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疫情|护士起诉比利时政府 秘鲁小猫故事结局篇 专家对周末拥挤露台表示担忧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16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5(前一天71例),
佛拉芒22人,瓦隆19人,布鲁塞尔14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60155例
 
新增死亡4(前一天6例)
9663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其中49%在医院,50%在养老院。
 
11人住进医院(前一天17人)
15名患者出院(前一天21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395人(-2)
有76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8)。
  
布鲁塞尔机场对每位旅客量体温
首例:一乘客疑似有症状被拒进入机场
 
6月15日早上,布鲁塞尔机场体温测量点发现一名乘客带有新冠病毒症状。这位旅客被拒绝进入机场,当然也不能登机。
目前,所有想要进入机场的人都要在出发大厅的入口,通过玻璃房进行体温测量,6月15日下午1点已经有3500人接受了检查。

 
热成像仪显示,其中14人体温超过38°,他们被带到机场外的医务室接受第二次体温检查。医生还会让他们做一份调查问卷以核实症状是否与新冠病毒有关,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体温偏高。其中一名乘客出现的症状与新冠病毒相似,因此被拒绝进入机场。
 
机场CEO Arnaud Feist:体温超过38°,有新冠病毒症状的乘客将无法乘坐飞机。
 
6月15日早上Arnaud Feist接受访问时表示:今天布鲁塞尔机场重启业务,预计白天有60多个航班,对于想出发度假的人来说,其中很多航班是前往洒满阳光的目的地。
 

为了保证乘客和机场工作人员的安全,卫生措施得到了加强:必须戴口罩;放了很多消毒凝胶供所有人使用;新增了一些洗手台,以便大家在机场各处都可以洗手;所有乘客在入口都要接受体温检查,体温超过38°,有新冠病毒症状的乘客不能乘坐飞机。这是避免感染乘客和机场工作人员的最基本的卫生措施。
 
护士起诉比利时政府:疫情期间遭忽略
 
比利时全国护士联合会(FNIB)和比利时独立护士联合会(FIIB)宣布,已经告上法庭传唤比利时政府和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指责他们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忽视护士群体以及缺乏远见。一同参加诉讼的还有56名护士。
 
根据FNIB和FIIB的说法,联合会曾努力多次向卫生部长和主管当局反馈该行业在医院、养老院和家庭护理方面的困难处境和面临的风险。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徒劳的,联合会当时寻求口罩和防护设备,要求进行系统的检测和心理支持,但是部长方面没有对此进行任何的考虑。
 
比利时护士总联盟(协调FNIB和FIIB的机构)的Wouter Decat解释:这项法律行动没有和我们进行协商。这是他们遭遇的现实状况,但是从法语区方面来说,答复要比荷语区更清楚直接。
 
FNIB和FIIB还给联邦政府养老金部长Daniel Bacquelaine写了一封正式信函,要求承认护理行业属于艰苦行业。
 
病毒学家周末拥挤的露台表示担忧
 
比利时疫情发言人、病毒学家史蒂文·范古奇(Steven Van Gucht)在周末看到挤满了顾客的酒吧和咖啡馆的露台后,表示感到“担忧”。
 
范古奇在佛兰芒电视台节目Terzake中说:上周末的那些场面让我有些担心。
 
比利时的酒吧,餐馆和咖啡馆于6月8日获准重新开放,第一个周末吸引了大批客人。
 

“人们需要小心。该病毒尚未消失,有可能再次爆发。”
 
作为重新开放的条件,餐饮场所要确保桌子彼此之间至少相距1.5米,但周末的许多地方并未执行此强制性规则。
 
在布鲁塞尔,餐饮业开放的第一周,监督规则执行情况的警察主要还是与餐饮业主进行对话和警告,只发出了大约十二笔罚款。
 
范古奇说,基本的个人卫生规则很重要,他敦促人们在公共场合保持洗手并避免触摸脸部。
 
他说:人们要充分意识到风险——我们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责任现在就在每个公民身上。
 
广受关注的小猫Lee故事结局篇
已经返回秘鲁进行隔离 避免了安乐死
23岁女孩Ali打算81日再将其带回比利时
 
从遥远的南美洲秘鲁带到比利时的可爱的小猫Lee,在比利时的遭遇可谓一波三折,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返回秘鲁,从而避免了安乐死。小猫Lee在比利时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受到了荷语区民众极大的关注,一度占据社交媒体关注榜榜首的位置。本报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故事进行了系列跟踪报道。
 
6月15日,比利时联邦食品安全署AFSCA指出,在与秘鲁驻比利时大使进行了建设性的协商会议后,非法入境的小猫Lee返回了它的家乡秘鲁。将它带回来的女大学生Selena Ali(23岁)因将其非法带入比利时将被处以罚款,同时比利时也在考虑建立授权的隔离中心,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事件。
没有隔离足够的时间
 
4月初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来自荷语区Stabroek市的Selena Ali未经AFSCA许可,乘坐撤侨航班时将小猫Lee带回比利时。然而秘鲁被视作狂犬病高风险国家。这只小猫打了狂犬病疫苗,但是没有隔离足够的时间。比利时没有任何一家中心获得授权可以接受它完成隔离。在与秘鲁方面协商建议把小猫Lee送回秘鲁遭到拒绝后,4月底,AFSCA机构曾要求将其安乐死,因为不能排除携带病毒的可能性。这个决定遭到了Selena Ali的抗议,她不愿交出小猫。
不用安乐死
 
经过一番波折,比利时当局,司法机构和秘鲁大使馆纷纷卷入其中,最终达成一项协议,允许小猫在秘鲁完成隔离,避免被安乐死。
 
主管AFSCA机构的Denis Ducarme部长表示: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结果,起码小猫不会因为主人不负责任的收养行为成为受害者。它的主人也会因为非法将动物从狂犬病疫区带回被处以罚款。
 
未来建立授权隔离中心
 
他还补充说:联邦机构目前正在研究,在比利时设立经授权的隔离中心,这些地方可以接受有可能受感染的动物,对它们观察足够长的时间,避免任何感染风险。
 
公共卫生问题
 
AFSCA机构方面,再次提醒民众注意非法进口动物的风险,尤其是来自狂犬病仍然存在的国家。食品安全署署长Herman Diricks再次强调:如果对人类或动物构成风险并且没有其他选择时,安乐死的决定仍然是必要的,这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根据Gaia动物保护协会(反对安乐死小猫Lee)的说法,这只小猫将在秘鲁的一个寄养家庭渡过隔离期。Selena Ali已经在Facebook上表示打算81日将其带回比利时,但AFSCA尚未确认这个日期,发言人表示:必须再次提出申请,我们会检查所有的文件是否符合规定。

七名律师和数千欧元的司法费用
 
这场风波不仅包括律师方面的司法速决战,准确来说是7名律师;还有住在布鲁塞尔机场一个全新的动物中心;最后是前往秘鲁首都利马的返程机票。故事的主角小猫Lee终于离开了比利时,回国接受一个半月的隔离。比利时媒体指出,这个代价是巨大的,不过付出代价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又由谁来买单呢?
 
滑铁卢战役周年活动将至:拿破仑相关雕像和石碑受到警方密切关注
 
接下里几天的日日夜夜,Braine-l’Alleud警方都会密切关注狮子山附近和滑铁卢战场上拿破仑相关的石碑和雕像。市长Vincent Scourneau因为担心破坏活动,已经发出了这方面的指令,尤其这周就是滑铁卢战役205周年。
 
备注:拿破仑1815年6月18日在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被盟军打败,即知名的滑铁卢战役。法国革命者废除了奴隶制,但拿破仑1802年在法国殖民地恢复了奴隶制。

 
这场战役的纪念碑和很大一部分就在Braine-l’Alleud的范围内。当地每年的纪念活动都通过(历史)重现的方式进行,吸引成千上万的爱好者参加。然而今年由于疫情危机,游行活动被取消。
 
6月15日, Vincent Scourneau市长确认:警方会特别注意防止破坏活动,这是一条预防措施,我们非常担心有人会攻击战场上的雕像或者石碑,或者对纪念碑进行破坏活动。我们所处的地方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传达欧洲层面的一致信息,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复苏,我们必须有预见性,能够在问题出现时及时反应。
 
全球最大的电子音乐节改为线上举行
Tomorrowland公布节目单 门票18日开售
 
据当地媒体报道,全球最大的电子音乐节Tomorrowland将于7月25日和26日组织线上虚拟版本,名为“Tomorrowland Around the World, the digital festival”(Tomorrowland全球共享,数字音乐节)。

诸如Armin van Buuren, David Guetta 和Paul Kalkbrenner这样的Tomorrowland常客,再一次出现在海报上。门票从618日开售,1天12.5欧元,两天20欧元。
 
由于疫情危机,Tomorrowland今年无法如期在Boom举行音乐节,但是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尝试数字版本。届时观众可以通过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观看60多位艺术家的表演。主办方保证实现典型的Tomorrowland的场景布置,使用特效和3D技术, 6月15日的预告片已经有所展示。届时还可以在8个不同的场景中进行选择。

 
过去几年中登台表演过的,以及本来今年夏天要参加音乐节的数十位DJ都会参与线上表演,尤其是Armin van Buuren, David Guetta, Paul Kalkbrenner, Martin Garrix, Dimitri Vegas & Like Mike, Amelie Lens, Steve Aoki, Tiësto还有 Lost Frequencies。
 
完整版海报以及所有的实用信息请访问网站www.tomorrowland.com
 
特朗普大力推荐的治疗新冠肺炎神药
被美国食药监局取消紧急使用授权
 
氯喹和羟氯喹不再被允许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周一(6月15日)取消这两种药物的紧急使用授权。
 
据CNBC报道,周一(6月15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结束氯喹(Chloroquine)和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的紧急使用授权,停止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表示,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方面,紧急使用授权的氯喹和羟氯喹,看起来效果不大。提醒中写道:“另外,这些药物会对心脏造成严重伤害,还会有其他副作用,氯喹和羟氯喹的治疗效果微小,对人体造成伤害的风险却很大。”
3月份,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把氯喹和羟氯喹列为紧急使用授权药物,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
 
大约一个月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发出警告称,使用氯喹和羟氯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可能会给病患造成严重的心率紊乱。
 
5月18日,白宫举行餐饮业高管和行业领袖圆桌会议,特朗普在会议上透露,他一个半星期以来,每天都在服用羟氯喹,但他并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白宫内科医生康利(Sean Conley)对此表示,羟氯喹的治疗效果大于潜在风险。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羟氯喹被大量使用作为治疗药物,但根据临床治疗效果来看,并不能证明羟氯喹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近来,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有文章表示,在预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方面,事实上羟氯喹并没有效果,仅仅是安慰剂而已。
  
5月1日,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公司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列为紧急使用授权药物,允许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
 
目前为止,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没有正式批准任何一种药物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