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弹,应该担心吗?新冠疫苗志愿者谈接种体验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7月19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18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07例,
累计确诊病例63706例(前一天63499例)
7月9-15日7天日均新增142.9例
(与上个时间段-88.7例-比上升61%)。
 
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14.1个感染病例。
 
截至周五145人住院,重症监护28人
7月11-17日日均住院人数为10.3。
7天日均死亡数2.1例,
累计死亡9800人。
 
比利时疫情反弹,我们应该担心吗?
专家如是说
 
最近数日,比利时新增病例迅速增加,有专家说是第二波疫情到来,有专家呼吁冷静,有政府发言人说可以控制局势….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目前没有疫苗,仅有的办法:戴口罩,遵守卫生措施,跟踪感染患者切断传染链。
 
新增病例多为年轻人  只要不影响医院系统就无需担心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7月18日,Saint-Luc大学诊所临床负责人Jean-Luc Gala在接受RTBF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看到景象是因为,随着考试的结束和假期的开始,病毒传播更加容易。事实上,从7月8日到14日的数据来看,20-29岁的人群是新增感染病例最多人群,他们是流动性比较大、重新开始经济和社会生活的群体。
 

现在的目标是尽可能避免从这一群体传播到更加危险的年龄组。不能忽视的是,即使是20岁的年龄组,这种病毒造成的长期影响也是很严重的。
 
现在需要担心吗?专家表示不需要,只要这种病毒的传播不影响医院系统。但我们必须保持警惕,戴口罩对于降低传染速度非常的重要。
 
尽快打破传染链  停止指数增长  目前形势平稳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公共卫生教授Yves Coppieters表示:要提高警惕,尽快打破传染链,停止指数增长。现在我们不知道,新增病例是否会在两到三周后转化为死亡和住院人数?目前形势还是比较平稳的,因为病毒毒性小得多,在脆弱群体中造成的重症情况也少的多,也因为我们的老年群体继续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不同的地区形势严重性不同
 
Yves Coppieters还指出,跟疫情最严重时候一样,比利时各地的情况并不相同。需要在省级或者市级层面做出更本地化的分析。比利时的基本传染数超过1.0,但实际北方地区超过了1.5,南方地区多是低于1.0的。不同的情况应采用不同的解决方案,采用不同的策略,这个阶段,不可能像3月份重新封锁全国人口。
 
医护人员还还未从第一波疫情中恢复:如出现第二波疫情难以应对
 
据比利时媒体DH报道,第一波疫情之后,比利时医护人员缓慢在恢复,但Saint-Luc大学诊所临床负责人Jean-Luc Gala指出:医院的压力非常大,医护人员非常疲惫。他们现在还未恢复过来,因为还要尽力照顾在这几个月中延期治疗的非新冠病人。
 

他说,医院现在的住院率非常高,疫情期间无法治疗的病人非常多,在排队等待入院。医护人员并没有休息,他们只是改变了照顾病人的优先顺序。如果再次出现大量患者住院,将非常难管理,尤其是重症监护。
 
布鲁塞尔Iris Sud 医院主任 Danny De Clercq指出:尽管团队已经准备好,基础设施也做了充分准备,但人力方面无法预测。疫情期间,医护人员表现出非常大的团结力量,但疲劳依然存在。如果夏季涌入第二波疫情的病人,加上又是大量休假时期,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希望不会发生。
 
比利时新冠疫苗志愿者接种体验
发烧,出汗,心跳很快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目前全球大约有200种不同开发阶段的新冠疫苗,其中一些已经进入临床试验。媒体Echo的一位女记者,是德国生物技术公司CureVac测试疫苗的志愿者,参加选拔后在比利时UZ Gent根特大学医院参加了第一次疫苗接种,并讲述了自己的感受。
 

她说:在第一次接种之前接受了严格的选拔。在实验过程中,一些人接种疫苗,一些人只是服用安慰剂来观察身体的反应。
 
她还指出:CureVa进行的研究只是处于第一阶段,即对健康志愿者进行毒性实验。被选中后在UZ Gent根特大学医院接受疫苗注射。注射疫苗后需要待在那里4个小时,以防出现负面反应。
 
她表示:过敏反应是非常罕见的,大概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但一旦出现就可能是致命的。现场还准备了除颤器以备不时之需。4个小时后,再检查一次体温和血压,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随后她就开始出现反应:有点发烧,至少感觉在发烧。脸热得发白,额头出汗,心跳很快,喉咙和头在颤抖,失去了手指的感觉,体温达到了39°,好像有人坐在我的胸腔上一样。
 
这位女记者需要对应的联系人报告接种感受,后者解释说:事实上,这是好的迹象,证明免疫反应非常好。第二天这种不适的影响都消失了,第二次疫苗接种将在几周后进行。
 
提高疫情期间志愿者的补贴上限
 
疫情期间,很多志愿者为抗击新冠病毒做出了贡献,他们的身影出现在急需人手的医院、检测中心和养老院。
 
7月18日,比利时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指出:将提高他们的补贴上限。这些志愿者目前每年最多可获得1388.40欧元的补贴,卫生部长宣布将提高到2549.90欧元。
 
欧盟峰会:比利时卢森堡首相一起吃炸薯条,橙色代码不影响邻国关系?
 
欧盟特别峰会于7月17和18日在布鲁塞尔举行,这是疫情爆发后,欧盟领导人举行的首轮面对面峰会。7月18日,也就是原计划的最后一天,尽管经过数小时紧张谈判协商,欧盟领导人仍未能如期就经济救助计划达成共识。为此,欧盟领导人决定将峰会延期一天,在19日(今天)继续就相关议题进行磋商。
 
7月17日,卢森堡首相Xavier Bettel到达时指责一些国家,在旅行须知中将卢森堡排除在外。卢森堡首相强调:卢森堡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检查再检查。我们不能指责这些国家这样做,但如果我们检查得多,发现很多阳性病例是正常的。在他看来,卢森堡只是在做好自己的工作,结果被一些国家排除在外。
 
卢森堡几天来一直被比利时外交部列为橙色代码,意味着可以前往但是必须提高警惕,并建议返回时进行隔离和检测,但不是强制性的。
 
媒体消息指出:卢森堡首相并没有专门针对比利时,在峰会之前,比利时首相就与其进行了接触,并向其保证比利时当局在评估中会考虑他们进行的检测。卢森堡首相甚至在跟其他欧盟同行提到这个话题时,正面强调了比利时的态度。

 维尔梅斯与卢森堡首相在网红薯条店吃薯条
7月18日,卢森堡首相被看到与比利时首相索菲·维尔梅斯在欧盟峰会休息期间,一起在欧盟街区吃炸薯条。比利时首相说,我的是Andalouse Sauce(安达鲁酱),他的是Sauce Samouraï(武士酱)。
 
卢森堡首相选择的薯条酱是典型的比利时风味,后来马耳他和爱沙尼亚的领导人一起加入跟他们吃炸薯条。不过有人发现,荷比卢三国中,荷兰首相Mark Rutte没有加入他们,此人是“俭朴(吝啬)派”国家的领导人,这次欧盟峰会预算协商中,一部分也因为这些国家陷入僵局。比利时媒体还开玩笑说,不知道这些“俭朴派”峰会休息时吃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