例。而在刚刚SPF的官宣中,并没有这则信息。SPF称比利时死亡数字仍然是4名,分别90岁、86岁、80岁和73岁。

Charleroi首例医务人员感染

沙勒罗瓦Charleroi一名70岁全科医生确诊感染冠状病毒住进ICU。沙勒罗瓦全科医生联合会(FAGC)介绍,目前该名患者的病情稳定,这是首例医务人员感染。

如果医务人员没有专业医用防护口罩,后续还会有更多医务人员因此感染。据FAGC主席说,Charleroi大学医院已经对医疗部门的数十人进行了病毒检测。据悉,轻微感染且没有发烧症状的医务人员将不再接受检测。

布洛芬和可的松会加重新冠感染
发烧最好用扑热息痛

服用布洛芬或可的松等消炎药可能会加重新冠病毒感染。

在比利时,非处方药布洛芬是自由销售的,经常被用来治疗发烧。不过好像使用扑热息痛似乎更为谨慎,这是法国卫生部的建议。法国卫生部还提醒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应向医生寻求建议。

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éran在其Twitter账户上表示:
服用消炎药(布洛芬、可的松等ibuprofène, cortisone)可能会加重感染。如果发烧,请服用扑热息痛。
如果你已经服用了消炎药,或者有疑问,请咨询你的医生。

法国对非类固醇消炎药的怀疑

像艾德维尔或者诺洛芬这样的药物,在比利时是自由销售的,但在法国是处方药。这项措施是在2020年1月通过的。法国国家药品和卫生产品安全机构(ANSM)已经警告过,这类药物的作用正在恶化。2018年6月,该机构委托图尔和马赛的区域药物警戒中心进行了一项国家研究。研究结果已与欧盟同僚部门分享。

比利时媒体RTBF联系了比利时卫生部门SPF,但SFP没有就此事发表意见。科学委员会正在制定指导方针。

医院实施应急方案准备新病房

比利时疫情危机正在加剧,确诊病例持续增加。3月13日晚上,全国所有医院都启动了应急方案。比利时媒体RTBF记者前往布鲁塞尔的Erasme医院,了解应急方案带来的影响。

据RTBF报道,记者在医院9楼看到,技术人员正在对29个额外病房进行消毒、清洁和准备,这些房间很快就能接收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目前确诊患者都在重症监护室,共有35个床位,接收情况最严重的患者。目前有4人正在接受治疗,只有1位确诊病例。

为了应对危机,已经为不太严重的临床病例单独安排更高的一个楼层。12位病人或疑似病例在这里接受隔离。

目前,医院工作人员带着善意在坚守:医生护士和技术人员正在努力满足诊治需求。Erasme医院院长米歇尔·侯卡迪说:“大家已经忘了基本的时间表。大多数人周末是不上班的,但现在他们就在那里,准备继续工作,直到疫情结束。”

医院准备在必要时开放额外的病房,但没有具体说明最大接纳容量。目前,除个别情况外,医院探访是禁止的,以便让更多医护人员能够与疫情作斗争。

CPAS主席愤怒
体温计和消毒凝胶价格上涨太离谱!

当全比利时都在应对疫情时,布鲁塞尔Evere社会保障救济机构CPAS主席萨巴斯田·莱波沃感到非常震惊。他领导的社会行动公共中心管理着一个老人之家——Roger Decamps养老院,有80张床位。与商铺,学校,文化中心不同,养老院不能关门,接待和护理都必须继续进行。但日常服务都需要设备保证,但防疫产品价格却在飙升。

“我们有特别的隔离措施和标准要遵守。同许多行政当局一样,我们面临着人员和设备的问题。我们必须配备各种各样的医疗设备。但我们面临严重的供应问题。除了养老院外,CPAS还有一项法律使命,那就是保证各阶层服务的连续性,以保护最弱势的群体。我们不能关闭。”

5升水酒精溶液400欧元,1个温度计300欧元

在隔离情况下,如果有人生病,养老院必须储备口罩、手套、眼镜、衬衫、面包。“问题是,我们的供应和价格波动问题非常严重。例如:对于凝胶,供应商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宣布大幅提价。对于水酒精凝胶或溶液,上涨比例为30%、40%甚至50%。我们不得不找药店帮忙,他们很愿意帮我们解决困境,弄到一罐五升的水酒精溶液,价格是400欧元!真是难以置信!正常情况下每升也就30欧元。在我看来,我们的价格波动非常不正常。”

另一个例子是前额体温计。在Evere,人们购买这个工具来监控访客和养老院工作人员的体温。“我们订了5个规格精确的温度计,对方报价240欧元,两天之间就没货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去找另一家供应商买同样的温度计,结果一个温度计的价格涨到了300欧元。我承认这让我很生气。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做法。不过,确实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现实之一。”

怎样才能阻止这种价格失控呢?在CPAS主席看来,必须冻结价格。“以我个人观点,我们正处于一场重大的无法忽视的健康危机之中,这是事实。我认为法国做出的决定是合理的。在我看来,冻结价格似乎是适当的。”

Evere CPAS的服务部门会进行分析,对情况做客观整理,并提交给监督当局和布鲁塞尔卫生部长阿兰·马龙。Evere CPAS主席已经联系了布鲁塞尔CPAS主席,后者也是布鲁塞尔大区19家CPAS联盟主席。

像法国一样冻结价格

在布鲁塞尔CPAS主席来看,在目前口罩短缺的情况下,养老院被联邦政府遗忘了。管理着5个老人院和其中的700个床位的她遗憾地表示:“没有人问我们需要什么。下周预计会进行采购,但是是针对医护人员的。在CPAS管理的老人之家,材料库存在减少,我们必须要积极主动。我希望会考虑我们需要什么。”

在价格方面,她也赞成冻结价格。“我们可以冻结药品的价格,也可以将其扩展到医疗设备。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最低限度的团结,而不是供求关系的规律。这是不可接受的!团结必须有经济界的支持,而不仅仅是民众。我们接收和保护最脆弱的群体,这个渠道要维持。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设备,不能阻止其中的进一步感染,我们将不得不把病人送到医院。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伊丽莎白公主回不了家

比利时未来女王、18岁的伊丽莎白公主正在威尔士大西洋学院上学,由于当地疫情,暂时无法回家。比利时荷文媒体Het Nieuwsblad报道说,学校宣布了有关冠状病毒传播的严格措施。

其中一项措施是,当前或复活节假期回家的学生不得返校。同时,所有一年级学生都将被送回家,以降低二年级那些必须参加期末考试的学生的风险。他们在本学年的剩余时间将进行线上教学。

伊丽莎白公主是即将完成学业的学生之一。除非在“特殊批准的情况下”,否则不能离校回家。大西洋学院说,所有课外活动都被取消,外来者禁止来访。

如果父母更愿意让孩子回家,学校表示尊重这一选择,并提供线上教育。菲利普国王和玛蒂尔德王后考虑到“本学年是伊丽莎白最重要的时刻,她必须返校学习参加考试”,所以让孩子继续留校学习。

国王夫妇的另外三个孩子现在在家里,因为比利时的学校都关闭了。加布里埃尔(16岁)在沃特梅尔-布瓦斯福特(Watermael-Boitsfort)上的一所国际私立学校就读,伊曼纽尔(14岁)在鲁汶附近的凯塞尔罗(Kessel-Lo)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就读,埃莱奥诺(11岁)就读于圣简·伯希曼斯学院(Sint-Jan-BerchmansCollege)。

一男子强吻现场报道女记者

昨天(14日)的一个视频在比利时社交媒体刷屏。

荷文电视台VTM Nieuws女记者Evelyne Boone在安特卫普进行现场报道时,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镜头中,强吻女记者脸颊。电视台和记者表示,这不是搞笑,在新冠疫情当下这个行为非常不当,有传染病毒的风险。

“记者能否安全地完成工作至关重要。我们呼吁所有人在记者工作时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VTM说。

电视台和记者本人表示将对肇事者提出投诉。许多佛拉芒政治家谴责肇事者的“变态”行为。

Ans:握手将面临250欧元的罚款?

为了降低新冠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Ans市政府于3月13日召开紧急会议,并采取一项措施,该措施在居民中引发无数讨论和争议。

市长Grégory Philippin决定,禁止在公共场所进行握手以及拥抱等亲密行为。新婚夫妇在市政厅举行的证婚仪式一切从简,在场宾客的人数也进行限制,可出席的人有新婚夫妇、新人的父母以及由新人指定的另外四人。禁止在Ans公共区域内举办任何形式的婚礼,宗教仪式也包括在内。

当地媒体报道说,违反这三项规定的违规者将受到25欧元至250欧元不等的行政罚款。

按摩店私人桑拿可以营业

比利时桑拿协会(ASB)于3月14日星期六公开表示,桑拿、按摩、美容护理等私人会所可继续开放,公共桑拿浴池将关闭。

比利时桑拿协会(ASB)在与弗拉芒大区健康局就桑拿类放松场所进行商议后指出,私人桑拿会所正常开放,前来的客人必须提前预约,在一段时间内,服务的场所内只可以容纳一位客人。该协会强调,在每次使用后,设备、门把手、厕所、座椅、地板、泳池边缘等地方需要按照当局要求的方式进行全面消毒。”

然而,公共桑拿浴池在4月3日之前不得开放。

布鲁塞尔酒店入住率仅为5%至10%

大部分布鲁塞尔的酒店空空如也。布鲁塞尔酒店协会秘书长Rodolphe Van Weyenbergh指出,近日,大多数店的入住率下降到20%,而部分酒店的入住率营为10%,而且甚至还出现有入住率仅为5%的酒店。就酒店领域来讲,这是全所未有的现象,部分酒店也自愿暂停营业。

餐饮行业受重创,预计损失8亿欧元

停业三周,对大多数咖啡馆,餐馆和迪斯科舞厅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经济损失惨重。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根据餐饮业联合会的保守估计,该行业将损失大约8亿欧元的收入。比利时咖啡馆的年营业额高达17亿欧元,餐馆的年营业额近90亿欧元。但疫情面前别无选择。

百威英博已损失近3亿欧元
啤酒厂也因关闭咖啡馆和取消许多活动而受到冲击。中国爆发新冠病毒已经使市场领头羊百威英博啤酒集团今年前两个月的营业额损失了2.576亿欧元。今年2月,酿酒商预计第一季度利润将下降10%,但这还只是考虑到中国市场下降引起的后果。

佛拉芒政府启动紧急基金

佛拉芒政府将携手企业共渡难关。对完全关门的餐饮店,政府将提供4,000欧元的补助金,而那些仅在周末关门的餐饮店将获得2,000欧元补助。如果停业整休措施的实施时间比预期的长,他们还将获得每天160欧元的额外补贴。佛兰芒政府耗资1亿欧元补贴餐饮业,此外还将拨款1亿欧元用于危机担保和其他外围措施。

餐饮业联合会称该项措施很好的解决了餐饮业的燃眉之急,但还希望能有更多的政策,毕竟在疫情期间,他们还将面临租金,贷款以及其他费用。首席执行官丹尼·范·阿什提议建立紧急基金,同时也支援旅游和娱乐行业。当局和地方政府需要为此作出表率。“我们正在考虑取消露台税和旅游税,”佛拉芒餐饮协会的德卡鲁维说。他还希望降低增值税,但这是联邦事务。联邦社会事务部长玛吉·德·布洛克表示,希望免除酒店餐饮业的自雇人士和个体经营者一个季度的社会保障金。本周末后,联邦政府将宣布其他具体措施。政府部门希望与银行一起携手并肩。

预算监督委员会称,所有这些支持措施占政府预算的很大一部分,而且已经出现135亿欧元的赤字。法国巴黎富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科恩•德勒斯认为,要采取积极的财政手段,不然预算问题终将成为最大的窟窿。他预计欧盟将在财政策略上采取行动。

比利时科学家在研究一种可预防冠状病毒药物方面正在取得重大进展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VIB-UGent医学生物技术中心正在研究一种抗冠状病毒的抗体。今年年初,Xavier Saelens教授的实验室宣布发现了一种能够抵抗SARS-CoV-2病毒(Covid-19病的病原体)的独特抗体,目前研究成果取得很大的进展。

这些实验室测试是该抗体可以防御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个证据。毕竟,它可以防止病毒感染人类细胞。

与疫苗不同,这种抗体可提供即时保护。优点是患者不必产生自己的抗体。疑似或者确诊患者可以因此免受病毒伤害。但是,对于老年人等弱势群体,使用该抗体进行免疫保护并不是最佳选择

Saelens教授强调:“这是与Covid-19斗争的重要一步,这是我的研究小组成员与Dr. Nico Callewaert(VIB-UGent医学生物技术中心)合作的成果。”

Saelens教授团队的科学家Bert Schepens博士说:“良好的团队合作至关重要。我们拥有研究中心,VIB Discovery Sciences的同事以及VIB创新与业务团队的专业知识。我们还将继续合作,共同致力。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仍然需要用研究试验来确认这些结果。这些试验目前正在进行中。这种抗体的发展必须经历几个阶段。这意味着,除其他外,必须对实验动物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测试。为此,VIB目前正在探索与行业参与者的各种合作关系。

佛兰芒科学与创新部长希尔德·克雷维茨说:“在危机时刻保持冷静是很重要的。他们多年来对SARS病毒的生物医学研究使他们能够相对迅速地发现与当前冠状病毒的相似之处。这使他们实现了第一个重大突破。当然,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开发,我们目前还没有到那阶段。但作为科学和创新部长,我很高兴看到佛拉芒在与新冠状病毒斗争中处于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