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增感染在回升?社会援助津贴领取者每月50欧补贴发6个月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9月7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9月6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542例,
累计确诊病例88367例(前一天87825例)
8月28-9月3日7天日均新增470例,
新增感染病例在增加,比前一周同比多了9%。
 
8月31-9月6日7天日均住院17人,
目前223(+8)人住院,重症监护53(+1)人。
8月28-9月3日7天日均死亡数3.3例,
累计死亡9907人。
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仍然是比利时新增病例最多的地区,在过去7天里,布鲁塞尔一共有858例新增病例,安特卫普则有626例
截至周日,比利时有203个市镇超过了一周内每10万居民中有20例新增感染病例的“警报阈值”。
 
为什么新增感染病例回升?
两位专家如是说
 
据荷文媒体HLN报道,近日,比利时新增感染数量有所回升,对此,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和流行病学家Pierre Van Damme谈了自己的看法。
 
范兰斯特(VanRanst)认为,比利时的新冠病毒新增感染人数略有增加,有两个因素。他对第一电台分析说,一方面出国旅行的国人返回了,另一方面人们对防疫措施感到有些疲倦。
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的最新数据,8月27日至9月2日,平均每天新增453.6个病例,增长了3%。这是自8月16日以来,新增感染病例再次增加。
 
根据PierreVan Damme和MarcVan Ranst的说法,目前的回升并非突如其来。Pierre Van Damme对HLN记者说:“我们感觉到了,每周日均新增病例数的下降非常缓慢。整个曲线趋于平坦或略有上升。”他说,比利时八个省份的人均感染指数均高于1。“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内,我们必须进行仔细监控。”
 
范兰斯特(VanRanst)认为有两个因素导致了增长。第一个因素是人们假期回来。“数十万人”从疫情严重的国家(很多是红区)返回,比如法国、克罗地亚和西班牙。他说:“因此增加了很多感染病例。”
 
Van Damme说,目前,新冠感染主要发生在10至50岁年龄段。“现在的招数就是保持这种状态”,以避免住院人数的增加。众所周知,入院主要集中在较高年龄段的人群中,“尽管我们也看到35至40岁的人被接纳”。Van Damme说,在第一波疫情过后,很明显65岁以上的人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免遭可能的感染。
 
其次,对强加的防疫规则产生了一定的疲劳。范兰斯特指责最近出现的质疑疫情法规的意见。“这也有影响。”“尤其是当感染数字下降时。人们批评防疫措施是正常的。”范兰斯特说。
 
病毒学家警告说,为了避免进一步加剧防疫疲劳,重要的是要消除防疫措施中的“多余”部分。例如,针对戴口罩义务,他指出在不必要的地方最好不要引入戴口罩义务。
 
范达姆说,八月份的严格措施确实取得了成果。“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我们现在处于法国或西班牙这样的局势中。”他并不主张采取更严格的措施,而是主张继续采用现行措施。
 
流行病学家还敦促学校开学后保持谨慎。“我们将不得不注意对父母和祖父母产生的风险。我们将在几周后看到结果。
 
“很明显,我们不会在圣诞节之前消灭新冠病毒”,Marc Van Ranst说,“尽管如此,我们必须设法控制疫情。”
 
350多人在布鲁塞尔示威
抗议防疫措施 遭警方驱散
 
昨天(6日)下午,300多人在布鲁塞尔财政部大楼前举行示威,抗议政府的防疫措施。示威结束时,2名示威者被行政拘留。
 
警方发言人说,一名示威者被怀疑攻击警察,导致一名警察被送往医院。
 
示威者高喊“我要自由呼吸”的口号。示威者举着诸如“过你的生活,大流行结束了”和“被口罩杀死”之类的标语牌。
 
警方发言人说:,大部分示威者没有戴口罩,也没有遵守安全距离规则。因此,警方最后驱散了这次示威,并对那些违法者以口头警告。在驱散过程中没有使用催泪弹。
 
向社会援助津贴领取者每月发放
50欧元补贴 为期6个月
 
联邦社会融合部部长丹尼斯·杜卡姆(DenisDucarme)上周五表示,社会福利公共服务中心CPAS/OCMW将开始向社会援助津贴领取者每月发放50欧元补贴,为期6个月。
 
这个措施是为了支持最弱势群体的购买力,政府于6月份制定的。但因为资金没有到位,各地的社会福利公共服务中心发放这笔补贴速度较慢,有所延误。社会融合部门SPP于是在8月制定了5500万欧元的预算,以预付款的形式支付了该笔补贴总金额的85%,以便各地的CPAS/OCMW可以尽快向受益人每月发放50欧元。部长说,将在1月份向CPAS/OCMW支付剩余金额的15%。
 
部长强调,各地的发放工作不得再延误,否则将追究CPAS/OCMW的责任。
 
一学校:难民学生来了
几个月里22名比利时学生转学
 
Herbeumont社区学校目前只剩5名比利时学生,几个月前他们还是27个,和当地Fedasil难民中心的孩子的一起上学。
虽然学校已经采取了一些主动行动,但还是有一些家长因为这些难民小孩儿,选择让孩子们离开学校。
 
这个消息也得到了Fedasil发言人的证实,他表示:“一些家长决定让孩子去别的学校上课,这些决定让我们觉得很遗憾,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我们在一个相对本地化的环境中建立一个难民中心,肯定会引起一些担忧。”
 
“小尿童”穿上白大褂
向医护英雄致敬
 
5日,布鲁塞尔著名雕像撒尿小童“小于连”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向新冠疫情中的医护英雄致敬。

据报道,“小尿童”雕像穿着由医用白大褂、实验室工作服、外科口罩、防护面罩等组成的全套医护装备,代表了医疗行业的职业多样性。铜像管理协会成员格贝尔表示,想表达对所有医护工作者的感谢,他们冒着巨大风险,做了很了不起的工作。
 
比利时最长隧道利奥波德二世隧道
将取新名字 必须是女性名字
 
布鲁塞尔将在9月底之前为比利时最长的隧道Leopold II(利奥波德二世)取个新名字,并且必须是女性名字。
 
布鲁塞尔交通部在一份新闻稿中强调,新名称必须是女性,以“象征性地增强女性在公共场所的地位”。
 

布鲁塞尔只有6.1%的街道以女性命名。“我们相信,一个更加平等的地区还需要女性化公共场所,”平等机会国务大臣Nawal Ben Hamou强调说,他与交通部长ElkeVan den Brandt共同发起了缩小差距的倡议。
 
市民可以在整个9月份通过布鲁塞尔交通部网站提交自己喜欢的新名字,还可以在工作日上午08:00至下午06.00致电免费电话0800/94.001。
 
布鲁塞尔居民将在11月投票选择一个名字。
 
2021年年中,利奥波德二世隧道的夜间工作完成后,它将以新的名称完全开放。
 
国王利奥波德三世的布加迪跑车
以创纪录的1070万欧元成交
 
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一辆曾经由前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拥有的1934年布加迪Type 59跑车周六晚上在伦敦拍卖,成交价为953.5万英镑(1,070万欧元),其中包括拍卖行的销售佣金。
 
英国拍卖行Gooding&Company表示,这是布加迪的新纪录。

 
该款跑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非标准赛车中表现最好的。它是布加迪车队参加1934-1935年汽车大奖赛冠军的一员,与René Dreyfus一起赢得了Spa大奖赛的冠军。
 
布加迪随后将其转变为跑车,并配备了新的变速箱以及更合适的底盘和车身,将其涂成黑色,并于1937年卖给了该品牌的忠实拥护者利奥波德三世。
 
然后,它四次易手,但从未改装过。
 
200多人举行聚会被警方叫停
 
9月5日,Marlow (Uccle,Watermael-Boitsfort 和Auderghem)警区发言人Laurent Masset证实,当天凌晨2:30左右,警方介入叫停了一场地下聚会。聚会地点在Léonard 隧道的一个技术修理室,要通过Soignes森林过去。
目前警方针对活动举办者开了十多张新冠病毒罚单。
 
最开始是一支警察巡逻队发现狂欢者去参加晚会的。Laurent Masset说:“因为警员知道这个地方已经举办过几次晚会,他们就去了现场。这个地方既不适合维持安全距离,参加者也不戴口罩。”
 
现场共发现了200多人,年龄在24到35岁之间。
 
发言人指出:“没有真的发生大问题,但是我们要求Montgomery和Druivenstreek警方进行支援,一方面疏散和撤离人群,另一方面护送他们安全地通过 Soignes森林。不过期间还是有一个年轻人绊了一跤,受了点轻伤,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迪卡侬停车场汽车改装大聚会
600-700辆汽车
 
9月4日深夜到9月5日凌晨,5000多名“汽车改装”爱好者,聚集到Evere地区的迪卡侬停车场,有600-700辆汽车之多。
 
虽然布鲁塞尔当地警区通过没收车辆,打击这些竞技表演的肇事者,但是最近发生了不少于两次这种“速度与激情的聚会”,往往数百辆汽车深夜聚集在停车场。
 
布鲁塞尔市中心Marolles街区
发生爆炸和破坏事件
 
9月5日晚上,布鲁塞尔首都/Ixelles警方在市中心Marolles街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干预,当地紧张局势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继前一天晚上发生混乱事件后,9月5晚上Marolles街道再次一片混乱:破碎的窗户,朝消防员扔燃烧弹,垃圾箱和汽车起火…
警方是当天晚上9点半左右接到报警的,一群年轻人在 Terre-Neuve街一家托儿所,砸碎人家的窗户,警方赶到现场还碰到一群点火烧垃圾箱和汽车的年轻人。
 
布鲁塞尔消防队员干预灭火时被扔燃烧弹。警方尽力制服了30多名有问题的年轻人。
 
警方发言人Olivier Slosse证实,所有着火的东西很快被扑灭,有关当局封锁了街区,并安排了联邦警方的直升机监控局势。
 
超市产品的价格一年间上涨8%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SUDINFO报道,比利时超市产品的价格,跟去年相比,今年7月份价格上涨了3%,8月份情况更糟,上涨了8%。
 
SUDINFO比较了各个超市产品宣传页的价格,比较的对象是同一家超市在相同时期的产品。当然,这种比较并不是100%全面,因为各种促销活动让人眼花缭乱,比如买一送一,超市收银台付款时打八折或者会员特价等各种优惠。

 
在比较的51种产品中,有一大半价格都涨了,16种价格没有变,只有8种产品价格更低,但是降幅非常的小。而涨价的产品涨的却很厉害,比如Cora的24卷卫生纸,上涨了3欧元。
 
总是蔬菜更贵
 
一般来说,蔬菜和水果的价格总是更贵。鱼类和肉类的情况不太相同。比如几乎所有超市的贻贝价格都在上涨,但是肉糜的价格比较稳定。
 
洗涤或日化产品没有什么可比性,不同品牌每年的广告策略不一样。
 
饮料方面,令人比较震惊的是Jupiler这个牌子不怎么做促销了,去年各个超市宣传页上都有,今年看不见了。
 
他们对于菜单上常见的产品做了一个汇总,2019年的总价是255.50欧元,2020年是275.91欧元,上涨了7.98%。
 
危机中心:本周开始每周只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9月5日,比利时全国危机中心发言人Yves Stevens向比利时通讯社Belga证实:从下周开始,就全国的疫情形势演变,每周只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数字还是会通过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的报告进行每日公布。
 
发言人强调:“我们会继续每天公布数字,但是现在每周三次的新闻发布会,将改成每周一次,也就是每周三举行。”
 
他解释说:“只是因为现在要向大家解释的信息比较少,数字比较稳定,但是我们会一直关注,如有必要,新闻发布会的频率会再次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