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疫情|卫生部长居然甩锅中国!为期一年餐饮业增值税降至6%?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5月29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12(前一天257例),
佛拉芒123人,瓦隆72人,布鲁塞尔17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8061例
在过去7天里新感染数量每天下降3%。
进行了18072次检测。
 
新增死亡42(前一天31例),
9430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7人住进医院(前一天47人),
109名患者出院(前一天107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937人(-123)
有187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8)。
 
发言人范古奇说,工作缺勤以及就疑似流感症状问诊全科医生这两项早期指标,都显示疫情向好。工作缺勤率持续下降,上周每10万居民中有78人问诊家庭医生。
 
范古奇说,在3月底至4月中旬之间,我们看到,在收到的血液样本中,抗体的百分比明显增加。说明越来越多的比利时人产生抗体。
 
卫生部长居然甩锅中国 广受批评仍然说
“我们在正确的时间采取了正确的措施”
 
5月28日上午,比利时联邦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在接受Radio 1采访时表示,在应对新冠病毒上,比利时做出了正确和及时的反应。
 
她表示,比利时的疫情管理工作做得很好,我们在正确的时间采取了正确的措施。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病毒。我们从中国那里得到信息,这是一种比流感更轻、但传染性更强的病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知道它对某些年龄段来说要更加危险。

 
但是,一些比利时医生事先敲响了警钟,卫生部长却嘲讽其中一位医生“小题大做”。对此,卫生部长解释说,这位医生说我们的医疗系统会崩溃,而我知道我们已经做出行动来改变我们的医院,这个系统并没有崩溃。但是,人们很恐慌:他们看到了意大利的照片,人们害怕得不到治疗。尽管卫生部长后来删除了自己的推文,但她坚持自己的观点:“与其做这样的预测和制造恐慌,不如投入行动。”
 
她坚定地表示:“我们在正确的时间采取了措施。当时封锁是必要的。现在,我们可以为此骄傲:我们削弱了疫情曲线。我们正在应对第二波疫情,必须确保第二波是小波疫情。”
 
关于口罩的问题,卫生部长不否认本可以准备得更好:设备确实有限,但由于中国的疫情,市场中断了几个月。中国立即停止出口,甚至(向我们)要口罩,我拒绝了,因为根本是杯水车薪。我想过,当时如果我们将口罩送出去,他们又不出口,会导致什么?
 
餐饮业将于6月8日开放
增值税将降至6% 为期一年
据HLN报道,如果未来几天没有突然爆发,比利时国家安全理事会将在下周决定,餐馆、咖啡馆在6月8日开放。部长会议目前也正在考虑减少增值税至6%,为期一年。个体经营及中小企业部部长丹尼斯·杜卡姆还呼吁将受影响的自雇人士的社保补贴(过渡权)延长至7月和8月
 
餐饮业:预计重新开放时减少45%客户
 
根特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咖啡馆和餐厅经理(85%)预计重新开业时,顾客数量会减少将近一半。他们预计政府会限制最大接客容量,客户会推迟重返餐厅就餐。
 
研究人员强调,顾客迫不及待重返喜欢的餐厅和咖啡馆,为了确保安全,他们希望餐饮业做出一些努力。
 
据报道,共有1083名消费者和307家餐厅和咖啡馆参与了这项调查。提到的措施包括:双手消毒、桌椅每次使用后进行消毒,不交换使用菜单,尊重1.5米的距离等等。
 
大约60%的顾客表示开放后会立即前往餐厅或咖啡馆就餐,其余40%更为谨慎,表示会推迟数周。
 
如果父母将孩子留在家中,
我们不会派出警察
 
据HLN报道,佛兰德州最大的教育工会COC批评政府不再为中等教育的学生和教职员工提供口罩,警告说,即使班上只有一个学生不戴口罩,老师也应该拒绝工作。
 
对此,荷语区教育部长Ben Weyts(N-VA)在接受VTM新闻采访时说,我当然也担心老师的安全。但是,您是否应该要求这些学生从早上8.30到下午3.30一直戴口罩?我们认为这在休息期间是没有必要的。有某些过敏的学生也有例外。规则是尽可能戴口罩,但是连续七个小时就太多了。

 
教育部长同时介绍说,如果父母想把孩子留在家里(不上学),我们不会(向平时一样)派警察进行干预的。这意味着,疫情期间,父母有权决定孩子是否上学。
 
电影院渴望在夏季重新开放
 
比利时电影院希望能够在夏季及时重新开放。比利时电影院联合会表示,卢森堡电影院从6月17日起重新开放,那么,对于比利时电影院来说,从7月开始全面运营是理想选择。
 
法国最近宣布,所有电影院将从6月22日起重新开放,而荷兰电影院甚至可以在6月1日更早开放。
 
电影院联合会表示,对于我们来说,在6月17日与卢森堡同时开放电影院,是最理想的,因为比利时和卢森堡属于同一分销市场。
 
自大流行以来,比利时的电影院每月损失约2000万欧元的收入。电影院联合会的拉尔曼斯说:“我们希望能够在7月1日全面投入运营。”比利时电影院希望像《花木兰》或《Wonder Woman》这些大片的发行给他们带来急需的观众回归。
 
ULB下学年小班上课和远程授课相结合
 
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还未等到考试结束就已经开始为9月份新学期做准备,今年肯定会不一样:成千上百的学生不能同时开学,也不能全部像现在这样远程授课,为此学校决定:将学校小班上课和远程授课相结合,目的是限制校园人口密度,保证社交距离和健康,同时也让学生体验大学生活。
 
ULB解释:数字教育已经取得了飞跃发展,但是也显示出其局限性。很显然,学生之间的互动,学生和老师之间在教学中的互动,仍是必不可少的,这是集体大学生活的体验。
 
为此,ULB制定了一些主要指导方针:
– 理论教学时间减少,部分教学将以研讨会的形式进行,以便分组进行,会要求学生做准备工作;
– 大教室的课堂教学,学生分组轮流进行;课堂和远程授课交替进行,远程授课即同时转播,也可后续看回放;
 
图书馆方面,在严格规定下,工作空间和图书室会逐步向有限数量的学生和工作人员开放。除图书馆外,自习室亦会重新开放,位置有限。当时也必须尊重安全距离。
 
英国媒体将伊丽莎白公主与凯特比较
“既时尚又尽责”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也许是因为她将成为下一个“伊丽莎白女王”,英国人完全为我们18岁的王储公主着迷。颇受欢迎的报纸《每日邮报》甚至将她与英国人最喜欢的凯特王妃相提并论。听起来,两者有很多共同点。他们俩都非常注重时尚,他们代表自己的国家。
在英国,伊丽莎白公主收到了很多赞美。英国人钦佩地看着我们的小公主,使他们想起了凯特王妃。本周,《每日邮报》刊发文章专门介绍了他们的许多故事。
 
据《每日邮报》报道,她们都有着完美的风格感。她俩都选择经典而时尚的女性化设计。他们将购物街上的时尚品牌与别致的设计师品牌结合在一起。如果看一看伊丽莎白公主18岁生日时穿的白色西装外套,这很让人想起凯特在2017年访问波兰时穿的一件衣服。

 
毫不奇怪,他们选择相同的服装,因为他们俩都拥有优美纤细的身材。因此,他们选择强调这一点,而不会显得过于浮华。非常的“皇家”。两个女人必须时刻记着王室氛围。
 
Blokker关门!改为折扣店
关门前75%折扣门口排起长队
 
5月27日,比利时知名商店Blokker在Facebook上宣布:公司永久关门,从5月28日开始大甩卖!欢迎来到我们的新店Mega World来购物!比利时网站也报道了这个消息,高达75%的折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Blokker改为Mega World,5月28日,大清仓活动正式开始,许多人趁此机会排队采购。从Carine在Namur拍的照片可以看到,顾客排起了长队,看起来“看不到尽头”。考虑到比利时的防疫规定,不能所有人同时进入店中,排队的一些顾客似乎没有遵守安全距离,警方不得不介入。

 
今年2月,荷兰零售集团Dutch Retail Groep宣布收购Mirage Retail Group旗下的Blokker门店。当时,荷兰新东家 Dirk Bron表示不会关闭门店和裁员,但员工们仍对未来感到担忧。
 
收购的123家门店和670名员工,本来5月份开始要改为折扣品牌Mega World。然而,疫情危机导致推迟了一个月。根据CGSLB的说法,销售进展顺利,新东家已经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但供应比较复杂,商店很快就空了。
 
个人定制COVID-19车牌号得到了批准
 
近日,社交网络上流传了一张照片,在比利时东弗兰德省Gentbrugge地区有一辆奔驰SUV,车牌是COVID-19,即新冠病毒。比利时交通运输部向法文媒体RTBF确认了这一消息,发言人指出:确实有人申请了COVID-19的车牌号,并获得了批准。
 

新冠病毒已经在全球造成35万多人死亡,几乎使全球瘫痪,做车牌号没问题吗?发言人解释:这个车牌号不牵涉诽谤,种族主义或者恐怖主义。之前有人还申请用GRIPPE(流感)做车牌,所以原则上我们不反对用COVID-19做车牌,这是个人选择,正如HI HI HI 或者 HA HA HA这样的车牌都是真的存在的。
 
网媒报道了美国一个类似的事情,有一辆福特野马(Ford Mustang)的车牌号注册为COV1D19。
 
比利时允许定制车牌,收费为1000欧元,自2014年以来,比利时民众共申请了3万个定制车牌,SFP指出:这3万个定制车牌并没有全部在使用,其中一些可能已经注销。
 
COVID-19车牌现在已经存在,意味着比利时别的司机不能再申请这个车牌了。另外,这个车牌应该是5月11日之后申请,先前因为疫情原因,比利时交通运输部暂停了定制申请。
 
比利时小姐收到一辆粉红色汽车
 
今年1月11日加冕的比利时小姐Celine Van Ouytsel(23岁)昨天收到一辆粉色沃尔沃汽车——沃尔沃XC40。这位法律硕士原本应该在3月18日收到这份礼物的,但因为疫情封锁推迟到现在。

 
发奖单位将汽车改成粉红色公主,引擎盖上是比利时小姐的王冠,引人注目。Celine说,我很高兴看到粉红色,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一个月前,Celine的祖母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她说,“这是艰难的一个月。我的祖母是我最大的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