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疫情速报|专家:解禁策略有风险 员工有“退出工作权” 比利时新增647例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4月28日上午11点,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比利时危机处理中心联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47
累计确诊病例达47334
新增死亡134
7331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647个病例中,
316例来自医院,331例来自养老院。
佛拉芒大区215人,
瓦隆大区306人,
布鲁塞尔117人。
 
昨天进行了6162次病毒测试,总测试数达22万次。
 
在过去24小时,有134例新冠死亡病例,
67人在医院死亡,64人在养老院死亡,
佛拉芒区78人,瓦隆区40人,布鲁塞尔16人。
新冠死亡总数上升到7331人,
46%在医院,53%在养老院。
 
昨天有123人住进医院,
这是六周来最低的日住院人数!
累计住院人数是14764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3976人,
(比昨天的住院人数增加8人)。
有87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27),
其中566人使用呼吸机(-34)。
 
昨天有65名患者出院,出院总数为10943人。
 
专家分析住院数据
 
昨天,史蒂文·范·古赫特教授说,目前每天新增感染新冠状病毒的入院患者稳定在200左右。每天新增入院患者人数很关键,因为这是比利时从当前封锁过渡到下一阶段的退出计划所需要满足的条件之一,重症监护病床的占用率也是条件之一。
 
联邦疫情简报发言人史蒂文·范古奇说:“我非常希望在未来几天内这一数字会进一步下降,但这确实很难。”
 
就目前来讲,新入院患者的平均年龄在上升。范·古赫特说,可能这与目前两个并行的疫情线有关系。一条是普通人群,一条是养老院。他补充说,现在从养老院转入医院治疗的人数在增加。
 
范·古赫特说,按百分比计算,感染者年龄在70岁以下甚至80岁以下的人越来越少。他说,“在过去的几天和几周内,80岁以上人的入院率似乎在逐渐增加。”目前,住院的人中很大一部分不是普通民众,而是从养老院转来的。
 
昨天,联邦公共卫生服务局宣布在过去24小时内仅127例新增住院患者,这是316日至今以来的最低人数,同时比利时的住院患者总数达到3968人。
 
传染病专家:没有任何程序标准就重新开放非常危险
 
4月24日,比利时首相在国家安全委员会议后宣布,比利时将在严格条件限制下分阶段解禁:5月11日商店开放;随后5月18日学生开始返校,允许亲友团聚。但是这种策略是否正确?政界和科学界一直存在争议。
 
解禁策略有风险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27日,列日大学的传染病专家Christelle Meuris在比利时新闻节目中表示:比利时设想的解禁措施是有风险的。比利时计划每隔一周采取下一步行动,但我们一直在说,需要两周的时间才能看到措施造成的影响。没有任何程序标准就重新开放一切,这是危险的,尽管我能感觉到经济方面的压力。
 
这位专家认为:家庭团聚和商店开放的日期颠倒一下更符合逻辑。不然先允许人们在商场或购物街随意地与陌生人接触(却不是先与亲友见面)…
 
应该亲友团聚在先商店开放在后?
 
Christelle Meuris表示:许多专家更倾向最初的建议,即首先重回家庭关系,然后才是开放商场,因为这里都是连口罩都不带,甚至离我们不到1米距离的陌生人。比利时还没有准备好,不是每个人都有口罩,也不是跟每个人都解释了如何使用口罩。更不要说,一旦商场开放,会有各式各样人群开始到处闲逛。
 
昨天的新闻报道显示,联邦政府计划委托国防部门订购和向公众发放1200万只织物口罩。
 
Christelle Meuris认为:风险还在于,医院刚刚从第一波疫情中恢复过来,将不得不面对第二波疫情。是有这方面的风险的,我担心进行的太快了,如果各阶段之间间隔的周数太少,医院没办法从心理上接受再来一波疫情。
 
重新开放商店:工会呼吁安全措施必须有约束力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27日,工会与比利时商业和服务联合会Comeos针对非食品商店重新开放召开会议,工会代表联合要求对企业采取有约束力的措施,目前尚未达成任何结果。
 
工会指出:安全措施文件是有一定内容的,但是这份清单必须要具有约束力。如果Comeos不愿将这些措施全部或部分强加于企业,意味着5月11日商店重新开业,可能有一部分企业只采取最低限度的安全措施,甚至完全没有。
 
工会认为这种情况无法忍受,并表示很遗憾目前没有提出任何解决办法限制商店开放后,购物街或购物中心可能面临的大量人流涌入问题。
 
工会强调,如果员工的安全得不到保证,商店重新开业将是在“严重的社会紧张气氛”下进行的。工会和Comeos定于4月28日再次召开会议。
 

“所谓的‘口罩外交’完全是一个伪命题”

丑化别人并不能达到美化自己的效果
中国驻比大使曹忠明接受《早报》专访
 
4月24日,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接受比荷语《早报》记者布鲁诺(Bruno Struys)视频专访,介绍中方支持比利时抗疫相关工作、中国复工复产情况,并就中国是否利用抗疫援助展开“口罩外交”、中国输比口罩质量问题、中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武汉订正相关数据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4月27日,该报纸及网页均刊登了采访内容。

下面是专访的部分内容。
 
问:中国在帮助比利时应对疫情、筹集医疗物资方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曹大使中国与比利时两国政府和人民在抗疫方面一直保持相互支持与合作。习近平主席同菲利普国王就抗疫合作通了电话,李克强总理和维尔梅斯首相也互致了信函。中方有关部门同比方保持密切联系,特别是就比利时从中国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中国不少地方省市和企业、基金会也自发向比利时捐赠医用物资。这些都体现了困难时期两国团结协作的精神。我想强调的是,在中国抗击疫情的困难时期,比利时各界也向中方表达慰问并给予支持和帮助。
 
问:现在也有人对中国提供的帮助感到担忧,比利时情报部门也说中国正在开展口罩外交,所以我刚刚向您询问相互支持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给比利时提供了大量捐助,有些人就很好奇中国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呢?这似乎也加重了我们对中国的依赖。
 
曹大使:你在采访开始时说你问的问题会很直接,那我也愿意直截了当地回答你。所谓口罩外交完全是一个伪命题。正如我前面说的,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盟及相关欧洲国家向中方提供了宝贵援助,现在欧洲正在全力应对疫情,我们向欧洲国家提供支持和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没有任何政治意图,所以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欧盟向中方提供援助的时候我们也没说欧盟在实施“口罩外交”,对愿意提供帮助的人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显然是不公正的。
 
我还想补充一点信息,从中国进入比利时的医疗物资绝大多数是比政府从中国采购的。相较于采购的物资,中国地方政府和民间的捐赠只占了一小部分。
 
问:现在一些报道说从中国采购的医疗物资出现质量问题,我得到消息称您甚至为此给菲利普国王写信。您作何评论?
 
曹大使:我向菲利普国王的致信与口罩质量没有关系。关于口罩质量问题,我需要明确一下,自疫情发生以来,比方从中国进口了许多医疗物资,应该说出现问题的只是极少数。其中既有中欧医疗产品标准不同造成的误会,也有采购渠道的问题。4月1日后,中方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出口医疗物资的管理和规范,希望今后这种产品质量问题能尽可能避免。
 
问:我们注意到亚洲国家政府普遍建议民众外出或去超市戴口罩,但欧洲人并不习惯戴口罩,政府也没有要求民众戴口罩,您觉得在这一方面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采取行动,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曹大使:中国人及很多亚洲人对于戴口罩是很容易接受的,因为我们认为口罩在预防新冠病毒等传染病中是有效的。所以疫情期间,中国的民众基本都戴口罩。但正如你所说,欧洲对口罩作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过程,我看到近期不少比利时专家也认为口罩对于预防病毒传播是有作用的,特别是下一步比利时采取逐步“解禁”措施后,我相信口罩将被更多人所接受。中国有一位知名的医疗专家表示,口罩是社交距离的延伸,我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
 
问:我注意到疫情在比利时刚暴发的时候,您举办了一场记者会,当时您说各国应慎重采取限制旅行的措施,避免过度反应。两个月后,当我们回头看时,您不觉得欧洲国家的反应是不充分的而非过度?
 
曹大使此次疫情在很多方面超出了人们预料,包括其发展速度和影响范围,都是我们在当时很难估计到的。我想当时你在参加记者会时也没有想到比利时及欧洲的疫情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
 
问:疫情传播速度出乎意料地快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从中国得到的信息是不完全准确的吗?
 
曹大使:这种说法完全是不对的。疫情暴发以来,中方一直及时、透明地向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我们的信息,我想向你列举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1月3日,中方正式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1月4日,中美疾控中心首次就此通话,向美方通报信息。1月11日,中方与世界各国和世卫组织分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正是因为有了中方提供的基因组序列,美国、欧洲等国家开始研发测试试剂和疫苗。直到今天,中国有关部门每天都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最新病例数据及科研和诊断治疗等方面的最新进展。
1月23日中方对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实施“封城”措施,关闭离汉通道。这一举动当时震动了全世界,凸显了疫情的严峻性及中国政府的决心,我想这一信号是强烈的。在武汉“封城”时,在中国之外只有9例病例。2月2日比利时出现首例病例,是从武汉撤侨回来的比利时籍公民,经过14天的观察后康复出院。可以说,中国发生的疫情对其他国家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从武汉“封城”到欧美疫情大暴发有一个多月时间,完全有时间做充分准备,但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准备的。
 
问:我想之所以外界会有这样的质疑部分原因是中国的数据不透明吧。李文亮医生12月底就发出了预警,但是随后警方找到了他,认定他的行为是违法的。这是否证明了中国早期的数据确实不够透明?
 
曹大使:李文亮医生是一名好医生,他非常敬业,对于他及各国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的不幸逝世我们感到十分悲痛。实际上李文亮医生他并不是第一个报告新病毒的医生,在李文亮医生通过微信群分享信息之前,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主任已经于12月27号上报相关情况,湖北省武汉市疾控系统已经开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了。对于如何发布一种新病毒,各个国家有自己的规则,但基本上都是由疾控系统来发布信息的。
 
问: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分享信息难道不是言论自由吗?
 
曹大使:他分享信息确实说明他是一个尽责的医生。但正如我刚才所说,面对一种新病毒,应该由一个国家的疾控系统来发布,医生的职责和疾控中心是有区别的,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问:一些非政府组织说,在疫情最初暴发的时候,中国因为传播疫情相关信息逮捕了5000人,这是不是能够说明就疫情而言,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也因此浪费了更多时间?
 
曹大使:您说的信息来源我表示怀疑。现在互联网上类似的假消息很多。我认为作为一个严肃媒体,应该要注意甄别。
 
问: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人说这个病毒是从武汉的实验室里泄露的,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曹大使:关于病毒溯源的问题是严肃的科学问题,任何说法应该有科学证据,而不是主观推断。最终结论应该交给科学家研究并得出。但我们发现在一些国家,政客在病毒起源问题上的声音远远大过科学家的声音,甚至有意忽视科学家的声音,这是不正常的,背后明显有政治考虑。世卫组织发言人不久前表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而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出来。很多国际权威医学专家,包括比利时病毒学家安德烈(Emmanuel André)也表示,新冠病毒具有自然属性,应该是来自自然界,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这种病毒是从实验室里传出的。
 
问:曾有谣言说武汉来比演出的艺术团带来了新冠病毒,您怎么看?
 
曹大使:这个消息更加荒谬,正如你所说这完全是个谣言。今年1月16日,武汉艺术团来比利时列日参加春节巡游活动,并于1月19日离开比利时返回中国,无论是来比之前还是回到国内后,他们的身体都是健康的。我们通过使馆网站公布了相关消息,并及时通报了列日市。比利时疫情蔓延发生在狂欢节和春假后,跟武汉艺术团毫无关系。
 
布鲁塞尔调查当地生产能力
预计向民众分发3种不同尺寸口罩
 
4月24日,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议后,首相宣布,比利时从5月4日起,年龄在12岁及以上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必须戴上口罩遮住口鼻,是解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她还表示比利时当局和各大区正在努力,为每个公民提供至少一个免费的标准织物口罩。
 
4月27日下午,布鲁塞尔大区安全委员会(CORES)召开会议,其中口罩是讨论的核心问题之一。据报道,布鲁塞尔已经在调查当地生产能力。
 
布鲁塞尔大区政府已经决定,并在4月26日宣布,将为布鲁塞尔的每一个公民提供至少一个带有过滤器的织物口罩。首席大臣Rudi Vervoort说:“我们的目标是为所有布鲁塞尔人提供同样的待遇,所以口罩会发给所有人,包括12岁以下的儿童、无家可归者和非法移民。”
 
首席大臣办公室指出:布鲁塞尔计划购买三种不同尺寸的口罩,要符合SPF公共卫生批准的生产流程,将由行政工作小组,包括布鲁塞尔预防和安全中心,Hub.brussels, Citydev 和Iriscare等相关部门协调采购,存放和分发,并与各个市镇进行合作。目前已经开始初步调查工作,以核实布鲁塞尔和比利时经济运营者的生产能力,他们既要能应付大量的订单,也要保证产品的质量。
 
解禁和复工:员工有退出工作权
 
封锁数周后,比利时计划逐步恢复经济活动,伴随而来的还有很多人对于复工的担忧以及复工条件。事实上,比利时法律上是有“退出工作权”的,是所有员工都享受的一种个人权利,有权在面临“严重和紧急危险”时离开工作岗位- 并且不用担心被解雇。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这项规定是不太为人所知的。4月24日,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公共法律中心劳动法教授Elise Dermine, Sophie Remouchamps 和 Laurent Vogel对这份规定进行了说明,并指出:据我们所知,比利时目前还从未援引过这条法律,所以没有任何相关判例。这项规定是为了满足欧洲指令要求,在20多年前纳入比利时立法的。
 
严重和紧急危险
 
这项规定属于《劳动福利法》第I.2-26条规定,指出:员工在发生严重和紧急危险,并且不能避免时,如果离开工作岗位或者危险区域,不能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并且要免于承受任何有害和不合理的后果。
 
没有拒绝复工的权利
 
唯一确定的是,“退出工作权”并不是拒绝复工的权利。简单地说,如果有员工告知负责人工作场所有问题,比如缺少屏障设施,如果没有收到答复,员工需要提出证据才能有停工权利,并且没有被解雇的风险。
 
Elise Dermine指出:这是一种面临危险时在现场行使的权利。甚至也可以说这种个人权利是一种集体施压工具,以确保雇主提供更好的保护措施。新冠病毒很显然属于严重危险,但“严重危险”这个概念从未有法律上的定义。
 
不服从的权利?
 
Elise Dermine补充说:虽然雇主有责任预防和保护工作场所员工的健康,但这一规定可以让工人成为自己安全的参与者。法国已经在说,这种为了保护自己可以不工作的可能性,让工人有了一定的“不服从权利”,尤其比如在卢浮宫和一些亚马逊仓库缺少预防措施的地方。
 
企业应该有这方面的意识
 
恢复业务的条件仍需要雇主和员工进行协商,尤其是商贸行业。比利时企业联合会(FEB)就业与社会保障专员Louis Warlop表示:“但是这种规定不应视为对雇主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雇主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必须共同努力确保工作条件的健康和安全,并参考与工会一起合作起草并经联邦就业部长批准的《新冠病毒指南》。
 
可能会有缺少预防的状况
 
RTBF报道说,Elise Dermine表示:“我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但还是会担心会有严重和紧急的危险,以及雇主的失职。”这种情况下,行使退出工作的权利不会是简单的事情。这项规定还不为人知,已经存在了20多年,却显然没有任何一个员工使用过。因此,关于这项权利的具体应用,存在法律上的不确定因素和不明确之处。

昨天,布鲁塞尔撒尿小童戴上了口罩
 
冠状病毒不仅感染肺,还感染血液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不仅会感染患者的肺部,而且还会引起高危的血凝块。
 
周一,鲁汶大学医院医生Geert Meyfroidt在电台1上说:“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说,新发现将可以更好地治疗患者。
 
Meyfroidt表示,在全球范围内,尸检报告显示,有30%至40%的冠状病毒受害者死于血凝块。他说:通过尸检,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病毒性肺炎的图像,还可以看到小动脉中的血块。他们主要在肺部和肺动脉中。这样的结果导致心脏的右侧必须要与肺部灌通,但这很难。
 
根据荷兰的一项研究,在荷兰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中,冠状病毒患者中有38%的血液异常凝结,在美国据说有20%至40%。
 
该病毒不仅涉及引发高危甚至导致死亡的大血块,而且也涉及非常小的血管中的小血块。有血栓风险的人通常是患有超重、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的人群。我们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重症监护室感染病毒,因为他们具备这样的条件。
 
但是,Meyfroidt认为,这些发现来自尸检,换言之,都是最严重的病例。他说,目前尚不清楚当患者仅表现出轻微症状时血液是否也受到了影响。
 
通常,肺泡和血液都会受到冠状病毒的影响。但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只希望肺部的水泡受到影响,就像典型的病毒性肺炎一样。Meyfroidt补充说,我们没想到会看到血液如此凝结。
 
“但是,我们现在知道Covid-19病人有这种风险”根特到新罕布什尔州的大学医院重症监护协调员Pieter Depuydt说。他说:“所以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并且已经增加了血液稀释剂的剂量,以防止血栓形成。”
 
Meyfroidt说,考虑到这些新的发现,呼吸器的压力可能太大了。他说,重症监护现在正试图以不同的方式治疗病人。
 
布鲁塞尔展览会将安装消毒紫外线灯
但不是受特朗普启发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布鲁塞尔展览馆宣布,将开始使用紫外线(UV)消毒灯,以期在冠状病毒解封后安全地重新启动活动。
 
展览馆发言人表示,将在展览馆内配备紫外线(UV)消毒灯,“这种灯对病原体,例如病毒和其他细菌引起的疾病非常有效。”
 
每年举办数百场大型音乐和文化活动的展览馆经理说,杀菌灯将于6月份在所有场馆开始安装。
 
布鲁塞尔展览馆首席执行官丹尼斯·德尔福格表示,灯具的安装可以确保活动的恢复在最佳卫生条件下进行。该展览馆所使用的紫外线(UV)消毒灯与用于医院和手术室,救护车或公共交通工具的消毒灯相同。
 
布鲁塞尔展览馆使用这些灯的同时,还将对公众采取其他措施,如使用口罩和消毒洗手液,并减少游客数量。
 
几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猜测紫外线可以杀死新型冠病毒后,紫外线杀灭冠状病毒受到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安特卫普一间公司正在研发相关的产品用于抗疫。
 
尽管紫外线已被证明在对表面消毒和杀死病毒、细菌方面有效,但也有副作用。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言论后,科学和医学界人士警告说,紫外线“对人体组织,特别是皮肤和眼睛的危害极大”。
 
比利时通讯社Belga报道说,布鲁塞尔展览馆使用的紫外线(UV)消毒灯结合了多种技术,可在公众面前安全使用。德尔福格说:“我们预计9月1日将重新开始活动,但我们还是会遵守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
 
Bpost员工:我20年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
 
自从疫情爆发给电子商务带来了强大的推动力以来,Bpost一直在全速运行。据荷文媒体HLN报道,Bpost发言人Barbara Van Speybroeck表示,年终才出现的高峰状态,现在似乎每天都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一张令人震惊的图中(即bpost拥挤的配送中心)可以看到这一点。

 
比我们实际预期的要多200万个包裹,这张照片的配文写着。Bpost一员工说:我在bpost的20年中,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
 
Bpost发言人说,目前包裹的数量巨大。封锁隔离前两周没有明显变化,但自措施公布以来,我们每天都像是看到了年终高峰。比如上周每天大约有40万到50万个包裹。这比去年同期多很多。听起来,包裹的大量增加造成了随处可见的延误,但实际上bpost的27000名员工努力工作,已经减少了积压。公司招聘了820名临时工。
 
男子投诉警方暴力执法
 
一名29岁的布鲁塞尔居民上周在一次冠状病毒检查中被捕,但他将对警方暴力执法而提出申诉。男子叫凯齐·曼帕西,他说他将向警察监督机构委员会投诉布鲁塞尔-伊克塞尔警察区的警员。
 
上周他在布鲁塞尔的Marolles街区被捕。检查发生在曼帕西的公寓楼外,当时他正在和别人一起在外面抽烟。曼帕西在接受荷文日报La Dernière Heure的采访时说,警察在他拒绝交出身份证后开始粗暴对待他。他说:“我不想出示身份证,是因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并不是因为我有犯罪记录,警察就可以这样对待我。”

在网上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两名警官将曼帕西压在了地上,而另两名警察则将旁观者推倒。而另一段视频显示,成群结队的警察在附近待命,还有警犬出现。
 
警方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警方要求支援是因为这名男子抵抗,拒绝交出他的身份证。发言人说:“由于现场对警察的敌意越来越大,所以有必要请求支援。”。
 
曼帕西说,当他遭到暴力执法时,他试图反抗,但随后有四名警官把他压倒地制服他。
 
随后,曼帕西在圣吉尔监狱呆了几天。据悉,目前这两名警察已经向他的家人道歉了。
 
近五分之一比利时人害怕失去工作
 
这是Acerta人力资源服务小组第11次年度统计表的结果。40%的受访者目前不打算换工作,即使有新的工作机会。去年为26%,5年前为10%。因此,这场危机对工人的流动性产生了影响:“我们已经从工作流动性转变为就业的不流动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员工们还没有准备好在公司内承担新的任务或新的工作”Acerta高级顾问说。
 
大约五分之一的打工者(18%)担心由于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而失业。只有不到30%的被调查者已经与他们的上级进行了对话,谈论工作变动事项。
 
警惕!荷兰出现貂感染新冠病毒病例
 
荷兰政府26日说,两座貂养殖场报告貂感染新冠病毒病例,可能是遭感染病毒的养殖场雇员传染。这两座养殖场位于荷兰北布拉班特省艾恩德霍芬。荷兰农业部说,养殖场的貂出现多种症状,包括呼吸困难。出现症状的貂接受检测,结果显示它们感染新冠病毒。由于一些养殖场雇员先前确诊,荷兰政府因而推定这些貂遭人类传染。
 
农业部说,“现阶段没有迹象显示家养或养殖场饲养的动物传播新冠病毒……也没有回传给人类的风险”,“人传人是主要传播方式”。
 
荷兰政府已经下令这两座养殖场隔离检疫并接受调查,包括空气和土壤检测,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养殖场周边400米以内。
 
荷兰昨天是国王日 没有举行庆祝活动
 
4月27日,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迎来51岁生日,也是荷兰全国一年一度的国王日。这个曾经举国欢庆的节日因疫情变得特殊。亚历山大国王呼吁民众们居家不要外出,所有关于国王日的活动都被迫取消。
 
4月27日,荷兰国内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已经突破3.8万,其中死亡4518人。虽然人们不能走上街头狂欢,但国王日依然仪式感满满,荷兰皇家乐队走上街头,演奏荷兰国歌,孩子们脸上画着国旗,在窗台观望。

 
荷兰王室也发布了纪念国王生日的官方全家福。亚历山大国王和马克西玛王后携三个公主女儿拍摄全家福,寿星亚历山大国王身穿帅气的西服,48岁马克西玛王后穿上彩色的春装,三位公主也身穿漂亮的连衣裙,十分靓丽。
 
51岁的亚历山大国王和48岁的马克西玛王后育有三个女儿,分别是16岁的大公主卡萨琳娜-阿玛莉亚,14岁的二公主亚历克西亚公主和13岁的小公主阿丽亚娜。三位公主都还是未成年,在全家福中脚踩高跟鞋,公主气质满满。三位公主都出落得亭亭玉立,真是女大十八变。特别是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二公主亚历克西亚,颜值颇高,在三姐妹中最亮眼。
 
法国新冠病毒致死率约为30%-40%
 
世界报周一公布调查显示,法国新冠病毒致死率为30 %-40%,比此前卫生局局长杰罗姆所罗门于4月17日公布10%的死亡率高出3到4倍。
 
世界报公布了名为“欧洲人工通气网络”机构的统计数字,该调查源于从3月28日到4月25日的28天时间,对1千多名入院患者统计,显示出新冠病毒高致死率。法国病毒专家指出从未见过如此高的疫情死亡率,比此前席卷世界的H1N1流感造成25%的死亡率要高出许多。专家认为法国医疗系统承受住了新冠疫情的压力,而如此高的死亡率主要源于该病毒毒性大,它不只是让肺器官衰竭,还导致身体其他器官发炎,甚至让肾脏衰竭。
 
法国警方查获14万枚黑市口罩
原本将被卖给建筑工人牟取暴利
 
据法新社27日报道,法国警方近日查获来自黑市的14万枚口罩,数量创下纪录。
这是自法国禁止转售口罩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查封行动。法国政府禁止民间转售防护口罩,目的是为了优先向医护人员分发口罩,以帮助一线人员抗击新冠病毒疫情。
 
警方消息人士周日称,两人在巴黎北部的圣德尼被捕,当时他们正在卸下装口罩的箱子。其中一人表示,他是一名企业主,这些口罩是他从荷兰购买的,其中包括5000个高防护等级的FFP2口罩,总共花费了8万欧元(约合8.7万美元)。据警方透露,这些口罩原本将被卖给建筑工人,从而获得巨额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