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疫情|首相:不允许大型示威 一咖啡馆客人多被警方关闭 一项纾困新措施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0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2(前一天89
佛拉芒83人,瓦隆31人,布鲁塞尔18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9569例
 
新增死亡10(前一天13
9629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24人住进医院(前一天16
68名患者出院(前一天9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525人(-48)
有102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3
 
首相:目前不允许大型游行示威
 
9日,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在她的推特账号中发布一则视频,她强调,目前阶段尚不允许大规模游行示威,如周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反对种族主义示威。
 

威尔梅斯说:在布鲁塞尔的波拉尔特广场上,大约有10000人和平集会。她强调说,她要传递的信息是针对聚会本身,而不是事后发生的“不可接受的暴力行为”。
 
威尔梅斯说,与种族主义和一切形式的暴力作斗争是一个正当理由,但这些聚会仍然违反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的规则。
 
她说:这些规则并不是要阻碍民众言论自由,而是要把全体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来保护。她用坚定的口气说:“现阶段,周日发生的事情不得重演。”
 
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在比利时的退出计划的下一阶段中“为民众言论自由的形式制定规则”。周二,首相在与布鲁塞尔市市长菲利普·克洛斯会面后,他们在联合声明中宣布,他们将为解封阶段的抗议活动制定规则。
 
他们强调,民众表达言论的权利必须与安全理事会已经详细制定的法规保持一致,“以确保在公共场合发表意见的自由尽可能与卫生法规相适应。”
 
维尔梅斯还强调,人们不应怀疑继续努力尊重防疫措施的用处,即便看到周日示威的图片后。“我们决不会放弃。我们不能放弃。新冠病毒还在这里。”她说。
 
政府纾困新措施:公司可以
2020年的亏损计入2019年的利润
 
比利时联邦政府为企业纾困提出了一项新措施。众议院财政委员会昨天(9日)通过一项提案:企业和自由职业者将能够把今年(2020年)的损失计入2019年的利润。
 
这项措施可以令2019年有盈利(而2020年可能亏损)的企业少交所得税。
 
这项提案下周将在全体会议上进行表决。
 
联邦财政部长亚历山大·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的财政工具箱里有这个“倒推式”财政工具。这种措施曾经在农业和园艺业上使用过。
 
这项政策还将允许企业要求(政府)偿还预付税款。这也将大大减少他们在2019年支付的税款。
 
这项措施受益的公司,不包括发放股息,购买自己股份或减少资本金的企业。同时还排除了那些没有实质经济活动、由避税天堂的公司控股的公司。
 
卫生部长为口罩政策辩护
“我们一直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晚报》报道,面对持续不断的质疑,比利时联邦卫生部长玛吉·德布洛克(Maggie De Block)再次为联邦政府的口罩政策进行辩护。她说:关于口罩,我们一直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和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建议。全世界都遵循了这一建议。在封禁期间,口罩是为医疗人员(和看护人员)准备的。相比较而言,尊重社会隔离和卫生措施(比戴口罩)更为重要。在解封阶段,情况有所不同。民众戴着口罩可以保护周围的人。
 
餐饮业重新开业:各出妙招
酒店房间改成迷你餐厅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比利时已经进入解禁第三阶段,“社会泡沫”扩大,很多人决定在刚刚重开的酒吧或餐厅团聚庆祝,在疫情背景下,餐饮业也纷纷发挥想象力,各出妙招。
 
新的服务模式
 
Ixelles区的Café Belga是布鲁塞尔最大的露台之一,一些常客不在乎天气赶到店中在露台上坐下来,一位客户表示:想看到人们高高兴兴在一起。
 
之前大家都是在柜台下单,现在下单都是在餐桌上完成。老板Arnaud Van Hollebeke解释:现在会让员工改变工作方式,教他们如何招呼客人,安排他们座位,以及如何给出建议,员工的任务就是给大家创造愉快的氛围。
 
电子菜单和有机玻璃
 
在一家意大利餐厅,封锁期间提供打包服务,现在重新开放后则使用电子和交互式菜单,而且这种菜单店家可以实时根据需要修改。
 
酒店分区改成派对空间
 
餐饮业创新不仅是为了满足卫生规定,也是为了应对经济困难。Jam酒店曾是布鲁塞尔举行派对的热门地点,但封锁期间一直空无一人,今年夏天也不太可能恢复正常活动。面对悲观前景,布鲁塞尔晚会组织专家们做了创新:分隔,布置和租用部分空间,比如将酒店视野好的高层,改造成一个个小单元作为解禁庆祝的场所。
 
Michel Perez,是布鲁塞尔社交俱乐部的组织者,也是“Organisateurs”的联合创始人(知名的Ginette之夜的创办方),他解释说:我们向酒店负责人提议,将其分隔成一些独立的部分,比如一些客房或者露台区域。这个特殊时刻大家被迫寻找窍门接待客户和实现营业额。我们很有希望这能行得通。因为疫情期间,很多机构都一样,经济收入只是被冻结了。
 
酒店房间改成迷你餐厅
 
Jam酒店的80个客房中有50个改成餐厅,这样朋友或者家人可以一起开心聚餐。酒店总经理Jean-Michel André解释说:“我们觉得在客房用餐,比在餐厅吃饭要棒。另外因为不需要所有的房间都提供让客人睡觉的功能,所以我们决定保留一些客房举办派对,并提供一种不同的氛围。”
 
客房改成迪斯科舞厅
 
记者在采访快结束时,发现7楼有客房已经改成了迪斯科舞厅,是同一个“社会气泡”的朋友们在这里庆祝考试结束。其中一位女士表示:我们真的需要这个(舞厅),感觉又活过来了。
 
一家咖啡馆人满为患遭警方关闭
 
6月8日,Hasselt市的咖啡馆Bierpunt刚刚开业几个小时就被警方关闭。警方解释说,我们警告了好几次,但还是一直违反规定。
当天这家咖啡馆开业后,很快就涌入了大量的客人,开始有人聚集在一起,尤其是露台上。还有几个年轻人喝醉了开始发出噪音。警方表示,整条街上挤满了人,行人甚至不能安全通过。
 
最后警方向咖啡馆老板发出警告,但引起露台上一些人的抗议。面对骚动,老板决定关闭露台,但是事态并未平息,转而咖啡馆里面也开始骚乱起来。
 
晚上10点,也就是咖啡馆开业几个小时后,警方决定关闭这家咖啡馆,并指出,这是市中心唯一一处我们不得不进行现场干预的地方。
 
咖啡馆老板表示:这难以理解。年轻人在家憋了3个月,这次重新开门他们非常迫不及待。现在这个权利也被剥夺了。
 
比利时媒体提醒说,比利时当局允许咖啡馆和餐厅6月8日重新开放,条件是要遵守相应的规定,尤其是社会距离问题。
 
皇宫旁利奥波德二世雕像遭到破坏
 
9日,布鲁塞尔皇宫旁、位于Trone大街的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骑马雕像遭到破坏。雕像底座几处铭文遭到涂鸦,可以看到一个大大的“赦免”字样,上面还写着“黑人的命也是命”,“他妈的种族主义”,“这个人杀死了1500万人”。
“让我们修复历史”小组于6月初在网站change.org上发起了请愿,要求清除布鲁塞尔的所有利奥波德二世雕像。这份请愿书是对美国正在进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的回应。发起人表示:难以理解的是,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对刚果人民犯下了罪行,他仍然在公共场所受到尊敬。
 
比利时多个城市的示威者将利奥波德二世国王的雕像作为目标。在根特市,这位昔日国王的半身雕像被涂上了红色油漆,上边还写有“我无法呼吸”字样。而比利时安特卫普市的利奥波德二世国王雕像也同样遭到破坏。
利奥波德二世国王于1865年至1909年执政,其监督了在非洲对刚果的剥削以及野蛮殖民。过去比利时国内要求拆除这位国王雕像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不过网上的一份请愿书如今已经获得近6万人签名。
 
法语区:无论情况如何9月份必须上学?
 
6月9日布鲁塞尔法语区教育部长Caroline Désir在布鲁塞尔法语区议会委员会上表示:无论情况如何,义务教育从9月份要全面恢复。
 
之前因为疫情蔓延,加上一些家长对孩子健康的担忧,布鲁塞尔法语区的义务教育监督从3月中旬开始暂停。随后5月18日起逐步复课,医学专家也保证儿童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很小,但仍有很多学生没有去上课。
 
尽管理论上讲,为这些学生准备了家庭作业,但其中一些学生,尤其是条件最差的学校学生,从3月中旬以来跟学校完全失去了联系,这可能会加剧学业不平等和辍学率。
 
面对这种情况,包括天主教教育总务处(SeGEC)在内一些教育机构,要求布鲁塞尔法语区尽快恢复义务教育监督,但遭到了Désir部长的拒绝。
 
许多父母仍然担心孩子的健康
 
法语区教育部长在议会上向议员解释:我们处在一个非典型的环境中,社会上在恢复上学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许多父母仍然担心孩子的健康。恢复监督将使这种争论更加激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时间是我们的最佳盟友。
 
但是,法语区教育部长说,从9月起,即使疫情再次爆发,所有儿童也必须重新与学校建立联系,即使是在非全日制的基础上,会根据届时的卫生形势作出实际安排。
 
理论上,比利时所有6岁的孩子都要接受义务教育,今年9月份,这一年龄将降至5岁。
 
Bpost包裹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疫情爆发以来,比利时邮局Bpost的包裹数量几乎翻了一番,加上一些员工生病请假,导致很多包裹送货延迟。
 
Bpost发言人Delphine Van Bladel解释:后来病假员工逐渐回归,但是包裹数量依旧很多,几乎跟年终过节时持平。目前每天大约有45万包裹,去年同期是27万个。虽然商店恢复营业,但是并没有影响大家网购。我们发现很多新客户之前是从来不网购的,这些人接下来几个月是否会成为网购忠实用户,还有待观察。
 
他说,为了解决包裹数量激增的问题,我们雇了800名新员工,都是固定期限合同,接下来再看情况是否转为无固定期限合同。
 
他还表示,疫情对比利时邮局BPOST产生的影响是积极的,第一季度的资产负债表符合我们的预期,但现在预估下一季度的情况还为时过早,我们是一个拥有多项业务的集团。我们在派送方面还是有效率的,从3月份开始也推出了新的派送模式,以适应变化保证效率。
 
比利时一半病人因疫情放弃医疗
可能出现第二波跟慢性疾病相关的危机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虽然目前欧洲范围内避免了第二波新冠疫情,但比利时医院接下来可能面临另外一种危机:封锁期间,成千上外的医院预约因为疫情推迟或取消,由此产生的后果令人担忧。这是5月初鲁汶大学启动的相关研究的初步结果。
 
疫情前预约被取消
 
这项研究由鲁汶大学健康经济学教授Sandy Tubeuf主导,调查对象中有一半表示在疫情期间放弃了专家治疗(在疫情前进行了预约),包括:牙科护理(38.7%)、理疗类辅助护理、言语矫正、足疗(33.6%)及全科医生就诊(19%)。近90%的人放弃了体检(筛查、医学成像、采血)。大部分预约取消是由于医疗机构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关门,但10%受访者是因为害怕感染新冠病毒主动放弃。
 
疫情中民众调整了医疗需求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危机前的预约:尽管出现新的健康问题,38.6%的受访者没有进行医疗咨询。Sandy Tubeuf认为这个数据令人震惊,并给出了初步解释:应该是出于个人考虑,要么觉得医院情况太严重,要么觉得可以抗一抗,也可能是来自医院的指导。
 
人们已经调整了自己的医疗需求,之前的研究可能都集中在放弃医疗的经济原因上:能不能付得起医药费?但在财务问题出现之前,大家会先考虑:应不应该去医院?
 
医院面临新危机
 
疫情期间医院集中精力照顾确诊患者,但其他常规患者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健康状况很可能会恶化,研究人员认为比利时会出现第二波跟慢性疾病相关的危机。并认为比利时今年和未来18个月,总体健康状况可能会下降
 
对未来的担心
 
如果未来几周出现健康问题,34.8%表示希望咨询医生,48.9%表示只有在健康问题严重情况下才会去看医生;10%只会通过电话咨询,6.2%不会进行任何联系。Sandy Tubeuf认为,这种情况虽然有害怕感染新冠病毒的原因,但也有“利他主义”的考虑,即大家会觉得可能别人的健康情况更严重(更需要治疗)。虽然有些行为是无私的,但最终可能会带来不利的后果。
 
受访者采样说明
 
共有2000名受访者参与调查,样本主要是女性(74.2%)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80.3%拥有高等教育文凭)。研究人员认为有理由相信,在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中,放弃医疗的情况更为普遍,情况更为严重。该调查会持续到六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