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疫情|王后口罩引领时尚 比第二长绑架案13岁男孩获释 荷兰餐馆今天开放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6(前一天195例),
佛拉芒80人,瓦隆30人,布鲁塞尔26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8517例
 
新增死亡19(前一天14例),
其中,医院14人,养老院5人,
9486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5人住进医院(前一天40人),
32名患者出院(前一天118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807人(-14)
有163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
 
Joachim王子向西班牙致歉
为自己行为感到后悔
 
5月30日,比利时王室证实,阿斯特里德公主(Astrid)公主的小儿子Joachim王子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详情见昨日公众号)。消息曝光后,比利时这位不太知名的王子,成为国际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王子通过发言人、科尔多瓦的MarianoFernandez律师发表了一份声明,承认在西班牙期间没有遵守封锁措施,并为此致歉。他解释说,我很抱歉在出行西班牙时没有遵守所有的隔离措施。在这个困难时刻,我无意冒犯或者不尊重任何人,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并接受所有的后果。
 
比利时王子的态度在西班牙并没有得到好评,该国为新冠疫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另外,根据比利时媒体消息,阿斯特里德公主和丈夫Lorenz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可以正常参加6月1日布鲁塞尔原子塔重新对外开放仪式。
 
口罩搭配套装
马蒂尔德王后再次引领时尚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近日,时尚博主评论说,5月28日马蒂尔德王后在参观Oostnieuwkerke的Gediflora菊花苗圃时,口罩专门搭配了着装,开创了一种新潮流。Fashion Queen Mathilde网站的一位粉丝表示非常开心。

这种特别的搭配也引起了法国周刊《Paris Match》的注意。王后保护自己不受新冠病毒的侵害的同时,也尽可能保持了优雅。该杂志指出:“这对一些人来说可能很难,但比利时王后做得非常好。”
 
当天,马蒂尔德王后穿着朱红色套装,来自设计师品牌Natan,荷兰王后Máxima也是这个品牌的客人。出门必带的口罩跟衣服是同样的颜色,不知道口罩是否来自Natan,应该很有可能。一些时尚专家表示,应该是套装剩下的布料。

玛蒂尔德王后是第一个口罩搭配衣服的,另一位时尚教科书、西班牙王后Letizia也经常带着面部防护出现在公众面前,通常搭配一顶白色的软帽。然而,大家也期待印度的最新潮流,人脸口罩——在当地有时会把被遮住的面部印在头巾上,这样虽然看起来一直只是严肃或微笑一个表情,但非常方便认出来。
 
弗洛伊德之死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事件
比利时SNCB列车涂鸦照片传遍世界
 
5月25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发生一起警察暴力执法事件,一名白人警察将一名叫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黑人男子按倒在地,用膝盖抵住他的脖子超过7分钟,导致该男子死亡。受害人临终前最后说的话是:求求你,我不能呼吸了(Please, I can’t breathe)。
 
对这起暴力事件的强烈回应已经蔓延到世界各地。比利时SNCB铁路公司来往列日和图尔奈之间的一辆IC列车,几乎被Please, I can’t breathe这句话的涂鸦涂满。这个手笔出自于2003年在柏林成立的国际组织1UP Crew,他们在Facebook上呼吁:为乔治·弗洛伊德和所有滥用权力的受害者伸张正义!支持当地的反暴行动!

这个涂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有人在列日Guillemins火车站看见了它,包括联邦议员Malik Ben Achour,他发推表示:尽管承认对公共财产造成了破坏,还是忍不住感到自豪和感激。
 
SNCB发言人Elisa Roux表示:我们理解这个标签传达的感情和信息,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无论如何仍是破坏公物的行为,尤其是影响到旅客的舒适度,阻挡了一些窗户的视线。
 
5月30日,美国左翼网站Now This发现并分享了一段由根特Ghentizm拍摄的、火车在根特附近一座桥上行驶的视频。5月31日,这段视频在Twitter上的浏览量超过110万,同时也被分享到社交网络Reddit上,互动量超过10.4万人次。
 
比利时“Black Lives Matter”取消抗议活动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比利时“Black Lives Matter Belgium”(“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组织者在遭受一波批评之后宣布,原定于今天(周一)在布鲁塞尔市中心莫奈广场(Place de la Monnaie)举行的抗议活动将不会继续进行。
 
组织者说,由于缺乏组织和没有得到警察的批准,他们决定取消活动。
 
取消活动的原因还有:匿名的组织者受到一波批评,因为目前比利时疫情下禁止聚集活动,有人指责组织者无视黑人的安全。
 
比利时的一个名为Sans Blanc DeRien的反种族主义团体敦促其社交媒体上的追随者不要参加抗议活动,强调缺乏有关组织者身份的信息,并说这可能会使参加者受到警察的镇压。该团体在社交媒体上说,比利时的一些反种族主义活动家警告说,组织者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人们对这次抗议活动背后的意图有多种怀疑。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其他信息将组织与N-VA直接联系起来,并将事件称为“陷阱”和“狗屎表演”。
 
“Black Lives MatterBelgium”是在美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抗议活动后,5月30日创建的。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一名白人警察跪在脖子上长达八分钟之久后死亡。“Black Lives Matter Belgium”在Facebook上用英语,法语和荷兰语发布声明。表示他们“受到美国BLM运动的启发”,是一个反对系统性警察种族主义和野蛮行径的反种族主义团体。
 
13岁男孩被绑架42天后被绑匪释放
 
据HLN报道,被绑架42天后,亨克市(GENK)一个声名狼藉家庭的13岁儿子被释放。昨晚(周日),林堡联邦警察逮捕了几名嫌疑犯。该团伙绑架男孩以勒索赎金。
 
男孩在4月初被绑架。被绑架男孩的家庭过去曾受到警方涉毒品调查。因此,林堡省检察官考虑的第一个线索是涉及赎金的犯罪绑架。在毒品走私行当里,当一批毒品丢失并要求赔偿时,帮派经常绑架另一个帮派的(家庭)成员。
 
警方介绍,当时,这个男孩被一群蒙面和武装的男子带到亨克市。绑架者和男孩的家人进行了数周的谈判,最后男孩于昨天(周日)被绑匪释放。不知道支付了多少赎金。
 
除了臭名昭著的恋童癖罪犯马克·杜特罗(Marc Dutroux)绑架少女案,该案是比利时历史上最长时间的绑架案。1992年2月曾发生过一起绑架案,安东尼·德克莱克(Anthony De Clerck)被犯罪者关押32天。
 
警方和检察官对此案特别谨慎,此前一直要求新闻媒体对这起绑架案不予报道,以免危害男孩。比利时媒体都很配合。
 
果园家庭采摘草莓活动大受欢迎
 
据RTBF报道,今年Ittre地区举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草莓采摘活动,吸引了许多家庭和个人参加。2000多人涌向Micolombe果园的温室。
 
大部分的田垄和温室中都种满了珍贵的红色水果,其中最知名的是lambada草莓。Ferdinand Joly和儿子共同管理这家果园企业,解释说,这个品种非常甜,口感顺滑,气味芬芳。我们还有其他品种,比如Malling, Dely 和Gariguette,我们的目标是有一系列不同品种的水果。
5月27日(星期三)下午已经安排了一场采摘活动,5月31日(星期天)则有2000多人参加,组织方忙的不可开交。Ferdinand Joly说,人数比往年要多。
 
无论是社交媒体,还是采摘现场,大家被现场的人流震惊到了,有位女士说:人太多了!预计2000人,这是集会吗?
 
媒体也发现,现场采取了很多措施:入口处洗手,戴上口罩,在温室和收银台遵守社会距离规定等等。至于这些草莓是否美味?来现场采摘的8岁的Baptiste毫不犹豫:“实在是太太太好吃了!”
 
荷兰:咖啡馆和餐馆今天开放
 
周一,荷兰解封进入一个新阶段,管控措施进一步放松。餐馆,咖啡馆,电影院,音乐厅和博物馆可以重新开放。
 
对餐馆和咖啡馆酒吧有以下要求:1.5米的社交距离,室内用餐必须预订,室内最多容纳30人。
 
许多城市允许餐饮企业扩大露台以容纳更多人。
 
露台座位没有容量限制,而且不需要预订。但是,对于来自不同家庭的人,必须保持社交距离。员工还必须询问客人,以评估是否存在健康风险。
 
比利时人认为自己可以在荷兰的露台喝啤酒了。但与北部邻居的边界尚未向所有人开放,而比利时政府只允许前往荷兰进行家庭探访或购物,去荷兰餐馆吃顿饭或者咖啡馆喝杯啤酒,则还不到时候。看来要等到6月15日了。
 
德国近日再发生聚集性感染
逾百人被要求居家隔离
 
据新华社报道,德国下萨克森州哥廷根市近日发生聚集性感染,至少35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160人被要求居家隔离。
 
据报道,此次聚集性感染源自几个家庭上周末举行的聚会和庆祝活动,确诊感染者中1人为重症患者并在医院接受治疗,居家隔离者中有50多名儿童。
 
这是德国近来发生的又一起聚集性感染。此前,德国黑森州法兰克福市曾发生因宗教活动引发的聚集性感染,约200人感染新冠病毒;下萨克森州莱尔地区一家餐馆曾发生聚集性感染,14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133人被强制居家隔离。
 
德国摄影师拍出极美封城故事图片
 
商店关门,民众失业,超市排队,疫情几乎给每个人按下了暂停键,封城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刻。德国知名摄影师Julia Fullerton-Batte用相机将其捕捉下来,将这个系列命名为“从里向外望”,用照片记录了被隔离者的经历。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在过去的几周里,这位女摄影师跟12岁的儿子Finn一起,通过电话预约完成拍摄事宜,照片是通过窗户拍的:没有身体接触,没有违反规定。
 
她向Metro UK解释说:人们非常热情地参与其中,我认为这给了他们一些希望,打破了日常平静的生活。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觉得应该记录下这个特殊的时期。我觉得很奇怪,觉得我不能就这样待着(无所作为),这可能是一个小小的项目,但在我看来这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