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比利时检测现状|餐饮业须知:5人社交气泡什么意思?瓦隆在为佛拉芒买单吗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7月29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28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34例,
累计确诊病例66662例(前一天66428例)
7月19-25日7天日均新增327.7例
(与上个时间段-260例-相比上升70%)。
 
截至25日,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31.7个新增感染病例(前一天的数据是30.2)。
 
722-287天日均住院23人,
昨天35人入院(前一天24人),
目前232人住院,重症监护49人。
719-257天日均死亡数2.1例,
累计死亡9833人。
 

在安特卫普省的新增感染数量急剧增加的同时,比利时近半数的城市在一周内没有记录到新冠病毒病例。在7月18日至25日之间,比利时581个市镇中,超过240个没有登记任何新病例
 
是否应该迅速将检测扩大到
无症状或几乎无症状的患者?
一文读懂比利时目前检测现状
 
目前,比利时只有表现出新冠病毒症状的患者才允许进行检测,但医学界和科学界呼吁对无症状或几乎无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打破目前的传染链。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Yves Coppieters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这些测试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教授表示:更多的检测有助于发现可能传播病毒的无症状人群,现阶段,病毒的症状表现非常低,因为传播的主要是年轻人,要找到他们避免将来发生集中感染,目前的问题是我们是否希望将检测至少扩大到高风险地区,以减轻目前的疫情强度。
 
在病例多的地方进行大规模的检测?
 
Yves Coppieters教授认为:应该考虑新增比例比其他地区要多的地方,比如安特卫普,进行大规模的检测,比如在当地的一些街道,生活社区等等,这对于防止新的传播或者打破目前非常活跃的一些病毒传染是非常有意义的。
 
然而一些患者虽然症状令人担忧,但要等上很长时间才能进行检测。Jean(化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失去了味觉和嗅觉,这是新冠病毒的两个特征,但是等了5天才被检测,又等了2天出结果,然后又等了4天时间追踪通知我的接触对象。全程将近两周时间。这种延迟是由于一些实验室处于休息状态,真正的测试能力是有的,但是没有充分发挥其潜力,随着这些机构恢复工作,这种情况应该会改变。

 
在Yves Coppieters教授看来:无论是测试还是获取检测结果,速度上都要更快。理论上讲24小时出结果,最多48小时,然后最多三天的时间与确诊患者的接触对象进行联系。但目前来说,由于周末或临床实验室工作量原因,这些时间限制没有得到遵守,总是要延迟3-4天。我们需要对其进行协调和规范,像德国一样将检测出结果的时间缩短到48小时以内,甚至24小时以内,这样如果确诊为阳性就可以立即隔离。
 
比利时是否有能力进行更多检测?
 
比利时Frédéric Cotton教授指出:临床生物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在15000-18000,联邦政府平台的检测能力在30000-40000(根据De Backer部长的说法),两者相加有50000-60000。但是目前每天检测大约17000-18000个样本,比利时有能力做更多。
 
比利时有足够的检测试剂吗?
 
Cotton教授解释:3月份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说试剂短缺,当时有一些担忧,从来没有像那样经历过试剂短缺,但现在这种情况不存在,工业生产已经适应了需求。
 
那么为何不进行更多的检测?是出于预防措施?为秋天第二波疫情保留足够的检测?教授解释说:短缺风险的说法纯属谣言。秋季和夏季后要做的整个准备,比现在疫情反弹要重要的多,届时流感回归,需要为各种呼吸道疾病做检测。目前国家层面的实验室正在联合起来寻找替代联邦平台的办法。目前存在商业试剂和列日大学开发的自制试剂两种,自制试剂技术不存在短缺的风险,至于商业试剂,虽然供应商指出供货有限,但是不要太相信,工业生产已经做了调整,适应了需求。
 
法语区媒体认为:
瓦隆在为佛兰德斯买单
 
佛兰德斯,特别是安特卫普,之前宽松的政策,导致在全国范围内不得不采取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这是说法语的比利时人的看法。瓦隆大区的法文报纸La Province用大字写着“瓦隆在为佛兰德斯买单”。
 

首相索菲·威尔梅斯周一指责安特卫普省长凯茜·伯克斯(Cathy Berx)过于放松导致安特卫普新冠病毒大规模爆发。报道说,N-VA被认为是故意破坏首相所在的MR党的行动。
 
“瓦隆在为佛兰德斯买单”也是La Capitale和La Meuse等法文报纸的头版大写的标题。N-VA总监Piet De Zaeger对此回应说:“有一个解决方案。分离。我不想让贫穷的瓦隆人放弃我们。”他说他一直准备“立即将瓦隆从弗拉芒的可怕枷锁中解放出来”。
 
(他的反讽的话语估计又要遭到法语区人的愤慨。都什么时候了,比利时说法语的和说荷语的还不能团结一致专心抗疫!)
 
到底什么是5人“社交气泡”?
只能和固定5人去餐厅或者咖啡馆
或者在家一起烧烤
 
比利时国安委(CNS)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后,大家有些困惑,不知道可以跟谁一起去咖啡馆或者餐厅。
 
昨天公布的部长法令做了说明:每个家庭可以与固定的5人一起前往餐厅或咖啡馆,或者在家组织烧烤12岁以下的儿童不包括在这固定的5人中
 

比利时首相发言人Elke Pattyn解释:除了亲密接触的这固定5人外,也允许见其他人。大家可以一起骑自行车或者散步,但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并且更倾向戴好口罩。不再有10人的“社交气泡”,10个人是最大限制。如果你的家庭是2个人,是可以和5个固定的人进行密切接触的。
 
安特卫普部分餐饮业
8月份因新冠病毒关门
行业组织呼吁支持措施
 
疫情形势紧张,安特卫普省,尤其是安特卫普市及其周边地区采取了更加严厉的防疫措施,不建议安特卫普外的人来这里,也鼓励安特卫普当地居民推迟前往咖啡馆和餐厅。为此,安特卫普一些餐饮业表示未来几周不会开业。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HLN报道,安特卫普餐饮业协会Horeca Antwerpen主席Davy Brocatus指出:目前已经收到7家大型餐饮机构确认,未来几周不会开门,这种情况非常多。这是一个降低风险的问题,不开业也会有固定开支,但是如果开业也会有各种成本开支,购买的食物容易腐烂,还有工作人员成本,所以餐厅经营者选择关门,让员工回到技术性失业
 
该行业组织认为,迫切需要采取新的支持措施,现在虽然不是强制停业,但实际上是,应该按照餐厅规模进行相应的补偿。
 
荷语区资方组织Unizo还呼吁为那些不得不停业的机构提供财政支持,避免大规模的破产。该组织领导Carl Van Dyck表示:安特卫普省,尤其是安特卫普市被认为是“不安全”或“需要规避”的地区,这种形象是非常有害的,消费者的支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
 
安特卫普的严格措施将成为
比利时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的榜样
 
根据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的说法,如果比利时其他城市疫情与安特卫普一样的话,则将实施同样的严格措施。
 
“现在我们有安特卫普的例子”Van Ranst在荷文电视台VRT的节目中说。“其他市政当局可能将采取相同或相似的措施,最终由省长决定。”
 
比利时西部受影响最严重的省-西弗拉芒省周一证实,它将不会象安特卫普那样采取宵禁等遏制措施。周一,这两个省的省长都被邀请参加国家安全委员会,因为这两个省比其他省疫情更严重。
 
西弗拉芒省省长说,西弗拉芒省新增感染主要在南部,“但是我们的情况还不能与安特卫普相比。”
 
荷兰禁止前往安特卫普的不必要旅行
 
荷兰已将安特卫普省列为橙色旅行区,建议居民不要进行所有不必要的旅行。
 
荷兰外交部周二说,只有在确实有必要时,才能前往安特卫普省和安特卫普市。因此,以旅游为目的是不能去安特卫普的。
 
荷兰仍将比利时其他地区归类为黄色旅行区,这意味着没有特定的旅行限制,但建议荷兰居民保持警惕。
 
英国考虑隔离从比利时返回的人
 
据《泰晤士报》周二报道,英国前往比利时的旅行者在返回英国后,可能会面临隔离措施。
 
约翰逊首相指出,欧洲大陆正处于第二波新冠病毒疫情之中,政府准备对“(疫情严重的)一些地方”采取行动。
 
据《泰晤士报》报道,对来自比利时的民众的隔离可能最快在本周三开始。但今天(周三)上午,对比利时返回英国人员的检疫工作尚未强制执行。
 
据说还可能对从卢森堡返回的人实行隔离。
 
比利时将巴黎列为橙色旅行区
 
比利时外交部更新了其旅行指南,已将包括巴黎在内的法国法兰西岛大区添加到橙色旅行目的地列表中,提醒人们提高警惕。
 
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法国在24小时内记录了14例新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而卫生当局警告该病毒仍在法国传播,目前每周平均新发病例为每10万人中有9例。
 
在把巴黎列入橙色旅行区之前,比利时外交部更新了橙色旅行区清单,这份清单中包括英国,波兰和奥地利的部分地区。
 
除法兰西岛(巴黎)和卢瓦尔河沿岸地区外,比利时继续将法国的其余部分列为绿色旅行区,德国等国家也是绿色旅行区,未采取任何特定的旅行措施或条件。
 
比利时的橙色旅行区目前有十多个目的地,包括瑞典,卢森堡,保加利亚或克罗地亚的整全境。
 
5人“社交气泡”:
会有人厌倦和逃避规定
要提高参与和责任感
 
据RTBF报道,比利时鲁汶大学健康心理学专家,、兼比利时解禁战略专家组(GEES)“心理学和新冠病毒”工作组顾问Omer Van den Bergh认为:对于很多人来说,比利时国安委(CNS)通过的新措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没有人预料到第二波疫情这么早出现。
Omer Van den Bergh指出:人们会越来越意识到规定的重要性,但毫无疑问会有人厌倦和逃避。社交需求会很痛苦,缺乏连贯的激励支持政策。
 
心理学家Maarten Vansteenkiste (根特大学UGent)教授定期对疫情期间人们的行为和动机进行调查。7月14日的措施显示,人们很难遵守社会规定,尤其是在假期期间。他解释说:缺乏的是一种连贯的激励政策,意味着我们不仅要关注信息和沟通,还要整合行为管理的要素,通过这种方式让人们对目标有认同感,并感觉到也是承担部分责任的。
 
颜色编码?
这位心理学家建议说:比如自我评价测试可以帮助确定是否做的好。简单易懂的检测制度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局势,有了颜色编码,就更容易理解事件的发展方向好坏与否,以及下一个阶段是怎样的,以及什么时候开始。
 
最后他说,也可以利用社交方式中的短视频,对新冠病毒这个标签进行解释,比如展示在烧烤或者聚会这种社交场合如何避免风险。孩子被排除在社交气泡之外是件好事,如果算上孩子,社交泡气泡会非常小。另外12岁以下孩子们的社交范围也比较有限,他们在这个社交网络中是独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