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疫情|专家:为什么比利时是新冠死亡率最高国家?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7月6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比利时

过去24小时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07例,
累计确诊病例62016例(昨天61909例)
过去7天时间平均每天新增85.1例
 
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10.5例新增病例。
 
过去7天时间平均每天11.1人住院
星期五住院患者168人
有32名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治疗。
 
过去一周时间平均每天新增死亡4.6例,
9771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为什么比利时是新冠死亡率最高国家?
 
据RTBF报道,7月4日晚上,法新社指出从死亡人数占全国人口比例上来看,比利时是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每10万人84人,其次是英国(65人)、西班牙(61人)、意大利(58人)和瑞典(54人)。为此,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采访了流行病学家Yves Coppieters。
 

很遗憾比利时是新冠病毒死亡率最高的国家,这是新消息吗?
 
Yves Coppieters:不是,这个情况我们已经观察到好几周了。比利时每10万居民中有84人死亡。这个死亡率保持稳定,但不幸的是,与其他欧洲国家和北美相比,我们仍然排名第一,我们排在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典前面,这些国家的死亡率在继续上涨。
 
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Yves Coppieters:这跟我们的监测机制有关,在疫情开始,报告新冠病毒死亡数字包括了相当广泛的标准。有一系列的死亡数字,超过50%,并没有得到诊断检测的确认,只是可能性(疑似)病例,但是在比利时作为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进行了报告。所以可以用我们的检测和报告机制来解释,从疫情开始时就非常广泛,而且比其他欧洲国家广泛的多。
 
为什么要这样计算呢?
 
Yves Coppieters:当时,我们的监测机制还没有准备好可以上报所有新冠病毒患者,上报标准也不够清晰。在疫情开始时,报告系统很快被淹没,包括了大量的死亡人数,统计上更简便,但不幸的是,跟新冠病毒没有专门的相关性。
 
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吗?
 
Yves Coppieters:我们必须承担比利时所经历的所有严重和悲惨的局势。除了在报告方面有一个非常广泛的监测体制外,我们与邻国相比,死亡率非常高。我们不应该认为我们的监控体制是好的,他们的就是坏的。我们必须谦虚,接受比利时的高死亡率,这在养老院尤其明显,其他国家是没有的。我们需要做一些工作来确定所有的死亡是否都与新冠病毒相关,但在我们做回顾性工作之前,我们必须承担这个高死亡率。
 
数千人抗议在高等教育中禁止戴头巾
 
7月5日下午,上千人聚集在布鲁塞尔Mont des Arts广场,抗议宪法法院支持高等教育机构禁止学生佩戴哲学或宗教标志的裁决。根据布鲁塞尔-Ixelles警方的说法,当天有大约1200人参加抗议行动,主办方的说法是有数千人。

 
尤其是女性受到歧视?
 
他们聚集在#HijabisFightBack Protest的标语下,其中很多人是戴了头巾的女性,她们呼吁学校让她们自己做选择,高呼“别碰我的头巾”和“别碰我的学业”。
 
有100多名戴着头巾的女性自豪地挥舞着毕业生的帽子,这个团体的发言人Hajare Boujtat认为这些女性在获得学位之前面临许多歧视。尽管宪法法院在其判决中认为:有关规定不根据宗教信仰的性质加以区别,但她们要揭露的是事实上的歧视。
 
Hajare Boujtat说,纸面上说这不是歧视,但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针对戴头巾的女性,尽管其他少数族裔也可能受到影响。所以,不是所有人都固定在同一标志下,戴头巾的女性尤其被排除在外。
 
中立不是排斥
 
标语上写着“中立不是排斥”,Imazi Reine团体成员 Souhaïla Amri辩护说:在高等教育层面,禁止宗教标志越过了国家的中立性原则,反而走向社会世俗化。我们赞成中立性原则,中立性会确保所有宗教能够在社会中共存。事实证明今天我们并没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这是令人不能容忍的。
 

 
背景介绍
 
2017年11月,几名学生向布鲁塞尔第一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停止布鲁塞尔Francisco Ferrer高等商学院的内部规定——为了中立性的目标,禁止学生佩戴哲学或宗教信仰标志,尤其是方巾(couvre-chef)。
 
布鲁塞尔法庭随后向宪法法院提出,要求就学校这项规定所依据的1994年法语共同体法令中的一项规定作出初步裁决。6月4日,宪法法院裁定学校胜诉。布鲁塞尔大区政府讲法语的部长们以多数票决定,2020学年开始时,取消对高等教育学校中学生佩戴宗教信仰标志的禁令。
 
因发表诋毁刚果裔市长言论
名比利时人被刚果驱逐出境
 
6月底,刚果一些当地媒体报道,有3到6名比利时人因涉嫌对刚果裔的布鲁塞尔Ganshoren市长皮埃尔·孔帕尼(Pierre Kompany)发表诋毁言论被捕。Pierre Kompany认为,比利时应该为其殖民历史道歉,这个立场遭到了居住在刚果地区的比利时人的不满,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这一观点。
 
据荷文媒体Het Nieuwsblad报道,一位叫Alain D.的比利时公民在Facebook上写道,他认识一位动物标本制作者,可以将孔帕尼(市长)放置在博物馆的野生动物中。还有其他种族主义言论来谈论Ganshoren市长。
 
皮埃尔·孔帕尼和他CDH党同僚呼吁设立一个议会委员会重审比利时-刚果历史。这则言论是对此的回应。

 
据比利时外交部证实,3名居住在刚果的比利时人被当地政府驱逐回比利时。比利时外交发言人Arnaud Gaspard指出他们上周已经回国。
 
Arnaud Gaspard解释:根据刚果当局的行政命令,他们被驱逐出境。比利时外交部当地办公室是知情的,但不愿对这一决定发表评论,因为涉及“私人事务”。
 
皮埃尔·孔帕尼是比利时足球明星文森特·孔帕尼(Vincent Kompany)的父亲。他是比利时第一位黑人市长。
 
布鲁塞尔发生枪击事件
一男子被杀 两男子受伤
疑似两个毒品家族争地盘
 
7月4日午夜,在布鲁塞尔Forest市Orbanplein街附近发生一起枪击事件,一名23岁男子被杀,还有两名年轻男子受了轻伤。
 
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Denis Goeman指出,当地居民突然听到枪声,几分钟后,警方大量赶到。
 
据报道,一名23岁男子因受伤死亡,另外两名17岁和19岁的年轻人在枪击中受伤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没有致命危险。
 
一些本地居民被枪声惊醒,住在案发地附近的Abdeslam Otris说,当时在睡觉,听到了几声巨响,好像是放烟花的声音。我没有看到受害人;另外一位本地居民说,当时我出去了,看到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很快就死了。女儿们也被吓醒,开始我们以为是一辆汽车或者一所房子着火了。我们非常害怕,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受到了创伤;当地居民还证实:这个地方会卖一些药物,没有安全保障,毒品在这里很常见
根据调查来源消息,这是两个毒品家族的清算。其中一个毒品家族感觉受到了新兴毒品家族的威胁。地盘争端已经持续一段时间,在当天晚上升级。据报道,死者当时应该被从汽车中拖出,头部中弹,当场死亡。整个枪击过程中应该打出了17发子弹。
 
布鲁塞尔检察官办公室已展开调查,发言人Denis Goeman指出,调查阶段没有任何嫌疑人被捕,有线索可能是毒品界的纷争。
 
女子全副武装闯入民宅 最终投降
 
7月5日,凌晨2点30分左右,一位46岁女士全副武装,闯入位于Charleroi附近Jumet的一处民宅。特种部队不得不赶到现场解决问题。
 
根据Charleroi警方发言人的说法,这名女性闯入Marchienne街一所住宅。因其携带武器,除了当地警方和Charleroi检察官办公室外,特种部队出动干预。据报道,上午11点,一名男子离开这所住宅,好像是房主,并且已经受了伤。
 
当时与这位女性的谈判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半,后来局势得到了控制。她打开大门让特种部队进入,举手投降。这位女士也很尴尬,脚部受了伤,进来的时候踩到了碎玻璃杯。特种部队在房子里发现一支步枪。
 
整个过程中无人开枪,目前也不清楚这位女士的动机。初步调查数据显示,此案与家庭纠纷有关。
 
欧盟批准使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
 
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7月3日,欧盟委员会批准医疗机构使用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据报道,欧盟卫生专员基里亚基德斯(Stella Kyriakides)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批准这种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是对抗这种病毒迈出的重要一步。”她说,“我们在这项申请提交后不到一个月就完成授权,表明了欧盟在出现新疗法时迅速做出回应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