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比利时人在贝鲁特爆炸中遇难 新冠发言人:不是第二波疫情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8月5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4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34例,
累计确诊病例70648例(前一天70314例)
7月26-8月1日7天日均新增535例,
相比前一周上升58%。
 
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53.2个新增感染病例(前一天的数据是51.2)。
 
新增住院人数在轻微下降,
上周7天日均住院22.1人,
此前一周的数据为23;
昨天18人入院(前一天24人),
目前265人住院,重症监护63人。
上周7天日均死亡数2.4例,
8月3日2个死亡病例,累计死亡9852人。
 
比利时新冠病毒发言人:
不是第二波疫情
 
据法文媒体SUPRESS报道,8月4日晚上7点,比利时联邦政府新冠病毒发言人Frédérique Jacobs在接受RTL采访时指出,比利时还没有进入第二波疫情。

 
但与此同时,他的同行,比利时危机中心发言人Steven Van Gucht则提出了第二波疫情的说法。
 
Frédérique Jacobs明确指出:我们不是第二波疫情,这一点必须明确。检测到阳性的人数在增加,但看图表和数字时要非常注意,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即3月到4月,只对症状严重到需要住院的感染者进行检测,当时没有检测病情较轻的人,也没有检测确诊患者的接触对象。现在,即使症状非常轻的人也会检测,所以不能因现在的数字感到恐慌,因为检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布鲁塞尔设立新的检测中心
有无处方都可以检测
 
布鲁塞尔大区希望到9月份将检测能力提高一倍,为此,8月4日,Iris Sud医院在布鲁塞尔Forest区新开设了一个检测中心。
 
检测中心地址:Molière Longchamp全科医生诊所(32号入口,Molière 大街 – 1190 Forest)。
 
开放时间:12:000到16:00,工作时间将随需求进行调整。
 
有无处方都可以进行检测:对于有处方患者,检测结果将在48小时内通知处方医生;非处方患者,检测中心负责后续跟踪。
 
贝鲁特爆炸:一名比利时人遇难
比利时大使馆受损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区当地时间8月4日发生剧烈爆炸,目前爆炸已经导致超过100人死亡、约4000人受伤,政府预计死亡人数还会增加。
 
比利时外交部长 Philippe Goffin在爆炸发生后不久(昨天晚间)在推特上说:比利时大使馆位于发生爆炸的港口附近,遭到波及受损。两名工作人员及其两名家属因飞出的玻璃碎片受了轻伤。

 
外交部长还指出:我们已经准备好向现场的比利时人提供援助。目前已经联系了黎巴嫩驻布鲁塞尔大使馆表达比利时方面的关心,并表示我们愿意帮助贝鲁特,克服这次可怕爆炸造成的影响,并向爆炸受害人表示衷心慰问。
 
今天早上,据比利时媒体报道,一名比利时人在爆炸中遇难。两名使馆工作人员和两名家属因炸飞的玻璃而受轻伤
 
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介绍,在贝鲁特,居住着近2200名比利时人。
 
因爆炸受损的外国使馆还有德国使馆,芬兰使馆和荷兰使馆,其中荷兰使馆中,5名雇员受伤,一人伤势严重。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导致周边建筑造成巨大破坏,爆炸现场狼藉一片。现场图片显示,港口周边不少地区已被夷为平地,多栋高层建筑被炸成“空壳”,瓦砾遍布街道,天空被灰尘笼罩,浓烟遮住了夕阳,当地有人惊呼“这就像世界末日”。
 
目击者说,当天共发生两起爆炸,中间间隔几秒钟。
 
黎巴嫩内政部长法赫米说,爆炸可能由2014年即存放在港口一仓库内的化学品硝酸铵引起。
 
黎巴嫩最高国防委员会在会议上宣布,贝鲁特爆炸事件的是由于易燃易爆品引燃了2700多吨硝酸铵。
 
2014年,一艘轮船在开往非洲时,因船只出现问题,这些硝酸铵需被卸载,随后便卸在了贝鲁特海港12区。
 
前一阵子,在检查仓库时,发现仓库硬件设施急需维护,库门需要加紧。并且要求贝鲁特海港有关部门配备警卫人员,任命仓库负责人,进行仓库维护。据一份安全报告显示,工作人员在焊接存有炸药的库房门的过程中,焊接火花引燃了仓库中的炸药,这导致在另一库房中存放的硝酸铵爆炸。
爆炸发生后,以色列方面表示与此次爆炸事件无关。据以色列议会电视台消息,以色列与发生在贝鲁特的大规模爆炸事件无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另外据黎巴嫩当地电视台报道,黎巴嫩真主党也否认爆炸是由导弹袭击造成。
 
红区橙区返回比利时:隔离期间,雇主没有义务支付工资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瓦隆企业联盟UWE总经理Olivier de Wasseige证实,如果从红区或者橙区返回,被强制或建议隔离,雇主不需要承担隔离期间的工资,而是由Onem机构支付,条件和因不可抗力造成的失业相同,即工资的70%,上限大约在2700欧元。所以员工会通过新冠病毒失业金得到补偿,这种情况自疫情开始以来一直很常见。
 
另外,员工没有义务向上级上报度假目的地,但是企业要呼吁员工有这方面的良好意识。UWE指出:如果员工不想说,雇主不可强迫。如果雇主有疑问,但员工不愿隔离,雇主可以以事实上的不可抗力让其失业,员工可以领取70%的工资。

 
Bérangère Ménart是Hainaut省Dour地区一家公司的经理,公司有40多人,主要从事工业堆肥生产,她指出:员工从危险地区返回的话,如果他们愿意可以远程工作。UWE指出这种情况下可以从雇主那里领取100%的工资,因为能够工作。
 
但是这家公司一半的员工在生产线上,无法远程工作。Bérangère Ménart指出:会要求他们隔离两周,因新冠病毒不可抗力失业。
 
RTBF在报道中说,原则上,前往红区,如果是“非必要出行”的话,员工返回需要隔离的,是得不到Onem补偿的,因为前往红区的“非必要出行”是禁止的,而想要援引不可抗力的人不能“犯错误”。Olivier de Wasseige指出:这种情况下Onem不会补偿,但是这显然很难核实。但是如果前往橙色地区,期间橙区变成了红区,不会被Onem的补偿排除在外。
 
UWE希望,在8月31日之前,所有从危险地区返回的旅客,不论是红色还是橙色,都应得到补偿。UWE希望这个时间得到延长,Olivier de Wasseige指出:否则雇主不得不为这些隔离的人买单,对雇主来说是吃不消的。
 
开车返回比利时请注意
警察在边境检查
重点检查比利时车牌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开车返回比利时也是需要填写旅客定位表格的,所以最近比利时道路上,警方也在对开车从国外回来的比利时旅客进行检查。
 
有旅客表示去了位于比利时荷兰边境的Visé旅游,那里就有警方在检查。
日常检查
 
每天联邦警方都会选择不同的边境哨所,检查比利时车牌的车辆,他们很可能是度假回来,并且无论如何都会穿过边境。
 
在跟荷兰交界处,比利时人经常会从这条高速公路经过。事实上,很多是住在林堡省,只是穿过这条高速返回比利时。
 
违规罚款250欧元
 
当天检查了一辆挪威返回的车辆,所有的文件都填好了,所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这辆车上的人没有填写文件,将面临250欧元罚款
 
还检查到一辆车比较有问题,比利时车牌,里面有一名比利时人,还有一名爱尔兰人,后者从荷兰的一个机场过来,没有填写文件。
 
只关注比利时车牌?
 
旅客定位表不仅仅针对返回的比利时游客,还有来比利时停留时间会超过48小时的外国人,都是强制性的。但是,这名爱尔兰人被查出来是偶然的,因为警方没有接到命令检查外国车辆。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荷兰有好几个省被列为橙色,还有很多荷兰人来比利时度假。

如果比利时实施大规模检测,
是不是能恢复正常生活?
 
据法文媒体SUPRESS报道,8月4日,众多专家通过Het Laastse Nieuws专栏表达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大规模的检测应该能带来疫情政策的放松。
 
上周,比利时联邦部长Philippe De Backer表示可以将比利时的检测能力提高到原来的4倍,实现每周将近50万人次。
 
安特卫普也建立了“新冠病毒检测村”,每天可以检测4000人。如果将这种模式适用于其他地区,是不是可以让我们能够去听音乐会或者去餐厅吃饭,餐桌上不再有人数限制?
 
病毒专家、根特大学教授、兼“艾滋病毒治疗研究中心”创始人Linos Vandekerckhove指出:大规模的艾滋病毒检测在控制病毒传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援引情色电影行业的例子,这个行业演员经常要接受检测才能工作。
 
他说,然而更广泛的检测文化也有缺点,检测数量的迅速增加会发现更多的确诊病例。如果得不到适当的监督,大规模的检测可能会导致对病人的污名化或恐惧化,就像艾滋病毒一样。
 
检测是否可以允许进行更多的活动?
 
检测结果为阴性将使我们在社会和经济活动中有更大的自由,教授指出:如果是阴性,就不具有传染性。大规模的检测可能会导致更加宽松的措施,因此,“社交气泡”可能会扩大,社会活动可以“恢复正常”。我们不能一直到明年夏天还是5个人的“社交气泡”。而且,健康问题并不一定总是与新冠病毒有关,有时可能是心理问题,比如抑郁,自杀等等。
 
比利时能否做到大规模检测?
 
鲁汶大学生物统计学家Geert Molenberghs解释说:目前的技术和潜伏期原因,还不可行。检测结果要24小时后才知道,在此期间,有可能已经感染病毒了。随着技术的发展,明年夏天的检测速度会更快。
 
Aalst前市长被男友杀害
 
Ilse Uyttersprot在2007到2012年间担任Aalst(Alost)市长,后任副市长,8月4日上午不幸被男友杀害。
据VTM Nieuws报道,该男子过去3个月一直与受害人保持着关系,并因对前妻的骚扰和家庭暴力行为而臭名昭著。
 
当天上午,该男子(49岁)前往警察局告诉警员他杀了自己的伴侣,警方随后在Meuleschettestraat的住宅中发现了Ilse Uyttersprot的尸体,遇害情况存在可疑之处。
 
东弗兰德检察官认为该男子涉嫌故意杀人和预谋杀人,要求发出逮捕令。此人8月4日晚上和8月5日上午要先接受预审法官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