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疫情|警察也示威!他是“比利时大哥”?600医护感染!1500万口罩又双叒叕出问题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比利时联邦公共健康服务局SPF在6月20日上午公布,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4例(前一天128例),
佛拉芒56人,瓦隆11人,布鲁塞尔7人,
累计确诊病例达60550例
 
新增死亡2例(前一天12例)
9696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其中49%在医院,50%在养老院。
 
20人住进医院(前一天20人)
42名患者出院(前一天27人)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308人(-32)
有50名患者处于重症监护中(-5)。
 
比利时将不再在周末和星期一
发布疫情简报
 
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病毒学家史蒂文·范古奇(Steven Van Gucht)周五宣布,Sciensano将不再在周末(星期六、日)和星期一发布有关新冠疫情情况的公告。星期二的公告将包含星期六,星期日和星期一的数据。
 
这项决定是在比利时疫情向好的有利情况下作出的,可以使负责每个周末撰写报告的人员得到休息,并减轻医院的负担。他们现在可以在星期一发送周末数据。范古奇说:“目前情况相当稳定,但如有必要,我们可以再次增加疫情数据发布频率。”
 
SPF今天公布的疫情数据,是昨天已经采集的,因此发布出来。比利时新冠疫情下一次更新数据将在6月23日星期二。
 
布鲁塞尔列日夏洛瓦警察示威
抗议对警察污名化
 
6月19日中午,有大约300名警察在布鲁塞尔司法大楼门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后,全民抗议警察暴力浪潮中,警方人员受到的污名化。
 
现场警察在大楼前组成人墙,将手铐和臂章扔到地上,鸣笛示警,最后在掌声中结束了抗议活动。

 
列日和Charleroi响应
 
Facebook群组“警察统一行动-Police Unifying Movement (PUM)”发起的号召在法语区得到积极响应,尤其是列日和Charleroi地区。
 
PUM提出了一些口号,但是在荷语区要求先不要举行抗议活动,优先考虑传统的协商渠道。因此荷语区的一些警察上传了他们的个人照片,照片中将手铐和臂章放在脚下,以示团结。

 
警方希望布置随身摄像头
 
一名警察在受访时表示:无论是互联网媒体,纸媒还是电视媒体,警方的简单行动也都会遭到质疑。身份检查和安全搜查都是例行流程,都是基于准则的基础规定。多年来我们都要求在胸前配置随身摄像头,可以更客观地记录警方的执勤行动。目的不仅是自我保护,也是为了保护民众,有助于缓和目前紧张的局势。希望以弗洛伊德名义提出的抗议行动,能够加速随身摄像头的部署。

 
没有警察最终受害的是弱势群体
 
列日大约300名警察聚集在Natalis街警察局前面,参加抗议污名化的行动。列日警察局长解释说:自从弗洛伊德不幸死亡之后,我们在工作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们在社交网络、媒体网络上被处以私刑,给我们的日常带来巨大困难。我们被侮辱被唾弃。还有人呼吁反抗我们,导致警员被袭击。这次活动是示警,也传达了我们不被理解的信息。不能将比利时警察跟美国警察进行比较。一个没有警察的城市只会让强盗逍遥法外,而强盗是攻击弱势群体的。因此,如果城市没有警察,最后为之付出最高代价的,不可避免地将是弱势群体。
 
6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住院
 
6月19日,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向医学杂志《专家》(Le Spécialiste)介绍说,3月中旬以来感染新冠病毒住院、年龄在18到70岁的病人中,有7%是医护人员,预估总人数为600多人,不过没有他们职业的详细资料。
 
Sciensano表示,这是一个保守的估计,虽然测试申请表确实要求填写职业,但这一栏很少有人填写,所有并没有更为准确的数据。
 
Sciensano希望通过最近的电子表格(比纸质表格更新)强制填写职业信息,能够提供更多的资料。监测确诊患者接触对象的数据库应该也可以提供更多的细节,但目前还尚未可用。
 
与此同时,Sciensano鼓励医生们完成职业一栏的填写,因为已经意识到缺乏时间和信息,以及延迟填写表格都会是一种障碍。
 
弗洛伊德壁画出现在布鲁塞尔街头
 
非洲裔美国人弗洛伊德的大型壁画,于星期四(18日)下午在布鲁塞尔的莱肯市(Laeken)举行了揭幕式。这是该市“街头艺术”之旅的一部分,向所有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受害者致敬。

 
莱肯市副市长Alphine Houba表示,“我们所有人都为弗洛伊德事件感到震惊,我们希望在布鲁塞尔市谴责种族主义罪行,但也要传达和平,非暴力和希望的信息。全世界和比利时都有示威游行。布鲁塞尔拥有许多民族,并且作为欧洲的首都,布鲁塞尔要(在反对种族歧视方面)起到带头作用。”
 
这幅作品位于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avenue de la Reine和rue des Palais Outre-Ponts之间。
 

壁画于6月18日揭幕,是刚果裔比利时艺术家诺瓦德(Novadead)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完成的。他还是布鲁塞尔市中心欧洲区壁画《未来就是欧洲》的作者,以及列日的曼德拉肖像的作者。
 
画家介绍这幅壁画时说,玫瑰提供了爱的信息,背面是热带植物,对出生在刚果的我来说,它激发了我一种积极的情感,一种幸福。我总是在灰色的基础上工作,为黑人男性和白人女性使用相同的阴影。说明我们可以用相同的调色板画出所有人类。
 
Avrox1500万口罩又双叒叕出问题
 
前两天,比利时联邦反腐办公室已经对国防部从卢森堡Avrox公司采购1500万口罩展开调查,如今,这批布质口罩又双叒叕出现了新的问题。
 
Oeko-Tex是一家负责防护物资认证的机构,他们要求政府撤回Avrox公司提供的口罩说明书。该机构指出,说明书上的证书编号已过期,而且,这个编号不能用于口罩。
 
联邦议会议员迈克尔·弗赖里奇(N-VA)对国防部从卢森堡Avrox公司采购的这批1500万口罩出席“第N次问题”表示遗憾,并将就此质询维尔梅斯首相。
 
弗赖里奇议员说,说明书上的证书编号不正确,根据Oeko-Tex的说法,该号码已于2016年到期,无法再使用。此外,该证书不适用于口罩等终端产品,而是用于中间产品。
 
政府向民众发免费火车票
10次增加到12次
 
交通部长弗朗索瓦·贝洛特(MR)和比利时国家铁路公司SNCB已就免费乘车协定达成协议。不是10次票,而是12次免费旅程
 
之前本报报道了相关新闻,现在获取免票的规则有了一些变化。
 
每月使用两次
 
12次旅行的免票,必须通过填写网络表格申请,实名制。免费12次票有效期为6个月,仅能每月使用两次。这样要求的目的是确保更好地分散旅客流量。
 
从申请开始之日起15天后,即8月17日,将可以首次使用。
 
绿党议员金·布斯特对协议表示满意(该提议最早是由绿党提出的),认为可促进国内旅游,政府将为SNCB提供资金支持。
 
N-VA党则反对这项措施。“纯粹浪费金钱”,联邦议会议员托马斯·罗格曼说。
 
他是“比利时大哥”吗?
比利时追踪确诊患者接触对象负责人
任职不合法?职位牵涉多项利益冲突?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6月19日《Wilfried》杂志发表的一项调查指出:Frank Robben是比利时起草追踪确诊患者接触对象皇家法令规定的负责人,而比利时新冠病毒的追踪事宜实际上也是由他策划的,此人涉嫌多项利益冲突,在数据保护管理局(APD)的任职也是非法的。
Frank Robben是对抗新冠病毒数据小组成员,领导传输社保和卫生个人数据的多个机构,他在4月底应政府的要求,起草了一份颇有争议的皇家法令草案。这项草案为新冠患者的人工和数字追踪提供了框架,尤其是通过呼叫中心进行,而呼叫中心是为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管理的中央数据库提供信息的。
 
信息安全委员会(CSI)确定谁可以从中提取数据,但是《Wilfried》指出,这个神秘的机构是Frank Robben在2018年成立的,不顾欧盟委员会和国务委员会的意见,不顾比利时宪法和《数据保护总条例》(RGPD)的规定,竟然得到了议会的批准。
 
调查显示Frank Robben在数据保护管理局(APD)的任职也是非法的:机构成员必须防止国家违反规定,因此不能任公职。但Frank Robben的任职让其处于立法者、受益者甚至是立法法官的超然地位
 
另外众多消息来源指出,Frank Robben是一个专制又极权主义的人,心理上具有严重的破坏性。杂志收集的证词指出:Frank Robben建立了一个媲美警察国家的体制。新冠病毒追踪前协调员 Emmanuel André指出:在这样敏感的活动中,当局派出了一名管理人,行动力是有的,但也非常极权主义,能力强大到可以一人搞垮政府。他本人处于社保和公共卫生数据的垄断核心,一旦他同时占据了权力以及与权力相抗衡组织的中心,我们都会落入他的掌控之中。
 
人权联盟主席Olivia Venet对此表示赞同,他提醒说:这是对民主的嘲弄,可怕的事情正在上演…在一个健康的体制下,任职应该由不同的人来完成,但Frank Robben无处不在。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有人因为我和一个病人有过接触而打电话给我,我不会提供任何信息,因为我不相信他。有了这项追踪,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就有了控制公民的神奇工具。
 
当事人为自己辩护
 
RTBF联系了当事人Frank Robben,他为自己辩护,说是当局因为他的专业知识主动找到了他,向他求助。他表示:就我个人而言,就我的良心而言,我不认为我所履行的职责之间有任何不相容之处。对于某些职位,可能会有利益冲突,如果我有利益冲突,我就会指出,不会参加审议。
比利时主要政党最新民调
极右派Vlaams Belang最受支持
 
据RTBF报道,IPSOS为比利时媒体Le Soir, RTL-TVI, VTM进行的民调信息显示:跟2019年5月大选时相比,今年,荷语区更加偏向右翼,瓦隆区和布鲁塞尔相对稳定。
 
Vlaams Belang民调领先
 
在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调查中,这个趋势得到了反复证实:极右势力是荷语区最强大的政治力量。
 
民调显示,Vlaams Belang拥有27.7%支持率,跟去年5月相比可能增加9%。这一增长主要是以N-VA,20%(-5.5%)和目前荷语区其他多数派政党的支持率减少为代价的:CD&V,11.8%(- 2.4%)和Open VLD,10%(- 3.5%)。根据这项民意调查,(如果现在选举的话)Jambon政府在荷语区议会中无法再占多数席位。
 
这份民调意味着荷语区的第三大政治力量将是 SP.A, 12.5% (+ 1,7%),这是不是新的政党主席Conner Rousseau带来的影响?尚待证实。
 
绿党Groen的支持率有所下降,PVDA党继续增长7.3%(+ 1.7%)。
 
瓦隆区和布鲁塞尔相对稳定
 
在2019年5月的选举中,PS在瓦隆区的支持率已经跌至历史最低水平,预计将进一步下跌,23.7%(- 2.4%)。当时MR的表现也是该党在瓦隆区选举历史上最糟糕的之一,并将继续保持在20.5%的水平。
 
PTB(18.7%,+ 4.9%)预计代替Ecolo(15.5%,+ 0.6%),成为瓦隆区第三大政党。
 
布鲁塞尔方面,绿党Ecolo将保持2019年联邦选举中第一名的位置:19.1%(- 2.5%),紧随其后的是PS,18.2%和MR,17.4%。三大政党票数咬的很紧。
 
其他政党的支持率将大致保持在去年选举期间的水平,不过民意调查显示,CDH的支持率会低于5%,因此在布鲁塞尔议会中可能没有任何席位。
 
堕胎合法化:国务委员会
就堕胎修正案向议会提交意见
 
先前比利时PS党提交了一份有关堕胎合法化的法律草案,当时一同签字支持的还有自由党,绿党,SP.A, DÉFI 和PTB党议员。
 
3月12日,CDH和 CD&V党就这份法律提案提出了一些修正意见,尤其关注在申请自愿终止妊娠时可能知道孩子性别的问题,以及是要完全脱罪合法化,亦或还是要受一定的约束。
 
两党要求国务委员会给出意见,得到了N-VA和Vlaams Belang两党的支持,因此获得了足够的选票推迟对该法案的审议。所以6月19日,国务委员会向议会提交了关于修正案的意见,有关辩论可以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重新进行。
 
张文宏:全球疫情至少要到
年底和明年上半年
 
6月20日,张文宏医生谈疫情形势:全球疫情还在不断攀升,10天之后会破1000万。近期全球多国纷纷加大对于新冠药物的研发投入,而加快疫苗产品研发速度也将成为解决这一全球性灾难的关键途径。无论疫苗到来与否,全球性疫情蔓延情况至少要到年底和明年上半年。
 
世卫总干事:新冠疫苗研发难度大
此前未有过冠状病毒疫苗
 
19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全球没有任何针对冠状病毒的疫苗,如果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将会成为首个冠状病毒疫苗,可见研发难度之大。谭德塞同时强调,新冠疫苗应确保安全,并向所有需要的人群提供。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疫苗研发不应跳过任何一个步骤,没有捷径,但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加速研发,这几个月已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