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疫情|市议长:“所有外国人都应离开”卫生部长:“是的,我犯了错误”

【华商时报编译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6月27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的数据,在过去的24小时里,比利时
 
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3,
(7天时间平均每天新增92例,增加6%)
累计确诊病例达61209例(昨天61106例)。
 
新增死亡1例,
7天时间平均每天新增死亡6例,
9732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6月20-26日平均每天15人住院
目前正在住院的患者有246
有35名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治疗。
 
疫情数据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数据——基本人均传染数(R值)过去7天里为0.87。(这表示,在比利时,100人感染,传染给了87人。)该数据小于1,表示疫情在下降。
 
卫生部长终于认错
“是的,我犯了错误”
 
比利时联邦卫生部长玛姬·德布洛克(Maggie De Block)承认早期在认识新冠病毒疫情的严重性上犯了错误,但她解释说是因为工作太繁重而不堪重负。
 
作为抗疫第一线最重要的政府部长,德布洛克受到严厉批评。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就在新冠危机爆发之前,她在比利时荷语区和法语区两边都是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

 
在法文电视台RTBF一档节目“A Votre Avis”中,德布洛克广受质疑的几点都被提出来。
 
在回答“作为战略物资储存的几百万口罩因过期而被销毁,但并未及时补充”问题时,她解释说:那几百万个口罩被销毁是因为它们已经过期了。由于我负责医院,所以有计划补充医院的存货,因此我曾要求卫生部制定计划。但是当时无法增加库存。如果要再次做,显然我会注重口罩(库存)。今天,如果出现第二波疫情,我们会有大量口罩库存。
 
面对其他批评,德布洛克表示,她的权力是有限的,医院归联邦政府管辖,而养老院则归地方政府管理。
 
德布洛克指出,对养老院居民进行测试的责任是地区的事,而不是联邦当局的事。她说,当这些地区似乎无法做到这一点时,卫生部和国防部愿意介入。
 
比利时对养老院把并未确诊的老人死亡也归入新冠死亡数据,导致比利时新冠死亡率在全球靠前,也极富争议。
 
德布洛克也被指责缺乏对护理人员(护士)的同情心。她说,完全没有忽视(护士),我不知道这个指责怎么来的。只是法语区的护理人员为此责怪我。
 
德布洛克承认她犯了错误。“当你问我:你做过愚蠢的事吗?是的,我做过!因为我在努力工作,当你什么都不做时,你就不会做任何愚蠢的事情。”
 
德布洛克说,“我接受自己的错误,知道人们对自己有很多批评,甚至不是我的责任时。我理解人们的愤怒,理解人们遇到健康问题或失去亲人时的心情,我了解这种痛苦。”
 
戴口罩问题上首相遭议员指责:你错了
 
国家安全委员会(CNS)周三推出的比利时解封第四阶段防疫措施,因为没有对在公共场所强制要求戴口罩,引起争议。据说负责退出战略(GEES)的专家组的建议是要求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的。在联邦议会,议员们对此表示质疑。
 

首相维尔梅斯则在众议院接受质询时表示,国安委遵循了负责退出战略(GEES)的专家组的建议。她说,GEES在报告中并未要求在现在戴口罩。GEES报告提出,只有在病毒激增的情况下,才应考虑在非常繁忙的公共场所强制性要求佩戴口罩。同时,强烈建议民众在某些情况下使用它。
 
而据某些新闻报道,与政府部门意见不同,医学专家确实希望要求强制性戴口罩。
 
Catherine Fonck议员(cdH)说:科学家们都呼吁组合防疫招数。您正在犯公共卫生政策上的错误。我希望我们不会后悔。
DéFI和sp.a的议员说:您可以听从WHO的建议,鼓励在商店和其他封闭环境中戴口罩。
 

针对此前在布鲁塞尔数百人无视安全规则聚会饮酒狂欢,首相表示,规则很明确:禁止聚会。

 
病毒学家与450名医生呼吁民众戴口罩
 
昨天(26日),病毒学家范·兰斯特(Marc Van Ranst)和450多位医生在De Morgen和Knack网站上发表一封公开信中,鉴于很多人不遵守防疫措施,警告民众严格遵守准则对于防止病毒传播仍然至关重要,并呼吁民众戴口罩。
 
公开信说,口罩的概念很简单。我保护你,你保护我。我们戴着口罩来互相保护。而且,这是一种廉价的措施,没有封锁之类的诸多副作用。医生们称,反对者批评说戴口罩有害健康,这是“公然的谬论”。

 
公开信说,我们注意到,疫情数据的下降趋势给人的印象是新冠病毒疫情已经“结束”了。在过去的几周中,进一步的解封(宽松)措施让人们放松了警惕,人们对措施的遵守也越来越少了……但是,基本人均传染数(R值)接近1,当其上升到1以上时,就将意味着大流行恢复了势头。
 
这450多位医生里有全科医生,老年病医生,精神病医生,急诊医生,外科医生等。

比利时人对政府的免费口罩没有兴趣

联邦政府订购了1800万个口罩,免费派发给每一位比利时居民。但是,分发工作已经开始一周了,比利时药房发出的口罩还不到总数的10%,只发放了约120万个。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比利时药剂师协会(APB)发言人Alain Chaspierre
Chaspierre认为,口罩现在才派发,可能是民众缺乏兴趣的原因。“口罩来得太晚了,许多人已经至少有一个口罩了。”
他认为,关于口罩的质量也有很多争议。此前,比利时的纺织公司表示,大多数口罩不符合官方建议,因为它们需要在30ºC而不是通常建议的60ºC的温度下清洗。Chaspierre说实验室的结果表明这批口罩的过滤性能“非常好”,但他说药剂师仍建议民众在30ºC洗涤后72小时内不要戴。
 
Saint-Gilles的药剂师塞利斯说:“开始的头几天,周围的人充满了热情,但很快就消退了。”她认为,是对这批口罩的负面宣传造成的。
 
药剂师巴松加表示,他相信最终口罩会都派发出去,因为人们始终喜欢免费的口罩。
 
伊丽莎白公主被时尚杂志评为
世界上最时尚的公主之一
 
时尚杂志《Vogue》英国版,将18岁的比利时公主伊丽莎白评为世界上最时尚的公主之一。该杂志曾将伊丽莎白公主与英国深受欢迎的凯特王妃的着装进行比较。
 
《Vogue》说:“伊丽莎白公主经常穿着比利时设计师女性化设计的服装,参加正式活动时通常穿腰带礼服外套,辅以精美的珠宝和相配的配饰,衬托了她的外表。”

 
最近,伊丽莎白公主跑步的照片,令服装公司同款衣服的订单激增。
 
《Vogue》榜单上的其他公主还有:西班牙的莱昂纳尔公主,英国的夏洛特公主,约旦的伊曼·本特·阿卜杜拉公主和荷兰的卡特琳娜·阿马利亚公主。
 
“所有外国人都应该离开”
麦克风泄露一市议长仇外言论
议长被迫辞职
 
62岁的Martine De Coppel是布鲁塞尔边上的佛拉芒城市Grimbergen的市议会议长。日前,在一次在线会议上,她以为她的麦克风是静音状态,说:“所有外国人都应该离开”。
Martine De Coppel是在反对派议员Kirsten Hoefs问了一个关于该市小镇Strombeek的生活质量的问题后说的这句话。
 
对她说出这样的仇外言论,参加会议的人感到震惊,受到反对党强烈批评。会议期间,Martine De Coppel为此一直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麦克风还在开着。”
 
Martine De Coppel被迫辞去Grimbergen的市议会议长一职,但仍是议会议员。
 
刚果逮捕三名比利时人
罪名是种族歧视刚果裔Ganshoren市长
 
布鲁塞尔Ganshoren市长叫皮埃尔·孔帕尼,是比利时足球明星文森特·孔帕尼(Vincent Kompany)的父亲。他是比利时第一位黑人市长。
 

日前,刚果警方逮捕了六人,其中有三名比利时人,他们被指控在网上针对刚果裔布鲁塞尔Ganshoren市长皮埃尔·孔帕尼进行种族歧视诽谤和死亡威胁。
 
媒体报道指出,这三名比利时人乘飞机前往刚果首都金沙萨时被警方带走讯问,并有被驱逐回比利时的危险。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星期四晚上说,他们已被告知这三名比利时人被拘留。
 
据Het Nieuwsblad报道,一位叫Alain D.的比利时公民在Facebook上写道,他认识一位动物标本制作者,可以将孔帕尼(市长)放置在博物馆的野生动物中。还有其他种族主义言论来谈论Ganshoren市长。
 
皮埃尔·孔帕尼和他CDH党同僚呼吁设立一个议会委员会重审比利时-刚果历史。这则言论是对此的回应。

皮埃尔·孔帕尼与他的足球明星儿子
对三名比利时人被刚果逮捕的消息,皮埃尔·孔帕尼拒绝置评。他说,我和我的家人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受到足够的嘲讽,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选择保持沉默。
 
年初,皮埃尔·孔帕尼收到一封装满白色粉末的信(信中充满侮辱和死亡威胁),警方当时紧急疏散了Ganshoren市政厅。
 
九月起所有学生返回学校上学
 
比利时三位教育部长周三表示,比利时所有学校将从9月新学年开始返回学校上学。
 
返校后将根据不同的风险情景采用颜色编码的系统,该系统将适用于从幼儿园到中学的所有班级,包括使用口罩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荷兰语,法语和德语的社区教育部长在星期三晚上举行会议后告诉记者,在所有情况下,所有幼儿园和小学生每周都要上学五天。
 
法语区教育部长卡罗琳·德西尔说:新学年开始时,新冠病毒仍将成为存在,对我们来说,应对不同的风险情景非常重要。
 
佛兰德教育部长本·韦茨说,措施是“严厉的”,但可以实现向所有学生重新开放学校并维护其学习权的目标。
 
德西尔说,这项决定是根据专家的建议,即认为12岁以下的儿童感染或传播该病毒的风险较低。
 
对于中学的学生而言,当前的计划是,他们将每周上四天上学,并在每周三进行远程学习。德西尔表示,只有在绿色环保的情况下,他们才能每周上学五天。
 
布鲁塞尔航空裁员1000人
 
星期五,布鲁塞尔航空的管理层和工会正式签署了重组该航空公司的社会计划。4200个工作岗位,约有1000个消失了。除了这一瘦身计划,对留下来的员工,也将制定新的薪酬结构。
 
首席执行官Dieter Vranckx说:这是建立具有长期竞争力的公司的重要里程碑。通过这项转型计划,提高竞争力,将开始建立一家财务健康的航空公司。
 
比利时政府和母公司汉莎航空都明确表达了对布鲁塞尔航空的支持。
 
长颈鹿向绝症患者致以最后问候
 
一张长颈鹿向26岁绝症患者女生致以最后问候的照片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温馨一刻打动了许多人。

 
来自北荷兰阿尔克马尔(Alkmaar)的26岁年轻女子患了绝症处于生命末期,她向“救护车愿望基金会”写信,希望到鹿特丹动物园Blijdorp看长颈鹿。
 
“救护车愿望基金会”负责人介绍说,尽管她在呼吸机上,但我们还是将她带到Blijdorp。这就是我们要做的。这位女士的最后一个愿望已经实现。
 
照片中,长颈鹿似乎知道女生的情况,与她作最后的问候和道别。很多网民留言说,那一刻是如此美丽。
 
自2007年以来,“救护车愿望基金会”就一直在帮助身患绝症的人实现最后愿望。
 
奥地利滑雪胜地近半人口有冠病抗体
 
研究发现,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滑雪胜地,近一半的人体内有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抗体,这表明他们曾经染疫。
法新社报道,斯布鲁克医科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大量游客3月初前后到奥地利西部蒂罗尔州(Tyrol)的伊施格尔(Ischgl)和其他省份度假之后感染了冠病。研究指被感染者数以千计,这些患者还把病毒带到了奥地利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德国、美国、新加坡、香港等地。

斯布鲁克医科大学说,目前居住在伊施格尔的民众,相信多达42.4%携带了2019冠状病毒抗体。
研究项目负责人表示,参与调查者中,只有15%曾接受病毒检测且检测结果呈阳性,85%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受到感染,虽然其中约一半的人曾出现轻度症状,但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得了感冒。
这项研究在4月21日至27日进行,来自约480户家庭的1259名成年人和214名儿童参与了调查,调查人数占当地总人口的79%。
研究团队将就冠病抗体在人体血液中停留多长时间等方面进行更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