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眼中疫情下的比利时 | 老人与口罩

老人与口罩
 
作者:曹培安(比利时)
 
比利时在新冠肺炎的致死率的百分比上,如同比利时红魔足球队排名一样,成了世界排名第一。感染人数在小国中也稳居第一,死亡人数竟超过了中国。让生活在这在国家的我,十分警惕和深思仍至恐惧!
 
日前中国驻欧盟使团联袂荷比卢三国大使馆,邀请中国防疫专家张文宏的网上问答如何防范新冠病毒。张教授,一再强调戴口罩和社交距离的重要性。
 
我大概从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在上海开始戴口罩,一直戴到今天的四月十六日的比利时。从东方戴到了西方,深知口罩对防传染病多多少少是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一月我在上海过年,此时,武汉新冠肺炎暴发,当地政府由于种种原因,有过几周的慌乱和误判。之后,钟南山院士的一锤定音:"此病毒人传人"。此后,国内的防疫专家通过电视台,报纸,电台,一直在告诫国人,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到后来封城封小区的强制人们戴口罩。目的一个,预防病毒扩散。从小的上讲,是为了每个老百姓好,从大的国家层面上讲,这是一个攸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中国政府一直在讲:武汉守住了,则中国守住。中国守住了,则世界守住。中国政府倾全国之力,在打武汉保卫战。整个"战疫"一开始是如此残酷而壮烈。我看到了医护人员的勇敢和舍身,看到了平凡位子上的警察,快递小哥,送菜老农,建医院的民工和街道居委会的志愿者,都在不顾个人安危和得失,不顾疲劳和危险,为了一个目标,⋯"中华民族到了一个最危险的时候"!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迹,在这就不一一多说了。
         
整个抗疫中,中国人的人性光辉,处处闪耀。中国人在遇到国家困难时的空前团结,呈现在世界人民面前。可以说全球华人都在为中国的抗疫的战场,贡献力量。尤如当年的"抗日战争",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我也算参与了一些,二月一日回到比利时。一下飞机就和比利时其他华人一样,即刻投入到支援中国抗疫救灾活动中。义卖画作,联系渠道,弄到了口罩和其它防护服等用品。由专业人士协会运往中国。在社交媒体上,我看到了世界各地的华人,有的包机,整架飞机没有旅客,座位上全是防护用品。也见到一家四口,回国探亲,所有行李,全是自己掏钱买的国外防护,捐给母国⋯。
         
誰也没想到,中国武汉保卫战,中国保卫战,为世界赢得五十多天的时间,确让西方政客们白白浪费了。他们在已知有疫情下,马照跑,球照踢。法国的市级选举投票照样举行。并说允许1000人以下聚会。然后又改成允许100人以下聚会,这种拼挤牙膏式的防疫。还有许多欧洲人,听说明天政府要封城,禁足,当天晚上赶去餐厅大吃一顿。是对疫情的大意?渎职?自大?无知?轻视?政府虽然提出社交距离和禁足,但在戴不戴口罩上,他们是那样的纠结?!纠结到让我想爆粗口,痛骂他们的愚蠢的傲慢。比利时的卫生部长在电视上多次对公民说,戴口罩根本没用。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医院看望新冠病人时也不戴口罩。我曾与一个法国学生交谈,你们那边有人戴口罩吗?他回给我:你看我们的总统都不戴口罩,我为什么要戴?。英国首相强生也曾鼓吹"全体免疫系统",结果把自己赔进了医院。还有强生的哥们:川普,明明知道戴口罩有利预防传染,但至今还是口硬:你们要戴你们戴,我是不会戴的。应验了中国的一个俚语:鸭子煮烂了,嘴还是硬的。
         
当中国武汉发生疫情时,这里政府对从中国撤侨回来的人,如临大敌般的隔离14天。然而,当意大利米兰地区巳经发现有疫情的情况下,欧洲许多国家,包括比利时人,还是去了意大利去过狂欢节。而从意大利北部度假回来后,政府根本不作任何防备和筛检。我在想:难道中国发生约新冠病毒会传染?而意大利的新冠病毒就不传人?。一开始,几乎西方人对意大利传入病毒抱着无所为,仍至"淡定"的态度。由于欧洲政府的佈控的失误,导致了病毒的暴发,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今天,比利时病死率排在世界第一,在如此严重事实面前,终于有人戴上了口罩。我在超市和路上粗粗地观察了一下,约有百分之三十的比利时人外出戴口罩。而且以亚洲人,阿拉伯人和黑人为多。
         
比利时人有个特点:什么事都向法国看齐。如一个多月前有关学校是否要停课?南北二大民族争论不下,最后还是看法国的决定,如果法国停课了,比利时也停。前天法国总统马克龙终于在电视上,为自己过去的防疫政策的失误而向人民道歉!同时,他亲自戴上了口罩,以作"示范"!
       
在西方根深蒂固的文化中,人们一直以为,戴口罩是病人的事,这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另外我也在想,如果比利时当地政府是否会像中国的社区政府一样去关心每一个人?尤其是老人?比利时会死那么多的老人吗?虽然我不是"公知人物"去评判那个政治体制更好,但对于人的关怀,对老人的关心,我想每个政府都应做的吧。
       
在西方疫情下,因为医疗设备的紧张,有些国家以60岁以上划定为老人,基本不收入医院,80岁以上拔管来看,这让我十分不淡定,因为我巳六十有几,一但感染,难道只能在家等死?

         
今天上午去了超市买菜,轮到我进入,尽管若大的超市,我发现还是有四五个老人在无任何的防护用品的情况下,(既没有手套又沒有口罩。)在超市里转悠,我真替他们捏把汗。张文宏医生在无数次的问答中强调:口罩!口罩!还有社交距离。我看见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妇,推着买货车,颤颤巍巍地走着,选着菜,风险无数!心里一紧,十分难过。真担心这几个老人被传染。当时我在想,老人呀!你们不该这样"裸身"就出来呀!太危险了!你们家没有孩子能帮你们一把?你们可不要随便出来呀!如果要出来也要有自己防护用品,最起码戴个口罩。如果你们一旦感染,一定性命攸关!当时我真希望自己口罩里有几个口罩送给他们。据数据显示,比利时致死的大多数是老人。
       
老人呀!老人!从某种计算法,我也是个老人。如果比利时老人,人人外出戴口罩,我想,比利时的致死率绝对不会排名世界第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