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疫情下比利时中餐业如何自救?最大困难是什么?

疫情下比利时中餐业如何自救?

专访比利时国际中餐业联合会主席杨丐镜

人物名片:

杨丐镜

比利时国际中餐业联合会主席

比利时列日省大使

世餐联WFCCI世界中餐大赛国际评委

世界中餐业联合会WFCCI常务理事

第三届中餐国际化发展大会轮值主席

疫情期间餐饮业者如何面对房租压力?疫情过后餐馆如何营业?复工后需要注意什么?
 
4月26日,在比利时联邦政府出台解除封锁隔离措施的第三天,本报记者就比利时中餐业面临的上述问题,电话采访了比利时国际中餐业联合会主席杨丐镜先生。
 
政府会有什么样的政策?疫情过后如何营业?生意会怎么样?疫情造成的恐惧对生意有什么样的影响?复工后需要注意什么?杨丐镜说,疫情当下,所有的餐饮老板都在思考这些问题。我很愿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感受。
 
华商时报:目前,封锁隔离实施期间,中餐业现状如何?
 
杨丐镜:全欧洲的中餐业都在经历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困难时期,政府的纾困措施和补贴,不足以弥补大部分餐馆的损失。疫情之下没有谁是赢家。不过只要是政策允许,餐饮的需求依然存在。目前只有外卖这种方式能填补餐馆的缺口,大家可以通过外卖来缓解现在餐馆停业的燃眉之急,只有外卖才能让这个行业有点气息。
 
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看到餐饮业一波倒闭潮。希望我们中餐业同仁们都能挺过来。
 
华商时报:封城期间,外卖店、薯条店开放,餐馆可以提供外卖和送餐服务。中餐业开业情况怎么样?
 
杨丐镜:封城刚开始,中餐馆也好,中餐外卖店也好,95%都关门了,大家都害怕传染上病毒。过了一段时间,一小部分外卖店和餐馆(做外卖)开门营业。封城一个月后,因为财务上的压力,有些餐馆开始做外卖。据了解,大型餐馆,WOK,世界餐,开门的很少。但接下来,因为现在离6月8日政府拟定的餐馆开放还有一个半月左右时间,一些大型餐馆也在考虑开门做外卖生意,多少弥补一下损失。
 
华商时报:中餐业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封城期间的,和解封后的。
 
杨丐镜:封城期间,最大的压力来自房租,特别是大型餐馆,房租很高。工人和老板本人都能得到政府发放的补贴,人工方面就没有压力。
 
关于房租,我想,可以尝试和房东谈谈减免的事。不要觉得自己的房东是个体房东,觉得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实际上房东也是商人,租客不妨给房东算一笔账,心平气和地跟房东讲明情况,如果不减免房租因而付不出去不能继续经营,可能导致破产,最后房东很可能拿不到房租,还要再找新房客,而寻找合适商家并不易,市场的商铺出租价格也许会有所下降,不如减免些房租给现在的租客,平稳度过疫情期,大家各自承担一些损失,反而是共赢的局面。
 
解封之后,最大的压力可能会是客流量因社交距离措施依然存在而急剧减少,特别是周末,特别是对大型餐馆。大部分餐馆的盈利都来自周末。那么,没有一定的客流量,盈利来源也就无从谈起。
 
华商时报:解封之后,会不会出现裁员潮?
 
杨丐镜:解封之后,其实大家都知道政府会严格执行社交距离措施,对生意不会向以前一样,已经都有一定的预期和心理准备。但我觉得,刚开始会有一个过渡期,如果短时间能顶过去,餐馆业主们谁也不想裁员,毕竟工人也不好找。但是,一段时间后情况没有大的变化,生意仍然低迷的话,估计很多餐馆为了收支平衡,也只能被迫采取裁员这个下策来自救,因为人工开支是一个大项。首先要让餐馆生存下去。
 
华商时报:解封后,中餐业如何应对大环境的变化?您有什么想法和大家分享?
 
杨丐镜:这次新冠病毒来势汹汹,传播速度很快,即使处在潜伏期没有明显病症的人,仍具有飞沫、接触性传播的能力。解封后,政府肯定会出台新的社交距离政策,监管会非常严格,包括在食品卫生安全方面的监管。
 
欧洲餐饮业竞争激烈,生意不好做,加上这次疫情的影响,就更难了,可能需要一个较长过度期和恢复期。外卖店受打击最小,堂食的餐馆将是受影响严重,最为严重的将是大餐馆和自助餐餐馆,Wok世界餐餐馆要有心理准备,到时候会受限很多,特别是在食品的制作卫生方面,客人的聚餐密度比,人与人之间的相隔距离,这些都是自助餐厅无法控制和承受的。
 
比利时解禁后还处在疫情期间,餐饮业者需要特别注重卫生安全和防控病毒传播的安全。比如,外卖店要对外卖打包盒外壳进行卫生消毒杀菌处理,保证餐箱干净整洁,没有异味。升级外送服务,增加员工健康信息管理,全员佩戴口罩,尝试做无接触式的安全外卖。
 
餐饮业者需要尝试一些新商业模式。之前做堂食的餐馆,大部分做的是单一的线下兼做一点外卖,现在则可以考虑以主打“无接触式的"安全外卖,拓展新零售、企业工作餐等等。在原有的管理模式下,加强对原材料、制餐过程、出餐过程等环节的管控,以应对当下病毒传播途径的控制。
 
最伤脑筋的算是自助餐厅了。我个人觉得,政府在餐厅面积与客人的密度及距离做限制,我们的自救措施可能是:在菜品的品种上进行调整,减少菜品种类,做到少而精,从而避免食物浪费,也可尝试推出几款堂食产品,避免客人的交叉接触,并兼接一些外卖,可以考虑推出送餐服务。
 

复工后,第一要务是确保员工和顾客安全,制定消毒和防疫措施,在门店入口处摆放提示牌,和酒精凝胶等消毒产品,并对店内的日常消杀工作进行公示。后厨的消毒和卫生情况,包括餐饮器俱和设备的清洗消毒,非常重要。要做好员工区域的清洗消毒,重视员工手部卫生,提供个人防护装备(口罩),保证员工安全。

华商时报:政府对餐饮业推出了纾困措施。您认为政府在救助餐饮业方面还可以再做些什么?

杨丐镜:目前比利时餐馆增值税,喝的是21%,吃的是12%,外卖是6%。为了缓解疫情的冲击,餐饮业有个强烈的呼声,希望政府把餐饮业的增值税统一减少为6%,帮助餐饮业度过难关。因为餐饮业是这次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比利时几大餐饮行业协会已经与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我们比利时国际中餐业联合会与当地餐饮业协会一起,努力推动这一建议。我多次电话联系瓦隆大区副首席大臣兼经济部长Willy Borous,把我们华人餐饮业的呼声反映给他。我已经约好在29日下午与瓦隆餐饮协会副会长兼列日省餐饮协会会长见面,商讨推动减少增值税倡议。
华商时报:您对疫情完全结束后中餐业的展望是什么?
 
杨丐镜:我认为,解封之后,会有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等待疫情的完全结束。餐饮业是服务业,待疫情完全结束后,即便社会模式和人的行为模式可能因这次疫情而产生一些变化,但是,人们对餐饮业的需求,是不会改变的。人需要美食,需要社交。因此,我认为,中餐业一定会重新回归到以前的常态,可以再塑辉煌的。但目前来说,我们不要想那么多,想那么远,我们首先要想,如何生存下来。可能会有一些餐饮业,特别是老外的餐饮业同行,会坚持不下去,破产。而能够坚持下来的,生存下来的,一定有美好未来。我们全比利时的中餐业同仁们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