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858例!布鲁塞尔防疫会议决定 去英国要隔离 到底是不是第二波疫情?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8月7日上午公布的疫情走势数据,截至昨天(6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858例,
累计确诊病例72016例(前一天71158例)
7月28-8月3日7天日均新增550.3例,
比前一周上升46%,
昨天公布的7天日均数据为530.9例。
 
过去两周每10万居民有54个新增感染病例(前一天的数据是53.2)。
 
7天日均新增住院人数在小幅上升,
上周7天日均住院24.4人,
昨天28人入院(前一天41人),
目前278人住院,重症监护65人。
上周7天日均死亡数2.6例,
8月5日3个死亡病例,累计死亡9861人。
 
荷语区屠宰场聚集性感染确诊
上升到60多人
 
本报昨天报道荷语区西弗兰德省Staden市屠宰场Westvlees 发生聚集性感染,有18人检测结果为阳性,225人居家隔离。今天,据比利时媒体报道,确诊感染人数已经上升到60多人。
 

报道说,确诊感染者居住在Staden市及周边8个市镇,这9个市镇都在Westrozebeke市管辖范围内。市长表示,在对该屠宰场的250名员工进行了核酸检测后,还将继续对部分员工进行检测。
 
为什么屠宰场常常爆发聚集性感染?因为屠宰场的状况似乎有利于新冠病毒传播。低温似乎使病毒可以悬挂在空气中,而通风则可以使其扩散。嘈杂的环境意味着必须大声交谈,这使携带病毒的飞沫更容易传播,而且工人通常彼此靠近工作。
 
布鲁塞尔大区:若7天平均值超10万居民50人感染将强制戴口罩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8月6日,布鲁塞尔大区安全理事会召开会议,参会人员包括本区19个市市长,本区行政领导-包括首席大臣Rudi Vervoort,卫生部长Alain Maron,高级官员Viviane Scholliers 以及卫生监察局(Cocom)的代表,共同商讨应对布鲁塞尔感染人数不断攀升的措施。
 
会后决定,如果7天平均值超过每10万居民50人感染,将在整个大区强制戴口罩。因为根据Sciensano的标准,这个数字意味着病毒传播情况不受控制。
 
根据卫生监察局(Cocom)代表Inge Neven的说法,布鲁塞尔目前的平均值在38人。
 
疫情最严重的是Saint-Gilles,每10万居民中有68例;Saint-Josse,每10万居民中有55例;只有Woluwe-Saint-Pierre和Watermael-Boitsfort是低于每10万居民中20例的。
 
暂时没有决定实行宵禁
 

 
首席大臣Rudi Vervoort再次提醒要遵守疫情措施:保持安全距离,戴口罩,遵守追溯传染链的指示,并在必要时遵守隔离规定。
 
目前没有决定像安特卫普一样实施宵禁,也没有决定立即强制在公共场所戴口罩,首席大臣解释这个选择是听取了专家的建议,只有到了上述临界点才会实行,当然也希望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Inge Neven 和Rudi Vervoort会后向媒体表示: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希望各个市长根据本区的特殊情况行动起来。首席大臣强调:我们在经过提高意识阶段之后,要进入到处罚阶段。他希望警方能够加强检查对现行规定的遵守情况。
 
布鲁塞尔的情况不能跟安特卫普相比
 
首席大臣表示,布鲁塞尔的情况不能和安特卫普相比,本区确实有“集中感染点”,但是60%的确诊病例都跟这些“感染点”没有关系。
 
他说:大部分感染病例属于20-49岁年龄段,大多数在30岁以下,在年轻人中间传播更广。虽然年轻人中罕见重症病例,但他们仍然是潜在传染者,我们要当心不会传染给更加脆弱的群体,这是我们负担不了的风险。
 
首席大臣解释:住院人数在上涨,但速度更为缓慢。7月份的20天里,住院人数翻了一番,而在3月的20天里,住院人数是同期的50倍,所以这个比例根本不一样。

 
他还提到,新增病例增加并非布鲁塞尔独有的情况,尽管有人在临床上非常关注这一点。但全球各地,人口稠密的大城市都是一样的。安特卫普属于特殊情况,但Charleroi、列日、Verviers 或根特也都出现了显著增加。
 
加强检测
 
首席大臣表示:还应加强检测,尤其是在养老院中,工作人员对于脆弱的老人群体来说,构成了一定的感染风险。
 
Inge Neven宣布:如果一个城市7天中每10万居民中有25例,所有养老院的工作人员都要进行检测。如果有养老院成为“感染点”(有1名阳性病例和1名有症状的患者),工作人员和老人都要进行检测。
 
布鲁塞尔的目标是到9月份将检测能力提高一倍。
 
8日起英国对比利时游客强制隔离
 
8月6日,英国交通部宣布,从8月8日凌晨4点开始,来自比利时,安道尔和巴哈马群岛的旅客,到达英国后要接受两周隔离,原因是这些地区的新增病例“大幅增加”。于此同时,从8月11日开始,来自文莱和马来西亚的旅客则免除这项隔离措施。
 
芬兰禁止来自比利时的非必要旅行
 
芬兰已成为禁止来自比利时的所有非必要旅行的最新欧洲国家,并对比利时实施边境管制。
 
旅行限制将从下周一开始,重新适用于出于非必要原因进入芬兰的比利时,安道尔和荷兰的所有旅行者。
 
只有回家(住家在芬兰)或出于职业原因前往芬兰的旅行者才能入境,但必须接受14天的强制性隔离。

 
周四,德国禁止了往返于安特卫普省的不必要旅行,这与荷兰早先的举动相似。
 
有几个国家/地区要求所有来自比利时的旅行者到达后隔离或进行检测,他们是:丹麦,塞浦路斯,冰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爱尔兰,挪威,荷兰和斯洛文尼亚。
 
到底是不是第二波疫情?
荷语区专家和法语区专家
为啥意见不一?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Sudpress报道,尽管很多荷语区专家肯定比利时已经处于新冠病毒第二波疫情,但越来越多的法语区专家认为,比利时目前经历的并非第二波疫情。
 
8月3日,比如荷语区专家Steven Van Gucht表示:我们已经处于第二波疫情后。几个小时后,比利时联邦间新冠病毒发言人Frédérique Jacobs在接受RTL访问时就反对这种说法,他表示:我们不是第二波疫情。我们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强度有多大,但我们有信心,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控制。
 
法语区专家:第一波疫情每天2500人确诊,目前只有500
 
Frédérique Jacobs,布鲁塞尔Erasme 医院传染病部门负责人认为:用来解释目前的疫情形势的话,“第二波疫情”是一个糟糕的术语。他表示:现在不是第二波疫情,这一点必须明确。当然确诊病例在增加,但是看图表和数字时要注意,在疫情最严重的3月和4月份,比利时只对症状严重到需要住院的患者进行检测,既没有检测症状没那么严重的人,也没有检测确诊患者的接触对象。现在,即使症状非常轻微的人,都会进行检测。所以他认为目前的数字应该引起关注,而不是恐慌。现在检测方式都不一样了。3月和4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天新增确诊多达2500人,现在只有500人左右,而且他们跟当时也不是同一类型的群体,现在多为年轻人。
 
法语区专家:第二波疫情的说法并不准确,传递焦虑信息
 
Sudinfo在报道中说,Naumr大学卫生地理专家Catherine Linard指出:第一波和第二波的说法并不是一种科学术语,如果第二波疫情是类比第一次的疫情高峰,我认为不会发展到这一步,除非是3月份同样的方式。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兼CHUSaint-Pierre医院传染病名誉教授Nathan Clumeck指出:第二波疫情的说法,会让我们联想到第一波疫情的场景,让我们想到那些痛苦的时刻,让人感到压力倍增。
 

Catherine Linard还强调:说第二波疫情,是自我投射到一种灾难性场景中去,而这种场景在我看来不太可能会发生。第一波疫情让我们措手不及,脆弱的群体没有得到保护,缺少物资设备。不能夸大现在的情况,当然也不能忽视。增长还没有到达危急的程度,但是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并设法将曲线稳定下来。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教授Yves Coppieters评论说:Sciensano的沟通方式只会带来焦虑的信息,这种焦虑和实际情况是不成比例的。需要告知大家的是,确诊的人数占检测数量的比例,这才是疫情真实情况的反映
 
荷语区专家持不同观点
 
荷语区专家的看法跟法语区专家完全不同,在他们认为,可以明确说第二波疫情
 
Sudinfo在报道中说,安特卫普大学传染病专家Pierre Van Damme 指出:我不知道如何用别的方式称呼它,现在确诊人数呈指数增长,基本人均传染数(R0)已经高达1.5左右,我认为必须要这么说。不能因为跟第一波疫情不一样,它就不是第二波疫情。正如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院长Peter Piot 所强调:第二波疫情即为一系列的快速增长。
 
Marc Van Ranst赞同这种说法,他也是3周以前,第一个说“第二波疫情”的专家。他告知荷文媒体Nieuwsblad:肯定是第二波疫情,会发生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完全控制第一波疫情。虽然新增感染出现明显反弹,但目前住院的情况并非如此,住院人数跟3月份和4月份相差甚远。
 
荷语区新冠发言人Steven Van Gucht 解释:目前情况确实如此,部分是因为我们采取了行动,因为我们更好地保护了脆弱群体。养老院中设备比第一波疫情时要好,在限制接触和自我保护方面,老年人也比年轻人更能遵守这些措施,这点也很重要。但是,如果我们没有采取一些措施,我们很快就会发展到无法控制的疫情状况。
 
法语区专家:如果没有这些措施我们已经处于第二波疫情中
 
Sudinfo在报道中说,Frédérique Jacobs表示:如果没有采取这些措施,我们已经处于第二波疫情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应对确诊人数的增加。Yves Van Laethem在几天前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如果对于卫生措施继续松懈下去,第二波疫情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总的来说,还是荷语区和法语区专家看法不同的问题。
 
对于荷语区专家来说,大量的确诊人数就可以肯定比利时处于第二波疫情,如果没有已经采取的各种措施,现在可能和第一波疫情时的情况相同了。
 
法语区专家则认为,只要其他指标目前没有出现非常明显的和指数性的增长,就不是第二波疫情。
 
餐饮业和流动食品商贩
免交
AFSCA管理费用
 
比利时所有的公司和商家,只要是与食品供应链相关,接受食品安全署(AFSCA)监管的,每年都需要支付AFSCA管理费用。
 
考虑到疫情危机对餐饮行业造成的巨大冲击,比利时联邦政府向欧盟申请是否可以免交这项费用,欧盟委员会已经同意,认为考虑到目前的情况,这种国家性的援助措施是合理的。
 
具体来说,餐饮行业,以及销售食品的流动商贩都可以享受这项支持措施,今年不用缴纳AFSCA的费用,涉及总金额高达1100万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