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疫情速报|“实际数字可能高十倍”比医生:欧洲需借鉴中国经验!比利时新增1329例

本篇摘要:(全文约5500字)

▲ 病毒学家:实际数字可能会高出十倍
▲ 比医生:欧洲需要借鉴中国的经验
     指责比利时政府没有任何预见性
▲ 布鲁塞尔援助新措施:2000欧,4000欧
▲ 佛兰德斯拒绝访客探访养老院
      瓦隆部分城市也不允许探视
▲ 疫情防控:民众给专家和政客们打几分?
▲ 疫情已使布鲁塞尔经济损失50亿美元
▲ 意大利警方扣押40万只中国进口口罩
▲ 汽车上禁止未成年人在场时吸烟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17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29
累计确诊病例达36138
新增死亡313
5163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329个病例中,
(42例来自养老院)
佛兰德斯大区585例,
布鲁塞尔143例,
瓦隆大区581例,
无居住信息20例。
 
在过去24小时,有313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114人在医院死亡,199人在养老院死亡,养老院死亡中24%被确认,其他人是基于症状的疑似病例。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5163人。死亡总数里,医院2486人(48%),养老院2586人(50%)。
 
昨天有320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161人,
(比昨天的住院人数减少148人)
有1140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42)。
昨天有399名患者出院。
 
国家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Yves Stevens)说:“这些数字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播强度正在降低。”
 
病毒学家:实际数字可能会高出十倍
 
自疫情开始以来,本周四比利时共有34809例确诊病例。然而,这里并不包括所有确诊病例,这意味着并不是只有这34809人感染了该病毒,还有一些感染但未接受治疗的人。
 
自3月15日起,医院开始使用统一的系统定期报告确诊和死亡病例,至今已有7526例患者康复出院。此外,根据FPS公共卫生服务局的数据,已有4857人死亡。
 
按统计学方法,总数减去上面两个数字,比利时目前已知的确诊的正在处于感染状态的病例为22426例。但是,并非所有确诊感染的人都能入院,在康复后不能纳入“出院”统计,因此,实际的正在感染状态的确诊病例的总数其实是很不清楚的。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并非每个人都接受测试,专家警告说,实际确诊的总数可能远远大于已知确诊的总数。实际数字可能会高出十倍,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对比利时荷文电视台VTM News说。
 
(确诊)数字仅显示有多少人测试呈阳性。”他补充道。
 
(按病毒学家的说法,比利时实际感染的新冠肺炎患者是不是已经超过30万人了?细思极恐啊!)
 
佛兰德斯拒绝访客探访养老院
瓦隆部分城市也不允许探视
 
国家安全委员会周三开会讨论延长封锁措施后,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宣布,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只能接受一位访客的探视(一直是同一个人),必须事先登记预约,并且此人最近2周内没有任何病征。
 
但是,在比利时,养老院归地方政府管辖,联邦政府这一新措施在发布的第二天,即遭到佛拉芒大区和瓦隆大区部分城市的否定!联邦政府被啪啪打脸。这也是政府疫情防控上有些混乱的一个新例证吧。
 
弗拉芒大区政府周四宣布,该地区的护理中心的规则暂时将保持不变(即:禁止探视养老院)。“访问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不会去改变这些规则,拒绝访问将继续执行,不管这对住在这里的人们及其家人有多困难,”贾邦首席大臣和佛兰德公共卫生部长沃特·贝克说道。
 
仅在维尔梅斯首相宣布“允许探访养老院”后不到一个小时,护理部门就强烈谴责了这一措施。代表大约300个弗拉芒养老院的护理机构Zorgnet Icuro表示,允许访客是“完全不负责任”行为,建议各养老院不要采取该措施。该机构的发言人玛戈特·克洛特说,这一指导方针“绝对不是应护养老院的要求决定的”,他们“没有参与任何有关这一点的决策咨询”。
 
周三晚些时候,威尔梅斯首相强调说,这些访问“是一种可能性”,而佛兰德斯首席大臣詹姆·贾邦则澄清说,(探视)措施是为“已经隔离了四个星期的老人”采取的,但他也承认作出决定时未咨询过养老机构。
 
列日,Verviers,Seraing:继续禁止探访养老院
 
4月16日新冠病毒新增死亡人数依然偏高,尤其是养老院老人,现在养老院已经忙不过来,无力安排安全探访。
 
列日市长Willy Demeyer听取了有关部门的意见,计划禁止所有人进入养老院,认为重新允许探访养老院,即使是非常有限的探访,对老人和工作人员来说,都意味着病毒传播的高风险。
 
Verviers和Seraing的市长Muriel Targnion和FrancisBekaert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不会遵循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放松政策。
 
三位市长表示,他们知道这些老人的艰难处境,没有跟家人的直接联系,但目的是要保护他们。他们认为只要检测数量还不够,风险就非常高。然而对于一些例外情况,尤其是Seraing地区,探访临终老人还是可能允许的。
 
Charleroi:不允许探访CPASISPPC的养老院
 
对于养老院的放松措施,Charleroi由于缺少瓦隆大区的明确指令,当地的ISPPC和CPAS机构已经决定不实施这项措施,并在4月16日下午向媒体发出声明告知:为了家庭、老人和工作人员考虑,将继续执行自3月10日以来实施的措施和程序。
 
布鲁塞尔援助新措施:未停业小企业可得2000欧元补助;扩大4000欧元停业补助范围
 
对布鲁塞尔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4月16日,布鲁塞尔政府在封锁措施再次延长至5月3日之后,通过了一系列援助新措施,减少疫情对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冲击,详情如下:
 
新增2000欧元补助,帮助没有停业但收入严重减少的企业和小公司:主要涉及大量的小企业(最多5个全职员工的公司),手工艺人,小型个体经营者等。布鲁塞尔政府已经就补助范围和预算达成一致,将拨款1.02亿欧元,但具体的发放条件尚待落实。
 
4000欧元停业补助扩大补助范围:总体上这项补助针对最多50个全职员工的企业,包括餐饮业,娱乐业,旅游业和商业。上周已经可以通过www.primecovid.brussels.网站申请,一输入TVA(增值税)代码名单即可知道自己的企业能不能得到补贴。4月16日,这份名单扩展到以下行业 – 录像带和光盘租赁、洗车店、书店、文具店和房地产中介。
 
出租车补助:向每个经营者提供一次性3000欧元的补助,出租车运营商和出租车司机个体户都包括在内,前提是他们持有在布鲁塞尔地区执业的许可,政府这项措施预算金额为450万欧元。
 
疫情已使布鲁塞尔经济损失50亿美元
 
布鲁塞尔商会称,迄今为止,3月份采取的抗击冠状病毒传播的措施使布鲁塞尔经济损失了50亿欧元。
 
一系列措施是:关闭大多数零售店,禁止不必要的旅行,关闭从夜总会到音乐厅再到木偶剧院的活动和娱乐场所。自封锁措施实施以来,几乎整个食品和饮料行业都已关闭。旅游业也已奄奄一息。
 
现在,比利时又面临着延长两周的封禁,随之而来的是不确定性。
 
布鲁塞尔商会秘书长简·德·布拉班特说:“每个月我们等待再次启动经济的成本都是相同的。”
 
酒店的入住率为5%,有些甚至被用作无家可归者的安置点。他说:“如果您知道其中一些酒店仍将为无家可归者等弱势群体提供临时救济,那么情况并非完全乐观。”
 
单是餐饮酒店业,如酒吧,饭店和旅馆,就承受了约4亿欧元的损失,许多人将永远无法挽回这些损失。尤其是餐馆和咖啡馆的利润微薄,即使布鲁塞尔地区为被迫停业的企业提供4000欧元的补助也只是杯水车薪。
 
他说:在等待经济重启时,每月增加约50亿欧元成本。如果还考虑到递延投资和临时工的损失,那么在未来几个月中,这一数字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让我们拭目以待,希望联邦和大区的援助措施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经济损失。”
 
比医生:欧洲需要借鉴中国的经验
他指责比利时政府没有任何预见性
 
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在昨天刊发了一位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比利时医生对比利时政府疫情防控所作所为的评价。这篇文章值得一看。
 
RTBF报道说,NathanaelGoldman博士在中国上海生活和工作。这位比利时儿科公共卫生专家亲身经历了中国的新冠病毒危机。一月底,他见证了中国特殊的和前所未有的状况,并试图通过文章和视频向欧洲,特别是比利时发出警报,但没有得到太大反应…
 

Goldman博士提出:比利时为避免目前的局势做了什么?为什么政客、专家和媒体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这些问题已经有答案,并且有那些做了更充分准备的国家作为佐证。
 
RTBF报道中说,Goldman博士表示:比利时政府没有预见到任何事情,法国和英国政府也没有。但新加坡和韩国不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在很早就采取了措施:限制航班,(感染病例)追踪,检测…韩国刚开始有一个人感染了数百人,但他们开始大规模检测,并成功地从数千病例做到大幅下降。到4月16日韩国累计死亡人数只有229人。
 
比利时从一月底得到消息到实行封锁,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做了什么? Maggie De Block部长和其他人说他们做了很多工作。那他们做了什么来避免目前的情况? 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我们有责任说出真相,这是出于对死去的人的尊重,出于对失去亲人家庭的尊重。
 
如果预见到疫情的到来,当时能做什么呢?
 
Goldman博士答复:首先要做的是准备检测。最基础的知识:只有隔离病人才能限制传染。当时我们做了什么来增加检测的能力?又做了什么来发现病例,隔离他们,避免出现超负荷的情况?
 
这是极其令人悲伤的,在欧洲这个有着伟大的医学历史、专业知识、获取信息的途径、多语言体制的地方,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我们必须做出答复,在未来改变这一点。

 
现在是提出问题并追究责任的时候了吗?
 
RTBF报道中说,Goldman博士表示:显然,当务之急是扑灭大火,人们正在死去,你必须动用一切资源来做到这一点。一种方法是限制新出现的起火的地方,因为有不少。目前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确定这些新火源,或者要让我看到证据正在采取行动。
当我们开始考虑退出封锁措施的时候,挑战是巨大的,因此医生也建议我们关注其他地方的实验。政府的工作是开放性听取所有的有助于摆脱目前可怕局势的建议。所以当我听到人们说,口罩科学上行不通,Maggie De Block部长也说着类似的话,这是无能,是医学无知!我们不是要证明口罩行不通,因为我们从未处于这样的境地!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就是当生病的时候戴口罩可以降低病毒向外传播,不是用150的智商去想:如果没有生病,或者没有症状,戴上口罩会自动降低无意识排放的病毒数量!
 
关于广泛佩戴口罩的问题,Goldman博士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如果没有准备好,应该说:抱歉,我们没有准备好,我们没有口罩因为我们事前没有预见到,因为我们没有或者不再有生产口罩的工业;我们没有检测因为我们没有相关制造工业;因为在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什么都没预料到;因为中国太远,意大利是意大利,而他们总是倾向于夸大一切,而且他们的医疗体制就那么回事儿,但是我们比利时,法国,是不同的!德国人有另外一套应对方法,他们有工业,他们已经开始生产试剂,跟领土上所有的实验室说:现在生产你们所有能生产的,我们需要所有人的合作。这是战时经济,他们明白这一点。
 
欧洲需要借鉴中国的经验
 
RTBF报道中说,中国正处于解除封锁的阶段,比利时正在讨论和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微妙的阶段,Goldman博士指出:在我看来,必须以一种非常渐进的方式重新开始,必须说,中国政府,隐藏在很多诀窍之后,我们能感觉出背后的明智的沟通,是有智慧的。他们非常清楚所有省份的信息,这些信息都会汇集到中央层面,他们非常清楚该怎么做。
 
在欧洲,我们必须利用中国的经验,在外交层面上,我们必须努力理解他们通过重新开放商店、电影院和剧院所取得的经验……在一定的时候,他们看出了(病毒)传播的反复。必须让商界人士和社会民众坐到谈判桌前,但最重要的是,必须让人们把事情说清楚。
 
疫情防控:民众给专家和政客们打几分?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通信咨询公司Whyte Corporate Affairs和专门的民意调查机构在复活节周末对1500名比利时人进行了一项调查,这项调查在周三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之前进行。
 
根据这项调查,大约十分之八的比利时人给医疗保健,医务人员和科学专家打满分。首相威尔梅斯最终排名第三(得到65分)。在法语地区,几乎四分之三的公民对首相在这次疫情危机中的表现非常满意。但是,在佛兰德斯,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情况,它与首席大臣Jan Jambon的57%不相上下。
 
瓦隆首席大臣埃里奥·迪鲁波仅得到55%的瓦隆同胞的好评。但对布鲁塞尔首席大臣鲁迪·沃沃特的评分最差,只有29%的布鲁塞尔居民认为他的沟通很好。另一方面,每天就疫情演变进行交流的联邦政府发言人受到60%的公民的赞赏。
 
该调查还检查了比利时人对有关冠状病毒和封锁措施信息的期望。大多数比利时人最感兴趣的话题是关于专家的疫情建议。同时,防止感染的最佳方法,和实施防控措施,对这两方面的建议和意见是比利时三大区民众普通关心的话题。
 
意大利警方扣押40万只中国进口口罩
 
意大利警方周四宣布,他们扣押了4名中国商人非法进口到意大利的40万个口罩,这些口罩在申报时填写的是捐赠品,但实际上是打算转售的。

 
其中一个26岁的中国人供认,他们计划在一周内进口总共500万个外科手术口罩或FFP2口罩。
 
这些口罩符合现行标准并通过飞机运抵米兰和罗马,以捐赠的形式报关,但实际上是想出售。医用口罩想以每只2-3欧元的价格出售,FFP2口罩想以4-5欧元的价格出售。
 
进口这些医疗设备的公司总部是虚构的。在意大利西北部的都灵市一家目前关闭的寿司店,有大约10万个口罩被查获。另一批货物在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被截获。警方表示,扣押的口罩将交给意大利公民保护局,后者将把口罩优先分配给医院和养老院。
 
汽车上禁止未成年人在场时吸烟
 
4月16日,众议院一致通过了Catherine Fonck(CDH)、 Karin jiroflee(SPA)和Els Van Hoof(CD&V)提出的一项法案:汽车上禁止在未成年(18岁以下)在场的情况下吸烟。
 
演变过程:
2018年12月,弗拉芒议会已经决定禁止在车中当着不满16岁的青少年面吸烟;2019年1月30日,瓦隆议会又通过了一项关于室内空气质量的法案,禁止在车中当着未成年的面吸烟;2019年7月8日众议院通过一项法律,自2019年8月18日起,车里禁止当着16岁以下的年轻人吸烟。
 
新的禁令把年龄从16岁以下提高到18岁以下。
 
现在4月16日通过的法律生效后,也就是在《比利时箴言报》公布10天后,全国各地都要禁止在汽车上当着未成年人的面吸烟。
(华商时报独家编译,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