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阁协调员确诊隔离 国王要检测 警惕:比利时有不少野鸡大学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9月9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9月8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72例,
累计确诊病例89141例(前一天88769例)
8月30-9月5日7天日均新增502.1例,
新增感染病例在增加,比前一周多了13%。
 
9月2日-8日7天日均住院20.7人,
目前260(+25)人住院,重症监护59(+7)人。
8月30-9月5日7天日均死亡数2.29例,
累计死亡9912人。
 
据Sciensano的数据,比利时各个省,除了林堡省外,新增感染病例都在增加,其中,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一周内分别新增923个和702个感染病例。
 
比利时每10万居民中,两周(14天)中,新增57.7个感染病例。
 
比利时人均感染指数(R值)目前是1.13,意味着每一个人感染后,传染给1.13个人,超过了1这个警戒值。
 
比利时组阁协调员确诊隔离
参加组阁协商人员都要检测
 
9月8日(昨天),荷语Open Vld党在公告中指出,该党主席兼比利时组阁协调员Egbert Lachaert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要接受两周时间(14天)隔离。
 
Egbert Lachaert主席是9月8日当天上午接受检测的,当天下午知道了检测结果。

隔离期间,副主席Alexander De Croo将接替他的党务工作(Alexander De Croo也将在今天接受检测);政府组阁方面,他将通过视频会议与SP.A党主席Conner Rousseau继续协商工作。
 
SP.A党主席Conner Rousseau在推特上说,他已经进行了检测,呈阴性。但两天内将再次进行检测,他表示在工作中将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但根据病毒学家Steven Van Gucht在电台1节目上的建议,Conner Rousseau仍应隔离14天。“第一次测试为阴性的事实并不意味着该病毒不会再次爆发。只有在第9天的第二次测试为阴性时,他才可能在第10天的隔离中解放出来。但这确实是最低要求。”
 
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认为,9月4日星期五坐在一起的政府谈判人员都应进行隔离。他告诉VTMNEWS:“除了第一次测试,每个人还必须至少在九天后进行第二次测试。”
 

Egbert Lachaert已经将检测结果通知了所有参与政府组阁谈判的人员,所有与他有近距离接触的人都将进行检测。
 
菲利普国王也要进行检测
 
Egbert Lachaert主席确诊后,9月8日,王室方面宣布,菲利普国王也要进行检测。

 
上周五(9月4日),在任命Egbert Lachaert担任组阁协调员的时候,国王接见了他。王室确认说会面时一直遵守了安全距离,并且是在通风状况良好的房间开会,而且,当时Egbert Lachaert没有任何症状。但是保险起见,国王也要进行检测。
 
Egbert Lachaert原本应该和 ConnerRousseau 在本周五向国王提交组阁任务报告,但目前尚不清楚这次会面如何安排。

布鲁塞尔8所学校出现确诊病例
 
9月8日,布鲁塞尔学生管理中心(CLB)荷语社区网络(GO!)说,从目前收到的信息来看,布鲁塞尔已经有8所学校出现确诊病例。
 
Molenbeek-Saint-Jean一所学校,1名教师确诊,10位老师和4名职工都被隔离。考虑到只有低风险的学生,学校不会关闭,一部分学生目前在远程上课。
CLB de GO !负责人指出,布鲁塞尔这8所学校有的是1人确诊,也有的是好几人确诊。另外还强调目前Vilvorde (荷语Brabant)和Roulers (西弗兰德省)均出现感染病例。Het Nieuwsblad报道根特上报了7个感染病例。
 
CLB负责追踪事宜,现在任务非常繁重。CLB de GO !的负责人认为,CLB目前工作量很大,不仅仅因为追踪事宜,另外还因为家长和老师们的电话,他们都很担心,想知道关于新冠病毒问题的答案。
 
Stefan Grielens (VrijCLB Netwerk负责人)认为:“有些工作需要重新审视,追踪现在和疫苗一样是第一要务。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进行系统性的医学检查。”
 
虽然现在还没有关于学校感染病例的汇总,CLB正在和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合作,开发一种可以快速汇总数据的系统,预计下周末可以完成。
 
荷语区音乐厅和剧院的接待能力
可以做到
60%
 
9月8日,荷语区文化部长Jan Jambon 宣布,当地音乐厅和剧院今后可以,每名观众之间,或者每个社交泡沫之间,只留有一个空位。这样以来,接待能力就能提高到60%。

布鲁塞尔南站逮捕两人
持有300多张200欧元假钞
 
9月8日,比利时联邦警方指出,9月6日和铁路警察局(SPC)一起,在Saint-Gilles布鲁塞尔南站逮捕两名惯犯,两人涉嫌盗窃和诈骗,并且逮捕时持有319张面值200欧元的假钞,合计金额63800欧元。
 
友情提醒!比利时有不少野鸡大学
并不是所有学校的文凭都能获得认可
 
据法文媒体RTBF报道,在比利时,教育自由是有保障的,所有人都可将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他人,这样就给私立学校留下空间。在布鲁塞尔和法语区联盟,有一些高等教育学校,费用昂贵,由于未获承认,所以颁发的文凭也不会得到法律承认,在入学前一定谨慎和多加考虑。
 
Benjamin(化名)就是受害人之一
 
他告知媒体:自己上私立大学花了20000欧元,以为可以像学校承诺的那样可以获得更多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在入学第一年,他和同学才意识到学校的文凭不受法律承认。
 
有人放弃了,有人不太担心后果,继续学了下去。但是即使经过3年的学习,不可能获得法律承认的“学士学位”,也无法继续在其他学校攻读硕士学位。接下来进入劳动力市场,文凭对工资和职位都有影响。如果当时了解这些信息,学校又这样的学费,Benjamin表示当时肯定会去别的学校。
 
这件事提醒我们,在择校进入大学之前,一定要了解清楚信息。比利时一些工作岗位,比如公共部门和受监管的职位,是一定要有法律上承认的文凭的。可以颁发法定文凭的学校要遵守相应的法律框架,遵守学费上限规定以及课程质量保证,通常称为“某某大学”,“某某高等商学院”,“某某高等艺术学院”,或者“某某高等教育社会教育机构”。
 
这些不受承认的私立学校,是不是监管不足?
 
布鲁塞尔和法语区联盟,所有未列入官方名单的学校都属于私立教育。很长时间以来,学生对私立学校的教育和颁发文凭都被误导了。2018年6月28日的法令旨在整顿该行业秩序,要求私立学校通知到学生,他们的文凭是不受法律承认的。
虽然一些学校遵守规定,但是RodrigueDemeuse议员认为还是有私立学校属于灰色地带:“一些学校混淆概念,目的是尽可能从学生身上赚钱。尽管法令规定学校主页和宣传册上要注明文凭不受承认,如果不遵守要进行处罚,但是这并不够。现实中有学校遵守,有学校不遵守或者含糊不清,比如不会显示在宣传册的第一页,甚至放在36页的一个角落里,声称在别的国家这个文凭是承认的,但是却不说明在比利时不受承认。”
 
9月8日,Rodrigue Demeuse议员在委员会议上,要求高等教育主管部长公布不受承认的私立学校名单,方便学生们核实;他还要求要在学生注册登记前,更好地通知到他们;另外规定上要更加严格,在标题中就要提到文凭不受承认的事实,不能用“文凭在国外是受承认的”这种说辞含混不清。
 
布鲁塞尔和法语区联盟有40多所这样的学校
 
高等教育部长Valérie Glatigny提醒:不受承认的高等教育机构有信息透明的义务。布鲁塞尔-法语区联盟有40多所这样的学校,但是只有非常少数遵守了规定。如果不遵守,这些学校将面临行政,甚至刑事处罚。
 
她还建议学生在找学校之前www.mesetudes.be 网站核实下哪些是布鲁塞尔和法语区联盟承认的学校。
 
建议:注册前要充分了解情况
 
这样做并不是要禁止所有的私立学校,但是一定要在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注册登记。私立学校学费通常更高,经常每年成千上万欧元,如果文凭不受承认,要考虑真的是否值得?
 
RTBF报道说,列日职业和学习信息服务机构(SIEP)主席Catherine Van Gyseghem 解释说:“有些学校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了一定时间,拥有良好的声誉,即使我们知道他们的文凭不受承认,学费也更高。并不是说这些文凭没有任何价值,总是相对的,必须从整体上来看,有些东西在私立学校是有的,但是在受承认的学校中找不到,随着我们正在进行的项目,这些(文凭)可能会慢慢变成有效的。”
 
再次提醒:如果先是攻读私立学校,接下来继续在其他学校学习,如果前者的文凭不受承认,会成为接下来的障碍。如果打算在国外工作,情况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对等的受承认的比利时文凭,就可能阻碍职业上的发展。
 
学生和家长在联系和了解私立学校时,一定要问对问题:费用多少?是否合理?是否有进入目标行业的机会?不被认可的文凭可以做什么或者不能做什么?这些问题都值得花时间研究清楚,避免接下来学习中或者学业结束后面临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