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疫情速报|病毒学家建议戴口罩 比利时新增1209例 关于临时失业的所有问题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8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09
累计确诊病例达23403
新增死亡205例,
2240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209个病例中,
佛兰德斯大区544例,
布鲁塞尔101例,瓦隆大区548例,
居住地址不明的16例。
 
在累计确诊23403个病例中,
佛兰德斯大区13420例(57%),
布鲁塞尔2515例(11%),
瓦隆大区7091例(30%),
居住地址不明的377例(2%)。
 
昨天有205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佛兰德斯110例,瓦隆大区72例,布鲁塞尔23例。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至2240人。
 
昨天有487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688人。
(昨天的住院人数是6012人)
有127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
其中需要使用呼吸机的有1008人。
 
昨天有524名患者治愈出院,
累计出院人数为4681人。
累计住院人数为9432人。

住院人数首次减少成为比利时媒体今天疫情报道的标题。图为RTL的封面报道。
SPF发言人史蒂文·范古奇(Van Gucht)教授说,“峰值(的出现)似乎越来越清晰。住院患者人数首次减少,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医院的负担仍然非常沉重,重症监护室的人数仍在增加一点。”范古奇特说。“我们还没有走出危险区,但是我们将团结一起把新冠病毒这个魔鬼赶回巢穴。”
 
“居民护理中心的情况仍然危急。尽可能地在专业上为护理人员提供支持非常重要。就像在医院工作的人一样,他们扮演着英雄角色。”范古奇说。“如果您家里还有口罩,请送到护理中心。口罩在那里可以拯救生命。”
 
“许多学生和年轻人都在问有关考试或暑期计划会发生什么的问题。遗憾的是,我们还不能给出确切的答案。”国家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YvesStevens)说。“由于我们的集体努力和团结,我们现在看到住院人数有所减少。我们现在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坚持不懈。”他说:“呆在家里,保持安全距离,保持身体健康。”
 
政府专家小组组长警告称:
放松封城措施为时过早
 
传染病专家埃里卡·弗利格告诉比利时荷文媒体De Standaard说:“现在解封还为时过早,医院仍然人满为患,还没有到像奥地利那样放松控制的时候。”。
 
弗利格是在奥地利宣布该国放松封锁的第二天说这番话的。奥地利将于4月15日开始,距3月10日施行限制社交距离措施执行仅仅一个多月之后,开始逐步放松限制措施。
 
UZ安特卫普大学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弗利格被任命为比利时退出策略专家组(GEES)的主席。她是经验丰富的首席顾问,她表示:“我们知道,如果过早解除限制措施,后果会很严重。”“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丹麦周二紧跟奥地利的脚步,宣布了从4月中旬起重新开放学校的计划。弗利吉厄对此表示,现在解除比利时的封城计划还为时过早。她说:“关于何时开学,我还不能说什么,但我们将尽快给人们一些看法”。

 
病毒学专家:追踪确诊病人接触对象并考虑广泛佩戴口罩
 
4月7日,联邦新冠病毒发言人Emmanuel André指出:作为退出战略的一部分,比利时正在研发各种应用,一旦疫情得到更好的控制,实施追踪战略,尽快追踪患者及其周围接触对象;另外他还计划,未来安全距离措施管控放松之后,在一致基础上广泛佩戴口罩。

 
他解释说:“无论是否有症状都要积极调查确诊病例,这是退出战略的一部分,如果想要跟病毒一样迅速行动,在未来几周或数月扑灭这场大火,询问每个病人的周围接触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他明确指出:每一个确诊病人都要配一人或一个团队追踪其接触对象,这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工具和能力。比利时已经在研发各种应用,以解决这一问题。
 
4月6日,Wavre市政府呼吁所有居民佩戴口罩,危机中心则提倡所有民众应采取一致措施,Emmanuel André表示少部分人的努力对病毒传播影响不大。
 
他说,在目前的环境下,待在家中以及尊重安全距离措施,佩戴口罩并不会有效减少传播。当安全距离措施放松之后,广泛佩戴口罩则会有所帮助。如果要有效果,必须采用协调一致的方式进行。
 
紧急提醒:请已购回国机票中国公民及时填报防疫健康信息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公众号发出通知。
 
根据4月7日《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关于中国籍旅客乘坐航班回国前填报防疫健康信息的公告》,自北京时间4月8日起,在比利时、意大利等26个国家已购买回国机票的中国公民在登机前必须提前通过防疫健康码国际版微信小程序,逐日填报个人资料、健康状况、近期出行情况等信息。从48日至422为过渡期。过渡期内乘机的,应于4月8日起连续逐日填报。过渡期后乘机的,应于登机前第14天起连续逐日填报。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特此提醒在比中国公民:“防疫健康码国际版”每次填报后24小时内有效。已购回国机票人员务必按照公告要求24小时内至少填报一次相关信息(多填不限,每填报一次,有效期将顺延至填报后的24小时),否则将导致健康码失效及连续填报中断。如出现失效情况,无法补填,只能从再次开始填报时间起重新计算连续填报天数。连续填报天数不足或健康状况异常将无法登机,虚假填报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可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防疫健康码国际版”进行信息填报,相关使用说明详见正文后附。如有问题可拨打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热线 +86-10-12308咨询:

 
47日荷语区养老院宣布241人死亡
如何解释养老院死亡暴增现象?
 
比利时疫情发生以来,死亡人数已突破2000多人,其中很多居家老人和养老院老人。4月7日新增死亡人数403,其中荷语区养老院占了241人,引起了大家的震惊和疑问。
 
据比利时媒体今天报道,在荷语区养老院,死于新冠病毒的老人已经超过600人。
 
为何47日养老院死亡人数如此之多?
 
联邦疫情发言人Emmanuel André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养老院的报告时间要比医院晚,这241人并非是在过去24小时之内登记的,是在4月1日到4月4日期间上报的,其中一部分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还有一些是怀疑已经感染,但并未经过检测证实。
 
养老院数据有延迟
 
Sciensano在每日疫情报告中指出,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的年龄和性别,并补充4月1日前在荷语区养老院发生的大量死亡人数目前已经从数据中删除,有待更正。从4月6日开始,这些死亡人数系统地添加入统计数据,但是有2天延迟。瓦隆区和布鲁塞尔大区的养老院死亡数据已经列入以前的每日报告。而且根据最新的数据,瓦隆区有三分之一的死亡病例来自养老院。
 
为什么不把感染的老年人送进医院?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教授,流行病专家YvesCoppieters指出:不是所有的老人都会送到重症监护,不是因为医生挑拣病人,而是从病人的特点和重症监护康复几率来说,不利于选择医院重症护理,是医生,家人和病人之间讨论的结果。
 
那么是否可以出现早期症状时,就尽快将老人送进医院?YvesCoppieters解释说要取决于医院的床位:如果病例减少,医院接待能力更大,就能像德国一样考虑更广泛的早期接纳战略,接受这些最脆弱的人群。并非所有养老院和疗养院都能为感染人员提供合适的医疗环境。
 
养老院代表:应该在疫情初期检测所有的护理人员
 
养老院联盟秘书长Vincent Frédéricq解释:这很关键,正常养老院有10个人时会有4名工作人员。要保证工作人员得到及时治疗,一方面避免他们将感染带到养老院,另一方面也要避免其感染家庭成员。我们显然浪费了时间,错过了时机。
 
养老院测试会增加吗?会,但不是所有养老院都能检测
 
养老院多次抗议之后,联邦政府为其预留了2万套测试包:德语区106,瓦隆区6579,布鲁塞尔大区2054,荷语区11243。这些测试在接下来几天进行,预计周末出结果。但不是所有的养老院都能进行检查,比如在瓦隆区,优先考虑疑似病例在10人以上的养老院,剩下的才会随机分配到其他养老院。
 
这意味着瓦隆区养老院的18000名工作人员,不是所有都能进行检测。一家养老院机构领导Pierre Lallemand认为这种做法非常荒谬,应该先检测没有感染的养老院,这样就可以采取预防措施,而不是像现在只对已经感染的养老院进行检测。
 
必须及时治疗的疾病
不能因担心新冠感染而延误治疗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比利时医药协会(APB)指出,比利时药店最近两周的药品销量下降了20%,每天售出的药品数量已从平均50万下降到40万。该协会表示,担心并非所有人都在继续接受日常治疗。而药剂师表示,自疫情封锁以来,患者也一直在推迟治疗或护理。
 
APB解释说:“我们担心人们会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推迟常规护理或治疗,”他补充说,即使在封闭措施下,全科医生和药房仍然在提供服务。
 
布鲁塞尔大学医院于上周五说,由于担心新冠状病毒感染,必须治疗时推迟相关治疗,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医院说,必须让全科医生和正在接受某些病理治疗的患者保持警惕,以便及时进行干预。特别是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不应忽视某些症状,例如胸痛,四肢发麻或突然失语。
 
UZ布鲁塞尔大学认为,担心感染冠状病毒是造成这些不必要的延误治疗的主要原因。医院说:“如果患者推迟护理/治疗的时间过长,那么非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将可能会超过该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
 
法语区大学:关于考试、实习、学生补助
 
4月7日,瓦垄-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有关大学和高校考试,实习和学生补助的新措施。
 
考试
大学和专科学校关闭后只进行远程授课,除非国家安全委员会作出新决定,考试继续进行。各院校可将学年延长至7月10日以便安排考试。学生必须427日之前知晓考试时间,测评内容,相应的课程调整以及测评条件(面对面,远程或复合形式)。
 
法语区教育部长Valérie Galtigny表示:尽可能维持原有的学校时间表,即测评在6月底结束,是否延长至710日由各学校决定,应优先考虑应届毕业大学生,并与学院/教师团体,科研人员和行政人员进行协商后决定。时间表的调整必须考虑教师夏季休假的权利(7周)以及教职工将2019-2020学年未休秋假和短期休假推迟到2020-2021年的可能性。
 
学生补助
此外,为了帮助受隔离措施影响的学生,政府预计划拨228.5万欧元,加入高校原有社会补助,帮助大学生支付房租、信息订阅费等。
 
一些教学活动,如课程、实习、论文,可以推迟到第三个学期,也就是从7月持续到9月中旬。政府强调:这项措施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并优先考虑应届毕业生,并且同样需要与学校全体工作人员协商。
 
另外,最长可为应届毕业生延长四个半月,无须再缴学费。
 
实习
实习尽可能用另一种教育活动取代,如果不可能,必须推迟。作为最后的手段,评审委员会可以免除学生的责任。
 
对于受管控的职业(牙医、医生、兽医、药剂师、负责一般护理的护士、助产士、建筑师),政府认为应维持或恢复其实习活动,优先考虑应届毕业生,以免延误他们进入劳动力市场。如果不可能,政府建议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补上实习时间(如果学生不是最后学年),延长到第三个学期,在实习期或延长学期期间增加每天的时间。
 
此外,政府还将向瓦隆-布鲁塞尔联盟的四所大学医院(Saint-Luc、Erasme、列日CHU和Dinant/Mont-Godinne CHU)划拨780多万欧元。政府表示:“这笔资金将用于补偿因疫情危机需要采购的额外医疗设备(担架、监控设备、呼吸器)或必要的后勤设备(集装箱、患者接待和分类帐篷、医疗科室重组等)。”
 
如果学校在420日以后继续关闭
CEB, CE1D, CESS等中小学统考将取消
 
4月7日,瓦隆-布鲁塞尔法语联盟召开部长会议,通过了法语区教育部长Caroline Désir有关义务教育的两项提案。
 
如果4月20日(春假结束)恢复上课,CEB(小学毕业统考),CE1D(中学二年级统考)和CESS(中学毕业统考)将继续进行。如果封城措施延长,学校不恢复开放,所有这些考试都将取消。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将根据学生的日常考试成绩来评估他们是否通过。
 
教育部长还提醒,如果4月19日后封锁措施继续,教师在远程课堂上应只涉及看过的内容以便对其进行巩固,不需要教额外的内容。
 
如果在4月30日之后还在封城,这种情况下应该考虑为高中学生,尤其是最高班的学生远程教授新内容。
 
一文读懂:关于临时失业的所有问题
 
疫情爆发期间,比利时有超过120万人申请了临时失业。但是谁有/谁没有资格申请,他们的权利和义务又是什么?以下是布鲁塞尔时报的报道。
 
因3月中旬政府宣布了措施,所有非必需品商店都已关闭,所有活动都已取消,这些措施已延长至4月19日。但政府表示这个解除时间还“为时过早”。约有10%的比利时人已申请失业救济金以度过封城期。
 
那么谁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谁没有资格呢?他们又能得到多少钱?
 
体力劳动者和行政人员(私营,公共和非营利性部门),合同期内的临时工,教育机构内的合同工以及与工作相关的培训课程的学徒,都有资格领取临时失业金。
 
法定公务员,学生,见习生,(主要职业是个体经营者的)个体经营者以及自由职业者均没有资格获得这些福利。没有工作能力的人,例如由于冠状病毒本身而丧失工作能力的人,也无权领取失业救济金。
 
申请成功的人每天可获得的最低补贴为55.59欧元,最高为74.17欧元。但是由于冠状病毒引起的不可抗力,他们每天需要额外支付5.63欧元。不过这笔费用将从这些金额中扣除26.75%的预扣税。总的来说,领取救助者每月净收入为1,165.93欧元至1,519.79欧元
 
哪些情况下可以申请临时失业?
 
 –您被困在国外,无法上班。
 –您正在隔离。
 –您的雇主不得不关闭业务(例如,在酒店行业或零售行业中),或者不再被允许组织其活动(例如,体育俱乐部或文化机构)。
 –您的雇主不再为您提供工作,因为没有(足够)供应商或客户。
 –您的雇主不能遵守卫生或社交距离措施。
 
 “实际上,国家就业办公室(NEO)非常灵活,只要与冠状病毒相关就可会自动验证几乎所有的申请,”安特卫普大学劳动法教授Jan Buelens说道。
 
我的老板已经送我下岗,我还需要提交申请吗?
 
您必须填写表格,最迟在5月31日之前将其提交给您的付款机构。可以在ABVV / FGTB工会,ACLVB / CGSLB工会,ACV / CSC工会的网站以及失业福利基金的网站上在线提交。
 
如果我发现自己的工作太危险,可以单方面宣布自己失业吗?
 
“不,没有雇主的申请,您就没有资格,”Buelens说。他补充说:“如果您认为您的雇主不遵守有关远程办公,卫生和/或社交距离的措施,则可以向社会检查部门或警察举报。”
 
我的雇主可以强迫我先休假后再申请临时失业吗?
 
“不可以。雇主可以提出要求,但他们不能强迫您这样做。”“休假天数由双方共同决定。任何认为自己受到假期休假压力的人都可以向社会检查部门举报。”
 
暂时失业结束后,我是否仍有权休所有假?
 
“是的。政府决定将临时失业时间与您的正常工作时间等同起来,但这尚未得到证实。” 他补充说:“如果您在2020年仍然有20天的假期,而您在失业期间没有计划假期,那么在此期间结束时您仍然会有20天的假期。”
 
我已经申请了复活节假期请假,但现在我在家待业。那几天我会得到失业救济吗?
 
“不可以。在那些假期中,您的工资由雇主支付。只有雇主允许您撤回请假,您才能获得临时失业津贴。”
 
如果我在临时失业期间生病怎么办?
 
“您只有在生病的日子里才有权得到与临时失业的日子不符的保证工资。在其他生病的日子里,您将从健康保险基金中获得福利。”
 
我可以在暂时失业期间从事其他有偿活动吗?
 
这是允许的,例如作为临时雇员或具有弹性工作的人。但是,该工作的收入不能与失业救济金累加。必须报告有偿活动。
 
超过30%中小企业可能撑不下去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比利时银行Belfius表示,如果继续采取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封锁措施,比利时近31%的中小企业可能无法生存。
 
Belfius称,在封锁开始之前,有20.3%的中小企业已经缺乏流动资产(现金),这意味着它们已经在挣扎求生。从中期来看,由于缺乏资金或债务过多,多达30.8%的比利时中小企业可能倒闭。该银行表示:“因此,对这些公司来说,在Covid-19的经济冲击中生存将非常困难。”
 
欧盟统计局表示,中小企业是欧洲经济的支柱。“在比利时,缴纳增值税的企业中,绝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它们是我们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现在处于我们正在经历的经济收缩的最前沿。”
 
该银行希望尽快度过由冠状病毒引起的经济危机,并且希望中小企业能够得到政府提供的尽可能多的支持。
 
德国保持与比利时和荷兰的边境通行
 
尽管受新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德国仍决定保持与比利时和荷兰的边境通行。
 
德国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总理拉舍特在推特上发表视频信息说:“医疗保健在跨境发挥作用”。他还说:“在我们荷兰和比利时之间,不会有边境管制。”。
 
保持与比利时和荷兰的边界通行的决定对商界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如果重新引入边界检查,公司就有可能陷入“堵塞”的危机。但是,根据拉舍特的说法,没有“紧急原因”的人将被禁止进入该国。
 
早些时候,德国联邦内政大臣霍斯特·西霍弗曾提议减少边境的通行量以抵抗病毒的传播,并希望关闭德国与比利时,荷兰,波兰和捷克共和国之间的边界。3月中旬,德国与法国,奥地利,卢森堡,丹麦和瑞士的边界已全部关闭。
 
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路况数据显示道路上几乎没有“临时通行者”。荷兰首相马克·鲁特表示,“来自德国的边境交通减少了70%”。而根据比利时政府的措施,也是禁止在该国境内和跨境进行所有不必要的旅行。
 
48日起法国入境需要旅行证明
 
法国内政部宣布从4月8日起,法国入境游客必须持有相关证明,以应对疫情传播。内政部网站上,旅行证明主要分三大类:国外到法国本土,国外到海外领地,以及从法国本土到海外领地。
 
前两种旅行证明针对以下三种公民:
–    第三国公民;
–    欧盟以及同等国家(英国,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安道尔、摩纳哥、瑞士、圣马力诺、罗马教廷);
–     法国国籍公民。
非法国国籍获准进入法国领土,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在法国拥有主要居住地以及配偶和子女在法国;过境是为了与家人团聚;属于医护人员目的是为了抗击疫情;属于货物运输商,包括海员;属于客运和货运航班机组人员返回始发地;属于外交使团或国际组织任务成员;属于境内陆地边境的边境工作人员。
 
以上前两种旅行,对于法国公民没有动机条件限制。
 
从法国本土到海外的旅行证明需满足以下条件之一:个人或家庭性质的紧急原因;紧急情况下的健康原因;不能推迟的职业原因。
 
一旅西青田籍侨胞在巴塞罗那病亡
或是第二例海外青田人新冠死亡病例
 
据今日中欧网报道,据来自西班牙青田籍侨胞社交媒体的消息,一位66岁的青田籍裘姓男子染病,4月6日在巴塞罗那不幸亡故。
 
消息称,男子家乡在浙江省青田县方山乡石前村,他在巴塞罗那开餐馆,有3个儿子。
 
他的餐馆从3月13日起关门停业,他居家身体发烧服用退热药未去医院。直到腹泻腹痛难忍,才叫救护车,送入医院不到3个小时就离开人世。他家里人也遭到感染被隔离。
 
根据现有资讯,这或是青田人在海外的第二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此前已有一位侨居奥地利的青田人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侨乡青田县现有人口47万,而旅居海外的青田籍侨胞多达32万,他们身处世界121个国家和地区,其中90%居住在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