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侨胞的抗疫故事(3)一位80后全科医生参与抗疫服务队

80后女全科医生中西医结合

参与比利时华人抗疫服务队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林洁,出生于中医家庭,从小随父亲出国。父亲退休回乡后,她“女承父业”。抗疫期间,父女两人每天远程“会谈”,联合抗疫。今天,我们来听一听80后全科女医生的抗疫故事。

“啊洁,要适度运动,不能太累了。”4月2日,我在比利时,父亲在温州,他又准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温馨提醒。

这些天,比利时每天有很多病人咨询,我跟父亲通话的时间也不规律了。面对疫情,亲人远隔重洋,心里的惦念真的是难以言表。

01
老中医在欧洲名声大振
我父亲叫林国明,出生于温州龙港舥艚,上世纪90年代,辞掉大学教师的工作,来到比利时,开始他心爱的中医事业。

父亲告诉我说,在他刚到比利时后,因为帮助一位肿瘤病人开展了积极治疗,一下子让他的中医诊疗名声大振,之后门口停的车越来越多。

我12岁时,也随着父亲来到了布鲁塞尔法语区生活,从小见看他施针布药治疗各种疾病,令我对神奇的中医充满兴趣,也一直想要研究针灸治病的原理。

2013年,我在当地医学院毕业后,就开始在父亲身边工作,平时主要工作是全科医生。

在比利时,一般病人去医院或看专科之前,病人要先经过像我这样的全科医生会诊检查才知道是否需要去医院或者专科门诊。需要的话,凭借我开具介绍信,预约专科,国家医疗保险会多给予病人更多的药费报销。

落叶归根,故乡总是牵挂。2017年,在65岁生日的前几天,父亲回到了温州了,仍然在温州的一家医院发挥余热。

我父亲开的是中医诊所, 他回国后,诊所由我来打理。 我同时在西医综合诊所polyclinique从事全科医生工作。2018年底我自己开了诊所,就把我父亲的病人也迁移到我新诊所。同时,我辞去医疗中心的工作,专心在我自己的诊所发展全科医生事业。

2016年,我还有幸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中医针灸。中西医结合是我现在和未来临床医学的特色。

02
宣传防疫知识,开展远程诊疗
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当地蔓延,3月9日前后,我就一个个通知我的老年病人取消或推迟不紧急的门诊预约。我尽可能都安排成远程会诊。同时,也趁此机会,我提醒我的患者必须严肃对待这个病毒,叮嘱他们好好关注官方防疫网站。无法取消的病人,我也会提前了解对方是否有症状,调整会诊时间,避免和别的病人交叉。

3月20日和3月24日,有两位分别77岁和71岁老人,预约了定期检查,我告诉他们尽可能把身体指标发给我,我再用电邮发送处方给他们。

不过因为这两位老年人用的都是老式手机,对电脑也不熟悉,加之子女也不在身边。

最后,我采用电话问诊,再联系药店直接接收药单。之后,我和他们在4月中旬再次预约诊疗。

我反复和她们强调新冠病毒传染的危险性并告知基本防护措施。她们心存感激地说,自己主动居家防疫,而且也会把我的指导建议转告子女晚辈,让他们也都做好各种防护措施。

03
参与抗疫服务队,问诊电话增多
几天前,旅比华人医生积极行动,全力投入抗疫斗争。为帮助广大旅比侨胞更好防疫抗疫,在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倡议下,旅比华人医生近日联合组建抗疫医疗服务队,为广大旅比侨胞提供疫情防控咨询、就诊指导及协助紧急救助服务。

现在每天不定时的问诊电话,让自己生活和工作处于不规律又紧张的状态。我每天都关注比利时政府医政部门发布的各种信息,将最新的诊疗信息给予对症患者。检索和浏览各大医学学会网站发布的最新信息与文献,让自己在预防到治疗过程中,不存在知识盲区。

利用自己的掌握中法双语的优势,我将比利时医政部门发布的新冠病毒就医指南翻译成中文,并发表在华人报纸上。

中国驻比使馆心系华人华侨,组织华人医生视频会议。在会议中,针对很多华人华侨存在语言障碍,焦虑不安等具体困难,我将自己的联系方式交给使馆并在使馆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凡是力所能及之处,必竭尽全力。这次会议也成为华人医生相互认识与信息分享的平台,为抗疫提供便捷的信息交流渠道。

3月中旬,我接诊的一位华人同胞,有轻微上呼吸道症状。当时,其所在公司有两位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同事。患者和远在国内的家人心急如焚。在电话问诊中,经过详细问诊结合相关间接检查手段,我初步判断,其存在轻度感染的可能,尚未达到比利时医疗部门认定的病毒检测标准,所以无法做核酸检测等进一步检查。

综合医院急诊科的就医条件等多项考量,我开出在家静养隔离的医嘱。当时,病人惶恐至极,因为误信很多传言,其提出马上搭乘班机回国。如果其果真成行,长途飞行只能让其本已受到病毒侵袭的身体更加脆弱,极有可能影响同机乘客的健康,甚至成为影响国内目前防控形势的境外输入型病例。

于是,我向她普及新冠病毒的知识,结合她的具体病情,安抚她焦虑情绪,为她分析居家静养和长途旅行之间的利弊得失。从而,使其遵从医嘱,放松心情,树立战胜病毒的信心,加强自身免疫力,实现早日康复。在摆脱恐惧的“心魔”后,她安心居家隔离。十余天后,仍处于隔离期的她,身心状态已经明显好转。

就在3天前,一位母亲向我咨询她4岁的孩子是否可能感染。在视频中,我发现孩子胸部有呼吸用力现象,于是,我让她耳贴在孩子的胸部,将听到的声音反馈给我。我初步判断,这样的声音可能是呼吸性喘息的缘故。

于是,我建议他们马上去医院急诊科就诊。医院确认孩子是支气管肺炎,在留院观察期间,孩子的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目前,这位小朋友情况稳定,居家观察治疗即可。

这样的案例还很多,在这个特殊时刻,我们这些全科医生,肩负面对患者远程治疗和住院医生观察治疗双重职责。

我也每天将这些情况跟父亲沟通,他都会及时给我指导、帮助,父亲与我虽然身处异国两地,但是抗击疫情的心时刻牵连在一起。

本文转载自《世界温州人家园》

作者:世界温州人云社区 应忠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