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2日疫情速报|瓦隆市镇向居民发口罩猜猜发几个?比利时新增933例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22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33
累计确诊病例达41889
新增死亡266
6262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933个病例中,
佛拉芒大区408人,
瓦隆大区446人,
布鲁塞尔60人,
无居住信息的19人;
561例来自医院,
372例来自养老院。
昨天进行了4290次检测,
总共进行了171400次检测。
 
在过去24小时,有266例新冠死亡病例,其中,87人在医院死亡,178人在养老院死亡(13%确诊为新冠死亡,其余是疑似病例)。266名死者中,佛兰德斯118人,瓦隆109人,布鲁塞尔39人。比利时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总数上升到6262人。死亡总数里,医院占46%,养老院占54%。
 
昨天有263人住进医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4765人,
(比昨天的住院人数减少231人)。
有1020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9),
733名患者在使用呼吸机(-44)。
昨天有432名患者出院。
    
病毒学家史蒂文·范·古赫特(Steven Van Gucht):“死亡人数高峰似乎已经过去了”
 
在过去的24小时内,比利时报告了266例死亡病例。Van Gucht说:“尽管我们仍然有很多人死亡,但高峰似乎已经过去了。”他表示,高峰发生在4月12日左右。他解释,来自养老院的死亡数据有时会晚好几天才公布出来。(意思是,今天公布的养老院死亡数字,可能是好几天前的。)
 
病毒学家强调,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养老院,死亡人数的减少都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好消息”。
 
国家危机中心发言人伊夫·史蒂文斯(Yves Stevens)表示:“几天前的数字已描绘出希望的景象,我们都对未来充满期待。”“我们也在研究我们的邻国,以及他们如何放松一些措施。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不能忘记,我们今天的行为将决定未来。”他说。
 
近一半的传染发生在感染者出现症状前
 
联邦公共卫生局在星期二介绍,在新冠确诊病例中,有44%是感染者在没有出现任何症状前,将病毒传染给别人。
 
上周发表在科学杂志《自然医学》上的一项研究表明,有44%的传染发生在感染者出现症状前。联邦疫情发言人史蒂文·范古奇教授在每日冠状病毒新闻发布会上说,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人们怎么在封锁情况下也相互感染的原因。
 
44%的感染发生在最初症状发作的前两天,而56%的感染发生在人们已经出现症状。范古奇说:“这意味着,平均大约一半的感染是在我们甚至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之前发生的。”
 
“病毒的传染性在症状开始时达到高峰,这说明一旦出现症状就要立即自我隔离的重要性。”
 
范古奇说:“不要认为‘这只是一种喉咙痛,它会过去’,而要立即自我隔离,并与您的家庭医生联系。” 他补充说:“正是在这个时候,你感染别人的风险最高。”
 
然而,在出现任何症状之前,人们还无法意识到自己是否感染的时候去预防感染显得尤为困难,但“接触追踪”可能是一种可行的策略。
 
比利时将雇用2000名调查员,“新冠病毒侦探”,他们将追踪与确诊或疑似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当人们在手机上收到短信,或是医生发来的短信,被告他们已经与感染者接触,并且可能自己携带病毒时,最好提前在家中自我隔离,从而预防他们在无症状期间感染他人。”范古奇补充说。“通过运行这个系统,我们将来将能够阻止这种病毒的传播。”
 
平均每个感染者在出现症状之前至少会感染1
 
新冠病毒的可怕之一是它的传播速度。比利时联邦新冠病毒发言人Emmanuel André解释: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通常情况下,每1人生病(感染),在症状出现之前,很可能已经感染了另1个人。
 
这也是病毒传播的关键因素:甚至在我们不知道自己感染的情况下,自身已经有了传染性。从我们被感染到第一次出现症状,在此期间我们都在传播病毒。
 
Emmanuel André指出:更重要的是,根据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的调查,出现症状民众,只有20%在联系医生前处于隔离状态。这就是为何当有人被诊断出新冠病毒时,必须迅速通知亲友,当然还有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人。
 
即使是最小的怀疑也要迅速隔离
 
这是在与时间赛跑,所有接触过病毒的人,即使没有症状,也必须迅速隔离。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要防止已经发生的病毒传播变成一个新的传染链。
 
空气中可传播4米:为什么比利时当局认为1.5米就够了?
 
疫情开始以来,人与人之间要保持的安全距离有各种版本:最开始是1米,然后是2米,还有说如果是慢跑要维持5米甚至10米。美国是1.8米规定,比利时认为是1.5米。但是根据武汉一家医院的研究,新冠病毒可以污染患者4米范围内的空气。
 
比利时新冠病毒发言人Emmanuel André提醒:关于安全距离,医学上不存在零风险。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100%保证在1米或5米范围内不会有感染。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确定安全距离有什么用呢?
 
目前所知道的是,病毒存在于我们传播出去的液滴中,例如,当我们(说话时)唾沫四溅的时候:液滴越大,包含的病毒数量越多;液滴越重,就越快落在地面上,这个距离通常是1米。所以在比利时1.5米的规定是有安全宽裕度的。
 
所以不确定性在于小液滴,也就是气溶胶传播,Emmanuel André解释:小液滴(因为更轻)落在地面的速度会更慢,但所含的病毒也会少得多。还没有证据表明这种途径在病毒传播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5米证明是有效的
根据比利时危机中心的说法,1.5米的距离是合理的。Emmanuel André强调:正如我们在比利时看到的,通过遵守1.5米规则,我们能够非常有效地阻止社区内的传染风险。在医学上零风险是不存在的。如果间隔15米,风险肯定更小。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不必要,也不现实。
 
部长:是的,在这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
 
Philippe de Backer部长领导的专责小组,专门负责疫情期间比利时医疗设备采购和供应问题。他在接受电视专访时承认政府在这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
    
每天1万次检测:什么时候实现?
 
比利时在前天,进行了5214项检测,没有达到Philippe de Backer部长4月初承诺的每天1万次的目标。
 
他解释:我们每天是有能力提供1万个检测,但是有两个问题,首先是检测标准,优先考虑住院患者和有新冠病毒症状人群,我们正在扩大该标准。特别是养老院,情况很困难,老人和工作人员都在接受检测;另外与参考实验室联合建立的机制解决了许多实验室的试剂供应问题,增加了检测能力。依靠所有的临床实验室、医院、大学联盟和生物技术公司,我们现在拥有大幅度增加PCR检测的能力。
 
解除封锁用的口罩呢?
 
口罩问题也关系着解除封锁措施的前景。在封锁期间,比利时当局多次重申立场:民众没有必要戴口罩。但比利时全科医学院并不这么认为,号召普遍戴口罩。
 
政府关于公众戴口罩(不包括医用外科口罩和FFP2口罩)的官方立场:建议佩戴,但不强制。Philippe de Backer部长确认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在周五(4月24日)阐明该问题。
 
比利时疫情期间死亡率只比平时多25%
 
在计算新冠死亡的方法上,各国差别很大。两天前,特朗普根据每10万居民的死亡人数,提到了比利时处于最高位置的问题。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们的国家几乎将养老院所有死亡病例都包括在内。  
   
计算每个国家疫情期间死亡率比平时死亡率的差别,将对反映疫情情况更加准确。现在,《纽约时报》已经进行了尝试性尝试,以使死亡率计算更加明确清晰。你猜怎么着?超乎想象,比利时的疫情期间死亡率竟比平时的只多25%。
 
比利时死亡数字统计会给旅游业造成不利
 
4月21日,荷语区旅游部长Zuhal Demir告知本区议会:比利时如何计算和报告新冠病毒死亡人数,最终将成为国家旅游业问题,这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比利时是一个高风险国家。
 
官方每百万居民死亡人数比较,让比利时成为新冠病毒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比利时的计算方法,将养老院疑似因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包括在内的决定,遭到了质疑。
 
荷语区旅游部长为比利时的国家形象赶到担忧,她表示:一旦边境重新开发,吸引游客的斗争将是至关重要的,我已经听到行业内将我们贴上高风险国家的标签,这非常不好。
 
瓦隆区很大城市向居民发放口罩
看到每人发放数量令人心酸
 
比利时目前戴口罩数量还比较少,但未来数周会普遍化,为民众提供口罩也是成功解除封锁措施的关键。虽然目前库存有限并且要优先考虑一线医护人员,但法语区各个地方正在越来越多主动出击,为更多民众提供织物口罩。
 
4月21日,瓦隆大区城镇和社区联盟(UVCW)要求首相索菲·威尔梅斯设立一处或几处全国性口罩生产,并向所有比利时民众免费分发,但这只是法语区市政当局采取的措施之一,以下是各个地区的行动概览:
 
Jodoigne:订购20000个可清洗可重复使用口罩,每人1个。呼吁为自己和他人做口罩。
 
Waterloo:为所有居民和医生(牙医、理疗师等)订购织物口罩。
 
Wavre:为每个居民订购2个织物口罩。呼吁团结一致:女裁缝们正在制作织物口罩,分发给公众和从业人员。当局建议在街上戴口罩。
 
Mons:市议会决定为公众购买口罩启动招标,计划每人分发1个口罩。
 
列日(列日24个城市联盟):订购90万只口罩。目标是每个居民(62.5万人)提供两个可重复使用和可清洗的口罩。并呼吁所有裁缝团结一致:邀请公民参与集体做口罩,可以提供必要材料(橡皮筋、织物等),将发放可制造100个口罩的工具包。
 
Dinant: 该社区主动购买了15000只织物口罩,将免费分发给所有当地民众,以应对将来的解除封锁 – 预计时间为5月上半月。
 
Namur:当地决定从5月初开始,以成本价向市民供应5万个织物口罩。由志愿者组成的缝纫团队将制作2万个织物口罩,这些志愿者已经为养老院和医院制作了好几天的防护服。
 
(比利时媒体报道的瓦隆很多城市计划向居民发放口罩,我们无法一一罗列,但基本都是:每个居民发放1个或2个口罩。靠1个或2个口罩,如何度过解禁后漫长的日子?令人心酸,也令人担忧。)
 
布鲁塞尔考虑为公众大量购买口罩
 
在多个市政当局开始建议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后,布鲁塞尔当局正在考虑集中采购和分发口罩。
 
随着比利时开始计划逐步取消全国封锁,布鲁塞尔至少有八位市长已经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或继续计划在任何地区决定之前为居民提供口罩。
 
根据La Dernière Heure的报道,布鲁塞尔大区的集体采购将为布鲁塞尔19个市的居民提供多达200万个口罩,价格在500万至1000万欧元之间。
 
目前,该地区已经在支持一项由大约2000名志愿者参与的地方性倡议,他们在两周内已经制作了10万个口罩,其中80%用于医疗机构。
 
到目前为止,几个市政当局已经表示,他们将为每个居民提供至少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口罩,Etterbeek和Evere领先一步,并宣布他们的目标是确保每个居民至少有两个口罩。
 
人口稠密的Schaerbeek或布鲁塞尔1000区政府优先考虑最弱势群体。
 
Sint-Agatha-Berchem市长将采购2万个口罩,表示面对当地养老院传染率上升,他们“无法等待联邦政府的决定”。
 
建议养老院所有工作人员工作期间戴口罩
 
根据有关新冠状病毒的应对指南,养老院的所有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务必佩戴口罩预防病毒感染。
 
在科学与公共卫生研究所发布一项新建议后,佛兰芒保健与健康机构调整了其关于这一问题的指导方针,该机构的发言人乔里斯·莫恩斯也向比利时通讯社Belga证实了这一建议。
 
到目前为止,只有与(疑似)感染病人接触的人员以及患病康复后重返工作岗位的人员才需要戴口罩。
 
卫生与保健机构说,此前的指示部分是由于当时口罩的缺乏而引起的,此前工会ACV曾批评称,即使在防护物资充足的机构,工作人员也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
 
“现在的建议是,如果供应充足,应让所有与居民接触的工作人员都戴上口罩。” 莫恩斯说。“如果数量不足,建议使用织物口罩。”
 
该调整不仅适用于护理人员,还包括与居民接触的所有其他人,例如清洁人员,但不包括与居民没有接触的行政人员。
 
铁路公司想要强制旅客戴口罩
 
比利时许多公共交通公司正在寻求强制使用口罩和防护装备。
 
交通公司认为,口罩的使用将确保适当的旅行条件。因为通勤者逐渐返工,将使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变得更加困难。
 
铁路公司SCNB/NMBS首席执行官Sophie Dutordoir告诉荷文媒体DeStandaard,希望不仅在车辆中,而且在车站和平台中,都强制使用口罩。
 
他说:“一旦旅客人数增加,我们将无法保证必要的距离。”“我赞成在火车,站台和车站上要求使用个人防护设备。”
 
口罩在网上药房的售价上涨2.5
 
消费者组织Test-Achats表示,在过去三周中,口罩和消毒液的价格已上涨了2.5倍。
 
Test Achats在其网站上表示,消费者组织希望推出一个基于不滥用短缺情况原则的最高价格,这一价格被这些保健品的销售商普遍忽视,甚至没有遵从药店的建议。
 
线上药房当前FFP2口罩的平均售价为5.69欧元/只。“但是,一些消费者告诉我们还有更高的价格,最高达15欧元/只,”。
 
外科口罩通常售价是在每片0.10欧元至0.30欧元之间,但这仍事与愿违,还是有养老院收到药店开出的天价账单,120个外科口罩售价超700欧元。每只的价格不低于6欧元。
 
据Test-Achats称,比利时的口罩价格不受监管,允许卖方之间进行自由竞争,但仍然禁止利用缺货坐地起价。
 
该组织已致函联邦部长纳塔莉·穆伊尔和菲利普·德·贝克尔以及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要求为这些产品实行最高限价。
    
增加测试为解禁做准备
 
比利时医学界周二宣布,如果不增加深入检测,比利时将无法逐步取消目前的封锁。
 
佛兰芒语和法语皇家医学院在周二的一份联合咨询声明中说,在准备“解禁”前,应进行更多的病毒学和血清学检测。
 
这两个学院呼吁对弱势人群和生活在养老院的人们进行“广泛和有针对性的筛查”。他们说,任何接触过感染者的人也应该接受检测。
 
学术界表示,其他国家成功地将病毒学和血清学检测与“有关社会距离、个人卫生、口罩使用和对全体人口进行有针对性的筛查的措施”结合起来,减少了冠状病毒的传播和死亡人数。
 
他们说:“在比利时,由于种种原因,到目前为止,这些控制疫情传播的必要措施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这两个学院还主张进行长期研究,以“评估不同社会阶层”不同群体的“人口免疫水平”。
 
他们总结说,增加测试的措施可能对逐步取消管制具有决定性意义,因为这将允许“根据两个关键指标,即新冠病毒的传播程度和群体免疫水平”作出决定。
 
鲁汶大学教授提出研发新冠药新思路
 
据De Morgen报道,鲁汶大学正在研究一种全新的方法来研发一种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不是阻断病毒的酶,而是阻断病毒传播的大门。
 
目前新冠状病毒所面临的僵局是,没有群体免疫力,疫苗必须等待至少一年半。因此,全世界的研究人员正在寻求第三条道路:寻找可以抑制病毒进一步传播或有害影响的药物。
 
鲁汶大学毒理学教授Jan Tytgat说,“目前正在研究的大多数抗病毒药物均旨在阻断病毒的某些酶。”他与同事和药理学家Chris Ulens共同提出了一条思路:阻止病毒在其宿主中传播的大门。
   
比利时最小新冠患者(未满月)昨天出院了
部长说荷语区学校应该组织期末考试
 
根据荷语区教育部长Ben Weyts的说法,该地区的学校应该在学年末组织期末考试,即使布鲁塞尔部分学校宣布由于新冠状病毒将取消期末考试。
 
他表示,考试可能会在6月的最后一周进行,如果学校愿意的话,即使6月30日以后也可以安排考试。
 
荷兰将于5月11日重新开放小学
 
荷兰政府周二宣布,将从5月11日起部分重开小学和日托中心,作为放松措施以遏制冠状病毒传播的一部分。荷兰总理马克·鲁特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小学生将能够在学校和家庭教育之间进行“非全日制”恢复学习。科学家认为,儿童似乎不太可能感染和传播新冠状病毒。
   
警察未经许可进入民宅:里面在开party
 
据Tijd报道,安特卫普警方首次未经许可进入私人住宅,终止里面的聚会。
 
4月21日,安特卫普警方证实媒体消息,并指出现场至少有3人在场,但只有1人是登记在房屋地址的,这也是警方认为他们违反规定的原因。
 
据报道,这次行动发生在4月18日深夜至4月19日凌晨,当时房中正在热热闹闹开party,声音在街上就能听到。警方先是在街上喊话,但无济于事,里面还有1人在阳台上朝警方吐口水。一个警察小队在防护下进入住宅,发现有两个人在房里,另外1个人已经离开。
 
安特卫普警方认为进入住宅是适当措施,因为住户是在法院有案底的,另外1人也正接受电子手铐监控。
 
原则上,进入民宅要有预审法官的命令,除非现行犯罪或存在紧急危险。但内政部Piter De Crem部长已经向众议院提交了一份由总检察院发出的通知,作为打击新冠病毒传播措施的一部分:警察可在对个人人身安全构成严重和紧迫危险时对私人住宅进行行政访问,查明并制止这种违规行为,比如中断违反封锁措施和安全距离规定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