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疫情重灾区正从安特转移到布鲁塞尔 荷语区20岁女子冠病去世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8月18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17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11例,
累计确诊病例78534例(前一天78323例)
8月8-14日7天日均新增532.6例,
比前一周同比下降14%,
昨天公布的7天日均数据为574例。
 
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分析说,这是比利时第二波疫情开始后,7天日均新增感染数量第二次出现下降,主要是因为安特卫普疫情数据的下降。
 
8月11-17日7天日均住院31.9人,
目前339(+3)人住院,重症监护90(+4)人。
8月8-14日7天日均死亡数8.6例,
累计死亡9944人。

比利时每周7天日均感染数趋势图(HLN截图)
 
比利时疫情“重灾区”正在
从安特卫普转移到布鲁塞尔
 
比利时危机中心官员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比利时疫情最新数据表明,布鲁塞尔首都大区正在成为疫情的“重灾区”。
 
病毒学家兼疫情发言人史蒂文•范古赫特(Steven Van Gucht)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增长,今天(周一)是我们首次报告每周日均感染数下降。”
 
在全国范围内,这将意味着疫情高峰暂时过去。“但是,我们似乎处于转折点——重灾区正在从安特卫普转移到布鲁塞尔。”
 
在8月7日至13日这一周,每天平均记录574次感染,比一周前减少了5%。
 
但是,在布鲁塞尔,感染数量继续增加,上周平均每天有122例新确诊病例,增长了48%。“检测结果阳性百分比也继续上升。布鲁塞尔的所有检测中有6.7%呈阳性。”范古赫特说。“太高了。”
 
数据显示,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布鲁塞尔的每周感染总数将在两天内超过安特卫普。

 
范古赫特说:“在其他省份,数字正在下降。”他说,仅在佛兰芒和瓦隆布拉班特以及卢森堡省,感染数字仍在增加。“但是,非常有限,绝对数字非常低。”
 
此外,住院人数继续增加,上周平均每天有35人住院。“这符合预期,并且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医院的情况仍在控制之中。”范古赫特说。
 
“人数最多的是安特卫普和布鲁塞尔。他们一共占了新增住院人数的一半以上。”
 
荷语区一20岁女子冠病去世
 
据DeStandaard报道,昨天(星期一),荷语区一名20岁女子感染去世。她是二月份比利时疫情爆发以来,因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而死亡的最年轻的人之一。
 
据未或证实的消息说,该女子患有慢性潜在疾病,所患的这种慢性病,如果感染新冠病毒,容易增加产生严重并发症的风险。报道没有给出有关她的身份的更多信息。
 
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表示,如此年轻的人死于新冠肺炎很少见。
 

比利时在1-20岁年龄组新冠死亡病例,之前有三个:
 
第一例是一名12岁女孩,在三月下旬死亡;
 
第二例是一名18岁女孩,在7月18日死亡;
 
7月24日,一名3岁女孩死于新冠肺炎感染,是比利时新冠死亡年龄最小的人。
 
安特卫普Molenheide养老院
确诊人数上升到52
 
7月底,安特卫普Wijnegem 市的Molenheide 养老院因发现14人确诊进行封锁,上周末感染人数上涨到44人。8月17日,市长Ivo Wynants 确认,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达到52人。
上周末,民防部门已经展开支援,为确诊患者提供和移动额外床位,为了更好地将确诊的老人和其他老人隔离开来,还建了一面隔离墙,还设立了独立的出入口。目前还没有人出现严重症状。
 
市长表示:出现第一批感染的时候已经停止访问养老院,除了工作人员外,养老院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我们接下来会对确诊工作人员的接触对象展开追踪,但目前不需要采取额外的行动。另外,我们会继续支持养老院,并与省长进行进一步的协商。
 
市长说:一旦我们得知外部人员被感染,信息会立即传达到这些人员所在的市政府。
 
本周四召开国安委会议
新规定还是放松措施?
 
比利时首相办公室证实,本周四(8月20日)将再次召开国安委(CNS)会议,讨论比利时疫情发展以及可能采取的新措施。目前还不清楚会讨论哪些主题,但已经有很多呼声要求重新考虑5人“社交气泡”问题。
 
疫情专家,公共卫生教授Yves Coppieters特别呼吁放宽这一规定。但与此同时他在8月16日发推提醒:比利时脆弱群体再次开始被传染,传染主要发生在比利时国内,国安委要考虑到这一点采取相应的措施。
 
他在上周还呼吁国安委着重考虑3点:远程办公,戴口罩/卫生措施,以及对所有从国外回来的人进行积极检测。
 
列日大学将每周为学生和老师
进行唾液检测一次
 
列日大学主管研究副校长Fabrice Bureau指出:学校开发了一项唾液检测方法,可以实现每周检测2.5万名大学生和5000名工作人员,研究人员的目的是希望进行大规模的检测实验。

 
Fabrice Bureau说:检测第一阶段由个人完成采集,不需要医护人员的帮助。然后样本可以在传统的实验室进行分析,不再需要高度防护的实验室,并且可以当天给出结果,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员。
 
预计开学时,列日大学每个人都会发放一个唾液检测工具包,具体来说是一根塑料管,里面固定了一个收集唾液的小漏斗。一旦唾液进入管子,必须用塞子堵住,释放出杀死(普通)病毒的液体,这样就完成了样本采集。
 
列日大学计划每周对学生检测一次。学生,教授和其他工作人员加起来,一共30000人,每个工作日进行5000个检测。这项检测的费用为12欧元,比经典的鼻咽测试(称为“棉签测试”)低约4倍。样品将分六批进行分析,这也可以加快处理速度。
但是,这种检测不如鼻咽检测有效。
 
鼻咽的敏感性有90%,而唾液敏感性只有80%,所以对于病毒载量较低的人,这种检测方法有效性会有所欠缺。但目前解禁形势下,最重要的是进行大规模检测,并尽可能多地检测出感染者。传染性患者通过唾液传染给他人,多以这项检测已经引起了很多公司和大学的兴趣。列日大学的目标是每月开发200万人次的检测。
 
检测将在9月14日开学的第一天开始。但是,每周进行30,000人筛查的工作不能立即进行。列日大学副校长说,真正的挑战是物流而不是技术。
 
9月开学中小学生有望进行唾液检测?
 
8月17日,荷文媒体De Morgen报道,安特卫普大学(UAntwerp) Herman Goossens教授正在开发一种针对未成年人的唾液检测办法,以便9月份开学时使用。
 
教授指出:最近的唾液检测研究是在成年人身上进行的。这个办法在儿童和青少年中几乎没有研究过。一些专家主张在发生聚集性感染时使用这种方法,并补充说,唾液检测有很多优点:
 
第一,速度快,假如学校发生聚集性感染,只需要学生吐下口水,样本就可以立即送到实验室,这样第二天就可以知道是否感染;
 
第二,刺激小,棉签从鼻子中取样通常会让检测对象感到不舒服,这种方式就温和许多;
 
第三,安全性高,因为病人可以自己取样,避免了取样的医生或者护士跟病人进行接触。
 
病毒专家Marc Van Ranst也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好,因为可以对疫情进行快速跟踪,并且认为从9月份就可以进行唾液检测了。
 
先前针对成人的研究表明,唾液检测在病毒载量较低的人群中效果不佳。因此,这种方法对于检测没有症状但病毒载量平均或者较高的人特别有用,最好通过系统运动。Sciensano专家Steven Van Gucht指出,不幸的是,这种方法,大规模的检测能力不足,但是不排除“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进行这种检测。
 
Dilbeek街头不再强制戴口罩
 
随着确诊患者数量出现积极性改善,Dilbeek 市决定放宽8月5日实施的措施,不再所有地方都强制戴口罩。
 
但是仍旧禁止晚上10点到凌晨6点之间,超过5人的聚会。
 
因为是整个荷语区Brabant省的规定,Dilbeek 的居民在出行的时候还是必须随身携带口罩。在公共建筑,商店,餐厅(餐桌上除外),公共交通和市场上仍旧强制戴口罩。市政当局呼吁大家要有良好的公民意识,建议在不能维持安全距离的地方也要戴口罩。
 
Dilbeek 市长当局认为,过去几天戴口罩的规定得到了很好的遵守。警察的主要工作是提高民众对遵守规定的认识。目前记录在案的只有10多人拒绝戴口罩,政府表示,这表明当地民众已经意识到额外措施的重要性,所以可以比较有信心地放松这些措施。
 
今年最搞笑的恶作剧
一男子在Google街景图上屁股
 
去年夏天,一名比利时男子在看到谷歌街景车时决定搞个恶作剧,现在人们可以看到他裸露的屁股了。
 

如果你搜林堡省Meeuwen-Gruitrode市Bergstraat 1这个地址,你就不仅会看到房子和周围的一些街道,还会看到当地一个名叫Jens Vrolijks的年轻人裸露的屁股。
 
Jens Vrolijks昨天(周一)在Radio 2节目上说,这是有意采取的行动。“我看见谷歌街景车从远处驶来,我想,现在我必须做一些永恒的事情。”

 
据他说,这张照片是去年夏天拍摄的,但最近才出现在互联网上。
 
“我对此感到非常满意。这是我今年搞的最好的恶作剧。”
 
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年轻人裸露的屁股的Google街景地图只存在了大约一个月,后经Google审查,Google把这个年轻人影像模糊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