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疫情|皇室中洛朗王子第一个站出来 警察跪压少年像极了…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2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8(前一天142
佛拉芒64人,瓦隆35人,布鲁塞尔9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59819例
进行了13115次检测。总检测数达996000次。
 
新增死亡10(前一天16
其中,医院7人,养老院3人,
9646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32人住进医院(前一天19
45名患者出院(前一天61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477人(-5)
有89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10
 
疫情发言人、病毒学家范古奇说,过去一周新增感染人数稳定在120人左右,并未下降,7天的平均数还增加了一个百分点,但人均感染数是0.87,低于1,就是说,每10个人感染后,传染给8.7个人。人均感染数低于1,表示疫情呈下降态势。

 自3月15日以来每人新增住院人数趋势图
 
洛朗王子站出来为利奥波德二世辩护
“他为我们的国家做了很多好事”
 

洛朗王子确实是个真性情的人。在利奥波德二世重回舆论视线时,在比利时皇室中,他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最近几天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的几尊雕像被涂漆,洛朗王子站出来为他的先辈辩护。“他为我们的国家做了很多好事。他在布鲁塞尔建造了公园,在许多其他地方也是。”他在法文媒体Sudpresse上强调。

 
“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在比利时引起了关于19世纪殖民“刚果自由邦”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雕像的重新辩论。HLN说,(当时)黑人遭到大规模剥削,导致多达500万人死亡(原文)。最近几周,这位前任国王的几尊雕像被涂漆或遭移走。

洛朗王子对这些感到遗憾。他说,应该看到利奥波德二世为比利时所做的一切。利奥波德二世本人从未去过刚果。好吧,为国王工作的人,他们确实犯下了虐待(罪行)。但是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让那里的人受苦。
 
洛朗承认,我们西方社会确实在非洲犯了重大错误。他说:“当我遇到非洲国家元首时,我总是为殖民地期间欧洲人的行为道歉。我总是这样做。”
 
CD&V党主席乔阿希姆·科恩斯表示,刚果独立60周年对比利时政府来说“确实是个好时机”,承认我们殖民时期的问题。科恩斯认为菲利普国王是“最合适的人”。
 
昨天,对皇宫旁的利奥波德二世雕像进行清洗
在利奥波德二世统治期间,他建造了布鲁塞尔地标公园——凯旋门(我们现在称“五十年宫”),Oostende惠灵顿竞技场和Tervuren非洲博物馆等。
 
他建造和购置的个人财产,包括Laeken皇家温室和许多大型庄园,已捐赠给国有的皇家信托,条件是保留给皇室使用。
 
那慕尔:利奥波德二世雕像将不会拆除
 
双手绑在他的背后,他凝视着地平线,他自豪地站在城市的入口处,似乎没有理会每天驰行在他脚下的数百辆汽车。随着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拆除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它是否应该保留在目前的位置,即Namur市萨尔辛内斯维尔茨广场的中心?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是一个触发因素,重新引发了一场古老的辩论:我们是否应该移除公共空间中殖民时代的所有代表?那慕尔市政府已决定选择保留这一遗产,无论它多么痛苦和繁琐。市长说:“我认为这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承担这个历史带给我们的荣耀或者阴影。维护当时制造的雕像并不意味着我们认可与殖民有关的阴影。对于一个真正的问题,即与歧视或种族主义作斗争,这(拆除雕像)不是一个正确的答案。”
 
哈瑟尔特和圣特雷登
不拆除利奥波德二世雕像
 
哈瑟尔特(Hasselt)和圣特雷登(Sint-Truiden)的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目前暂时不会拆除。Sint-Truiden的Leopold II街也将保留其名称,但将有一个上下文关联面板。自2018年以来,在哈瑟尔特,利奥波德二世纪念碑就已经有这样的标志。
在哈瑟尔特,有关雕像的讨论在上届市议会就已经展开。2018年的解决方案是(对历史)进行澄清。市长史蒂芬·范德普特称,拆除雕像将无法解决问题。他说:“真相有其存在的权利:雕像是在刚果生活过的哈瑟尔特人的纪念碑。利奥波德二世的确有过错。因此,我们必须永远记住它,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它。教育比对“象征”展开战争更为重要。”
 
布鲁塞尔警察跪压少年颈部照片令人震惊
美国黑人佛洛依德就是这样死的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目击者称,星期天布鲁塞尔“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中,看到一名警察跪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几分钟,他们感到“震惊”,称这一举动模仿了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美国警察的举动。
 
照片显示,两名身穿防暴服的警察将一名青少年压在地上,其中一名跪在他的脖子上,把少年手臂扭在后背。
 
三名目击者在接受布鲁塞尔时报采访时称,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其中一位说少年痛苦地大喊大叫。“持续了将近五分钟,”“我认为他很痛苦,他在尖叫,手臂完全扭曲。”
 
震惊的旁观者说,这名少年没有抵抗,似乎因“没有明确的理由”被捕。
该事件发生在警察与大约十二名抗议者之间发生冲突之后。
 
一位28岁的目击者说,“这与杀害弗洛伊德的警察的姿势确实完全一样。” 他说,当他到达现场时,警察仍跪在少年身上。
 
鲁塞尔-伊克塞尔警区发言人拒绝置评,但表示“警察使用的具体技术取决于情况”。发言人说:“在说出允许与禁止的内容之前,有太多因素需要考虑。”
 
拒绝透露姓氏的目击者说,这名少年很苗条,可能还没有20岁。他们不知道逮捕的原因,不清楚这名少年是否是其他数十名使用石块来阻挡警察高压水枪的青年的一部分。
 
布鲁塞尔时报在报道中还说,警方正在调查一名19岁男子在视频中的投诉,该男子说他在参加抗议活动后遭到五名蒙面警官殴打和侮辱。还有其他几人谈到被不公正逮捕,包括一名女子,被拘留了六个小时而没有被告知原因。
 
政府展开临时失业补贴诈骗调查
将近1700
 
自从疫情危机爆发,比利时共有139605名雇主求助于临时失业措施。据比利时媒体DH报道,比利时国家就业办公室(Onem)对涉嫌滥用这项制度骗取临时失业补贴展开了1692起调查。
 
根据Het Laatste Nieuws 和 De Morgen两家媒体的报道,大约461起进行了现场实地检查。执法机构表示,这种类型的诈骗整体来说不太容易被发现,针对疫情出台的关于不可抗力临时失业措施新规定,门槛条件低,加上给雇主的灵活性又大,导致几乎无法进行监控。
 
(检举)投诉可能有助于发现欺诈行为,到目前为止,比利时国家就业办公室共计收到370起投诉,与此同时也主动进行了一些核实。
 
N-VA党议员Björn Anseeuw呼吁,既然临时失业制度延长至8月底,要提高准入门槛。但就业部长Nathalie Muylle (CD&V)答复,不打算改变目前的准入条件。
 
是否有猫腻?
议会要求对1500万口罩合同进行审计
 
据HLN报道,比利时联邦议会要求联邦审计法院对国防部1500万口罩采购合同进行审核。N-VA最先提出这个要求,现在已得到其他党派的支持。
 
故事始于政府承诺向比利时每个人提供至少一个口罩。国防部的任务是采购1800万个口罩,并找了两个供应商:根特的一家服装公司Tweed&Cottons提供300万个口罩,剩余的1500万个口罩由卢森堡的Avrox公司提供。
 
当得知Avrox是在卢森堡注册的一家邮箱公司时,警钟开始响起。该公司与纺织业没有联系,也没有自己的生产能力。如此庞大的合同授予一家没有工业生产历史的影子公司,很快遭到参加了投标竞争的几家比利时纺织公司的强烈指责。
 
很快,人们意识到Avrox无法满足国防部规定的口罩交付期限。在此期间,在公共交通上佩戴口罩的义务已经生效,无论政府最初的承诺如何,公众都被迫自给自足。
 
国防部通过部长菲利普·戈芬(Philippe Goffin,MR)指出,合同中写明了延迟交付的惩罚条款,虽然绝大多数口罩迟到了,但成本较低。
 
截止日期到了,Tweed&Cottons公司完成了全部订单。这家生产RectoVerso系列服装的公司的产品(口罩)没有发现任何毛病。
 
另一方面,Avrox公司准时交付了300万个口罩,其余的1200万个则迟到了。
 
但是,当迟到的口罩到货时,人们发现这些口罩没有达到国防部设定的标准。
 
任何公共采购合同都规定了投标公司必须满足的一系列要求。口罩合同中要求口罩必须能够以60度机洗。
 
但是,当Avrox的口罩到货时,发现它们只能在30度下进行手洗,专家认为该温度太低,无法消除其可能遭受的任何污染。
 
但是,当指出这一点时,国防部说60度的问题只是一个建议,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规则。竞标这份利润丰厚的合同被拒绝的那几家公司迅速指出,在原始合同中,60度法则是一成不变的。正是在这个问题上,一家公司被拒绝了。
 
自一开始就密切关注此事的联邦议会议员迈克尔·弗赖里奇(N-VA)已向议会提出一项动议,要求审计法院审查Avrox获得口罩合同整个程序。他在星期三的议会全体会议上提出这个动议,尽管没有进行表决,但该动议并未遭到其他各党派的反对。
 
联邦议会议长帕特里克·德瓦(Patrick Dewael)同意将动议提交给审计法院。
 
20岁女人谋杀2岁小女孩被判入狱18
 
20岁的梅根·德海恩(Megan D’Haen)因杀害其男友2岁的小孩,而被根特巡回法院判处18年徒刑。
陪审团裁定梅根犯有谋杀罪。她被判入狱18年。
 
梅根在审判的第一天,上星期五,承认对她的所有指控。她承认,当男友比约恩工作时(不在家),策划并实施了这起谋杀案。她说,她让蹒跚学步的2岁孩子切尔西在浴缸里洗澡了四分钟,令其溺水死亡,然后至少等了十五分钟才拨打紧急电话。救援人员赶到后已经无法让小女孩复苏。她对所有人撒谎了两年,但调查很快戳穿了她的谎言。
 
公共检察官说,所有证据都表明,切尔西之死是一次冷静、蓄意的行为的结果。
 
司机路上堵塞必须留出救援通道
 
6月11日,比利时众议院通过SP.A党提交的一项法律草案,要求司机在路上排队或者交通严重迟缓的情况下,必须留出救援通道,方便优先车辆通行。
 
目前德国,匈牙利和卢森堡已经实施这种措施。比利时目前来说,司机是听到救援车辆的鸣笛必须让开道路,今后则必须主动预留救援通道。
 
布鲁塞尔法语区:文化行业补贴
达成初步分配协议
 
6月11日,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达成协议,向深受疫情影响的文化行业提供初步紧急援助。这项紧急基金主要用于文化活动运营商,他们在3月14日至5月3日期间,因业务取消场地关闭遭受重大损失。
 
另外,该基金还进行了扩充,为5月4日至7月5日期间增加了一倍规模。
 
第一批补助将近850万欧元:321家文化机构
 
根据6月11日达成的协议,第一批援助补贴总额为8439225.90欧元,政府和文化当局共计收到389件申请,经过审核后发放给其中321家文化和运营机构,包括:文化中心(167251欧元)、表演和创意中心(340894活欧元)、现场艺术(戏剧、马戏、舞蹈、童话等3242548欧元)、音乐(1863188欧元)、雕塑艺术中心(364545欧元)、公共或私人博物馆(814695欧元)、电影(1646102欧元)。
 
其中主要受益方包括比利时卡通中心(245000欧元),非盈利组织Faso Danse舞蹈剧院(220399欧元),青年音乐联合会(208205欧元),非盈利组织Mazal – 同时经营着布鲁塞尔金羊毛剧院(150153欧元)和皇家画廊剧院(150000欧元)。另外还有一些主要的文化运营商,比如法语区皇家歌剧院和Flagey歌剧院并没有申请援助,他们认为这项基金应优先补偿规模更小更为脆弱的机构,维持这些机构的补贴,可以让它们能够应对危机。
 
第二批850万欧元很快到来
 
接下来,在5月4日至7月5日期间,有需要的文化机构可进一步提交补贴申请,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已经为此划拨850万欧元预算。文化部长Bénédicte Linard还提到,设立了一项大约250万欧元的特别补贴机制,援助5月4日至8月31日期间夏季节日活动组织机构。
 
今年夏天几乎所有的婚礼都被取消
 
6月10日,婚礼服务行业组织HL Belgique发言人Cynthia De Clercq指出,自从比利时宣布第三阶段解禁措施以来,几乎所有7月和8月的婚礼都取消了,该行业担心会出现破产潮。
 
上周,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决定,从7月1日起,允许最多50人参加的宴会,舞会仍旧禁止。HL Belgique遗憾地表示:几乎所有之前没有取消夏季婚礼的新人,在这一消息宣布后决定放弃。上周本来还有20%,但是消息宣布后只有不到5%还在继续。
 
Cynthia De Clercq解释:新人们不希望婚礼参加人数少于100人,也不希望没有舞会。我们永远弥补不了这些取消。最近,我们显然是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尤其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补贴。预计很多婚庆公司会破产。
 
该机构补充说2021年的需求也在下降。HL Belgique遗憾表示:疫情期间本行业没有被迫停业,因此也无法领取相应的补贴。在给当局的信函中,他们要求对该行业提供财政支持。
 
比利时为新冠病毒志愿者设立基金
不幸死亡者家人可获得死亡补偿
 
疫情期间,一些机构(红十字会、“食品银行”救济机构、养老院、医院)需要大量的志愿者来确保他们的日常工作。比利时联邦职业风险机构Fedris指出,由于原来的许多志愿者都是风险较高的老年人,这些机构不得不招募新的志愿者或雇佣大学生。
 
目前,这批协助抗击新冠病毒的志愿者(包括在职大学生)还没有新冠病毒死亡保险。6月11日, Fedris指出:联邦政府创立了“新冠病毒志愿者基金”为他们提供死亡补偿。这项基金是在Fedris组织内部设立的,所有抗击新冠病毒机构的志愿者(包括在职大学生)自动享受这项基金的保障。
 
死亡补偿支付给亲属
 
如果因新冠病毒造成死亡,这项基金将向受害人的亲属支付补偿。Fedris明确指出:如果只是生病,医疗费用享受医疗保险。
 
死亡补偿是一次性的,伴侣18651欧元,领取赡养费的前配偶9325.50欧元,享受家庭补贴的孩子,每个孩子15542.50欧元;另外给负责身后事的人一次性丧葬补贴1020欧元。
 
这项补贴是针对3月10日至7月1日之间的死亡补偿,之后,如果有证据表明是在2020年7月1日之前感染新冠病毒,也可以获得补偿。申请表格可以在Fedris的网站上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