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528例!比利时全境调整为橙色!警察暴力对待拒戴口罩青年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7月26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25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528例,
累计确诊病例65727例(前一天65199例)
7月16-22日7天日均新增255.3例
(与上个时间段-149例-相比上升71%)
其中22日有534例新增病例记录。
 
截至22日,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24.6个感染病例(前一天的数据是21.2)。
 
716-227天日均住院18人,
昨天19人入院(前一天28人),
目前212人住院,重症监护45人。
716-227天日均死亡数2例,
累计死亡9821人。
 
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表示,因为比利时疫情数据存在4天的延迟,他们判断22日后的感染数据将急剧上升。
 
在安特卫普,过去7天可获得合并数据的新增病例总数增加了805例。这是前一周的五倍多(+ 520%)。22日比利时534例新增病例中,一半发生在安特卫普。紧随安特卫普之后,林堡省过去7天新增139例,增幅为47%。布鲁塞尔(-6%)和瓦隆布拉班特(-3%)则是呈下降趋势。
 
在安特卫普,过去7天,每10万居民中有42.7例感染病例。林堡省每10万居民中有15.7例感染病例。
 
继荷语区后全比利时成橙色地区
 
据法文媒体SUDPRESS报道,昨天(星期六)下午,在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的新冠疫情地图上,整个比利时现在被标记为橙色区域。

 
最近几天,比利时新增感染数量继续增加。在佛兰德斯,情况比瓦隆严重得多,特别是在安特卫普省。星期五,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将佛兰德斯在疫情地图上从黄色变为橙色。
 
佛兰德斯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中记录了20至60例新冠病例。
 
从这个星期六下午开始,整个比利时都调整为橙色区域。25日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中比利时有21.2例新增病例,今天(26日)这一数据增加到24.6例。
 
欧洲许多国家/地区都使用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卡,尤其是为其公民提供出境旅行建议。
 
病毒学家:如果安特卫普在国外,
将是一个红色区域
 

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在VTM电视台新闻节目上呼吁民众不要来安特卫普。他说:“如果安特卫普在国外,将是一个红色区域。来安特卫普工作没问题,但出于旅游目的,最好现在不要来这个美丽的城市。”

25日星期六是比利时公共场所强制戴口罩的第一天,可以看到仍然有一些人没有戴口罩。有一些民众知道戴口罩政策,随身准备了口罩,但不愿意戴。
滑板青年拒戴口罩警察喷椒跪压
警察暴力行为引爆荷语区社交媒体
 
昨天(周六)晚上,一则视频引爆荷语区社交媒体。在一名旁观者录下的视频中,一名玩滑板的青年因为没有戴口罩,警察进行干预,要求他戴上口罩,但遭到青年拒绝。然后引发冲突。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发生冲突的地方在荷语区Roeselare市一处可以玩滑板的空地。视频显示当时有七、八名旁观者。周六傍晚,两名城市市政巡逻员看到这名青年没有戴口罩,就要求他戴口罩,但青年没有合作。于是市政巡逻员打电话叫来警察。一名警察先赶到现场。青年与警察发生口角,称警察是“纳粹”和“法西斯”,并拒绝出示身份证。警察强力推搡青年,向他喷胡椒喷雾(辣椒水)。青年最后被警察用膝盖跪压在地,一辆警察赶到后,另一名警察下车协助把青年铐上手铐,带到警察局。
 
事件引起在场年轻人的愤慨。在社交媒体上也炸开了锅。
RIHO警区局长Curd Neirynck当天晚上向媒体表示,已经开过视频,明天(星期天)将核实事件经过起草一份报告,并交给检察官办公室由他们来决定(涉事警察)是否越界是否涉嫌违法。
 
Neirynck局长说,目前不会对视频发表任何声明,因为需要先了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件的起因是戴口罩。现在当务之急是提醒民众遵守在公共场所戴口罩规定。他说,我们会尽快裁定这名执勤警察是否越界,违反纪律条例。如果越界,我们将(对这名警察)作出纪律处罚。
 
国家安全委员会将于周一举行会议
 
比利时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周六在推特上宣布,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将于7月27日星期一开会。
 
下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原定于星期五举行,但因为比利时目前疫情反弹,形势严峻,所以决定提前召开。
 
传染病专家Erika Vlieghe周五要求对疫情进行每日评估,生物统计学家Geert Molenberghs强调时间已不多了,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的发言人在周六表示,她希望国家安全委员会早日开会。
 
学术界和医学界的专家学者都呼吁尽早召开国安委会议,以进一步收紧防控措施。根特大学校长Rik Van de Walle还推出了“#NVRnu”(“国安委现在”)这个热门标签。
 
据媒体分析,因应近日日益严重的疫情,国安委会议上将推出一些收紧措施。
 
超额死亡率过后比利时出现死亡率赤字
 
超额死亡率是指超出预期死亡率的人数,它显示的是大流行导致的死亡人数,减去正常情况下一年中该时期的预期死亡人数,以此可以推测由大流行导致的死亡人数。
 
在比利时,超额死亡率的峰值发生在4月10日,共有674人死亡,包括所有原因。相比之下,2019年同期为303,因此超额死亡人数为371。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现在看来,比利时正处于第二波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开始,但是死亡人数并没有增加。实际上,到目前为止,7月份的死亡人数低于前三年中的任何一年。7月6日,有209人死亡,包括所有原因,其中只有一例新冠死亡病例。在2019年7月6日,共有281人死亡。
 
那么,为什么在死亡人数过多之后又出现所谓的“死亡率赤字”呢?答案在于人口统计学家所说的收获效应。
 
这表明在一段时间内死亡率增加之后,死亡率应低于平均水平,因为那些受到新冠病毒致命影响的人,他们的健康受到损害,以致他们在“预期死亡时间”前死亡,导致死亡率出现峰值后会产生一个落差。
 
可以肯定的是,到目前为止,在新冠疫情初始阶段死亡的最大人群-死亡人数中的一半以上-是养老院的居民。在这些养老院中,医疗服务未达到医院的标准,工作人员设备不足,严重病例也没有转移到医院。
 
在总计9,817例死亡中,有3,470例年龄在85岁以上,2,188例年龄在75-84岁之间,另外2660例死亡没有年龄数据。
 
200名人集会抗议强制戴口罩
 
昨天(周六),近200人在西弗拉芒省的阿尔特(Aalter)举行示威,抗议强制性戴口罩。
 
根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从星期六开始,必须在公共场所(包括繁忙的购物街,市场和公共建筑内)戴口罩。
 
因此,由190名反口罩人士组成的群体决定在内政部长彼得·德克雷姆(Pieter De Crem)所在的市政府进行抗议。他们说:“但是我们会遵守有关口罩的规定。”
 
抗议者不仅抗议强制性戴口罩,而且还抗议进行第二次封锁。他们都是viruswaanzin.be(病毒疯狂)的成员。
 
该运动的创始成员包括那些担心第二次封锁会损害经济的企业界人士,还有一个似乎不相信病毒存在的人。
 
阿尔特代理市长Patrick Hoste反对这次集会,“但法律规定了聚会的权利和表达自由的权利。如果他们遵守安全措施,我们就无法制止。”他说。
 
该组织在遵守安全规则方面颇具创意,租用了一个宴会厅,可容纳200人,正好是允许范围内的聚会。
 
律师Michael Verstraeten说:“我们遵守政府在公共聚会上要求的规则:保持距离,上洗手间时则戴上口罩。”
 
德国官员警告第二波新冠疫情已至
 
德国东部萨克森州州长迈克尔·克雷奇默25日警告说,德国第二波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暴发。德国疾控机构连续两天报告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在800例左右,大幅超过先前保持的日增500例水平。

图源:新华社
 
克雷奇默接受《莱茵邮报》采访时说:“第二波疫情已经到来。它已经每天都在发生。我们每天新增的感染人数可能会变得非常高。”
 
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25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5日零时,德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781例。24日,这一数字为815例,是6月19日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数最多的一天。
 
该研究所发言人24日告诉德新社:“形势发展令人非常担心。我们将密切关注疫情发展,必须避免形势进一步恶化。”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5日零时,德国累计确诊病例达204964例,累计死亡9118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