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中国医生来了

"中国医生来了"!

这是新冠病毒肺炎在欧洲开始蔓延以来,我第一次听旅居比利时的意大利人这么说。

半小时前,我去离我家不远处的一家意大利人开的pizza店,拿预定好的披萨饼。在等待的几分钟的时间里,与店主聊起意大利的疫情。一开始,他十分无奈而严肃地对我说:灾难呀!意大利感染和死亡的人太多了。我说:中国在蔓延时,你们欧洲几乎沒准备,老百姓也好像事不关巳,等疫情在意大利扩大时,政府要封了北部米兰地区时,你们意大利反对党及部分人民还搞什么集会,号召人民要自由,反封城!现在你看看弄成这个样子!

这披萨店的老板对我说:是呀!我们意大利人自由惯了!而且有个习惯:"凡是政府提倡的,我们都要反对。凡是政府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我乍一听,怎么这么熟悉呢?这不是我们伟大领袖过去说的?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此话的关键,是"敌人"二字。但意大利政府和总理都是"民选的"?又不是"敌人"?怎么老要去反对呢?但又一想,这也符合西方的政治。在西方,什么叫"反对党"?反对!反对!不就是要反对吗?"不反对"?他们就没必要存在了。

看看川普的共和党上台,反对了前任民主党奥巴马的几乎所有"政治遗产"。包括全民医保制度。现在好了,在美国如底层百姓中了新冠肺炎,没有医保的美利坚的老百姓,怎么在天价的医疗费上治病?如没钱不去救治,他们将传给更多无辜的人。所以我认为,不是所有反对党的行为和政治主张是正确的。

三周前,我在电视上见过意大利那位年轻的反对党领袖,他们率先在封城的晚上出来,带头闹"自由"!许多无知而散漫的群众,与他握手击掌,跟在他身边后,闹哄哄的又唱又跳,开心无比。当时,我就对家里"领导"说:完了!意大利人一点没危机意识,还在为"自由作死"!这些意大利人不作死,不暴发病毒才怪呢?!同时,我还担心,如果比利时政府不采取措施对在意大利度假的比利时人回比后进行隔离,那是十分危险的。遗憾的是,这些都被我言中了。

这不,傲慢与自以为是的欧洲人,仅过了短短几周,全欧洲沦陷了,整个世界也在沦陷中。

至3月21日,意大利确诊人感染四万一千多,死亡四千多,近百分之十的死亡率。哀鸿遍野,生离死别!我又在想,这位在三周前的反对党领袖,现在是怎么想的?他是否也中招了呢?还有那些"热爱自由"的意大利群众,是否现在巳经清醒了呢?或巳经后悔?

今天披萨店的老板对我说:要向中国学习。他又说:中国人听话,你们的政府强大!最后,他那刚才严肃的脸上露出一点希望的样子说道:这不!中国医生来了!潜台词是什么?"有救了"!

“中国医生来了!”这一句充满希望和企盼的话,出自一个旅居比利时的意大利人之口,是对中国最好的肯定和赞美。我作为中国人,此时也心一暖,匆匆地写下这些。

作者:曹培安 (旅比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