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特大学病毒传播学教授就新冠疫情给比利时民众发出一封公开信

【华商时报消息】Wim Derave是根特大学病毒传播学教授。3月15日,他通过当地荷文媒体,向比利时民众发出一封公开信,呼吁比利时民众在疫情当下团结起来共同抗疫。本文由本报热心读者尹翟俐翻译。

Wim Derave教授以科学家的眼光,对新冠病毒蔓延的危险性和艰巨性、新冠病毒得不到遏制的后果、医疗资源能够做出的应对等,作了通俗易懂的分析。他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我们推荐大家阅读。

Wim Derave教授

给大家的信

我觉得我必须要写这封信,因为我是研究这方面的科学家。其实我昨天就应该写了,我理解现在很多人都不太清楚目前在发生什么事情,不了解冠状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白这是很难理解的,它是一个看不见的病毒,你只能被传染之前与之战斗。让我来告诉你们,现在真的是要有很大的灾难来临了,如果我们听政府的规定,严格遵守,还是会变成地狱,但是情况会好一些。但是昨晚他们都这样了(指周五晚上的封城party),那可以想象,接下来肯定会变成大灾难了。我们现在就是眼睁睁地一起走向悬崖,因为我们觉得个人自己很重要。

I donot care about that (原文中是法语的一个表达:我才不在乎)

现在没什么时间让我们来对政府的规定来像青春期的孩子那样叛逆了,或者一笑了之类,或者反其道而行之表现自己很酷,或者嫌这些规定很麻烦还不如去开party。政府周四发的规定,其实周三就已经制定了,因为要通知各个部门做好安排,而不是为了大家周五晚上开封城Party然后全部感染,不是让你们享受和家人一起去喝酒聚会的快乐时光的。

(不要误会我,我完全理解餐馆、酒吧会面临破产的危险,他们周五晚上虽然盈利不少,但却不能补偿疫情延长带来的更多的损失。这“最后的晚餐”会有造成多大的影响,三星期以后我们就会后悔我们自己出去吃了“最后的晚餐”。但是到那时候就不可能再时光倒流了。这下面第一个图表就是如果政府规定提早一天(绿线)和推迟一天(红线)执行带来的影响。过一个星期后重症监护病房ICU中会潮涌般地增加40%的病人。)

这让我很伤心。我们平时自以为是、习惯了反对任何事情(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们都反对),我们就爱说“I donot care”,我们觉得我们每个人单独可以打败瘟疫。其实我们这样个人主义会让我们自己丧命。现在仅有的稍微控制了瘟疫的国家是日本、香港和新加坡,他们真的实现了让感染人数增长曲线趋缓了。这是为什么呢?第一,他们有应付传染病的经验,比如SARS和禽流感;第二,他们的政府可以快速反应并制定很严格的规定;第三,他们的民众齐心协力抗疫。我们在比利时,这三点都做不到。前面两点我们暂时没有办法(现在比利时无政府状态),第三点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拯救生命

这是个历史性的机会,我们现在可以互相帮助并帮助我们的国家。我们都可以成为超人,拯救生命。如果你以为你觉得自己永远不能成为超级英雄,今天在比利时我们就给你这个机会,可以去拯救生命,如果你做个负责任的人。要重视团体的利益,而不是个人的利益。

我们的任务很清楚,这个病的传染率是2-3,也就是说一个人会传染给2-3个人,你听到这个数据肯定想,这还好啊。但是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轻松,如果你传染给2个人,他们传染给4个人,再传染给8个人、16个人,这样传染十次,就有1万6千人被传染,而不是你只传染了2-3个人。这是最乐观的情形。如果你传染3个人,那传染十次后,就有150万人被传染。但是你不是唯一一个传染源,所以过几个星期,欧洲的60-70% 的人都会被传染。

所以我们就要把传染率往下拉,必须拉到1以下。你就要尽量少接触人,这样首先你自己不会被传染,第二万一你被传染,你就最多会传染给一个人,最好一个都不要传染。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是单独一个人住,而是跟家人住在一起,所以基本上不可能不传染给家人。所以只有你自己不被传染才是最好的。但是你并不知道谁已经被传染。因为实验室不可能检验比利时所有居民。

最好的方法是,你假设所有人已经被传染。这个病毒的危险在于,一周后才知道谁在一周前被感染,目前你看不出来谁已经被传染。很可能你去面包店排队,排在你前面后面的人都已经被感染。现在比利时虽然只有几百人确诊,但是真相应该是这个数字的10-15倍,也就是上万人已经被感染,这是科学家的观点。

现在你的任务很清楚,把自己和和家人隔离,除非极其紧急的情况,尽量不要跟别人见面。在必须去买食物药品时,必须要严格遵守规定。注意,约朋友见面真的不是当下的紧急需求。现在政府的规定会将对经济造成很糟糕的影响,但是这是政府为了所有人的生命才制定的规定,如果所有人都无所谓,既然酒吧餐馆关门了,就组织家庭聚会,这样的后果是,经济和死亡人数的数据都会更加糟糕。

囤粮食的人不会造成危险,而聚会的人会造成巨大危险

很多人对囤粮食的人很方案,我理解这种想法,但是另一方面我也理解囤粮食的人,我觉得他们没有错,这是自然反应。完全有可能的是,你家周围有三个面包房,而店主全部被传染。我是觉得不用囤粮,但是这并不会对别人造成危险。然而封城party和家庭聚会是极度危险的,这种聚会就非常自私的。

前线战场的硝烟

接下来几周和几个月,战争会在医院里打响,医院会变成战场,情况不会乐观的。前线战士是护士、医生和护理人员这些英雄。虽然我们大部人会感觉到有战争,但是不会直接看到战场的惨烈,只会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上看到一些报道,除非自己有生病的祖父母或者父母,你带他们去医院就诊,医院会说他们太老,让你带他们回家等待死亡,那就将会是纯粹的恐怖,我希望你不会碰到这种情况。

但是前线战士他们不能幸免,他们会打一场没有希望的战争,他们要做令人心碎的选择,因为他们不可能救所有的人。在意大利病毒感染死的人太多了,其实3/4的人可以不死,如果他们有足够的病床、医生护士,最重要的是呼吸机等仪器。我们计算过,面对瘟疫,我们的病床完全不够。甚至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即现在所有人完全遵守政府的禁令,只有30%的民众被传染(而不是60-70%的人被传染),就会有15万比利时人需要住院治疗,其中有3万人需要重症监护和呼吸机,而我们国家完全没有这个能力。他们不可能全部被治好,这3万人我们只能救一部分,其他人都会死掉。在意大利现在就只能救1/4的重症病人,他们医疗体系已几近崩溃了。

我写到这儿的时候,觉得很奇怪,好像在我们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好像这不符合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世界观是温和的,没有那么残忍。但是这还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我写这个不是为了让大家感到恐慌,但是显然现在还有很多人觉得事情不严重。

我们现在必须做2件事,第一是扩大医院的接诊容量,这就是医院现在正在做的事,所以你这两天听到医院所有的不属于急救的手术和门诊都取消了,但是这是完全不够的。我们所有的未来取决于第二点:民众的自律!让增长曲线变缓!我们目前还没有成功地这样做。我们国家还在开始阶段,但是跟着其他欧洲国家不断增加感染人数(我们跟着法国人数增长,而法国跟着意大利人数增长)。完全没有像日本、香港和新加坡那样让增长曲线放缓。但是也没有像美国那么糟糕。

接下来几个星期如果有人被传染,就要靠医护人员的勇气、无私和自我牺牲。他们不再有工作休息,双倍工作时间,极度疲劳一直继续工作。如果有医护感染去世,剩下的医生工作量就会大增。我们对他们毫无贡献,如果你想帮他们,你就把工资的分一部分给他们,但是如果你不想给他们钱,也请不要漠视他们。我家人Gaella Labarque目前在新冠科室做护士,我们家人想到这都要哭了。

在普通的战场上,后方的人对战争没有很大的影响。而现在,我们后方的人怎么做至关重要,我们现在越听话,我们前线战士全部牺牲的机会越小。

为了Gaelaa和所有前线战士,我们要努力让增长曲线变缓,并动员大家都这样做。

Wim Derave

根特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