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1日疫情速报|德韦弗:学会与病毒共存 饭店空调导致10人感染 比利时新增973例

本篇摘要:(全文约6300字)

▲ 若无封锁措施,曲线会直线上升
▲ 越来越多国家开始效仿比利时模式
▲ 比利时需尽快制定明确的退出计划
德韦弗:病毒可能还会再伴随我们两年
冻疮也可能是感染症状之一?
▲ 死难者家属对比利时政府提起民事诉讼?
临时失业:4月不再需要提交新的申请
▲ 部长建议自营业者补贴从3、4月延至5月
▲ 餐饮业:14万名员工技术性失业
▲ 很多布鲁塞尔学校不组织期末考试
▲ 斋月不会因为新冠病毒推迟或取消
▲ 美国妈妈感染了她18个孩子中的17个
饭店空调导致10人感染还能开空调吗?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21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73
累计确诊病例达40946
新增死亡170
5998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973个病例中,
323例来自医院,
650例来自养老院。
昨天进行了5214次检测。
 
在过去24小时,有170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89人在医院死亡,80人在养老院死亡(疑似病例)。170名死者中,佛兰德斯106人,瓦隆36人,布鲁塞尔28人。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5998人。死亡总数里,医院占47%,养老院占52%。
 
昨天有172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4976人,
(比昨天的住院人数增加56人)。
有1079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8),
777名患者在使用呼吸机(+17)。
昨天有107名患者出院。
 
如果没有实施封锁隔离措施
感染曲线势必直线上升
 
周一,联邦公共卫生署公布了比利时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通过实施和扩大影响深远的措施而避免疫情扩散的这两种情况的图表。
 
“尽可能减少冠状病毒的传播非常重要,这是为什么我们要采取措施”联邦Covid-19发言人史蒂文·范古奇周一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说。
 
为了说明如果措施未实施或放宽得太快会发生什么情况,用了两种不同情况下的效果图表为大家说明。
 

(他在推特上写道,这张图显示了我们抗击#Covid19扩散的情景。多亏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才使曲线变平缓。)
 
该图是由生物统计学家尼尔·汉斯团队绘制的,他是哈瑟尔特大学教授,也是封锁隔离措施退出策略专家组的成员。蓝线代表住院人数的预测,圆点代表实际观察人数。
 
在底部,可以看到平坦曲线的走向。这两个陡峭的高峰表明,如果(1)3月14日未实施严格措施,或(2)4月16日(即国家安全理事会作出将这些措施延长到至少5月3日决定的第二天),那么“很可能”会发生什么情况。
 
范古奇说:“在第一种情况下,曲线立即直线上升,表明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比利时可能会出现的病例数量,这可能导致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超负荷。”他补充说:“第二种情况再次表明,病例数呈指数级增长,这也将导致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超载,只不过时间上会来得晚一些。”

“这张图显示了为什么不要过早放弃这些措施的重要性,”为了使曲线尽可能平坦,我们需要使病毒传播尽可能小。然后,我们可以更加放心,更轻松地发布许多措施。”他说。
 
保持警惕仍然很重要。他说:“这可以通过测试,检测接触点,隔离并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则来实现。”
 
“这些数字令人振奋,但不要让它们成为我们开始放松这些措施的信号。曲线必须进一步下降。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国家危机中心说。
 
周一,比利时报告说,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确诊了39983例冠状病毒病例,这反映了比利时所有在某个时间点被感染的人,包括现在确诊病例以及此后康复或死亡的患者。
 
专家:越来越多国家开始
效仿比利时模式 计入疑似死亡病例
 
针对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影响的量化分析,比利时选择了一种尽可能广泛计算和监测病例的方法。危机中心发言人Emmanuel André表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效仿比利时模式,这种办法更准确,可以让我们能够评估形势的严重性”。
 
数据更广泛才能更精确
 
事实上,比利时既考虑了接受了检测确诊感染住院死亡的病例,也考虑了尚未检测但强烈怀疑因新冠病毒死亡的病例。

 
Emmanuel André指出:这也是危机中心记录养老院疑似死亡人数的原因,是其他国家没有做的。西班牙、法国(直到4月2日)、英格兰、威尔士,甚至意大利伦巴第:并非所有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包括疑似死亡人数。正如我们4月17日解释,新冠病毒的官方死亡数字肯定被严重低估
 
他还告知:两项因素相加造成的印象是,比利时的死亡人数要多得多。但是,我们的监测系统考虑到了养老院的情况,而与我们进行比较的大多数国家并没有直接应用这种机制。
 
他解释说:但这种方法更为准确,也可以更全面了解疫情的严重程度。事实上,在全球疫情危机下,联邦间危机中心则希望进行尽可能广泛的分析,以便为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作最好的准备。当你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会更难行动。
 
另外他还补充说:这种方法已经证明了自身的价值,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效仿比利时的监测模式,虽然这个计算模型会得出更大的(死亡)数字,但也可以让我们评估情况的严重性,是一个更精确的模型。
 
德韦弗:比利时需尽快制定明确的退出计划
 
巴特·德韦弗说,为了恢复经济,比利时必须尽快准备“全面退出计划”,因为新冠状病毒很快就会被遏制。这位右翼N-VA政党领导人希望国家安全委员会和退出战略专家组(GEES)在周五提出明确的指导方针和决定,因为现在有一个“灰色地带”。
 
德韦弗周一在电台一台说:“聪明的国家正在赢得未来,”他指出,德国、奥地利和荷兰等国的退出战略已经走在了前面。“现在是时候了,我们正在落后于我们的邻国,”他说。
 
“没有什么比经济与健康之间的矛盾更“虚伪”了。牺牲经济的繁荣去保住大量健康的生命。但没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就意味着没有强大的医疗保健。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确保对危机的反应不比危机本身更糟。”

“人们不应低估市长们今天面临的巨大压力。由于现行规定下有太多灰色地带,很难回答所有问题,”兼任安特卫普市市长的德韦弗说。“我收到很多人发来的电子邮件,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家商店允许开门,而另一家不允许开门。”
 
他说,退出战略专家组GEES的构成也“有些不平衡”,经济方面专家少了一些。
 
“未来几十年的福祉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决定,”德韦弗说,他准备重返谈判以组建联邦政府,“但将不会由法语社会党(PS)和法语绿党(Ecolo)来主导。”
 
目前的威尔梅斯的特别内阁与各党派合作,并被授予处理卫生危机的特别权力。将在6月份对特别内阁进行评估,但N-VA不赞成延长特别内阁的期限,德韦弗希望尽快组成正式的多数派政府。
 
巴特·德韦弗:在某个时候,我们将不得不克服恐惧,因为这种病毒可能还会再伴随我们两年。
 
学会与病毒共存
 
“我们关闭的工厂比我们的邻国多得多,技术上失业的人也更多,”德韦弗在VTM NIEUWS的节目上解释道。“这是不能长远的,我们必须开始学习如何与病毒一起生活,因为很有可能我们再过一年,甚至两年都没有疫苗,因此病毒将继续留在我们身边。你不能在两年内关闭经济。你不能在低水平的繁荣中过着健康的生活。”
 
因此,德韦弗希望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正在研究退出战略的工作组在本周五提出明确的指导方针和决定。现在,这些准则并不是很清晰。例如,存在一个“灰色地带”,关于哪些店铺可以开张,哪些店铺不可以,这没有一个明确规定。他还称退出战略工作组的组成“有些不平衡”。例如,该工作组的“经济影响”本可以更大。
 
“人们非常恐惧,我也理解他们的一些反应,但他表示:“我认为将公共利益放在首位取决于政治。我们应该问专家我们如何才能尽可能安全地进行工作。我们必须计划和作出决定。这需要汇集卫生专家和经济专家的专业知识。”
 
“在某个时候,我们将不得不克服恐惧,这里必须重申一下,这种病毒可能还会再伴我们两年。我不认为公共生活可以恢复往常,我也不主张举行节日或禁止聚会。但是,我们所有人依赖经济生活,因此我们必须要比以往更努力。”
 
死者家庭对比利时政府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4月20日Sudpresse刊发的一条消息,布鲁塞尔律师Hamid El Abouti正在研究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中,针对国家需承担的民事责任,提起集体诉讼的可能性。

 
目前已经有10多户家庭向这位律师的办公室发出申请,诉讼程序在少于50名受害者的时候不会开始进行。
 
政府决策遭批评
 
比利时政府关闭边境以及停止来往意大利和中国航班的最后期限,有关首次开始实施隔离,订购口罩和呼吸机,甚至进行的检测,所有相关决定都要接受仔细审查。
 
律师解释说:“必须证明损失、错误和因果关系,但比利时制度的复杂之处在于,你必须确定责任人。责任是联邦、地区、社区还是各级别的共同责任?也会有一些重叠的责任……”
 
有受害者的死亡可能归因于比利时处理疫情危机的失误,特别是在感染初期迟迟不做决定。根据律师的说法,同样,如果比利时在执行解除封锁措施时缺乏远见,导致再次出现大量死亡人数,也可能一起受到起诉。
 
冻疮也可能是感染症状之一?
 
4月17日,Saint-PierreCHU医院皮肤病研究小组,发表了全球首份关于一名确诊患者出现冻疮症状的科学出版文章。
 
确诊患者出现典型的冻疮症状
 
该病例由Saint-Pierre CHU医院皮肤科咨询部门主管Athanasios Kolivras教授报告。他在一位年轻的成年确诊患者身上观察到冻疮症状:结痂出现在脚尖,肿胀,发红,脚趾背部有渗透和疼痛性病变。教授很惊讶:“冻伤通常只有在天气寒冷的时候才会出现。但现在病变是在疫情背景下发生的,而患者没有造成冻疮的危险因素:与寒冷没有任何接触,没有旅行过,也没有相关的病理,如心肺病史或狼疮。既往病史和血液测试排除了所有这些因素。”
 
最近数周,比利时和法国的皮肤科接到了几十起奇怪的冻疮病例报告,但与寒冷天气无关。到目前为止,这些冻疮患者没有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因为他们没有出现严重的新冠病毒典型症状。
 
在新冠病毒疫情背景下,Saint-Pierre医院皮肤科希望进一步分析,并对该患者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是能确定新冠病毒和得冻疮之间有因果关系吗?教授答复说:“一个确诊案例并不能证明因果关系。我们需要与更多的患者进行验证,以确定新冠病毒和冻疮之间的关联性。”
 
临时失业:4不再需要提交新的申请
 
4月20日,比利时国家就业办公室ONEM通知,3月份因疫情危机临时失业并且已经向其付款机构(工会或Capac)提出这方面申请的雇员,如果在4月份仍处于同样状况,无需重复申请操作。事实上,应由雇主负责通过电子申报延长临时失业期限。
 
ONEM还建议:在3月份还没有收到补助的雇员,要核对一下是否填的是要求的“C3.2-Travailleur-Corona”表格,并向其付款机构正确提交了申请。
 
4月份临时失业的人怎么办?
 
对于因新冠病毒在4月份首次陷入暂时失业的人,应向其付款机构(工会或Capac)提出这方面的申请。

联邦中小企业和自营职业部部长丹尼斯·杜卡梅(Denis Ducarme)将在周五内阁会议上向政府提议:将自营职业者(老板)的社保补贴从原定的3月和4月两个月,扩大至5月。

 
餐饮业:14万名员工技术性失业
 
计算封锁对餐饮业的影响是很艰难的。无论如何,营业额的损失将比去年大得多。2019年,餐饮业在3月15日至5月3日之间的营业额是23亿欧元。VTM NEWS主播Freek Braeckman在节目中说。该节目说,疫情期间,比利时餐饮业共有14万名员工技术性失业。

很多布鲁塞尔学校不组织期末考试
 
由于新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布鲁塞尔的38所小学和17所中学在学年结束时将不组织考试。“特殊时期特殊处理,”布鲁塞尔一中小学协会的代表Karin Struys对Bruzz说。“在普遍共识下,我们决定今年不组织期末考试。不应该让成绩稍差的学生为此留级”。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今年所有学生都能通过。“我们将在持续评估的基础上打分。学生们现在在家里必须完成的作业的分数将被计算进他们在学年中所获得的成绩中。”
 
斋月不会因为新冠病毒推迟或取消
 
据VRT报道,过去几天WhatsApp上流传着一些视频,布鲁塞尔Arabel电台主持人Mohammed Chatar声称:有可靠消息来源,好几个国家正在考虑推迟或取消斋月。该视频在比利时摩洛哥群体中被大量分享,那么斋月是否会如期在4月23日晚开始?
 
传言者称:禁食会让斋戒者的免疫系统削弱,更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Roubaix Arrahma清真寺的伊玛目Abdelmoniam Boussenna在一段视频中做了澄清:“第一件事是不要分享这些虚假消息。”他提出另外一个问题:“由谁来推迟/取消? 是什么神秘的权威有能力取消或推迟伊斯兰教的第四支柱?”
 
他补充说:“如果医生或专家已经解释,禁食会有利于病毒的感染,我们当然会承担责任,因为生命的保护是最重要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专家这么说。相反,有证据表明禁食是有好处的。”
 
因此,关于斋月将推迟或取消的消息是没有根据的。
 
美国妈妈感染了她18个孩子中的17

 
一位确诊的美国妈妈在无意间感染了她的18个孩子中的17个。来自纽约州南部彭菲尔德的这一家人正在居家隔离。布列塔尼·詹奇克五周前确诊了Covid-19。然而常见的症状直到几天后才出现。而那时,她的一些孩子也出现了症状。她18个孩子中,有17个出现症状。她18个孩子中有一些是领养的。但媒体报道说,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需要住院治疗。
 
饭店空调导致10人感染
夏天还能开中央空调吗?
 
比利时法文媒体昨天刊登了广州疾控回顾的三个月前的一个案例。

 
2020年1月26日到2月10日,广州的3个家庭(A、B、C家庭)共10人在同一家有空调的餐厅用餐,其中一个家庭刚刚从武汉回来,最后10个人均被感染。
 
据了解,该餐厅是一座有空调的五层建筑,没有窗户,每层楼都有独立的空调,第三层餐厅面积145平方米,每张桌子之间的距离大约是1米。
 
A和B家庭相隔而坐了共53分钟,A和C家庭则为73分钟,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和回风口位于C上方。
 
进一步分析调查表明,B和C家庭中受感染人员的唯一已知接触传染源,是餐厅中的患者A1。
 
由此,研究人员确定病毒已在该餐厅传播给B/C家庭成员,B和C家庭的进一步感染是由家庭传播引起的。
 
通过检测来自接触者的咽喉拭子样本,以及来自空调的6个涂片样本,包括3个来自出风口和3个来自进气口,推测此次新冠病毒感染事件由液滴传播引起。
 
来自空调的强气流可能将液滴从C餐桌传播到A餐桌,然后传播到B餐桌,最后再传播回C餐桌(出风口→C→A→B→进风口)。
空调气流传播≠气溶胶传播
 
空调气流传播被证实,是否意味气溶胶传播被证实?广州疾控研究表明,空调气流传播与气溶胶传播不太一致。气溶胶会倾向于跟随气流,而较低浓度的气溶胶,在较远的距离,可能不足以在餐厅的其他地方造成感染
 
研究人员通过对1月24日在餐厅用餐顾客的进一步分析,排除了气溶胶传播的可能。当天有83人在三楼的15张桌子上吃过午饭。83名顾客中,10人确诊COVID-19,另外73人被确定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14天,在此期间,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中央空调传播病毒风险多大?
 
北京大学援鄂抗疫国家医疗队领导组组长乔杰院士表示:我们不敢百分百确定中央空调风险的大小,但它确实存在风险。中央空调应该要能保证放出足够量的新风、保证独立回风或者不回风。如果身处的室内场所的中央空调无法达到以上标准,则应该关掉中央空调。独立的单体空调机是可以用的。
疫情期,夏天这样开空调更安全
 
如果不清楚中央空调覆盖的人群中是否有感染者,那么(在室内)每个人都要戴一段时间口罩,直到风险降低。
 
在有中央空调的环境,大家可以用消毒剂或含75%酒精的湿纸巾擦拭公共区域。此外,注意手部卫生,每次洗手的时间要超过20秒。
 
空调和新风系统是室内两个独立的系统,一个调节温度,一个提高室内空气品质。在疫情期,新风系统不仅不能关闭,而且需要开到最大,最大程度地发挥稀释作用,降低房间里的传染风险。
 
什么类型的空调有风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研究员戴自祝表示:带有回风(室内空气的循环利用)的集中空调,有一定交叉感染风险。
这类空调常用于商场、机场、候车厅、工厂厂房以及医院门急诊大厅等空间较大的场所。由于这些空间人数较多,健康者与患者混杂,回风系统存在流窜的可能,使得交叉感染风险变大,这种中央空调最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