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疫情|万人示威演变为骚乱 国王雕像被涂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8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22(前一天154
累计确诊病例达59348例
 
新增死亡11(前一天15
9606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3人住进医院(前一天21
24名患者出院(前一天101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73人(+2)
有11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
 
比利时爆发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
演变为骚乱 商店遭砸抢 150人被捕
 
昨天,星期天,比利时布鲁塞尔、安特卫普、根特、奥斯坦德、哈塞尔特、哈尔等地爆发“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在首都,和平示威演变为骚乱,布鲁塞尔滑铁卢大街著名的名牌一条街部分商店遭到打砸抢,名牌店Jimmy Choo更是被洗劫一空。
早些时候,一些“为气候发声”的战斗人士呼吁6月7日下午涌入布鲁塞尔,参加“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因为是象征性的呼吁,他们原计划在几个地方放出受害人乔治·弗洛伊德的照片,为了避免布鲁塞尔出现大规模的参与,一些组织要求在其他城市集合。不过呼吁没有太起作用,布鲁塞尔有大约1万人参加示威。
 
布鲁塞尔允许静态示威遵守社会距离
 
目前的防疫措施不允许组织示威活动,但布鲁塞尔容许了这次集会,条件是和平举行,参与者必须考虑到社会距离规定。
 
布鲁塞尔1万多人参加

 
6月7日下午,布鲁塞尔有大约1万人聚集在Poelaert广场,包括各种肤色和年龄,共同参与反对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的示威活动。最初,组织者预计大约有5000名抗议者,但警方表示有1万多人到场。活动代表在入口分发口罩并提醒保持距离,但是人流太多,不可能做到。
 
要求伸张正义
 
比利时黑人生活网络(BNFBL)发言人Ange Kazi号召举行抗议活动,并表示:很多人厌倦了警察对黑人的持续暴力。参加抗议者Chahrzad Sheikhrezaei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种族主义行径必须被制止,无论人们的肤色如何,黑皮肤,黄皮肤,白皮肤,棕皮肤都不重要,我们都是同样的人。只要还存在对任何人的不尊重和不公平,我们都会继续抗议。
抗议者表示,我们要求为比利时警察暴力事件所有受害者伸张正义,对于所有警察暴力事件,必须马上任命一名预审法官,以便对受害人和家庭能够指望独立调查,涉事警区也不能自行调查。

本图片摄影:新华社记者郑焕松
 
抗议活动演变成骚乱
商店被洗劫150人被捕
 
抗议活动刚开始进行得很平和,下午4点半结束,大家逐渐离开,但还有一些活动分子在街头徘徊,警方赶到了Koningsplein。但最后一些抗议者情绪爆发,上百人朝警方扔石头扔瓶子,警方则出动了高压水枪。
 
当时Naamsestraat和Kleine交汇处,气氛非常紧张,Matonge地区情况开始失控,暴乱者在商业步行街放火,甚至抢劫了几家商店。布鲁塞尔首都伊克塞尔警察局的一位女发言人说,几家商店被洗劫一空。Elsensesteenweg街也出现这种情况。Waterloolaan街上至少有一家商店被抢劫。
 
骑在摩托车上的一名警察被示威者从后门用石块袭击受伤。

布鲁塞尔市长Philippe Close指出:下午活动结束后,在Matonge发生了一系列事件,有暴徒和犯罪分子故意挑衅警方,破坏城市建筑,随后甚至袭击商店进行抢劫。当时立即要求警方人员驱散制造骚乱的人,并进行逮捕,共逮捕了大约150人。
 
商店赔偿问题
 
布鲁塞尔市长指出,希望监控画面可以帮助逮捕其他的暴徒。我希望司法部门能严厉地处罚他们。布鲁塞尔市将作为原告,通过行政处罚机制进行起诉。从6月8日起,开始接待遭受损失的商家,以便尽快赔偿给他们,我们绝不容忍首都出现有罪不罚的现象。
 
MR党对当天下午游行示威的人流量进行了质疑,毕竟当局目前还在鼓励大家保持距离。Philippe Close市长则强调:公共秩序、言论自由和公共卫生问题之间存在微妙的平衡。
 
安特卫普大约1200人参加
 
6月7日下午,安特卫普大约1200人在Steenplein集合,参加“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动,大家整体还是遵守防疫措施的。上周,组织方就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比利时年轻人反对种族主义,并在各个城市进行集会。安特卫普这边的集会,并没有得到市政府和警方的批准,但行动还是继续进行了,最后活动地点从Groenplaats改到了Steenplein,也顺利进行了。
 
但是,还是有一些活动参加者出现在Groenplaats,其中100多人被警方逮捕,因为活动结束后仍有大量抗议者滞留在市中心,并且不遵守安全距离规定,警方进行了干预,用De Lijn巴士将他们一起带到警察局登记身份,并且这些人可能面临罚款。
 
根特、哈塞尔特、奥斯坦德
 
根特地区最初参加者只有250人左右,很快上升到750人,他们前往Zuidpark一起参加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由于根特市政府不允许静坐,他们换了另一种办法,每人将鞋子放在雕像周围。
Hasselt地区有大约200人聚集在Kolonel Dusartplein附近参加静坐抗议活动,静坐结束后,他们前往Léopold II雕像那里,把国王雕像头上缠了一块儿白色的布。林堡地区Hoofdstad警局表示:这次不是示威活动而是静坐,进行的很顺利。市长事先已经得到通知,完全赞成这个流程。
沿海城市Ostende也有大约300人响应并参加这次活动。
示威者攻击殖民时期国王雕像
高喊“凶手”
 
过去的周末,美国内战期间南方邦联将军雕像、17世纪英国奴隶贩子雕像接连被示威者推倒,比利时的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雕像也未能幸免,该国多地的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雕像成为示威者的攻击目标:被涂红色油漆,写上“我无法呼吸”字样,还有示威者爬上雕像高呼“凶手”……
 
美国媒体提到,一个多世纪前,利奥波德二世国王对非洲殖民地民众犯有“滔天罪行”。

比利时多个城市的示威者将利奥波德二世国王的雕像作为目标。在根特市,这位昔日国王的半身雕像被涂上了红色油漆,上边还写有“我无法呼吸”字样。而比利时安特卫普市的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雕像也同样遭到破坏。

7日,示威者聚集在布鲁塞尔,有人站在这位前殖民时代国王的雕像基座上,有人则围在四周,示威者高呼着“凶手”。从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还能看出,有人手里还展示着刚果(金)国旗。

利奥波德二世国王于1865年至1909年执政,其监督了在非洲对刚果的剥削以及野蛮殖民。过去比利时国内要求拆除这位国王雕像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不过网上的一份请愿书如今已经获得近6万人签名。

类似行为早前在美英也出现了。据此前报道,7日当天,在英国布里斯托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中,示威者用绳索拽倒了17世纪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铜像,对其进行涂鸦、踩踏,并将其淹入河中。现场视频显示,示威者还模仿当时黑人被警察“膝盖锁喉”的场景,用膝盖抵住科尔斯顿雕像的喉部。

英国内政大臣帕特尔称,对科尔斯顿雕像的毁坏是“极其可耻”、“完全不可接受”以及“纯粹的破坏”行为。

 美国内战期间南方邦联将军的雕像也一度成为示威者的目标。6日晚间,美国一小群示威者在弗吉尼亚州首府里士满市拉倒一座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将军的雕像。报道称,红色油漆状的东西溅在雕像身上。雕像身上系着一根绳子,它被拉倒后,有人甚至在上面小便。雕像的基座被破坏,上面被印上“黑人的命也是命”字样。
 
新冠病毒专家担忧抗议活动
加大病毒传播风险
 
这次抗议活动,布鲁塞尔有1万多人参加,安特卫普最后还用Lijn巴士将被捕的100多人运到警察局。病毒专家表示非常担忧,Marc Van Ranst指出:肯定会有人生病。Steven Van Gucht 和Erika Vlieghe两位医学专家也认为抗议活动非常危险。
 

Marc Van Ranst解释说:这在两个月前是致命的。如果是上个月也非常的危险。现在情况好一些,但也不能这样,1万人聚在一起,肯定会有人传染生病。
 
Marc Van Ranst还担心抗议活动影响其他行为良好的民众。整体来说,比利时民众对“社会气泡”的尊重还相当有限。现在解释起来就更麻烦:在花园里跟11个人一起烧烤不可以,结果布鲁塞尔1万人参加活动就可以?
 
病毒专家Steven Van Gucht也不赞成示威活动,他表示:新冠病毒还在传播,强烈建议不要进行这样的集会。所有的生命都是重要的,这个病毒并不区分信仰或肤色。一定要注意保持距离,带上口罩。
 
比利时退出战略专家组(GEES)主席Erika Vlieghe也表示反对:这种活动不明智又危险。这种示威,出发点是好的,但可能会导致病毒的再次爆发。
 
Vlieghe还表示:我不想对这些人的情绪以及是什么促使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做出负面评价,但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这肯定是不合理的。即使所有人都戴着口罩,也不能在与新冠病毒做斗争的阶段聚集这么多人。目前病毒传播比几周前要少得多,这次参加活动的也主要是年轻人,尽管如此还是很危险,有可能导致病毒再次爆发,我们要到两周后才能看到影响
 
比利时政界人物怎么说?
 

 
索菲·威尔梅斯首相认为抗议是值得尊重的,人们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但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示威)照片。我感到遗憾的是,示威没有考虑到健康问题。她在推特上说,人们数周来与新冠病毒斗争的努力没有得到尊重。她表示将与相关市长和大区进行对话,从本周末的事件中学习经验教训,包括公共卫生健康方面的。
 
佛兰芒首席大臣扬·贾姆邦也持同样观点。“所有人都要尊重表达意见的人。但是在疫情时期,像今天这样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如果示威随后沦为暴力,这将是对所有为我们的健康和安全做出努力的人们的打击。”
 
个体经营和中小企业部长丹尼斯·杜卡姆(Denis Ducarme)想知道为什么警察没有更快地进行干预。他说:“内政部长彼得·克雷姆必须就此向布鲁塞尔当局质询。因为警方未能采取预防行动,几家商店遭到洗劫。对于这些受害商店来说,三个月的封锁打击之后再来个洗劫,伤害之大无法估量”。
 
比利时“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发言人安格·卡兹说:“乔治·弗洛伊德谋杀案显然使许多人惊醒。”她呼吁示威,“许多人已经厌倦了警察对黑人系统的野蛮行径。”
 
安格·卡兹说,比利时存在“制度化种族主义”。
 
比利时“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也批评比利时到处都有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卡兹说:“许多人认为,到了2020年,不应该再有在刚果犯下许多谋杀罪行的人的雕像。”
 
抢先开门的咖啡店
 
6月8日是比利时解封第三阶段的第一天,餐饮业开放。一些咖啡馆在第一时间——8日凌晨零点,抢先向顾客开门,成为第一批开放的餐饮企业。家家都受到顾客追捧,对餐饮业来说透露的是好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