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疫情速报|首相发表政府戴口罩立场 欧盟延长封锁边境 比利时新冠死亡超3000例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10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689例,
累计确诊病例达26667例。
新增死亡496例,
共3019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689个病例中,
佛兰德斯大区915例,
布鲁塞尔178例,
瓦隆大区570例。

今天公布的死亡数字比较复杂。在过去24小时,有325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佛兰德斯150例,瓦隆大区117例,布鲁塞尔58例。但是,在3月18日到31日期间,佛兰德斯养老院有171个死亡病例,在过去没有统计进去。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至3019人。在全部死亡患者里,57%在医院去世,进行过病毒测试;40%在养老院去世,没有进行过任何病毒测试。

昨天有462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610人(增加20)。
有1268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
有7名患者转出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床位使用了58%。

昨天有404名患者治愈出院,
累计出院人数为5164人。

昨天进行了3679次测试。养老院的测试能力在提高,5406次测试正在进行。

比首相发表联邦政府对于佩戴口罩的立场
不建议但也不禁止

据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虽然饱受争议,比利时首相索菲·维尔梅斯在佩戴口罩问题上依然维护联邦政府的决定。

比利时联邦政府对疫情危机的处理受到了媒体和公众的一致批评。虽然其中一些措施确实合理,但比利时首相对于某些指控,特别是指责联邦政府不鼓励甚至禁止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问题,表示不能接受。

比利时卫生部和联邦政府的说法含糊不清:不建议普遍戴口罩,也不强制戴口罩。以前我们也没有禁止过或拒绝过佩戴口罩。

Sudinfo评论说,这种说法言下之意是,除了医院和其他特别的环境中,口罩几乎没什么用处。许多专家正在与这一想法做斗争,以便实施预防性措施,即使风险很小,也不能排除气溶胶传染的可能性。

Sudinfo评论说,就连知名科学杂志《自然》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提倡使用口罩: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口罩可以防止新冠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还表明,气溶胶传播是一种潜在的传染方式。

解封时机“至关重要”

史蒂芬·范·古赫特教授说,过早“放松”遏制病毒扩散传播的封锁措施可能会导致该病毒再次“卷土重来”或“甚至可能更糟”。

本周早些时候,几个国家宣布将开始放松封锁措施,而中国当局在严格封锁了近三个月之后,也已解除了疫情“震中”武汉的最终封锁措施。

比利时4月19日的封锁解除日期临近,尽管危机中心称可能至少延长至5月初,但它宣布有小孩的家庭也可以乘车出行,这使得不少人质疑其他措施是否也会很快“放松”。

“我们的想法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放松措施。这真的太快了,为之过早。”史蒂芬·范·古赫特教授周四在联邦公共卫生署每日新闻简报会上表示。

本周初,负责退出战略(GEES)的专家组也宣布,现在开始确定解除时间“还为时过早”。

“由于我们看到疫情正在减弱,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内,我们可能看到峰值,也就是可能会进入缓减阶段,因此开始认真思考未来的计划是很重要的。包括关于放松某些措施以及在什么时候进行等问题,”他补充说。

“如果我们过早放松措施,我们将面临二次爆发的危险,这可能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还要糟糕。因此,这个时机至关重要。”范·古赫特说。“未来几天的数字将再次有助于确定模型的可靠性。在此基础上,将提出一项策略。虽然我们尚无法确定日期,甚至无法列出我们将要发布的具体措施。”他补充说。

比利时的局势也将受到其他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的影响。他说:“特别是在出国旅行方面,必须考虑这些国家的情况。”

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周三召开会议
讨论封锁措施是否延长

4月9日,荷语区主席JanJambon指出:下周三(4月15日),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CNS)将再次召开会议,讨论封锁措施是否在4月19日的基础上延长。瓦隆区主席Elio Di Rupo办公室也提到了这个日期。

届时,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很可能对习惯上的夏季大型活动比如音乐节做出决定,也会考虑是否将封锁措施延长至5月3日。

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比利时首相,联邦各大区主席,职能部门部长以及专家组成。

比利时首相:疫情退出战略专家组下周二提交第一份报告

4月9日,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向众议院表示,疫情危机退出战略专家组(GEES)将在下周二(4月14日)向政府提交第一份报告,提交第二天将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

比利时首相重申:恢复正常只能是渐进的,并回顾了4月8日比利时国家银行公布的经济和预算损失 – 经济增长下降8%以及债务占GDP的115%。所有人都难以克服这种状况,在考虑与他人关系和社会方式上,会有疫情前和疫情后的阶段。

在这种考虑中,经济复苏会占据重要的位置。面对疫情,比利时议会对威尔梅斯执政表示信任,但政治分歧仍然存在,她已于3月17日表示,她将在6个月后再次申请议会信任表决,并强调:为了满足本国“基本选择”的需要,政府在其内部以及在议会中拥有完全主导性的多数席位是非常必要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将导致“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鲁汶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所周二预测,比利时经济今年可能萎缩近4%,2.2万比利时人可能失业,求职者可能增加多达3.5万人。

300万个FFP2口罩无法使用:
不符合标准 来自中国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De Standaard报道,4月3日,300万FFP2口罩运抵列日机场。这是医院使用的最佳防护口罩,也是最近几周短缺最严重的,但这批口罩却无法使用。报道指出,这批口罩来自中国。

4月9日,Philippe De Backer部长在议会解释说,这批口罩是比利时卫生部在3月23日订购的,经目视检查发现没有CE标志,没有证据表明它们是FFP2口罩。然后中国供应商试图证明它们是,但即使到了4月3日、4日和5日,也没有结论性的检验证书。从质量上讲这些口罩无法接受,没有提供充分的保护。4月8日就这个问题作了记录,这是一个严重的挫折。

卫生部长回应:所有国家都遇到过这种情况

比利时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在昨晚联邦众议院会议上回应说:所有国家都看到过这种情况。两周前我们已经在原产地进行测试,找人在装上飞机前做测试。我们看到法国和德国也有10多次交货不符合标准的情况发生,这就是为什么货物到了比利时,我们要重新做测试。在这批货物里,医用外科口罩是OK的,但300万只FFP2口罩不行。她说,这批口罩比利时会留下,但是不会以FFP2口罩的价格支付费用。

一些中国公司可能通过伪造证书销售不合格口罩?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9日,荷兰媒体Volkskrant报道称,疫情期间医护人员需求大量的口罩和护目镜,许多中国公司抓住这个机会开始生产相应的产品。但是这些公司可能并不具备相应的证书,以至于过去数周,欧洲证书伪造黑市非常活跃。

RTBF报道说,一些进口公司表示,一些中国生产的口罩和护目镜虽然不符合欧盟标准,但通过伪造证书仍在欧洲市场上销售。假证书声称按照欧盟规定进行了测试并得到欧盟监管机构的批准,负责材料安全的欧洲安全联盟已经针对这些假证书发出过警告。

除了弗拉芒政府发的1500欧补偿金外
个体经营者第二职业每月还可发645欧

对近3万拥有副业的个体经营者(老板)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他们现在还可以申请“半额”的过渡性补贴,个体经营部长丹尼斯·杜卡姆表示。那些年收入超过6996欧元但少于13993欧元、从事第二职业的个体经营者(老板),关门7天以上的,有权享受每月至少645欧元的津贴。在这之外,弗拉芒政府之前已经许诺发放1500欧元免税补偿金。

由于受疫情影响,那些在三月或者四月前不得不关闭或停顿其业务的主要行业的个体经营者(老板),可以申请每月1291.69欧元(需承担家庭费用的自营职业者可获得1614.10欧元/月)的过渡性补贴。从事第二职业的个体经营者(老板)享受上述补贴的资格是:年度应税收入至少为13,993.77欧元,缴纳了至少717.17欧元的社保。

由于对年收入(应纳税净额)少于13993.77欧元,关门至少7天的,从事第二职业的自营职业者,政府尚未出台相应补偿福利。因此佛兰芒政府许诺,对年收入(应纳税净额)在6996.89欧元至13993.77欧元之间、月收入损失至少60%、主营(第一)职业不超过80%的个体经营者(老板),一次性给予1500欧元的免税补偿费。

但是,联邦政府已经开始针对这部分个体经营者提供补贴了。杜卡姆部长为他们提供了“半额”过渡性补贴,即每月645欧元(需承担家庭费用的人则为807欧元)。

该部分过渡性补贴用于3月和4月,将追溯发放。与弗拉芒补偿金不同的是,过渡性福利不考虑个体经营者第一职业和第二职业的占比情况,而是取决于你第二职业的收入是否符合申请标准。

联邦政府的福利与弗拉芒补偿金是完全分开的。那些已经有权获得弗拉芒政府1500欧元的一次性免税补偿金的人,将保留该笔补贴,而且每月还将额外获得645欧元津贴,除非弗拉芒政府突然(因为联邦政府已发补贴的原因)决定撤销这项措施。

杜卡姆的补贴措施已经获得批准,并将很快由部长会议正式批准。“符合条件的自营职业者已经可以向他们的社会保障金公司提出申请” 他强调说。一旦该提案在周五通过部长理事会,这笔钱就可以很快打入他们的账户。

欧盟继续限制赴欧“非必要旅行”
“欧盟边境封锁”延至5月15日

据中新社报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持续蔓延,欧盟8日宣布继续限制赴欧“非必要旅行”,将今年3月中旬开始实施的“封盟令”延至5月15日。

欧盟委员会当日在一份公告中称,目前欧盟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上升,而且欧盟以外地区疫情不断发展,认为有必要继续限制赴欧“非必要旅行”,为此欧盟委员会倡议26个欧盟成员国(爱尔兰除外)和隶属申根区的瑞士、冰岛、挪威、列支敦士登4个非欧盟成员国继续加强外部边境管控,一致对赴欧“非必要旅行”实施限制,直至5月15日后欧盟视疫情演变再做评估。

“封盟令”也有例外,如在欧盟成员国转机的旅客不受限制,外交官、军方人员、人道主义救援人员、医护人员、卫生专家、运输货物人员等属“豁免群体”,欧盟成员国外籍常驻居民、长期签证持有者、欧盟成员国公民的家属或出于家庭原因必须赴欧人员也可入境欧盟成员国。

皮肤问题是新冠病毒感染新症状?

4月8日,一些法国皮肤科医生指出,他们认为新冠病毒呈现的“皮肤症状”为假性冻疮和持续性发红,其他医生则呼吁在这个问题上保持谨慎。

4月9日,比利时联邦新冠病毒发言人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很多病毒感染都可能引起皮肤症状,皮肤问题可能是感染的一个标志,但在患者身上还有待证实。但无论如何,都不能直接将之视为感染的证据,必须遵循我们提出的诊断规则。

荷语区废水中发现新冠病毒痕迹

据RTBD 报道,Aquafin公司负责比利时北部污水处理工作,该公司采集的一系列样本检测得出,在荷语区废水中发现了新冠病毒的核糖核酸(RNA)痕迹。

这些样本分别取自Lo-Reninge, Poperinge, Langemark, Wulpen, Genk, Louvain,Tirlemont, Aartselaar 和根特地区,新冠病毒检测全部显示为阳性。

通讯负责人Anja De Wit强调:结果绝对不是说病毒的传染性,只是说明了其传播扩散情况。事实上,病毒在失去传染性后RNA依然存在,另外在污水处理后并没有发现病毒的踪迹,这种结果是符合预测的,并且可以与荷兰的情况相比较,荷兰的Tilburg的废水和净化站都检测出了病毒。

比利时的自来水安全吗?

据比利时媒体SUDINFO报道,很多人想知道自来水是否是新冠病毒的载体,答案是否定的。

瓦隆Brabant社区组织在其网站上解释,这种病毒很难在水环境中生存,另外水质在处理阶段有消毒进行保证,尤其是在加氯的时候。该组织还提醒,自来水是比利时监控力度最大的饮水资源,疫情危机并没有改变这一点。所以民众大可放心,并且定期用自来水洗手。

比利时将于6月开始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德国实验室CureVac周四宣布,计划于6月在比利时和德国开始针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苗的临床试验。

该疫苗使用信使RNA(mRNA),即复制DNA(遗传物质)所需的分子,可以复制一个或多个基因的信息。通过将mRNA注入患者体内,可以刺激免疫系统自身产生所需的治疗性蛋白质。

该消息由该公司监事会新任董事长让·斯特芬在比利时媒体La Libre和L’Écho上宣布。

试验将首先让尚未接触冠状病毒的人注射疫苗,然后是已经接触过冠状病毒的人,最后才是最易感染病毒的老年群体。斯特芬解释说,在试验期间,CureVac将“检查疫苗诱导的抗体类型”,并试图了解那些已经感染的人的免疫反应。

如果证明疫苗无效,“CureVac还有另外两种或三种候选疫苗。我们会处理好不确定性,”斯特芬说。

比利时最近缩短了临床试验的申请审批时间,使得在请求启动一项试验四天后就可以开始试验。比利时目前也在进行临床试验,以确定四种抗病毒药物对冠状病毒的疗效。该国还向防疫创新联盟(CEPI)投入了500万欧元,CEPI的目标是在12至18个月内研发出一种全球通用的疫苗。

警察不会打扰复活节兔子藏彩蛋

病毒学家马克·范·兰斯特(Marc Van Ranst)表示,尽管疫情肆虐,但本周末的复活节,兔子仍将被允许在花园中藏彩蛋。复活节兔子是复活节象征之一,象征着春天的复苏和新生命的诞生。因此复活节时候,我们总能看到兔子和彩蛋等相关物品,而复活节兔子则是负责送彩蛋的使者。

范·兰斯特国家广播电台说:“警方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肯定不会在工作中打扰复活节兔子。” 他补充说:“我们整天都在讨论,但是决定是一致的:这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布鲁塞尔医疗机构中已分发了100多万口罩

4月9日,布鲁塞尔卫生局Iriscare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共同社区委员会(Cocom)和法语区委员会(Cocof)已经向本地的医疗机构累计分发了100多万口罩。

Iriscare表示,疫情期间口罩已经成为非常宝贵的资源。4月8日分发了28万个医用外科口罩、1.1万个FFP2口罩、4万个布制口罩、3000件防护衫和1500件护目镜,累计总数量已经突破100万。

这些防护设备可以让养老院、精神病院、家庭护工、计划生育中心、流浪者中心、助产士等工作人员更好地自我防护免受感染。

林堡省25岁男子:入院数小时后死亡

比利时因新冠病毒去世2523人(4月9日统计数据),其中有一名25岁的年轻人特别令人惋惜。据Het Laatste Nieuws报道,他跟父亲生活在一起,是林堡省最年轻的确诊病例,在父亲打电话叫救护车之前,他已经卧床好几天。4月8日,他被送到Genk的急诊室,但是病情迅速恶化,入院数小时后不幸死亡。

约翰逊首相离开重症监护病房

4月9日晚,由于病情有所缓解,正在伦敦圣托马斯医院进行治疗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已离开重症监护病房,但将留在医院继续治疗。

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三个夜晚后,英国首相约翰逊已经可以坐起来,与医护人员交谈了!据英国《每日邮报》9日报道,因新冠肺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的约翰逊 8 日开始病情有所好转,英国数字和文化大臣奥利弗·道登透露,截至当地时间9日早上7点,约翰逊的状况一直很稳定,没有使用呼吸机。甚至有媒体称,约翰逊已经和怀孕的未婚妻通过电话了。但英国一位知名医生表示,约翰逊要完全恢复健康,恐怕还要几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