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369例!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 推迟解封第五阶段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7月23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22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69例,
累计确诊病例64627例(前一天64258例)
7月13-19日7天日均新增192.7例
(与上个时间段-100例-相比上升91%)。
 
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17.9个感染病例。
 
上周六23人住院,上周日15人住院,
目前191人住院,(一周前150人)
重症监护41人(一周前27人)
7月14-20日日均住院人数为13.9人。
7天日均死亡数2.6例,累计死亡9808人。
 
疫情数据显示,除了7天日均新增感染病例上升91%外,新增住院人数和死亡病例都在上升。人均感染指数为1.1,表示10个人感染后传染给11个人。

 

国安委收紧措施

全部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 

解封第五阶段推迟

今天(23日)上午,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举行会议,根据目前疫情加重的情况,收紧防控措施。下午一点半,维尔梅斯首相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以下新措施:

一,原计划于八月初开始的解封第五阶段,推迟。九月初视疫情再做决定。
 
各类活动中限制的人数没有增加,继续保持室内最多200人、室外400人。展览会在9月之前不能恢复。
 
二,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
 
从本周六(25日)开始,集市市场,跳蚤市场,露天节庆集会,购物街和人流密集的地方,都必须戴口罩;在所有公众可进入的公共建筑里,必须戴口罩。
 
在餐饮业场所(餐馆,酒吧,咖啡馆,酒店),除了坐在座位上,走动时必须戴口罩。
 
三,餐饮业场所必须要求客人留下电子邮件或电话,以便能够(在需要追踪时)找到他们。这些数据将保留14天。有专门表格可用。
 
四,夜店(nightshop)晚上10点前关门。
 
以上是比利时全国一级的防控新措施。国安委决定,地方政府可以根据本地情况,自行出台其它防控措施。
 
五,“社交泡沫”(社交联系人数)仍然维持在15人。首相说:“越来越多的人与15人以上的人建立联系。我们要指出的是,每周15人,而不是每天”。
 
六,从国外(包括度假)返回比利时,必须填写一个表格
 
维尔梅斯首相说,最新疫情数据不应该让我们感到惊慌,而应予以重视。新增感染的数量正在反弹。必须加以控制。人均感染指数已超过1,表明这个流行病正在重新流行,20-30岁的年轻人是最常见的受害者,有些省份的数字远高于这一数字。
 
首相呼吁每个人都要负起责任,要求民众在“无法遵守安全距离”时戴上口罩。
 
安特卫普成为疫情重灾区
进一步收紧防控措施
 
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机构Sciensano的数据,最近两周比利时新增感染病例中有30%发生在安特卫普省。面对疫情蔓延,22日(昨天),安特卫普市长Bart De Wever宣布采取一系列额外防控措施,从7月25日(本周六)生效:

 
1.加强对餐饮机构的监控:如果发生明显的违规行为,餐饮机构立即停业,毫无例外,即使是第一次违规;
 
2. 餐饮机构必须保留客人信息,以便在必要时能迅速通知和联系;
 
3. 所有对公众开放的空间、所有的市场和集市都必须戴口罩。比如咖啡馆中去洗手间或者穿过健身房都要戴口罩,除非是正在消费(比如就餐)或者距离得到充分保证的静态活动。
 
4. 禁止分享酒精饮料和水(烟)管等高风险消费行为;
 
5.为了控制出门,在午夜和早上7点之间禁止购买酒类饮料;
 
6.关于各种活动的规定不变,但在家庭团聚以外或不遵守规定的情况下,禁止10人以上的聚会

 
Bart De Wever解释说:这些都是必要以及合理的措施,我们知道,在一段时间内感染会进一步增加,现在采取的措施是为了避免可能的全面封锁。情况非常严重,需要所有人注意,希望大家理解和配合。
 
政府新冠疫情发言人
被隔离 但检测结果为阴性
 
最近几周比利时疫情加重,为此,比利时危机中心和公共卫生机构Sciensano恢复了新闻发布会,每周三次,对疫情情况作出评估。意外的是,7月22日上午11点,出现在新闻发布会麦克风前的并非比利时政府新冠病毒发言人Yves Van Laethemle。
 
代替他发言的 Boudewijn Catry解释说:Yves Van Laethem并未感染,但接触了一位确诊患者,遵循规定程序,出于预防措施进行了隔离。
 
今天(23日)上午的消息,Yves Van Laethem的检测结果为阴性。

 
Boudewijn Catry指出:Yves Van Laethem 的情况再次表明,为了打破病毒传染链,遵守卫生措施的重要性。各大区卫生当局告诉我们,大多数传染发生在密切的社会接触中。
 
比利时危机中心提醒,“在节日和大型聚会”中进行的接触,直接影响到比利时病例的增加,需要警惕。
 
Boudewijn Catry再次提醒:保持1.5米的距离,保持良好的洗手习惯,尽量在室外看望朋友和家人,即使是一小群自己非常熟悉的人也要保持警惕,病毒比想象中离我们更近,我的同事Yves Van Latehem就是个例子。这种情况无论对于他还是对我们这些同事都不是件愉快的事情,但是与其冒着传染周围人的风险,最好还是要隔离。
 
跟确诊患者发生接触应该怎么办?
 
Boudewijn Catry指出:并不是非要隔离,但是如果不按要求待在家里,对接触对象还有雇主造成的影响都会要大得多。所以如果跟感染患者发生接触,必须要做出行动:待在家里,打电话给医生,他会告知必要的信息
 
列日机场发生大火严重受损
 
22日(昨天)晚上,列日机场发生大火,一度暂时关闭空中交通。没有人在火灾中受伤,但是损失巨大。

 
据RTBF报道,晚上9点30分左右,旅客航站楼和机场燃油部之间的B30大楼起火。大火伴随着浓烟散发出来,远处都可以看到机场地面上冒出的黑色浓烟。
 
火灾发生后,空中交通一度中断,但当晚已完全恢复。火灾后还有几架FedEx和TNT货机在机场停靠。
 
机场发言人表示,物质损失相当大,“许多机库被烧毁。”
 
火灾原因尚不清楚。
 
沿海城市采取更严格措施 调整如下
 
7月22日,Ostende 和 Le Coq两个沿海城市宣布,由于国内感染人数不断上涨,采取额外措施应对新冠病毒传播。两个城市效仿Blankenberge, Bredene 和Knokke,在每周市场上都必须戴上口罩。
 
在Ostende,警察还会检查餐饮机构和海滩酒吧中的卫生措施遵守情况,警员也会检查工作人员是否戴口罩。市政府强烈建议在堤坝、夜生活场所和其他人流大的地区戴口罩。该城市还准备建立一个当地的接触对象跟踪系统。市政府要求每个人都遵守这些措施,并解释说:如果我们一起负起责任,就能避免最坏的情况,继续享受我们的海滨城市。
 
EMB:比利时宰牲节731日举行
 
宰牲节时间为伊斯兰历每年的12月10日,标志着麦加朝圣的结束。在此期间,穆斯林会聚集在大清真寺或公共场所,举行盛大的仪式和庆祝活动,并将提前准备好的牲口进行宰杀。
 
7月22日,比利时穆斯林行政机构EMB宣布今年的宰牲节将于7月31日举行,当天上午会有很多穆斯林前往清真寺参加仪式活动。EMB提醒:由于疫情,清真寺最多可接待200人,并且每个信徒之间要遵守1.5米的距离规定,室内必须戴口罩并使用自己的礼拜毯,在礼拜场所入口处,礼拜前净洗时要进行手部消毒。禁止在清真寺内外聚集,EMB指出:年长者,病人,体弱者或慢性病患者请不要前往清真寺。
 
童子军活动一儿童确诊 紧急叫停
 
7月19日,在Géronsart (Couvin)地区进行的童子军活动发现一名儿童确诊,随后紧急叫停,对Couvin很多人来说这种情况令人十分担忧,当地市政当局也是如此,因为他们没有得到通知。
 
据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参加活动的孩子年龄都在11到14岁之间,全部来自根特附近的Mont Saint-Amand地区,其中1个孩子在远足过程中不舒服,随后发现已经感染。其他孩子的家长接到了通知,已经尽快赶来将孩子接走。
 
市政府:没有得到通知,对处理方式感到绝望
 
荷语区童子军和旅游组织公告之后,媒体披露了这个消息,但是Couvin当地市政府没有得到通知,当地青少年和节日活动市长Bernard Gilson 表示:对这一切的处理方式感到绝望。
 
童子军活动叫停之后,当地民众还是非常担心。
 
刚果民族英雄子女向菲利普国王
写信索要父亲遗骸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独立60年后,即2020年6月30日,刚果首任总理Patrice Lumumba 的子女给比利时菲利普国王写了一封信,在姐姐Juliana Amato Lumumba 的带领下索要父亲的遗骸,以便能将其安葬。
 
民族英雄不幸遇害
 
Patrice Lumumba是刚果的民族英雄,1960年6月刚果宣布独立后,任共和国总理兼国防部长。他主张国家独立和统一,奉行反帝反殖和不结盟政策。
1960年6月30日,在Baudouin国王在场的情况下,他借刚果独立仪式发表了著名的演讲,谴责前殖民统治者对刚果人民进行种族主义虐待和“羞辱性奴役”。
 
但他的在位时间非常短暂,数月后,刚果因为军事叛乱陷入危机,资源丰富的Katanga省分裂,比利时的介入加剧了这次危机。
 
1961年1月17日,他和两名同伴Joseph Okito 和 Maurice Mpolo到达Lubumbashi机场后不久被杀害,机场当时叫Elisabethville,是Katanga共和国的首都。
 
1961年1月21日,他们3人的尸体被挖出来,切成碎片,溶解在硫酸中。酸不能溶解的部分被烧掉,灰烬四散各处。
 
其中一名刽子手 – 比利时人Gerard Soete在一部纪录片中炫耀自己保留了Lumumba的一些牙齿做为纪念品,不过后来又否认这种说法。40年后,比利时承认对Lumumba的死负有道义上的责任
 
牙齿和遗骸被司法保管
 
Juliana 解释说:父亲在36岁时被杀,母亲一直在哀悼他,在53年的等待之后,母亲于2014年12月23日去世。父亲的遗骸不在,母亲无法完成责任,心碎地离开。我们知道母亲并没有安息。
 
Lumumba的孩子们要求的是父亲的遗体,至少是还剩下的部分。Juliana Amato Lumumba肯定地表示,比利时曾有人持有父亲的牙齿,并且像战利品一样炫耀,父亲遗体剩下的部分,在布鲁塞尔司法大楼被司法保管。这人上过电视,说自己有Lumumba的两颗牙齿,还是折磨过Lumumba的人。
 
这位“知名人士”就是警察局长Gérard Soete,2000年他告诉法新社,他将Lumumba 及其两名同伴的尸体做了分解,然后用酸进行溶解。同一年,在德国电视频道ARD上,他展示了两颗牙齿,据说属于Lumumba,被司法保管的正是这些牙齿。然后到2016年,一位比利时学者Ludo De Witte起诉 Soete局长的女儿,后者拿出了一颗金牙,据她所说属于Lumumba本人。
 
没有坟墓的英雄
 
对Patrice Lumumba的子女来说,父亲仍然是一个没有坟墓的英雄,一个流浪的灵魂。他们要求菲利普国王为父亲建一个体面的坟墓,让父亲安葬。但是到目前为止,即这封信发出三周后,仍旧没有收到王室方面任何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