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疫情速报|餐饮业17%员工可能失业!婚纱女王多少岁?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12日上午在官网上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30
累计确诊病例达53779
新增死亡65
8761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在新增确诊330个病例中,
佛拉芒大区148人,
瓦隆大区155人,
布鲁塞尔25人,
无居住信息的2人。
 
昨天有43人住进医院,
35名患者出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2230人
有465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3),
3月15日来共13732人出院。
 
昨天有65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医院34人,养老院31人。
 
国安委将在明天讨论解封第二阶段措施
 
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将于明天星期三上午9:00再次开会,讨论退出战略的下一阶段。
 
据有关人士透露,明天,国安委将可能批准解封进入第二阶段,该阶段将从5月18日星期一开始。第二阶段的重点是教育,学校的重新开放将是议程上的主要主题。
 
根据4月24日首次宣布的退出策略,学校将被允许从5月18日起重新开放,有些学校于5月15日星期五就可以开学。
 
明天还将讨论博物馆,动物园和集市的重新开放。
 
布鲁塞尔市中心解封第天挺安静
 
布鲁塞尔市中心的City 2占地3.4万平方米,可同时容纳3000人。解禁第1天高峰时期下午2点-6点只有1800人,正常周一客流是4400人。
 
City 2所有者AG Real Estate预计5月12日下午3点会有11000人-正常情况是25600人。
 

营销战略经理Roxanne Decraemer表示:顾客流量达到了正常43%的比例,对商铺来说还是比较受鼓舞的,而且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故。没有大量的人潮涌入,证实了我们的预测。大家出来主要买有用的东西,我们知道的都是在Fnac, Vanden Borre, Base或者Zara这些商店有排队。
 
Anderlecht的Westland Shopping购物中心也没有大节日那种人流,差不多减半,5月11日有4000人左右。
 
Dockx Brussels购物中心的情况基本一样,购物中心老板证实了这一点,不过现阶段没有给出具体数字:这一天尤其安静,只有Mediamarkt或电信公司 Orange前排了几队。
 
Woluwe-Shopping-Center购物中心目前也没有具体数字,跟正常的周一相比,基本上也是流量减半。
 
Charleroi:市中心解封第天非常安静
 
5月11日商店开门第一天,Charleroi市中心并未迎来预想中的人潮。
 
香水店老板Laurence Danieli:接到很多客户电话说想过来。
 
装饰品商店老板Marie-Henriette Bayens:还没看到人,我也不担心,通常第一天也不营业,先用来消毒,但我认为顾客应该会先去超市和购物中心。
 
Rive Gauche:也没有什么人,最多电信公司和画廊大招牌那里排了几队人。
 
Pauline:过来转了一圈,实在太安静了。原以为会排长队,结果并没有。可能大家出门前想再等等,以避开人群。
 
商业中心珠宝店员工Charlotte:人确实少,表明人们理解不应该挤在店里。我们期待顾客多一点,但我认为他们返回商场购物还需要时间。
 
白天晚些时候,Rive Gauche公布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共有5000人左右去了购物中心,只有平时每天正常人数的四分之一。
 
Action,Primark、IKEA排长队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封锁八周后,商店重新开业,到处都是排长队。星期一早上,在Action,Primark和IKEA,人头攒动。但在其他地方,还是相当安静的,毫无惊喜。
 
Action,IKEA,Zara,Primark和Media Markt等连锁商店中,尤其繁忙。体育用品连锁店迪卡侬也是。
 

阿尔斯特(Aalst)中心的Action商店早早排起了至少100米的长队。“第一批客人在我们开门前一个小时——8点钟就已经到了那里”店员说。同一时间只有25个客户可以进入购物,大部分在门口正等着。同样,在Oudenaarde市和Wetteren市的Action,出现了严重的交通拥堵。等候的人站在那儿排成双圈。
 
排队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在商店开门第一天来采购。斯蒂芬妮(27岁)说,我刚搬家,需要餐具,眼镜和其他厨房用具。朱迪(49岁)在排队时告诉记者:“我真的需要一些东西。我的女儿必须上学做手工艺品,所以我来挑选材料。”
 
许多顾客在储备塑料手套。一些人在购买油漆和装饰材料。
 
Primark服装连锁店客人也很多。在开放时间之前,根特、布鲁塞尔的Primark商店外等着很多人。
 
比利时预计18万人可能失业
餐饮业17%的员工可能失业
 
根据经济风险管理小组(ERMG)的一项调查,各个公司表示计划解雇大约五分之一的临时失业者,意味着预计18万人可能失业。
 
尽管经济正在逐步复苏,但接受调查的公司中有十分之六认为:需求不足是阻碍经济复苏的主要因素。就业方面,临时失业制度证明是“一个重要的稳定因素”,但预计6月30日会结束。(经济部长Muylle希望延长至9月1日,但尚未宣布任何决定)。
 
接受问卷调查的公司的答复表明,虽然绝大多数临时失业者会返回工作岗位,但仍有五分之一可能被解雇。根据ONEM今年3月份对临时失业人数的预估,意味着大约18万员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面临失业风险,几乎占私营行业员工总数的6%。
 
受影响最严重的是艺术、演出和娱乐行业,40%的员工面临裁员的风险,而餐饮业中这一比例为17%;至于个体经营者,9%的人有可能或极有可能破产
 
餐饮业临时失业急剧上升
 
据RTBF报道,根据社会服务机构Partena Professional的分析,比利时临时失业率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1%已经上涨到今年同期的5.2%。行业和企业大小不同,这个数据会有所变化,但餐饮业中工作时间在1年内减少了22%
 
Partena Professional解释:疫情危机导致临时失业“前所未有”的增加,一些行业利用这一机制应对业务减少,甚至停业的问题。餐饮业尤其严重,经济失业率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2%上升到2020年的15%,小企业的失业率上升到17%。
 
建筑行业中这一比例也翻了一番。
 
这项分析基于大约15.5万名员工的数据,另外还发现与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工作时间减少了4.6%。同样,餐饮行业的降幅最大(-22%),大型公司(-41%)和小型企业(-20%)之间存在显著差异。另一方面,交通行业经受住了危机考验,工作时间增加了2%。除了临时失业,Partena Professional还发现:病假天数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占了不到工作时间的9%,今年同期增加到9.5%。
 
根据Partena Professional看法,今年第二季度的数据还会“更加特殊”。
 
增值税 房租 临时失业政策…
绿党为餐饮业提出恢复应急方案
 
比利时法语和荷语绿党Ecolo和Groen两党为餐饮业准备了一份“应急方案”,希望通过他们的方案,避免餐饮业的破产潮,包括:降低获得银行担保的门槛,延长该行业的经济失业,临时降低增值税。
 
在该方案中,Groen和Ecolo讨论了《银行担保法》的修正案,以便餐饮业更容易享受银行担保。目前获得这些临时贷款的标准之一是不应拖欠社保缴款,以至于许多餐厅被拒之门外。为此两党呼吁放宽条件,让拖欠不多、拥有财务维持能力的餐厅能够享受到这项援助。
 
两党还要求,为商业房屋疫情期间未付租金给予50%的税收抵免。如果屋主是政府,要求政府暂停收租金。此外要求将酒店业因疫情造成的经济失业时间延长6个月,尤其是为了避免直接裁员;另外还希望降低增值税。
 
为了减少疫情造成的损失,餐厅不得不提高利润空间。但如果他们盲目提高价格,就会赶走顾客。因此,他们认为税收抵免是一部分的解决方案,可能会减少疫情造成的总损失。
 
最后,他们建议在餐饮行业引入一个机制,可以使咖啡馆和餐厅能够暂时减少工作人员的社保缴款,而不丧失员工权利
 
公交司机缺少防护措施威胁要罢工
 
佛拉芒公交公司De Lijn工作人员威胁,如果不尽快为所有公交司机配备防护墙,他们就会罢工。社会主义工会ACOD负责人Rita Coeck指出:上周已经提交罢工预先通知,包括从周一开始行动。
 
工会负责人解释:按照常规12米的公交车,每辆车最多可以同时有10名乘客,但是谁来检查以及如何进行检查?公司的监督员在弗拉芒大区只有100多人,不可能让他们到处跑;另外也不能一直让警察来监督,他们并不是公司的保安。De Lijn公司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来。
 
公司管理层表示:保护乘客和司机是我们的首要任务。目前正在研究使用塑料薄膜的紧急解决办法,预计这个方案会用在弗拉芒大区80%的公交车上(大约3000辆)。Rita Coeck指出,如果所有公交车上都提供防护,会撤销罢工预先通知。
 
布鲁塞尔地铁站自杀事故
警方正在寻找目击证人
 
应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的要求,联邦警察局从5月11日开始,寻找4月11日Woluwe-Saint-Lambert的Tomberg地铁站发生的一起自杀事故的目击者。
 
2020年4月11日上午9点40分左右,在Tomberg地铁站,一名男子在站台上等车,列车一到,他就冲进了轨道。当时,一名男子在离受害者几米远的地方目睹了这一幕,随后上了列车,但是并未告知司机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此人在Mérode地铁站下车。警方正在寻找这名目击证人:
 
此人戴眼镜,身穿一件灰色牛仔裤,米色外套-前面有四个大口袋,戴一顶鸭舌帽,脚上是耐克的黑白篮球鞋。他左手戴着白色手套,斜挎一个黑色的包。
 

调查人员希望这名目击证人出来作证,如果认识此人,请拨打免费电话0800/ 30300或通过邮件avisderecherche@police.belgium.eu与警方联系。
 
瑞典:只有一个座位的餐馆
 
在人口稀少的瑞典韦姆兰地区的一间临时餐厅,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座位,并且在露天——草地上。
 
这间露天餐厅也不提供服务。食物从厨房窗户通过一根绳子传送过来。老板兼厨师拉斯穆斯·佩尔森称,当他和他的搭档琳达·卡尔森今年初拜访父母并在窗外为他们用餐时,想到了这个一人餐厅的想法。

BordförEn(Table for One)餐厅已接待了第一位客人。五月的剩余时间已预订满。在六月和七月,还有一点位子可以预定。餐厅有防雨装备。
 
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瑞典的餐馆在疫情期间并未关闭。但要求保持社交距离。
 
华人婚纱女王,比利时人都在猜她到底多少岁?
 
昨天,比利时荷文媒体HLN的一篇介绍华人婚纱女王王薇薇(Vera Wang)的文章,引起网友热议。

 
文章说,王薇薇展示她的腹部和腿部,歌迷们不相信这位设计师已经70岁了。最近,这位设计师在网上发布了照片,显示她穿着短裤或运动胸罩。更惊人的是:她的身材。人们不停地谈论王的年龄如何。
 
人们对王的照片感到震惊。“她看起来比我年轻,我刚满19岁”一位粉丝在Twitter上说。其他人则在怀疑她的秘密是什么。
 
今年70岁的王薇薇出生在纽约曼哈顿的华侨富豪家庭,父亲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母亲在联合国从事翻译工作。因为芭蕾和花样滑冰的熏陶,王薇薇从小气质超群。19岁的王薇薇考上了纽约的莎拉劳伦斯学院,并攻读艺术史专业。三十多岁的王薇薇直接跳槽去了美国著名的时装品牌拉尔夫·劳伦哪里,担任了时装设计总监的职位,获得了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美国总统的女儿们伊万卡· 特朗普、切尔西· 克林顿到芭芭拉· 布什都是穿着VERA WANG的婚纱。每一件婚纱都以五万起,所以并不是所有家庭都能够承担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