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疫情速报|比利时抗疫深度回顾:若早点采取措施就能避免更多死亡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10日上午在官网上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85
累计确诊病例达53081
新增死亡75
8656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485个病例中,
佛拉芒大区301人,
瓦隆大区144人,
布鲁塞尔35人,
无居住信息的5人。
 
昨天有83人住进医院,
231名患者出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2222人
有47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
 
昨天有75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医院36人,养老院38人,
佛拉芒48人,瓦隆19人,布鲁塞尔8人。
 
比利时抗疫全景深度回顾:如果早点采取措施就能避免更多人死亡
 
昨天,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发表了一篇由记者MarianneKlaric撰写的长篇评论,对比利时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作所为进行了细致回顾和反思。
 
现在,科学家和新冠病毒专家达成了一致看法:如果比利时能够早日采取初步措施,比如隔离,就可以避免更多死亡。现在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比利时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起步太晚了。
 
今年2月份,疫情尚未进入比利时,已经有人呼吁采取更加严格的卫生措施,但是没有人听取。
 
比利时没有针对中国航班的措施
 
比利时做了什么?这显然跟中国无关。当时德国已经建议取消中国的行程,比利时仅仅是不建议前往疫情中心武汉的行程。比利时对于来自中国的航班没有采取额外措施,既没有检测,也没有隔离。
 
与此同时,一些比利时民众从武汉撤侨回来并接受检测,2月4日比利时出现第1名确诊患者。
 
世卫组织:全球卫生紧急情况
 
1月30日,世卫组织将该病毒定义为“全球卫生紧急情况”,当时比利时还没有新冠病毒(2月4日宣布了第1名确诊患者)。
 
一个科学团队对进入比利时的航班数量进行了数学预测,得出结论,比利时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为2%,而法国为13%,英国为25%。
 
1月28日,Marius Gilbert 在RTBF的采访中表示:比利时的风险肯定不是最高的,原因很简单,到比利时的航班数量远低于法国或者德国。
 
2月24日,意大利北部进入封锁隔离。在此3天前,意大利出现第1例新冠病毒患者死亡。
 
31日,比利时疫情开始:不建议隔离
 
3月1日,在狂欢节假期结束后的第2天,比利时出现了第2名确诊患者,安特卫普人,从法国返回比利时。
 
布鲁塞尔Woluwé-Saint-Lambert的市长Olivier Maingain是第一个采取隔离措施的。许多比利时人去意大利北部滑雪。当地通过警察法令,禁止任何从风险地区返回的人进入封闭的公共场所,比如学校。当时这项措施还被认为不合适、不恰当。
 
3月1日,冠状病毒科学委员会主席Steven Van Gucht还通过JT平台表示:让人们呆在家里根本不是一个好主意……比利时政府根本不推荐这项措施。
 
对警告置之不理
 
Woluwé-Saint-Lambert市长表示:有人嘲笑我,还有人说我想出风头想出名。我觉得一些人在逃避责任。作为市长,当地法律要求我必须与流行病作斗争。
 
同样是3月1日,从意大利返回到Charleroi机场的乘客感到惊讶:无法理解,没有看到任何人戴口罩,一旦比利时出现1名病例,会发展的非常快。还有人表示:我刚从威尼斯回来,但没有任何监控。
 
卫生部长表示:给出警告的科学家都是戏精
 
2月28日,病毒学家Marc Wathelet给卫生部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卫生部长)你的公开声明表明,你没有完全理解比利时和世界其他地区面临的危险的性质。我们还有其他疑问:比利时缺少防护建议,病毒检测,隔离措施,以及对于从感染区返回的比利时民众的处理框架,要知道潜伏期可以超过两周,存在已经被感染的患者。
 
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在推特上回应:又来一个戏精,换句话说,不要小题大做!
 
科学博士Marc Wathelet表示:卫生部长说正在尽一切努力阻止病毒进入比利时。人们想知道做了什么。事实上,他们什么都没做。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应该把从意大利回来的人隔离起来。这就是疫情在我们国家开始的原因。Marc Wathelet博士还建议取消书展和布鲁塞尔建材展(BATIBOUW),也没有人听。
 
卫生部长:只是一场轻微流感
 
卫生部长似乎在极力缩小新冠病毒的影响。3月5日,她在议会上将新冠病毒比作轻微流感,表示:这是一种新型的、轻微的流感,会继续在全球传播,然后将成为季节性流感,就像比利时不久前经历的(流感期)一样。

在此几天前,Philippe Devos也在博客上发出警告:他预估(预测受到了质疑),如果没有比流感更严格的预防措施,比利时将有8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他的结论是(到时候)医院会没有足够的床位。
 
Philippe Devos是Absym的主席,列日CHC医院的重症监护专家,有人反驳说这个数字是不可能的,也不现实。他说:人们只看了我的文章标题(而没有了解文章的内容),让我担心的是,政客们也没有看文章的内容。
 
317日比利时首相宣布封城措施
 
现在,我们预估比利时应该有7%至8%的人口已经感染,尽管采取了卫生措施,仍有80万人左右。为什么将风险缩小化?为什么Marc Wathelet和PhilippeDevos的警告不可信?
 
一些死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Philippe Devos表示:每次都可以找到借口:比利时不是这样的,意大利的医疗体系不发达,意大利北部的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在否认现实,代价沉重。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公共卫生教授Yves Coppieters认为:比利时晚了一周才做出必要的决定。如果早一点采取这些措施,一些死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行动越快,死亡人数就越少。
 
当每小时、每一天,对阻止一场疫情都至关重要时,一周是很长的时间。比利时当时是否过度乐观?毫无疑问,事后看来,我们可以对面对新冠病毒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有一个更好的理解。
 
如何评价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的表现?
专访根特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张维宏
 
在这次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中,比利时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之一,确诊感染总数超过5万例,居欧洲第八位;新冠死亡总数与总人口数的比例更一度排在世界第一。对比利时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的表现如何评价?华商时报记者对根特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张维宏女士进行了电话专访。张维宏教授以公共卫生学、流行病学专家的眼光,给我们分享了她的看法和一些研究成果。专访全文在今天公众号第二条发表,专家眼光,华人视角,非常值得一读!敬请关注
 
四位政治人物电视辩论
德韦弗:第二次封锁不是选项
 
安特卫普市长巴特·德韦弗(Bart De Wever)坚持认为,即使冠状病毒的感染数量骤然增加,再次全面封锁也不是选项。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N-VA领导人德韦弗参加了由VRT和Het Laatste Nieuws组织的电视辩论。参加辩论的政治人物还有佛拉芒大区首席大臣Jan Jambon,联邦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和比利时中央银行行长Pierre Wunsch。

 
他说,隔离通常是对病人进行隔离。这是健康人第一次被关起来。我们发现,持续的时间越长,就有越多的年轻人遵守不了。当然没有其他选择,因为我们无法测试,跟踪和追踪。
 
下次有封禁时(如果有的话)只需要针对病人。
 
德韦弗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警告,即我们已进入经济上无人区。如果我们再次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可能会陷入危机中的危机。
 
但是,对于流行病学家Pierre Van Damme来说,第二波疫情几乎可以肯定会来临。
 
“如果我们能够在放松限制与避免爆发之间找到平衡,我们将能够达到目的:暂时拖延住时间。使我们回到原来的正常状态的唯一解决方案是疫苗。”他说。
 
“如果我们做错了,第二轮疫情很有可能会发生,我们将不得不做出反应。在秋天,其他病毒也会开始传播,例如流感,症状类似。鉴别清楚是哪种病毒将非常困难。因此,我们将必须立即为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进行准备。”
 
德·韦弗的观点,似乎与他的党内同事、佛拉芒大区首席大臣扬·詹邦(Jan Jambon)有些矛盾。
 
Jambon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祝所有母亲母亲节快乐,并评论道:“但请注意遵守规则,否则我们可能不得不再次收紧限制,当然没有人愿意这样做。”
 
联邦卫生部长玛姬·德布洛克(Maggie de Block)也参加了辩论,并警告说前进的道路并不容易。“您将不再一直听到“待在家里”的声音。但是要保持距离,要洗手,现在口罩已成为图片的一部分。这可能是一个更加困难的阶段。最大限度地限制我们与他人的接触。每个人都必须待在家里:很简单。但是现在有些人似乎很难理解什么是允许的和能做什么。”
 
比利时中央银行行长皮埃尔·翁施(Pierre Wunsch)也参加了辩论。他说,我们预计2020年经济下滑8%。这是巨大的,但在过去两个月中,我们的经济更是下降了三分之一。
 
一公司为餐厅推出有机玻璃分隔板
 
5月11日比利时商店恢复营业,但餐饮业的开门日期仍未可知,很多餐厅也不知道届时如何在店中遵守安全距离。最近很多公司提出一些创新办法,比如总部位于Gosselies专门为各种活动提供有机玻璃的Vedi公司,在市场上推出了餐桌分隔板。

 
分隔板可能对餐厅有用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该公司总经理Eric Hoffelinck解释:我们专门生产各式有机玻璃板,这次设计的隔板是可以伸缩的,可以将同桌的两人隔开,也可以隔开相邻的客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这个困难时期做出我们的贡献,帮助餐馆减少损失。
 
这种创新会吸引餐厅老板吗?
 
Mons市餐厅老板ToniVerde表示:几乎所有的的餐厅老板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我们的餐厅什么时候能开业,尤其是如何开业。减少餐具和餐桌的数量可以更好地尊重社交距离,但对几乎所有餐厅老板来说,在经济上是无法承担的。
 
他还表示:餐厅不会跟以前一样,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新的感染。如果一些餐厅能够靠这个隔板生存下来,那很好。但就我个人而言,不想看到我的客人在餐厅里被分隔开,像忏悔室或者监狱探访那样,聚餐本来应该是温馨的时刻。
 
于此同时,Vedi公司总经理EricHoffelinck坚信:这款产品会找到它的受众和客户,比如公司餐厅,食堂和大型餐厅。很难强迫大家在餐厅吃饭时戴上口罩,有分隔板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它的优点包括阻止了说话时的飞沫,而且这种物理障碍会提醒我们调整行为,保持谨慎。
 
据RTBF报道,分隔板的基础售价是80欧元,价格可以调整,已经有好几家餐厅订购。
 
新冠病毒导致的临时失业:
就业部长希望延长至91
 
5月9日,就业部长Nathalie Muylle在接受De Tijd日报访问时表示:会向政府提议,将新冠病毒导致的临时失业延长至9月1日,这是避免裁员所必需的。
 
她评论说:这项提案还需要政府批准,但夏季之后,我们将转向更受条件限制的经济失业体制。如果求助于临时失业,公司必需证明疫情对其业务有重大影响,我们希望阻止那些不需要这项措施的公司继续利用它来降低成本。预计下周会将提案提交给政府。
 
内政部长:比利时人不得出边境走亲访友
 
联邦内政部长彼得·克雷姆(Pieter De Crem)介入纠正了林堡省州长的一项指令——允许该省居民越境进入荷兰。即:比利时人不得走出边境去走亲访友。
 
比利时下周一开始放宽封锁措施,允许人们在严格的条件下在家里互相拜访。林堡省省长米歇尔·卡里尔(Michel Carlier)再往前走了一步:林堡(Limburg)的居民还可以越过边境探访与林堡毗邻的荷兰的亲朋好友。
 
对于来自比利时的其他任何人,只有获得特殊许可或证明旅行的文件,才能访问荷兰,并且有可能在途中被拒之门路,或者有可能在返回时被要求两周隔离。
 
卡里尔省长指出,林堡的比利时居民,其中许多人都在边境拥有家庭,越过边界与父母,亲人或伴侣往来是应该的。
 
德克雷姆部长指出,否定卡里尔省长指令的原因是封锁规则是一项皇家法令,适用于整个国家。除两个布拉邦特以外的所有比利时省份都与荷兰、卢森堡或法国接壤,那么为什么林堡省会是例外?
 
德克雷姆发言人说:“对于每个有家人在边界另一边的人来说,这是艰难的时期。我们了解这一点,但暂时无法进行这些访问。”
 
退出战略专家小组GEES主席埃里卡·弗利格教授警告说,不要过快放松禁闭规则。他说,这很危险,实际上不是一个好主意。我们感觉到一切突然变得更加轻松,但是我们仍然必须踩刹车。那不是很好,太多的人同时见面并不安全。该病毒仍在我们中间,因此仍然存在第二波疫情的可能性。
 
安特卫普“反封锁独裁”示威13人被捕
 
荷文媒体HLN报道,昨天(5月9日)下午,在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博物馆,警方逮捕了13名示威者。一个一周前在Facebook上发起的“反封锁独裁”示威活动,呼吁人们5月9日下午到这里集会,对政府的封锁政策表达抗议。

 
警方提前布置了警力。逮捕的13人在警察局扣押了半天时间后释放。警方表示,目前禁止集会和聚会。
 
组织者强调,他们不反对采取必要的措施。“但我们对封锁独裁政权感到厌倦。宪法规定的人权被忽视。有些政策限制了公民的自由。我们担心前所未有的失业,贫穷和社会剧变。”
 
父母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一个裸露的洗窗清洁工
 
隔离之下的生日总是很特别。荷文媒体HLN报道,住在Deurne的Sabine Peeters生日那天,她的父母给她送了一个难忘的生日礼物:裸露上半身的洗窗清洁工。
 
Sabine的母亲MariaPeeters对安特卫普电视台ATV说,今天是我们女儿的生日,但我们真的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Marc Van Ranst之外,她再也没有见过男人了。(注:Marc Van Ranst是比利时病毒学家,天天出现在电视上。)所以,我们想给她一个惊喜。

当裸露的洗窗清洁工出现在窗户上时,Sabine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表示很开心收到到父母这个有趣的生日礼物,“(高兴得)一整天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