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疫情速报(视频)|累计确诊近4万 特朗普说比利时死亡率世界最高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20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87
累计确诊病例达39983
新增死亡168
5828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1487个病例中,
(800例来自医院,687例来自养老院)
昨天共进行了8118次检测。
 
在累计确诊39983个病例中,
佛兰德斯大区22936例(57%),
布鲁塞尔4109例(10%),
瓦隆大区12373例(31%),
无居住地信息的565例(1%)。
累计进行了162000次检测。
 
在过去24小时,有168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医院62人,养老院103人;佛兰德斯84人,瓦隆56人,布鲁塞尔28人。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5828人。死亡总数里,医院死亡人数占47%。
 
昨天有232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4920人,
(比昨天的住院人数有增加)
累计住院13362人。
有1071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0)。
昨天有138名患者出院
累计出院8895人。

比利时每日住院人数统计表
 
特朗普展示的表格显示
比利时新冠死亡率居世界首位
 
18日(周六),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的健康状况比任何国家都要好得多,德国可能是个例外,我们的人均死亡率远低于西欧其他国家。”报道称,尽管美国报告的绝对死亡人数高于英国、瑞士、比利时、法国和其他国家,但每10万人的死亡率要低得多。特朗普说,“例如,西班牙的死亡率大约是美国的四倍,但你不想报道这件事。”

白宫冠状病毒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用一个柱状图支持了特朗普,该柱状图显示了整个欧盟惊人的高人均死亡率。比利时目前在这一严峻类别中处于世界最前列,每10万人中有45人死于冠状病毒。(其次是西班牙为42.81人,意大利为37.64人,德国是5.25。)每10万人中有11人死亡的美国远远落在后面。(最低的是中国,0.33)。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有了这些数字,你就会意识到每个住院的美国人都得到了多么好的照顾”。

暂且不理美国的自卖自夸。比利时的高死亡率,引起比利时媒体的大量讨论。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比利时整体以及养老院的死亡率仍然很高。19日,公共卫生当局报告了230人死亡。昨天,这个数字是290。自从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死亡总数已达5683人。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养老院。在养老院中发生的死亡总数中,有4%是确诊患者,而96%是疑似患者。
 
比利时的报告方式与其他国家/地区不同,在其他国家/地区中,仅通过测试确认的病例才包括在统计数据中。但是,自从当局于4月10日开始对养老院的计数方式重新调整之后,有关冠状病毒感染的情况开始变得清晰。
 
比利时公共卫生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有19%的养老院老人和12%的养老院工作人员被检测为阳性。4月16日,来自Sciensano的流行病学家BrechtDevleesschauwer确认,自3月中旬以来,养老院的超高死亡率一直在显著增加,并超过2018年流感季节的水平。
 
实际上,Sciensano每天都在报告中写明,未经医生检验的疑似病例符合COVID-19的临床标准。
 
虽然在医院中去世的确诊病例中大多数是退休人员(老年人),但仍没有关于其中有多少人来自养老院的数字。
 
“Sciensano会定期接受其他数据或报错反馈。因此,我们不断评估当前公开的数据集的有用性,并讨论添加更多细节的建议。在每种情况下,这都取决于附加数据/报错反馈的可用性和有效性以及所需的工作量,”Sciensano解释说。
 
比利时政府承认,保护养老院的工作做得还不够,原因是缺乏测试和防护设备。在瑞典引起了类似的讨论,那里的养老院也受到了病毒的袭击,但是死亡率却要低得多。
 
由于年龄结构和报告程序的不同,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可能会产生误导,但这并不妨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冠状病毒资源中心发布死亡率的每日更新。直到人们对比利时这个拥有1150万居民的国家的情况更加清楚之前,该数据令人震惊。
 
震撼!Huy市一养老院
83位老人和工作人员 79位感染
 
在列日省Huy市的Longs Thiers养老院,几乎所有老人和工作人员的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在43名老人中,有40名被感染,而40名工作人员中有39名被感染。
 
据养老院上级部门巴黎圣母院协会的弗朗切斯科·维罗内称,本周初有五名居民表现出COVID-19症状,对其进行了检测并确诊。维罗内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联系了一个私人实验室,并安排所有人包括老人和工作人员在星期二接受了测试的原因。”

相反,维罗内认为,严厉的措施不一定会引起更多的恐慌。大多数接受检测的老人都是无症状表现。“我们的工作人员特别困难,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仅收到疑似病例反馈,我们也不太确定。现在这种情况将得到改善,更多的社会活动和工作已经重新开展组织,提高工作人员的安全感和工作效率。”
 
目前,养老院的所有工作人员也都在养老院中戴口罩,以免传染。自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有几名老人在养老院中死亡,但自测试以来尚未发生冠状病毒感染死亡。因此,目前尚不清楚之前这几名去世的老人是否患有冠状病毒。
 
(令人疑惑的是,这家疫情如此严重的养老院,似乎并没有关闭!不关闭也就罢了,也没有看到采取特别隔离和保护措施!特别是,似乎已经确诊感染的工作人员,还在继续上班!!!只是戴上口罩而已!无法理解!)
 

据法文媒体Le Soir报道,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在接受Le Soir专访时表示:我们从来没有将一部分民众放在一边置之不理。(意思是,没有放弃养老院老人。)她坚持:养老院探访必须尽快实施,存在卫生紧急状况。解除封锁是确定的,但会分阶段缓慢执行,并且有可能伴随倒退情况。
 
比利时最大政党N-VA领导人、安特卫普市长巴特·德·韦弗(Bart De Wever)希望尽快重启经济。他在今天早上Radio1节目上说:“对危机的反应不力,比危机本身更糟”。他警告说:“我们落后了,其他国家的退出(封锁隔离)计划比我们远得多。” De Wever说:“强大的医疗保健并不意味着强大的经济(繁荣)。”“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确保对危机的反应不会比危机本身更糟。”。
 
荷语区教育部长为你解答
学校什么时候开门?可以考试吗?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120万佛兰芒学生的复活节假期结束了,但是学校何时会重新开放?期末评估和考试呢?大家似乎有很多疑问,VTM Nieuws邀请到荷语区教育部长本·韦茨为大家答疑。

 
学生将获得新的学校资料,但是笔记本电脑还未落实?
 
远程教学需要电脑,但在荷语区,还有一些困难家庭的孩子没有电脑,有机构在网上发起了捐赠电脑的活动。募捐活动非常成功。“我们最初计划是10000台,但现在需求增加了一倍:我们需要20000台。本周已经交付了2000台笔记本电脑。明后天还有3000台送来。”
 
中小学生本学年有望返回学校吗?
 
“我希望是这样。国家安全理事会在上周三没有对此作出决定。但是我认为至关重要的是我们推迟返回学校的日期- 即使它涉及分阶段开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同病毒学家协商,在本周五召开的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上提出建议。落实学校开放时间,明确哪些学校可以开放,以及在确保安全前提下为大家提出相关建议。”
 
考试会在六月举行吗?
 
无论如何,今年都不会像往年一样。我们要求学校和老师做出对学生来说至关重要的选择 – 他们最了解学生。学校应该在本学年剩余的时间,将重心放在学习上。”
 
学生如何评价?
 
“当然,必须进行评估(考试),但随后将评估时间集中在6月的最后一周。学校和教师将不可避免地做出选择,看看哪些材料已经过评估。老师最了解他们的学生。我相信他们也会按时完成评估。”
 
安特卫普小学老师Joelie和她的同事
七月上课?没问题!
 
比利时荷文媒体HLN19日报道了一所小学和幼儿园老师对假如延长本学年至7月是什么态度。
 
“我们为给学生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一切而努力着,是的,我们会一直将网上教学到封锁结束。即使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七月教书。”Joelie Kemland小姐(30岁)与来自Ekeren的幼儿园和小学‘3Hoek’的所有教师和工作人员携手一起为她们的学生努力着。“我们想明确地说,即使是在疫情时期,许多老师也继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大家都不曾为此抱怨。”

因为最近几天在学校间有很多传闻。比如,有一位“忧心重重”的老师给教育部长本·韦茨写了一封公开信。这信上的说辞我们3Hoek学校的老师不敢苟同。“我们学校两周前就开始准备了,有30名教师和工作人员 – 我们已经设想过封锁期延长 – 在这个期间我们将如何确保学生可以继续学习,”这位带领着一年级25位学生的Joelie老师说。
 
“我们录制了视频课程,并开设了一个我们引以为傲的网站。孩子们可以在一天的任何时候上课。大家经常不得不共享他们的iPad或笔记本电脑。虽然这实施起来有些困难,但是为指导孩子,有困难的父母可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以便我们也可以帮助他们。自封锁以来,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学生家长打来的电话。”
 

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说,5月4日能回到学校吗?如果没有大规模的筛查活动,那将是“非常冒险的”。今天法语区教育部将举行会议,对何时重开学校进行研究。
 
安特卫普养老院的惊喜:
国王小女儿埃利奥诺公主打来电话
 
4月19日晚上,安特卫普养老院De Gulden Lelie收到一份惊喜,他们收到了菲利普国王夫妇最小的女儿埃利奥诺公主的电话。

据报道,自从3月中旬,这家养老院的老人不能再接受探访,以保护他们免受新冠病毒的侵袭,这种难以承受的封锁在这个周日得到了小公主的安慰。
 
4月16日,小公主过了12岁生日,她是继伊丽莎白公主,加布里埃尔王子,伊曼纽尔王子之后国王夫妇的第四个孩子。

比利时最著名的歌星Angèle在18日晚世界百位明星抗疫音乐会上演唱。搞笑的是,音乐会居然在她出场时把她标为法国歌手了!她后来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也自嘲了一下。


分发织物口罩:众多地方政府带头
 
据Le Soir报道,联邦政府原计划通过各个市镇向所有民众分发织物口罩,不过有人说这个想法已被放弃,Geens部长办公室指出:还未做出任何最终决定。
 
显然,佩戴口罩将在解除封锁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对于任何不能遵守安全距离的情况,将建议佩戴织物口罩,并会通过国家力量组织生产口罩。

 
Adil之死:警方可能负有责任?
 
4月10日,19岁的Adil在Anderlecht警方追捕中不幸身亡。De Morgen日报对于当晚事件的现场还原,似乎将责任指向了警方。
 
据报道,当天晚上9点左右,布鲁塞尔南部警察局追捕两名骑摩托车的年轻人,原因是他们不遵守社会安全距离的规定。Adil的朋友向其中一个方向开走,Adil则朝着Clémenceau地铁站附近的JES青年之家奔去,最后到了Anderlecht屠宰场停车场。那里有一些桩子挡住了入口,他可以开摩托车过去,警方过不去。警方这时候呼叫了支援。
 
Adil在Delacroix地铁站附近重回到大路上,到了工业区(quai de l’industrie),这时离他父母家只有700米,如果他加速开,不到一分钟就能到家。但就在这时候,他撞上了迎面过来的警车。
 
没有刹车痕迹
 
根据检察官办公室的说法,Adil撞上了迎面开过来的第二辆警车(支援警车),当时他正试图超车一辆Mercedes Vito货车。他的尸体在距离撞击现场20米的地方被找到。
 
根据De Morgen记者报道,地面上没有刹车痕迹,道路安全专家还发现警车超过路面中央带70多厘米,证明是警车撞到了Adil。
 
警方律师Sven Mary反驳了这种指控,称这是一种“逃避反应”,并补充说:“只能告诉你们,我们正在满怀信心地等待专家的报告。”
 
事故发生后,警方第一次发声时指出Adil在警察局是有案底的。受害人律师Alexis Deswaef在荷语报纸上指出:“他曾经被调查过,但受到错误指控,没有被起诉。既然警方知道他,可以直接去他父母家里开罚单,问题就解决了。”
 
当时警方追捕的另外一名年轻人联系了Adil的父母。Brahim Lhichou是一名社会工作者,非常了解Adil和他的朋友,讲述说:“另外一名年轻人很快也遭到一辆警车追捕,他将摩托车停在路边,出示了身份证。警察在写罚单的时候,他听到对讲机传出来的声音:我们抓住他了,撞上了。”
 
Mercedes Vito货车的司机否认撞到了Adil或者使他失去了平衡,但是在Adil摔到路上的时候,他的车撞上了Adil的摩托车。据这位司机的说法,当天晚上做笔录的时候,警方想让他解释的不是实际发生了什么而是别的事情。这位司机也联系了Adil的父母。
 
由预审法官负责
 
听完这些证词后,Adil的父母要求任命一位预审法官,对于当地年轻人针对警方的暴力行为,他们还呼吁要保持冷静。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已经任命了一名预审法官,负责调查这起过失杀人案件。
 
Alexandre Deswaef律师总结说:“此案目前掌握在特别事务部门手中,这意味着警方委员会(警察的警察)将继续调查。”
 
麦当劳于明天开放Drive-in外卖
 
这家快餐品牌宣布,比利时麦当劳将在本周二重新开放Drive-in外卖。麦当劳说,它已经花了一些时间与特许经营商一起审查现有程序,加强安全程序,并对工人采取新的保护措施。麦当劳希望客户支持非接触式或电子支付。
 
想知道哪家公司还在开门吗?
在线平台统计仍在运营的公司
 
FCR Media是pagesdor.be网站的负责公司,该网站开发了一个在线平台-noustravaillons.be,统计疫情期间仍在运营的公司,目前统计已超过30多万家。
 
通过该平台,消费者可以很快找到疫情期间仍在营业或提供服务的当地公司。企业家和消费者也可以自己指出哪些企业是开放的,哪些企业是关门的,或者哪些企业提供调整服务。
 
noustravaillons.be是pagesdor.be网站数据库的导出,汇集的公司信息从水管工到报刊亭都有,还包括他们在封锁期间提供的调整服务,共计有超过30万家企业。和pagesdor.be网站一样,用户可以按地区搜索类别或企业名称。在网站上,当地的商人或企业家也能自行指明在疫情期间是否仍旧运营。
 
百岁老人Amélie:为红十字会做口罩
 
意大利的Amélie是一名裁缝,她认为帮助社区做口罩是很正常的,不过她还有一点特殊-今年5月份她就101岁了。

 
她来自Lombardie地区,是意大利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目前住在Annecy附近。根据《巴黎人》的报道,她已经开始为红十字会做200个织物口罩,她表示:“我想帮忙,我一直有工作的习惯,所以要继续做。我很高兴做口罩能帮上忙。我一直有勇气,也有精神。”
 
巴黎非饮用自来水中检测到新冠病毒
 
19日,巴黎市政部门宣布在城市的非饮用水系统中测出新冠病毒,虽然是“微量”但引发密切关注。
 
巴黎市政部门管理的实验室在测试的27个采样点中的4个中发现了“微量”病毒,巴黎市政府随即暂停使用非饮用水系统。巴黎负责生态的副市长布劳尔解释说,非饮用水系统中的病毒痕迹极小,但仍可以检测得到,因此市政府方面决定采取“预防原则”,卫生部门将进一步分析这些微量病毒可能存在的风险。
 
巴黎官方表示,巴黎的非饮用水系统从塞纳河等河流抽取,主要用于清洁街道、浇灌公园等,和饮用水不是一个系统。
 
法国当日新增死亡病例395例,累计死亡病例升至19718例,其中医院死亡病例12069例,养老院死亡病例7649例。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
“个别人闯关回国致病毒输入令人不齿”
 
4月17日,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做客央视新闻直播间。以下是央视网站的报道。
 
“个别人闯关回国致病毒输入令人不齿”
 
张汉晖大使介绍,有个别中国人通过某种途径闯关回到国内,造成病毒输入,道义上是要受到谴责的。他们为了逃脱责任,声称是“俄罗斯不让我们待了”。“这种做法令人不齿!吃着中俄合作的饭,砸了中俄关系的锅,是没有道德底线的。”

绥芬河口岸将恢复通关?
 
对于近日有传闻称“绥芬河口岸将恢复通关”一事,张汉晖大使回应称:疫情完全结束前,中俄陆路口岸旅检功能绝不会再开启。
 
张汉晖大使表示,滞留在远东的中国公民要在当地接受隔离,并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准备生活到疫情结束。

俄罗斯要驱逐150万中国人?谣造得太离谱了!
 
关于俄罗斯对华侨华商的政策和做法,近期个别自媒体多次编造一些与客观情况不符的言论,更有媒体传俄罗斯要驱逐150万中国人。对此,张汉晖大使表示,近期使馆工作深受这些谣言困扰,谣言生产者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某些自媒体希望通过谣言赚流量、赚眼球,所以搞“标题党”制造是非,不负责任。另一类则是想破坏中俄关系发展的人,他们当中可能潜藏着一些西方代理人,企图在中俄关系中打入楔子。
 
对于“俄罗斯要驱逐150万中国人”这一传闻,张汉晖大使回应称,据驻俄使馆统计,目前在俄罗斯境内所有的中国人加在一起都不足15万,哪来的150万?“这个谣造得太离谱了!”
 
下面是一则广告。谢谢大家!
 

 
最近询问邮寄防护物资,药品等如何寄到欧洲的人越来越多。但很多人对于寄国际快递都是懵圈的。不过现在,快易达中国到欧洲单向含清关包税专线来了!
 
针对最近跨境航空运力下降、全球防疫物资运输需求暴增,深圳市快易达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努力推出这一经济专线——中美/中欧专线,价格实惠,时效稳定,含清关税。
 
含清关含税派送到门!
 
可发运的物品:防疫物资(口罩),化妆品,指甲油,食品(火锅底料,零食类,肉类),品牌类(鞋,包包,衣服,饰品,皮带),纯电池,移动电源,平衡车,机器类,电子类产品,纺织品等等!

联系人:黄先生/庄小姐

手机:13824353675/ 1341013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