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疫情速报|比利时钟南山指导超市购物 比利时新增1063例 累计11899例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刚刚,3月30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63例,累计确诊病例达11899例。新增死亡82例,共513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063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683例(64%),布鲁塞尔198例(19%),瓦隆大区164例(15%),没有居住地信息或在国外居住的18例(2%)。

在累计确诊11899个病例中,
佛兰德斯大区7064例(59%),
布鲁塞尔1263例(11%),
瓦隆大区3351例(28%),
没有居住地信息或在国外居住的221例(2%)。

SPF介绍,昨天有82例新冠死亡病例,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共513人。

SPF向媒体介绍,昨天有536人住进医院,在3月15日至29日之间,共有5078名患者入院治疗,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4524人。截至今天,有927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

自3月15日以来,已有1527名患者治愈出院,其中昨天有168人出院。

列日感染人数在瓦隆各省中最多
来看看比利时各个省的确诊人数

根据公共卫生科学研究所Sciensano周日发布的数据,列日省目前是瓦隆大区确诊感染人数最高的地区,达1219例。相比周五的数据,它从207例急剧上升至这个数字。

卫生部发言人艾曼纽尔·安德烈说,由于提高了检测效率,比利时的确诊病例数一直在快速增长。Sciensano补充说,因为数据都是由进行检测分析的新实验室提供的,因此瓦隆地区的数字也在激增。

瓦隆大区目前有3187例,占全国总数的29%,全国为10,836。省级细分显示:

列日省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省,1219例感染,
其次是埃诺(Hainaut)1166例感染,
瓦隆·布拉班特省(Walloon Brabant)324例,
那慕尔省268例和卢森堡省210例。

北部,安特卫普是确诊数量最高的省,达1461例,
其次是林堡省,为1355例,
西佛兰德省有1234例感染,
佛兰芒布拉邦省(Flemish Brabant)有1190例,
东佛兰德省(Eastern Flanders)有1141例。

布鲁塞尔有1065例确诊病例。

但是,比利时媒体说,这些数字并未反映出确切的感染人数,因为并非每个人都接受过检测。

专家:疫情增长曲线趋于平缓
比利时卫生部长:“言之过早”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联邦卫生部长玛姬·德·布洛克(Maggie De Block)在Twitter上与安特卫普大学的微生物学家赫曼·古森斯教授(HermanGoossens)就争冠状病毒病例是否开始趋于平缓产生意见分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意味着该数字尽管仍在增加,但将以较慢的速度增长。这也表明已经采取的疫情缓解措施已达到预期的效果。

古森斯教授在新闻节目De Zevende Dag上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问题不在他的专业领域内,但他指出了一个一目了然的事实。

他说:“对我而言,只有一个小组可以做出这一预测。”他就是生物统计学讲师、哈瑟尔特大学的尼尔斯·汉斯博士负责的研究组。

“他多年来一直从事此类统计,他几乎100%确信曲线正在趋于平缓。但是他也指出,继续观察所采取的措施非常重要。如果情况并不是所见这样,那么曲线将再次呈指数增长。”

如果一个人被感染并采取了预防措施,那么五天后,他们将把病毒传播给2.5人,到30天结束时,将有406人被感染 – 所有这些都可追溯到该单一来源。

但是,如果人们与他的接触减少50%,那么五天后,1名受感染者只会将病毒传播给1.25人,而30天后只有15人将被感染。

如果减少75%的接触,则5天的数字为0.625,而30天的数字为2.5。

但是,玛姬·德·布洛克部长上推特表示古森斯的声明“不负责任”。

她写道:“这样的过早宣布是不负责任的,而且非常危险。”“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的是要保持跟踪并继续观察。该病毒尚未被清除!”

现在还不能看到30天的保护措施的结果,但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天(即3月14日)实施措施以来(自开始以来确诊849例)与五天后确诊的2096例的区别。比50%接触模型所预测的要低2.5倍。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再次提醒
在比利时中国公民进行信息报备

布鲁塞尔医院:8%新冠患者没有症状

在过去一周,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院一直在系统地对所有新患者进行肺部扫描检测。该测试可揭示该病毒典型肺部的病变,无论患者是否患有呼吸系统疾病,都可以进行该测试。

医院说,有8%的接受测试的患者显示出被病毒感染的迹象而没有意识到,也没有表现出该疾病的任何症状-发烧,持续咳嗽,呼吸困难等。

该测试涉及肺部的CT扫描,比常规测试更快出结果。

供货商突然提高价格
政府取消500万FFP2口罩订单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近日比利时取消一笔500万FFP2口罩订单,国务大臣Philippe De Backer解释,供货商、埃诺省这家制药公司不遵守规定突然涨价,另外还要求支付预付款。

现在医疗设备和检测工作由Philippe DeBacker部长责任。

比利时人民不应被敲诈

先前,《Paris Match》的一篇文章公开质询比利时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为何违反合同,放弃一笔500万FFP2口罩订单。

比利时卫生部办公室在一份公告中做了答复:供货商只强调订单取消,却没有提及是供货商违反了合同,试图利用这次全球危机获利,我们澄清了这一点。首先FFP2口罩没有到货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如果有这批库存,我们本可以更快地为我们的医护人员提供防护设备,但我们不允许供应商利用这次危机来敲诈比利时人民。

供货商违反了合同

公告还指出:供货商说合同破裂是对的,但是供货商的责任,下单后他们调整了订单安排,提高口罩单价和总金额。另外还突然要求支付预付款,本来确定订单的时候约定是交货时付款的,所以卫生部长部长办公室决定停止谈判。

现在供应商为了执行合同利用媒体施加压力无异于敲诈,由于他们自己也违反了合同,显然不应适用于政府赔偿原则。De Block部长和De Backer部长正在努力寻找替代方案,与声誉良好的供货商合作,解决防护设备的需求问题。

酿酒厂开始生产消毒酒精

自从疫情爆发后,市面上几乎找不到地方购买消毒酒精,卫生部长De Backer宣布从现在开始,酒类供应商获准生产消毒酒精,他希望解决近期的短缺问题。上周已经有几家酿酒厂投入生产。他的发言人指出,酒精主要用于医疗行业,将生产足够量供应药房和民众,药剂师也获准自行生产酒精消毒凝胶。

鲁汶大学医院拒绝3000只不合格中国口罩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3月29日,鲁汶大学医院预防部门主任Herman Devrieze指出,该医院拒绝了3000只不合格的来自中国的口罩,他通过当地ROBtv电台解释,一方面是口罩不贴合鼻子,另一方面是过滤层不够完善。

他呼吁所有的机构,尽管需求巨大,也要谨慎对待所有供应的医护设备,如果忙中出错会有问题。

北京28日新增4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其中一例来自比利时

据新京报报道,3月28日0时至24时,北京新增报告4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分别来自美国、泰国、西班牙和比利时。

境外疫情呈加速蔓延态势,提醒大家切不可麻痹大意、掉以轻心,境外华人华侨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要及时到当地医疗机构就诊,避免长途旅行,减少感染风险。

一典型案例涉及比利时
患者在布鲁塞尔去了两家文化传媒公司

据新京报报道,3月29日,北京市举行新冠疫情防控第65场发布会。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详细介绍了一例典型案例。

某男,福建籍,因工作需要1月28日前往意大利,3月19日回国。3月14日至15日在罗马朋友家居住,期间未佩戴口罩,16日前往布鲁塞尔。16日至17日在当地两家文化传媒公司,期间未佩戴口罩。18日由布鲁塞尔出发,经莫斯科转乘SU204航班飞往北京,全程佩戴一次性医用口罩,19日抵京,随后至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未出现不适症状。作为同机回国的保定市阳性检测者张某某的密切接触者,患者于27日采集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28日反馈结果为阳性,结合患者境外生活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28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比利时缩短疫苗和药物临床试验等待时间

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办公室于周六在新闻稿中宣布,联邦政府已同意缩短疫苗和新药临床试验的等待时间。

该决定是由政府代表与比利时制药公司负责人以及行业代表之间共同参与的周四晚会议上做出的。各方表示,他们已决定“加快进程,尽快结束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

“疫苗和新药的临床试验现在可以在向联邦药品和保健产品管理局(AFMPS)提出要求后四天启动,而常规的等待期为两周到一个月,”总理办公室发言人表示。

比利时制药工业协会Pharma.be对该决定表示支持。首席执行官Catherine Rutten表示,这与“过去几年所遵循的政策相一致,在该政策中,为促进比利时成为临床药物研究的高地做出了巨大努力。”

总理评论说:“我们需要利用我国制药领域的所有才能和技能,因为在与冠状病毒的斗争中所有力量都是不可或缺的。”

政府还打算在比利时建立一个在欧洲独一无二的抗击传染病研究单位。“它将允许在最佳环境中进行1期临床试验和具有挑战性的临床研究,从而加快新冠病毒的相关研究”,“将通过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提供4,000万欧元的项目启动资金”,首相解释说。

封城期间,79%的人待在自己的社区

根据电信部长菲利普·德·贝克尔(Philippe De Backer)提供的数据,自从采取遏制疫情传播的措施以来,大多数人们都遵守规则,在自己的社区范围内活动。

这些数字是由电信运营商根据人们的电话记录以及其他流量(包括应用和社交媒体)得出的。运营商强调,该数据不能通过姓名,地址或电话号码识别出具体用户。

“与电讯运营商的这种独特合作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有趣的见解,同时也符合隐私方面的关注,”负责比利时新冠疫情物资供应的国务大臣德·贝克说。

对布鲁塞尔的统计结果显示,有79%的通话记录都显示在本地区域,而外地号码在布鲁塞尔呼入呼出电话的数量下降了54%。

德·贝克说:“看到绝大多数比利时人民都在为战胜冠状病毒共同努力,这令我感到十分欣慰,”“正如我的同事玛吉·德·布洛克所说,现如今我们正处于刀架脖子上的处境,不容许丝毫怠慢。我们大家都必须继续努力,并严格遵守现有的措施。”

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Yves Stevens)表示,尽管数字表明大多数人都遵守规则待在家里,但也有证据表明有些人仍然没有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未来几天和几周内,警方将更频繁地进行抽查,并对违规者处以罚款。

他说:“现在,我们所有人在未来几周内都必须肩负遵守规则的使命。”“我们绝不能浑水摸鱼。现在的绝对优先事项是确保我们全体人民的健康,这将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连续3天非必要出行车主被逮捕车辆被扣

3月29日,林堡警方(Bilzen-Riemst-Hoeselt)表示,3月27日扣押1名列日人的车辆,此人因为连续3天非必要出行被捕,已经被立即传唤出庭。

据了解,3月25日此人在Kanne地区开车乱逛,因为无视防止新冠病毒传播措施第一次被查,并被处以250欧元罚款。3月26日,他从列日出发开车前往Tongres,解释说要拜访朋友,这次没有被罚款但是警方做了记录。

不过此人显然没有吸取教训,3月27日在Bilzen和列日途中再次被捕,这次还是跟警方说要去看朋友,不过这次林堡检察官下令扣押了他的车辆。

如何在疫情期间安全购物?
比利时钟南山范兰斯特为您详细解读

在新冠病毒全民隔离期间,超市是每个人还可以去的地方。那么,如何在购物期间将感染风险的指数降到最低?如何在送货上门和外卖期间保护自己?据HLN报道,为此,比利时荷文媒体VTM NEWS与比利时钟南山范兰斯特(Marc Van Ranst)一同前往超市,并为全民解读隔离期间的超市守则。

在超市中感染病毒的风险有多大?

当携带病毒的患者咳嗽时,新冠病毒会通过液体飞沫进行传播。如果您呼吸了受污染的空气或者触摸了携带病毒的物体表面,您就可能被病毒感染。所以,如果频繁出入超市类场所,那么在购物期间感染病毒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

正因如此,超市方面才每次只允许几个人同时进行购物,某些超市还要求顾客必须使用购物车,因为这样可以恰好保证1.5米的安全社交距离。

在购物期间,超市的商品被他人触摸,所以为了避免病毒的侵扰,我们必须采取一系列的防护措施:

• 在购物前后,使用清水和香皂洗手

• 尽可能减少触摸物体表面的次数,购物期间避免用手摸脸

• 使用非接触式银行卡付款方式

购买的物品是否有携带病毒的风险?

目前,没有任何科学研究表明,病毒附着在食物中,也没有科学研究显示,煮熟可以杀死病毒。然而,所购买的食材包装袋可能被其他人摸过,拥有携带病毒的风险。虽然,超市方面则认为,包装袋并无风险,但是消费者最好可以采取一些预防措施:

• 将没有包装袋的新鲜食材在流水下进行清洗,之后放置晾干

• 在使用前,将带有包装袋的产品放置72小时或者用肥皂、次氯酸钠剂进行清洗。

超市送货上门或外卖安全吗?

由于送货上门的服务可以让您与更少的人进行接触,所以感染病毒的风险则大大降低。病毒只能通过两种方式进行传播,即物品包装袋或送货员。

大多数送货服务都具有安全意识,所以推出无接触式取餐服务,即送餐员将订单放在地上,之后按响门铃,随即送餐员向后退几步,这时住户开门进行取餐,并且无需进行签名。住户可以直接在门上贴出“无接触式取餐”字样。

吃饭时如何做?

许多餐厅开启熟食外卖服务,大多数餐馆的卫生环境较好,所以病毒存在的风险性较低。然而,倘若餐厅内有其他客人,则存在感染病毒的风险,因此要保证安全社交距离。

如何避免在包装袋上的病毒,就餐时,用叉子或者勺子撕开包装袋(而不是用手),将食物放在干净的盘子中,之后扔掉包装袋并洗手。

一位患者自述:我在新冠病毒急诊室

比利时荷文媒体HLN刊登了一篇确诊患者的自述,让我们了解新冠患者在急诊室就诊的情况。

文章说,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记者Christine Borowiak感染了新冠病毒,上周五,她被送入新冠病毒急诊室,这次,她不再是作为一名记者采访他人,而是作为一位被采访者,她是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以下是她的自述。

玻璃门轻轻打开,一位身着白色防护服的男子戴着手套、口罩示意我向前走,而我,只看到了他黑色的眼睛,他身后,有许多像他一样全面武装的男男女女在忙碌着。

我带着防护口罩,我被恐惧的情绪笼罩着,在口罩后哭泣着,突然,我每晚持续关注的电视场景从虚拟成为了现实,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我要进入新冠病毒的急诊室。

最近一周以来,我的呼吸出现问题,呼吸困难的感受一直在加重,我的家庭医生怀疑我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急诊室医生让我出示身份证,我将身份证放在桌上,随后,他将其进行消毒。随后,他询问我的名字,我抽泣着回答了他,当时,我的内心充满了无助和恐惧。

我的丈夫在开车送我之后本应该离开,但是手持方向盘的他突然在刹那间惊醒,如果一切都是真的,他还想见我一面。

我在急诊科室漫无目的地走着,其他人的身影向后退去,有人把我领到了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是由木板以及不透明的塑料板组成的,它的门是可拉且透明的,上面标出了号码:5号房间。

房间中有塑料材质的白色大窗帘,这个大窗帘将带有霓虹灯闪烁的医疗器械和其他部分进行分割开来。

没有人靠近我,我自己测量体温以及记录血氧饱和度参数。我掀起毛衣,一位女医生站在塑料门的另一侧为我检查了肺部情况,终于,她拉开门进来了,她进来为我抽血。

她,口罩、眼睛、额头护罩配备齐全,我不敢和她正面对话,所以我的脸一直是转过去的。她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十分友善,眼睛也十分明亮而聪慧。

她一直在我的胳膊上找我的血管,当她走出我的房门时,她脱下了黄大褂,并用手拿着,随后,她问即,哪里是污染物品丢放处,她小心翼翼地脱下手套,将物品丢掉,就连内部防护也是处理得这样井然有序。

另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将地板、窗帘喷洒了消毒剂进行全面消毒。

我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等待检测结果,隐隐约约我听到了医生护士之间的小笑话,听到了病患之间互相加油打气的言语。

这时,隔壁房间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是一位护士正在安抚一位病患,您的脉搏117?这是因为您很紧张,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

又该轮到我了,我需要服用一种含有对乙酰氨基酚成分的药物(Dafalgan)并且使用气溶胶 (Aérosol),然后进行观望,之后病情会有所好转。这是一种巨大的安慰。如果情况恶化,那么就再回来。我想,不不不,不会再恶化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

我从医生和护士的严重看到了笑意,我感谢她们。随后,她们将要迎接下一位患者。之后,我走出了急诊室,登上专门接待病患的车辆,当时,我不敢看其他人。

我走出了病毒笼罩的阴影,我的丈夫在停车场等着我。我们一言不发地在地上坐着,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享受着一缕阳光的暖意,对未来憧憬。

在这段期间,我遇到了五位病人,七辆转载病患的车辆,四辆急救车,其中我还听到了一位医务人员喊道这位82岁的急救病患有多种疾病。

一辆殡仪车接走了一位逝者后,一辆运载液态气体的卡车进入,那是星期五的早上,在沙勒罗瓦居里夫人医院(hôpitalMarie Curie),我还未完全康复。

欧美疫情概况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72万例,总数达到720117例。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继续肆虐。

卢森堡
截止29日,卢森堡新增119例,累计1950例,累计死亡21人。

荷兰
截止29日,荷兰新增1104例,单日增幅创历史新高。累计确诊10866例,新增死亡132例,累计死亡771例。荷兰政府将于31日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现状并评估已采取的防控措施的效果,不排除未来出台强化措施的可能性。

美国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4万例,达到140886例。美国医学专家警告说,新冠病毒或导致20万美国人死亡。
特朗普批准首都华盛顿特区进入灾难状态,允许华盛顿特区获得联邦资金来帮助华盛顿特区抗击冠状病毒。
此外有消息指,特朗普称如有必要,将再度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意大利
截止29日,意大利新增5217例,累计确诊97689例。新增死亡756例,死亡总数破万。当地多家媒体报道,因为疫情严重、医护人员奇缺,曾身为护士的阿索洛市市长毛罗·里瓦里尼,已回到医院抗疫一线工作。

法国
法国新增2599例,累计确诊40174例。新增死亡292例。法国前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部长、法兰西岛大区上塞纳省议会主席帕特里克·德维让因感染新冠肺炎逝世,终年75岁。

英国
英国新增2433例,累计确诊19522例。新增死亡209例。
约翰逊确诊新冠肺炎后居家办公,28日在唐宁街10号远程主持了英国政府的疫情会议。最新民意调查显示,72%的英国选民对约翰逊的表现感到满意。
英国首相约翰逊高级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目前正进行自我隔离。

德国
德国新增3762例,累计确诊破6万例,达到60357例,新增死亡57例。

西班牙
西班牙确诊病例突破8万例,达到80031例,累计死亡6606例。
卫生部官方发言人、卫生预警及应急协调中心主任费尔南多·西蒙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东京奥运会2021年7月23日举办
日本媒体TBS报道,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的开幕时间是2021年7月23日。为了使赛程的安排不至于有太大的变动,明年奥运会的举办时间应该和原来的举办时间相近。这位人士还说,东京奥组委的“特别计划部”考虑了多个方案,也考虑过春天举办的可能,但放到夏天举办的好处也显而易见:为新冠疫情万一拖得太久留出时间。

(华商时报独家编译,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