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疫情|13岁男孩被绑架42天案细节流出 十分之八顾客迫不及待重回餐馆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2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8(前一天136例),
佛拉芒54人,瓦隆28人,布鲁塞尔16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8615例
 
新增死亡19(前一天19例),
其中,医院13人,养老院6人,
9505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6人住进医院(前一天25人),
14名患者出院(前一天32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819人(+12)
有16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3)。
 
13岁男孩被绑架42天案更多细节流出
 
昨天,本公众号报道了亨克市(Genk)一13岁男孩被绑架42天后被绑匪释放发消息。这是比利时历史上受害人被绑架第二长时间的绑架案。今天,随着此案的曝光,更多的细节流出。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4月20日深夜至21日凌晨,当时比利时正值全面封锁时期,一群手持突击步枪,身穿制服的男人闯入亨克市(Genk)一栋民宅,看起来像是警方搜查(这户人家确实有一些成员卷入毒品交易,留有案底,其中有人已被判刑),然而这次入侵民宅是非法的,是属于绑架的犯罪行为。
 
林堡省检察官办公室指出,当天这些人戴着面具,开着一辆偷来的车赶到受害人家中。这群人制服现场的成年人之后,带走了13岁的男孩儿Onur(化名)。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绑架者要求500万欧元的赎金。随后歹徒送来一些孩子存活的证据,绑架双方进行了多次联系。
 
毒品市场竞争对手之间的清算?
 
歹徒选择封锁期间动手,是否因为这时人口失踪不那么明显?选择受害人家庭,是否因为考虑他们有毒品前科不太可能报案?还是利润丰厚的毒品市场,竞争对手之间的清算?还是重要的一批毒品交货失败后,毒品团伙试图收回损失?
 
无论如何,Onur家人开始联系,想办法筹集现金、黄金作为赎金。由于疫情期间禁止非必要出行以及对应的检查,让这项任务更加复杂。
 
男孩儿42天后被释放
 
警方知晓此事后,在林堡检察官办公室的监督下开始调查。这项工作非常复杂,因为歹徒非常的谨慎,他们使用加密通信方式,使用犯罪分子常用的PGP电话,导致调查人员无法监听到他们的对话。警方只能在电话打来时搜寻手机信号,但歹徒一直将联系Onur家庭的电话限制在最低限度。
 
警方部署大量资源
 
关于这次调查,警方部署了大量的资源:数十次监听,数百小时侦查,还有国外的援助(包括法国,美国和荷兰),动员了100多名警察,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进行跟踪。对众多线索进行了挖掘,很多时候(也不是一直)都是指向国际可卡因走私人员,所以警方还研究了他们跟安特卫普和荷兰之间的联系。
 
人质释放后警方行动:逮捕7找到武器
 
5月30日深夜,人质被释放,绑架时间已经持续了42天。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表示:时间非常的长。
 
据报道,受害人家庭已经付了部分赎金,不过当局不希望确认此事。据称,13岁人质是在家人第二次付款后获得释放的。赎金是以现金还是黄金支付,尚不清楚。
 
受害人释放后,警方在安特卫普和林堡进行了大规模的行动,逮捕了7名嫌疑人(不是之前误报的10多人)。6月1日下午检察官指出,在凌晨1点-6点,在安特卫普,Maaseik, Zutendaal, Houthalen-Helchteren 和 Maasmechelen进行了9次搜查。媒体消息称,至少找到了1件重型武器。
 
2016年的毒贩被绑架案件
 
近年来,尤其在安特卫普周围地区,毒品界以暴力手段进行的清算和恐吓活动成倍增加:投掷手榴弹,枪击案,烧毁汽车等等。
 
2016年两名安特卫普毒贩被绑架,其中一名被绑架的毒贩仍然下落不明,另外一人声称自己设法从巴黎地区被监禁地方逃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说了实话,也没有人知道他被释放是否支付了赎金。
 
据报道,他们应该是卷入国际可卡因走私的“贸易纠纷”,调查人员怀疑活跃在荷兰地区摩洛哥黑手党的一位毒枭是幕后主使。但司法部门认为缺少相关证据,不过今年3月份,进行绑架的人员被安特卫普法庭判处12年监禁。
 
关于Onur被绑架的案件,目前还未证实是否属于毒枭采取的暴力行为,调查人员还研究了其他的假设。
 
其他线索:资助恐怖主义
 
据RTBF报道,有消息说被捕的7名嫌疑犯中,大部分和萨拉菲势力有联系。
 
犯罪嫌疑人之一哈立德·布卢多,是比利时最臭名昭著的穆斯林极端分子之一,司法机关早就知道他的活动跟一些恐怖主义组织有关系,其中就包括摩洛哥伊斯兰战斗团,该组织因为煽动Maaseik的年轻人,鼓励他们为了恐怖组织前往叙利亚被封锁。因煽动年轻的穆斯林加入恐怖组织,去年,哈立德·布卢多被上诉法院判处3年徒刑。

还有一个被抓的犯罪嫌疑人曾经被指控为资助恐怖主义活动进行偷窃。
 
调查人员想知道,从Genk受害人家庭索要的赎金是否为了资助恐怖主义。这是一条需要深挖的重要线索。
 
近年来在欧洲发生的袭击事件表明,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之间是多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起案件究竟是毒品界清算,资助恐怖主义还是想通过绑架筹集资金?调查才刚刚开始。
 
餐饮业好消息!8/10顾客已准备好了
迫不及待重新回到咖啡厅或餐厅
 
据HLN报道,从下周开始,比利时咖啡馆和餐馆可能会再次开放。许多比利时人似乎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EdenredBelgium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十分之八的比利时人计划在餐饮业重启营业后立即去一家餐饮场所。
 
一项针对1600多人的调查显示,十分之八的比利时人迫不及待在餐饮业重新开放后立即去一家餐饮场所。
 
主要原因是他们希望尽快与家人或朋友度过美好时光。比利时人感到有必要建立或重建社会联系,并需要一个适合这种互动的环境,例如咖啡馆和饭店。
 
尽管餐饮业人士担心重新开放的条件会削弱比利时人(前往餐馆)的积极性,但十分之四的受访者表示并未对餐馆的基础设施施加任何特殊要求。十分之三的人还表示他们想享受户外露台。
 
比利时人想返回咖啡馆或餐厅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想支持餐饮业,而新冠疫情危机给餐饮业带来了沉重打击。一半的受访者还表示,在危机期间他们继续使用餐饮服务,包括外卖,送货上门和在#HorecaComback等网站上购买代金券。
 
一些比利时人(占20%)更喜欢再待几周再回到餐饮场所。他们对此有多种原因,例如担心空气不再与以前一样(16%),或者担心卫生措施得不到遵守(17%)。他们不想立即返回餐馆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社交距离,希望通过避开人多的地方来避免感染的风险。
 
也有少部分受访者特别谨慎,表示只有封锁措施结束后才会返回咖啡馆或饭店。
 

昨天是荷兰餐饮业开放第一天。人气十分旺盛。大量比利时边境地区的民众涌向荷兰。本图片来自网友。
 
Charleroi餐饮业300人示威
 
据RTBF报道,6月1日中午,Charleroi大约300名餐饮业人士在Digue广场平静地聚集在一起示威,希望在3日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确定餐饮业解封措施前,各界了解餐饮业面临的危机。他们想告知公众,在过去两个月,餐厅,咖啡馆和酒吧经营人,包括众多个体经营者和员工遭受了多么巨大的困难。他们在广场上拉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餐饮业饿死了!

Catherine Cesari经营的餐厅名叫“两扇窗”,在这座城市已经有18年历史,她说,这是特殊情况,我们真的只能靠自己了。桌子要分开距离,要有隔板,各种卫生规定,额外的设备成本,还有过去几周被迫停业造成的损失,重新开放的安全守则,实际操作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求领导人采取有效的措施。这是一场特殊的危机,影响着每一个行业,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些快餐可以开业,而我们还在关门。我觉得很多同行都会甩手不干,可能永远不会再开门…

我们的王后与美国“公主”伊万卡
5月28日玛蒂尔德王后参观菊花苗圃。
6月1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上班从住家走出。
红与黑,都在引领口罩时尚。
 
美国非裔男子遭暴力执法致死
布鲁塞尔近百人举行抗议活动
 
新华社报道,欧洲多国民众1日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抗议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非洲裔男子死亡及美国的种族歧视现象。
 
在布鲁塞尔,近百名民众在市中心举行示威活动,抗议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抗议活动和平进行,示威者手举“黑人的命也是命”“为乔治·弗洛伊德伸张正义”和“我不能呼吸”等标语,并做出单膝跪地等动作。

 
比利时“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组织本来已经通知取消集会计划,但最终,在星期一,还是有近百人来到布鲁塞尔市中心Place de la Monnaie广场。首都伊克塞尔警察区发言人表示,警方因疫情原因拒绝了集会申请,但参加集会的数十人遵守了社交距离的规定,所以,警方在半小时后,才请他们离开。这次集会和平进行了近一个小时。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5000多名民众在市中心广场举行反种族歧视示威,抗议弗洛伊德被杀。示威者手持标有“黑人的命也是命”和“我不能呼吸”等标语牌。据组织者介绍,示威活动2日将在海牙和格罗宁根举行,3日在鹿特丹举行。
 

希腊雅典和北方城市塞萨洛尼基,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德国首都柏林等地,亦爆发了规模在数百人到数千人的示威活动。
 
原子球塔重新向公众开放
 
6月1日,在阿斯特里德公主(Astrid)及其丈夫洛伦兹(Lorenz)王子,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布鲁塞尔市长Philippe Close、旅游部部长Delphine Houba和原子球塔非营利性组织主席Zoubida Jellab的见证下,布鲁塞尔原子球塔重新开放。重新开放是渐进性的,和解禁卫生措施同步进行,目前参观需要测量体温,使用酒精消毒凝胶,按照规定方向参观等等。

 

阿斯特里德公主为原子球重新开放剪彩,标志着该景点正式对外开放。随后在比利时国歌声中,比利时国旗再次飘扬在原子塔顶端(原来这里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挂的是感谢医护人员的旗帜)。
 
原子球塔将在周四至周一上午10点至下午6点开放,接待能力限制在同时150名游客;电梯每次限乘6人,不是原来的16人;并且要在入口处进行体温测量。
 
创意口罩:将微笑印在口罩上
 
无论是购物,乘坐公共交通或工作场所,口罩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口罩遮住了一部分面孔,心理学家一致认为,这样改变了我们的社会接触联系。为此,两位年轻的企业家Charles de Bellefroid 和 Amaury de Broux进行了创新:将面孔的下半部分印在织物口罩上。

他们首先希望供应给医院的医护人员,照片框安装好之后,员工们轮流拍下面部照片,只有下半部分保留下来,然后打印出来粘贴在织物口罩上使用,过程只需要几分钟。
 

医护人员显然非常高兴,Brugmann医院手术领导科室助理Hind Ouali表示:戴着口罩很难微笑迎接病人。尤其是在这个特殊时刻,需要比平时更令人安心,亲切和热情,这样才能让病人放心,在他们焦虑痛苦的时候陪伴他们。有了这个口罩,虽然不能代替真正的微笑,但是表明我们愿意用这样的笑容来欢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