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疫情|意大利一华人厨师失业赤身静坐抗议 内政部长:不会有第二次封锁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25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50(前一天282例),
佛拉芒175人,瓦隆50人,布鲁塞尔25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7342例
 
新增死亡32(前一天43例),
其中,医院20人,养老院12人,
9312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7人住进医院(前一天48人),
25名患者出院(前一天117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1334人(+10)
有251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

 
内政部长:尽早明确餐饮业开放事宜
即便第二波疫情也不进行第二次封锁
 
5月24日,比利时内政部长Pieter De Crem在接受RTL-TVi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可能在6月8日——解禁第3阶段之前,给出酒店餐饮业的前景展望,尽早明确具体措施。
 
尽早做决定,以便餐饮业做好开业准备
 
5月24日,内政部长在接受VTM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下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定于6月3日举行,会重点讨论酒店餐饮业的解禁措施。如果到时候做决定,《比利时箴言报》最快只能6月5日公布有关规定,这样以来餐饮业如果6月8日开门,留给他们的准备时间非常紧张。所以联邦政府会尽力更早明确。
 
内政部长办公室明确指出,酒店餐饮业不会提前重新开放,(但咖啡馆露台可能是个例外),只是会尽力更早做决定和通知餐厅和咖啡馆专业人士,以便他们做好开业准备,下单采购等等。同时还要明确餐厅开放的条件,例如餐厅桌子之间的距离。

关注传染指数
 
内政部长指出,比利时仍旧处于疫情危机之中,联邦政府特别关注病毒的“基本传染指数”。两周前,比利时联邦政府新冠病毒疫情发言人Yves Van Laethem预测,随着社会接触的增加,传染指数会重新上升,但重要的是将其保持在1.0之下。内政部长提醒说:已经从0.5上升到将近0.9,如果重回到1.0,意味着疫情更加严重。
 
边境开放问题
 
VTM问及边境开放问题时,内政部长认为,在6月8日之前如果是探访邻国家庭成员,应该是可以的。周二晚上,比利时政府会收到退出战略小组(GEES)的意见,然而边境管制要到6月8日才会解除。
 
第二波封锁问题
 
内政部长保保证,如果出现第二波疫情也不会退回到封锁措施,他表示,不会有第二次封锁,因为不可能倒退到我们经历过的情况。如果有第二波疫情,我们将通过检测和追踪来应对。
 
可能会68日前开放咖啡馆露台
 
根据比利时内政部长的说法,比利时咖啡馆可能会允许6月8日甚至更早重新开放。餐厅和咖啡馆重新开放的必要条件是疫情继续下降,卫生和社交距离措施得到遵守,他建议咖啡馆可以首先开放露台,他表示:我们不能排除咖啡馆可能首先开放,可能在6月8日前,但是现在还无法证实。
 
内政部长在RTL-TVi接受采访时没有反驳,所以比利时似乎可能在6月8日前就开放露台。部长还解释说,荷兰6月初咖啡馆和餐厅就可以开始营业,要避免比利时民众跑去他们那里喝上一杯。
 
餐饮业要求提供开放具体信息
 
与此同时,弗拉芒酒店餐饮行业协会Horeca Vlaanderen要求政府尽快提供重新开业的具体信息,而不是让这个问题悬而未决10多天。

该协会表示,本行业需要时间提前做准备,因此通知必须更早开始。协会主席Matthias De Caluwe表示,最近几周,我们讨论了一份行业指南,确定开业的安全条件,磋商已经处于最后阶段,但是从操作上看,还要决定适用哪些条件。
 
准备工作可能很复杂:(在整个行业都要这么做)下单采购,然后还要清洁设施和餐厅,以及重新布置咖啡馆室内以保持良好的距离。
 
在室外摆放桌子是个可能的解决办法,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空间在室外多摆放几张桌子。该协会担心许多酒吧和餐厅无法满足新规定,最后决定不要开门营业。
 
荷兰餐饮业61日开业
 
荷兰餐饮业已经接到通知,他们可以在类似的条件下,在6月1日重新开业,每次最多只能接待30名顾客。Matthias De Caluwe表示,我们认为这样的接待限制对我们行业来说会很困难。不能在这种条件下营业的餐厅,应该允许他们继续领取停业补贴。
 
议员参加派对当场被抓到
 
27岁的Dries Van Langenhove是比利时最年轻的联邦众议院议员,来自极右派Vlaams Belang党。据荷文媒体HLN报道,上周四晚上,他在根特参加了一次派对,被警方当场抓获。引起舆论关注。

 
他对HLN回应说,仅仅是与朋友在户外烧烤。
 
几位消息人士向HLN证实,周四晚上,派对噪音太大,邻居投诉,根特警方一支巡逻队赶到现场。
 
警察进入大楼,确定有十二个人在场,其中包括Dries Van Langenhove议员。警方阻止了派对。
 
在对HLN的回应中,Van Langenhove承认自己有错。“作为议员,我作出了不好的示范作用,我意识到这一点。当时我看到人太多了,就在想应该回家了。但这根本不是一场“封禁”派对。只是和朋友一起在户外烧烤。”
 
“我被邀请与朋友一起烧烤。我们在花园里,八个人,包括我在内。一位邻居在晚上7:30左右打电话给警察,因为他认为现场人数太多。然后,警官们按响了门铃,走进来并对我们每人罚款250欧元。我也立即付了罚款。”
 
在法文区,一位年轻的Charleroi副市长与20多人同桌聚餐,完全不顾社交距离规定,也引起广泛批评。
 
Charleroi副市长参加20人聚餐
 
最近Charleroi副市长Karim Chaibai的一张照片广为流传:参加聚餐时和20个人坐在一起,没有戴口罩,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显然违反了封锁措施。他作为副市长,显然并没有做出良好的示范。
市政当局已经对Karim Chaibai采取了处罚,接下来两周他需要每天花两小时来提高安全意识,共计20个小时,与年轻人一起倡导卫生措施。
 
这个事件反映出一部分民众已经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松懈,副市长作为官方代表,一旦违反规定,就要承担责任。
 
王室辟谣:
伊丽莎白公主没有拿助学金
 
最近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份英国威尔士大西洋学院(United World College)的助学金获得者名单,伊丽莎白公主也在名单上。5月24日,王室方面辟谣,并通知王室记者Wim Dehandschutter,后者也发推进行了澄清:伊丽莎白公主并没有获得助学金,是菲利普国王和马蒂尔德王后支付了女儿在国外的学习费用。

 
Baudouin国王基金会2018年的年度报告也披露,伊丽莎白公主获得一笔助学金,但该组织现在对外进行了澄清:英国威尔士大西洋学院的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筛选程序,但并非所有学生都需要助学金才能在学校学习,伊丽莎白公主也是如此,她成功通过了筛选,但是最终并没有拿助学金。
 
伊丽莎白公主去年10月份年满18岁,已有资格享受国家年金或者政府福利,但是应菲利普国王的要求她并没有领取,国王认为在公主还没有担任公职的时候,不合适向其发放国家年金。
 
意大利一华人男子因失业
在市中心赤身裸体静坐抗议
 
意大利《华人街》那不勒斯5月22日消息:一名男子赤身裸体的坐在那不勒斯市中心Galleria Umberto门廊里静坐抗议,原因是他被餐厅解雇了。

此事发生于星期五22日上午大约11点左右,他只穿着内裤,在那不勒斯市中心的Galleria Umberto I 门廊里,毫不顾忌众多路人和好奇的人的围观,就盘腿坐在地板上。
该名男子是一名中国人,他没有喊叫,也没表现出过激行为,市政警察来到后也没说要离开。根据该地区的商家和一些目击者讲述,这名男子的举动是只穿着一条内裤一动不动的坐在门廊中心,似乎是在进行一场和平而绝望的抗议求助活动。市政警察用了大约一个小时来试图说服该男子移步,向他提供咨询并试图接纳他的要求,直到118急救中心派来的医护人员介入并确认他有明显的“心理和生理的异常状态”需要救助为止。
根据初步消息,也是根据市政警方了解到的情况,该名男子之前在一家位于市中心门廊附近的餐厅里工作的,持有合法居留,而且刚被解雇不久,而他此举可能跟其强烈的身体不适和心理压力,以及跟经济方面的绝望有关。意大利爆发疫情的第二阶段期间有很多人都牵涉到这个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