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877例 |【深度】老国王私生女要求公主头衔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9月11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9月10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877例,
累计确诊病例90568例(前一天89691例)
9月1-7日7天日均新增547.4例,
新增感染病例在增加,比前一周多了22%。
 
9月4日-10日7天日均住院22.3人,
目前249(+4)人住院,重症监护65(+6)人。
9月1-7日7天日均死亡数2.6例,
累计死亡9917人。
 
德尔芬·博埃尔要求公主头衔
今年一月老国王承认她是亲生女儿
 
经过多年的诉讼,今年1月份,前国王阿尔贝二世通过律师宣布,DNA检测结果显示,他确实是德尔芬·博埃尔(Delphine Boël)的父亲。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和SUDINFO报道,9月10日下午是法院最后一次听取本案各方的意见,即最后一次听证会。Delphine 通过律师申请公主头衔,并且要求冠上Saxe-Cobourg姓氏。

博埃尔在律师陪同下前往法庭
 
基本事实清楚
 
德尔芬·博埃尔的律师Marc Uyttendaele表示:“这是一场漫长的听证会,但基本事实是清楚的,没有人再质疑Delphine是阿尔贝二世的女儿。这次听证会主要是看,还会有哪些特别影响。我们还要等待法院最终的决定,才能知道除了父女关系外,还有哪些结果。”
 
律师解释说:“我只能简单地说,最关键的是姓氏的问题,但德尔芬·博埃尔从来没有别的要求,除了得到跟两个兄弟和1个姐妹完全一样的待遇。姓氏的问题要参考宪法,宪法规定了王室的姓氏,就是Saxe-Cobourg。公主头衔同样也是争议的对象,但它本身并不重要。作为阿尔贝二世的孩子之一,被当成一个廉价的孩子,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受到同样的对待,这是不能接受的。”
 
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痛苦的
 
阿尔贝二世的顾问Alain Berenboom律师表示:“这件事会最终结束,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痛苦的,伤害了所有牵涉其中的人,阿尔贝二世被卷入其中,这不是他要求的。所以现在是时候停下来了。”
 
他还补充说:“在DNA测试显示自己是亲生父亲后,我的客户决定不再反对德尔芬·博埃尔女士的亲子身份申请,但他之前是不知情的。他要求我按照司法规定来。现在我们讨论了德尔芬·博埃尔女士除了父女关系外,她的其他要求,即姓氏问题和公主头衔。这一点,前国王提醒,无论如何,要按照法律规定。在我们看来,比起司法程序,这些问题更像是行政程序。关于头衔问题,我们认为这不是法院的管辖权,而是行政管辖权。”
 
布鲁塞尔上诉法院将在1029日做出最终决定。
 
被迫测DNA,老国王终于承认私生女!50年前的婚外情 
 
比利时已退位国王阿尔贝二世(Albert II)1月27日承认,他是半个世纪前因婚外情而生下一个女儿的父亲。此前,他被迫接受了DNA测试,结果呈阳性。
 
据法新社报道,这位85岁的前君主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承认自己是比利时艺术家、现年51岁的德尔芬·博埃尔(Delphine Boel)的“生父”,决定停止自2013年以来“旷日持久的、令人痛苦的法律诉讼战”。2013年,阿尔贝二世退位并失去了豁免权。根据比利时宪法,在位国家元首免受起诉。
在过去20年里,博埃尔一直宣称自己是阿尔贝二世的“私生女”,并向法院求助。但阿尔伯特一再否认有这个孩子,并拒绝提供DNA样本进行亲子鉴定。
 
2019年2月,法院命令阿尔贝二世在3个月内提供DNA样本,否则有可能被直接认定为是博埃尔的父亲。但阿尔贝二世迟迟未有回应。
 
后来法院裁定,如果拒不提交DNA样本,他将被处以每天5000欧元(约合3.8万元人民币)的罚款。2019年5月,阿尔贝二世同意接受DNA测试,提供了唾液样本。
 
博埃尔生于1968年,母亲是西比勒-塞丽斯-德朗尚(Sybille de Selys LongChamps)男爵夫人。她称其母亲在1966年至1984年之间与阿尔贝二世有染。
 
博埃尔的母亲后来与实业家雅克·博埃尔(Jacques Boel)结合,并一起将博埃尔抚养长大。但一项法院判决显示,这位实业家并不是她的“合法父亲”。
 
1999年,有关阿尔贝二世有私生女的传言,首次出现在一本未经授权的关于他妻子波拉(Paola)王后的传记中,从而曝出了这起王室丑闻,并引起比利时媒体的关注。
 
博埃尔也向媒体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我母亲和阿尔贝二世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婚外情,而我就是两人的爱情结晶。在我小时候,阿尔贝还是个王子,他经常来找我们,很喜欢和支持我。”
 
博埃尔九岁时与她的母亲移居英国,后来在伦敦的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获得文学学士学位。
 
“但一切在1993年发生改变。那一年,阿尔贝的兄长博杜安(Baudouin)一世突然死于心脏病发作,但没有子嗣继承王位。阿尔贝成为王位继承者,当上国王前夕,他打过电话给我,此后就和我们断绝了联系。”
2013年阿尔贝二世退位并失去了豁免权,博埃尔也正式启用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真实身份。她向法院申请,要求前国王配合检测DNA。
 
虽然阿尔贝二世承认他与妻子波拉王后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一场“婚姻危机”,但他从未承认有婚外的孩子。
 
阿尔贝二世夫妇育有三个孩子,其中包括比利时现任国王菲利普(Philippe)。
 
私生女将拥有公主头衔和继承权”?
 
阿尔贝二世的律师表示,这位前国王“已经了解到DNA测试的结果……而且科学结论表明,他是博埃尔夫人的生父”。
 
人们猜测,博埃尔将会拥有公主的头衔王位继承权,虽然她的排位非常靠后,继承的可能性极小。根据法律,她有权将自己称为王室公主,并在阿尔贝二世去世时享有其部分财产。
 
但阿尔贝二世的律师辩称“合法的父子关系不一定是亲生父亲的反映”,并指出阿尔贝二世在博埃尔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做出“家庭、社会或教育方面的决定”。
 
博埃尔的律师马克·乌伊滕达勒(Marc Uyttendaele)则表示,她是“一个合法的孩子,就像王室其他任何人一样拥有(继承王位的)权利”。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
关于赴华航班乘客做好行前防护的提醒
 
近日,个别自布鲁塞尔搭乘航班赴华乘客在入境中国后核酸检测呈阳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经查,该乘客在行前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可能是之后与友人聚会或外出就餐时感染。
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在此提醒搭乘航班赴华乘客务必做好行前自我保护,在完成核酸检测后尽量减少非必要出行,避免交叉感染风险。如确需外出应佩戴口罩,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避免赴人员密集场所及开展聚会、聚餐等活动。行前如有不适请及时就医,并根据身体情况及时调整赴华行程安排。如遇紧急情况需要协助,可拨打使馆领事保护电话。

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电话:

0086-10-12308
0086-10-59913991
中国驻比利时使馆领事保护电话:
0032-27632006

 
布鲁塞尔延长餐饮业扩大露台期限
补贴最高每家2000欧元
 
9月10日,布鲁塞尔市政厅决定,将疫情背景下批准的餐饮业露台扩大许可,从原来的9月底,延长至12月底
 
商贸部长Fabian Maingain还指出:赞成补贴露台的扩建布置费用。在他看来,露台扩建取得了成功,目前已经批准了600份扩建申请,还有一些申请正在审查。
 
布鲁塞尔市还决定,作为城市经济复苏规划的一部分,补贴将露台扩展到停车场的成本,对于露台改建和地板费用,补贴最高每家2000欧元
 
布鲁塞尔机场夏季旅客比去年减少80%
 
9月10日,布鲁塞尔机场指出,今年7月份和8月份只有将近110万名旅客,跟去年同期相比(540万)下降了80%,主要是因为在此期间,旅行限制条件经常发生变化导致。
布鲁塞尔机场CEOArnaud Feist总结说:“颜色代码的频繁改变带了很多不确定性,导致很多人放弃出行。另外,跟邻国不同的是,比利时仍然不允许前往欧盟在7月初宣布安全的11个国家的国际旅行。”
在他看来,这对整个航空行业的客流量产生了巨大影响。他认为迫切需要在欧洲层面对旅行限制条件进行协调,因为目前的情况无法承受下去。
 
布鲁塞尔机场8月份接待的56.7万名旅客中,25万属于出发旅客,31.6万属于到达旅客。机场认为这种差异是假期结束时的惯常现象。
 
另外机场转机旅客人数下降了 89.4 %,但仍占出境旅客总数的10%。
 
主张允许欧洲外出行
 
由于旅行限制,加上禁止欧洲以外地区的非必要出行,旅客基本上选择欧洲目的地。
布鲁塞尔机场主张,应该允许前往欧盟认为安全的11个国家的非必要出行,包括:加拿大,日本,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卢旺达,乌拉圭,突尼斯和格鲁吉亚。比利时一些邻国允许航班飞往这些国家,这种差异给在布鲁塞尔机场运营的航空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不平等。
 
航空运输不降反升
 
比利时航空货运方面,已经连续3个月持续增长,8月份提高了4.7%。布鲁塞尔机场表示,这个结果跟全球趋势相比是更加积极的。
 
事实上,全球和欧洲范围内,航空货运持续下降,主要是因为腹舱货运-即随同客运航班运输的货物大幅下降,这部分货物占全球航空运输的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