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疫情速报|首相宣布为分阶段解除“封城”做准备 比利时新增1422例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3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22,累计确诊病例达16770。新增死亡132例,共1143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422个病例中,佛兰德斯大区865例,布鲁塞尔167例,瓦隆大区374例。

SPF介绍,昨天有132例新冠死亡病例(佛兰德斯60人,布鲁塞尔18人,瓦隆51人),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共1143人。

SPF向媒体介绍,昨天有578人住进医院,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5552人。截至今天,有1205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新增61人;916名患者需要呼吸机帮助。使用了55%的重症监护病床,还可以提供的重症监护病床有1065张。

昨天有377名患者治愈出院。昨天进行了3972次测试。

走向稳定

流行病学家艾曼纽尔·安德烈(Emmanuel André)在发布会上说:“限制措施减少了新增感染的数量,我们正在朝着更加稳定的局面迈进。”但是,在高风险人群中,例如在疗养院中,该病毒仍在继续传播。他说:“我们正在继续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周末是复活节假期的开始,天气很好,星期天气度将是21度。“对任何人来说,这场危机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在这种天气下,这是享受阳光的好时机,您可以出去晒太阳,但仍要遵守防控措施”,专家指出。专家提醒要遵循的规则:您可以散步或骑自行车,但是不可以团体方式骑自行车。允许烧烤,但只有在同一屋檐下的人才能烧烤。禁止在公园野餐。

首相宣布为分阶段解除“封城”做准备

卫生部长再次强调戴口罩没用

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周四宣布,一组高级专家将开始为逐步解除比利时为遏制新冠状病毒进一步传播而实施的封锁,做准备。

威尔梅斯说:“安全永远是第一位,所以该小组将由来自科学界的人担任主席。” 经济和社会领域的专家也将参与准备工作。

威尔梅斯在周四的众议院全体会议上说:“我们现在需要为解除限制措施做好准备。” 上周五,她宣布这些措施将至少延长至4月19日,并有可能进一步延长至5月3日。这些措施包括只有在绝对必要时才离开家,禁止公众聚会以及停课。

这不是第一次建议逐步取消限制。经济部长纳塔莉·穆伊尔最近表示,重开学校应该比其他企业优先。而比利时媒体l’Echo提出另一种建议,“将人口分为两部分,限制高危人群(包括感染者,老年人等),放宽低危人群”。

联邦公共卫生部长玛姬·德布洛克也向众议院发表讲话,解释了“谁应该和不应该戴口罩的问题”。“我们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准则。口罩是几乎没有用处的,甚至可能给人一种错误的安全感,她说。“不要再为这件事制造任何恐慌和不安。我们有足够的口罩和手套给需要的人。在全球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这并不容易。”

比媒报道菲利普国王与习近平通电话

比利时媒体RTBF报道,比利时王室公告指出,4月2日菲利普国王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20多分钟的通话,两国元首就疫情演变,医疗设备可用性以及疫苗和治疗研究进行了沟通,菲利普国王还对中方在疫情管理方面的合作以及中方捐赠的医疗设备表达了感谢。

公告指出,双方同意加强联系,尤其关于医疗设备供应方面。另外考虑到两国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卓越表现,谈到双边研究合作的重要性;还提及了在比利时中国留学生和中国公民的情况。

比利时王室Twitter:

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讨论了疫情演变,医疗设备可用性以及疫苗和治疗研究。

一户人家仅限1人出门采购生活必须品

按照控制新冠状病毒在比利时进一步传播的措施和建议,每家每户每次只允许一人去超市采购。

根据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采取的措施(至少实施至4月19日),进入超市的人数限制为每10平方米1人,每个人只允许30分钟的采购时间。

比利时贸易和服务业联合会(Comes)也呼吁每户每次1人出门采购。“目前仍然有很多人一起出门采购,但这必须尽快禁止。”联邦对德莫根说。“商店里的人越少,对每个人的危险就越少。”

据第二电台报道,那些需要照看小孩的人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采购。但必须让孩子与商店中的其他顾客保持至少1.5米的安全距离。

此外,超市只允许有限的人数同时进入,一些连锁店甚至强制顾客必须拿上推车,这就能确保与其他顾客的1.5米安全距离。

该联合会还呼吁人们尽可能使用信用卡支付,甚至是非接触式支付。消费者保护组织Test-Achats还建议大家带上消毒液,可以在使用推车前后进行消毒,也尽量避免接触不必要的接触。

目前大多数超市提供了送货上门的服务。

法语区高校可能将本学期延长至710

法语区的高等教育机构可能会将本学期延长至7月10日,以弥补因疫情影响造成的课时缺失。这个想法是本周早些时候由法语区高等教育部长瓦莱丽·格拉蒂尼提出的,并被各高等教育工会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应优先考虑即将毕业的学生学习情况,不过分拖延这些学生的毕业和进入劳动力市场,”新闻稿说。

“我们明确提醒您,7月10日并不是一个强制规定的日期,而是一个各大学可以在这期间进行灵活调整的节点。他们的责任是建立一个务实的组织,尊重所有人,并进行必要的社会咨询。。”

自禁闭开始以来,格拉蒂尼一直在与所有相关人员协商,根据禁闭措施的可能演变,安排学年结束的实际安排(课程、实习、考试、学习结束等工作)。

比利时平均新冠死亡率位欧洲第三

截至4月2日,比利时已有1011人死于新冠状病毒,使该国的平均死亡率位居欧洲第三。

按新冠死亡人数总数来看,比利时是世界第10位。据周三数据显示,意大利共有13,155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全球死亡人数最多。其次是西班牙(9,387)和美国(5,102)。其余比比利时死亡人数多的国家分别是法国,中国,伊朗,英国,荷兰和德国。

然而,从人均冠状病毒死亡率情况来看,比利时居欧洲第三,每百万公民中有71人死亡。在欧洲比它高的国家只有意大利(218)和西班牙(201)。

布鲁塞尔医院重症监护室容量即将饱和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由于冠状病毒导致比利时住院人数的持续增加,预计几家公共卫生医院有可能在周末达到容量饱和。根据IRIS主任EtienneWéry的说法,IRIS网络系统显示其管控范围内的五家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床位已使用了90%。

Wéry说,医院预计将在周末达到饱和,此前一周,每天的住院人数一直稳定徘徊在500人左右。周四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共有5376人因冠状病毒住院,其中1144人目前在重症监护室。

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Wér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网络系统将寻求与布鲁塞尔的其他大学医院合作,并在必要时与布鲁塞尔以外的医院合作。这将使我们避免医院完全饱和”。

IRIS医院网络包括布鲁曼和圣皮埃尔大学医院、哈德儿童医院、朱尔斯博德特医院和IRIS Sud医院的四个分院。

在布鲁塞尔,IRIS医院网络外部的医院也已开始采取措施,以确保严重情况下仍可为Covid-19患者提供ICU病床。

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院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已为不需要重症监护的Covid-19患者建立了过渡的“护理中心”,该中心目前有一半容量已投入使用。

冠状病毒感染率最高的林堡省的医院已经开始将患者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医院,以缓解床位紧张。

布鲁塞尔:地税可延缓两月缴纳

4月2日,布鲁塞尔财政和预算部长Sven Gatz在公告中指出,布鲁塞尔大区房主今年可以延缓两个月时间缴纳地税。

今年夏天财政部会发出纳税通知, Sven Gatz指出提交延期申请后:正常程序付款期限可以从原来的2个月延长至4个月;需要分期付款的房主,从原来的4个月可改为分期6个月。

Sven Gatz解释,因为在困难时期一些房主无法按时支付账单,通过延期两个月,希望能给民众更多的财政空间。为了公平起见,还在跟联邦政府协商其他税收事项也推迟两个月执行。

禁止强迫租户迁离延长至53

疫情困难时期,租户工会呼吁制定保障计划,布鲁塞尔负责住所事务的国务秘书Nawal Ben Hamou回应已采取必要措施,将布鲁塞尔禁止强迫迁离延长至5月3日:即,5月3日前,布鲁塞尔租户不能被赶出住所,即使业主有治安法官判决也不可以。

关于私人租房市场,Nawal Ben Hamou表示希望慎重采取措施,尤其是租客和业主都面临收入困境的情况,并呼吁双方都要承担责任以及相互团结。

比媒:中国卫生部推荐痰热清注射液

治疗确诊患者因含有熊胆引发争议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 4月2日报道,今年3月份,中国卫生部曾推荐痰热清注射液(主要成份是熊胆粉、山羊角,黄芩、金银花和连翘)作为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的治疗药物,制造商上海凯宝实验室指出,该药物主要用来治疗呼吸系统疾病,尤其是肺炎。

RTBF说,中方卫生部的推荐引发了众多外媒关注和争议,一些环保组织指责中国有成千上万只熊因此受虐待,获取熊胆的过程非常残忍。

RTBF说,亚洲动物基金会AAF认为,中国为了应对新冠病毒刚刚禁止了食用野生动物贸易,现在却使用熊胆对抗疫情是非常矛盾的。发言人Brian Daly对北京官方的建议提出质疑,认为这种举措增加了亚洲黑熊的威胁。

RTBF说,也有外国专家认为现在熊胆的活性成份熊脱氧胆酸(或熊二醇)已经可以在实验室化学生产,没有理由在药物中加入熊胆。

RTBF说,熊胆的生产在中国是合法的,涉及金额每年10亿美元左右,除了野生动物贸易带来的健康风险外,目前在中国保护动物也越来越重要,深圳已经禁止吃猫肉和狗肉。国际人道协会指出中国每年因为食用屠宰的猫狗不少于1400万只,而深圳是第一个采取这种禁止措施的城市。

女孩母亲拨打急救电话,是警察而不是救护车赶到!根特将厘清12岁女孩死亡前的救治过程

根特市长已要求对周一死于冠状病毒的12岁女孩的父母打出的紧急电话进行调查。周二,卫生官员宣布,根特的一名12岁女孩在感染了新冠病毒后死亡。有关方面称女孩发烧三天后才突然病情恶化。

据联邦警察发言人说,女孩的母亲打来电话时,紧急救援部门“根本”无法理解其情况。

发言人莎拉·弗雷德里克克斯告诉荷文媒体HLN:“当我们询问她为什么需要紧急救援时,对方中断了通话。”他补充说,他们派了一支警察巡逻队到了指定地点。

这个女孩是一名身份不明的根特居民,最终被一名邻居送往医院,是迄今为止欧洲报告的死于冠状病毒的最年轻患者。

弗雷德里克斯说:“警察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现场,到达现场时只有一名妇女在家里。”他说,急救中心没有为女孩家派一辆救护车,是因为他们之前只是接到了紧急救援电话。“从谈话中,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需要警察或救护车,因此我们当场派出了巡逻的警察。”

根特市长马蒂亚斯·德克莱克表示,“公共政策委员会是进行调查最合适的机构,它将确保(调查)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进行,以平衡各方权益。”。“在本案中,所有方都要听取意见,这一点很重要。”

疫情期间葬礼仪式受影响:太难了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疫情期间比利时葬礼仪式也受到了影响,一家殡仪承包公司管理人员Sarah Mertens解释说:现在殡仪馆,火葬场和礼拜场所规定一次不能超过20人,仪式匆匆简单进行,因为保持安全距离大家也不能坐在一起互相宽慰,甚至不能手抚棺材做最后的道别。

Juan Andres Roman的父亲最近因长期患病去世两天后下葬,殡仪馆只给了一个小时时间。他的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本来希望有一场告别弥撒,但因为隔离措施不得不在墓地简陋举行。Juan Andres Roman痛心地表示甚至不能给母亲一个拥抱,但又必须接受,母亲年纪已经很大了,不会再冒险失去一位亲人。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对一些人来说特别需要亲友的一个肩膀或者一双手抚慰。Stéphane Godecharle承认这种时候很难跟人讲不能拥抱,这是人性无法去阻止。也很难跟一个大家庭解释为了避免人数太多,只能选择一部分人参加仪式。

如果死者因新冠病毒去世,情况更糟糕,她在停尸房甚至没办法最后看一眼自己的朋友,为了安全,朋友的尸体被放在密封袋里,真的让人很难受。

短短的仪式过后,大家匆匆道别,现状真的很残忍,但在这个特殊时期又别无选择,失去亲友的悲痛对所有人无疑都是一场悲伤和孤独的考验。

布鲁塞尔酒店业受重创

布鲁塞尔酒店业受到了疫情重创。其实在比利时实施全面隔离措施前,情况就已经开始恶化,因为疫情在中国爆发后游客就已经大量减少。

据RTBF 报道,DHA布鲁塞尔酒店协会秘书长Rodolphe Van Weyenbergh指出 :尽管疫情期间酒店可以继续营业,但大多数酒店因为没有顾客而关门,少数仍旧营业的入住率也只有2%~5%,显然无法维持。他还补充说,即使疫情结束后危机也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旅游业需要很久的恢复期,因此迫切需要采取行动,支持酒店现金流。

布鲁塞尔政府已经决定取消城市税(City tax),这是根据住宿天数征收的一个税种,Rodolphe Van Weyenbergh认为这项措施很好,但远远不够。

Rodolphe Van Weyenbergh指出,无论是本地酒店还是大型国际集团旗下酒店都受到了影响,挂牌国际集团并不代表酒店是跨国公司,必须区分酒店经营者和所有者。现在很多酒店需要支付租金,即使关门也有固定成本需要承担,为了让布鲁塞尔酒店行业尽快摆脱困境,正在跟当局协商免除一些费用,比如老板税。

大学生怀念学校生活组织在线社交活动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的4名大学生因为怀念学生生活在Discord平台上创建了一个名叫“Digitaal Kringleven”的虚拟社交团体,每周四晚上8点组织在线活动,这个聚会不仅是该团体的主要活动,也是大学生社团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

他们创建这个团体的初衷是为了克服无聊和孤独。上周第一次活动吸引了90人参加,发起者决定每周举办一次,目前已经有900多名成员。在线聚会不仅仅是为了狂欢,大家也可也一起玩游戏,交流如何健身或者如何打发隔离期间的无聊。

(华商时报独家编译,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