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2208例 | 比10大卫生专家:任由病毒传播可能会导致全面封锁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9月26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9月25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208例,
累计确诊病例110976例(前一天108768例)
9月16-22日7天日均新增1541例,
比前一周上升了40%。­
过去2周(9月9-22日)每10万人口有161例新增病例,增长149%
 
9月18日-24日7天日均住院65.4人,
22日,72人住进医院,
目前共620人在住院,重症监护109人。
9月16-22日7天日均死亡数3.3例,
累计死亡9969人。
 
目前,检测确诊率(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比例)为4.18%,基本传染率(R值)为1.35。
 
专家回顾疫情初期口罩短缺之影响
当时,比利时当局很清楚口罩库存不足
但无法决定动用公共资金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DH报道,9月25日,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下属的风险评估小组(RAG)代表Sophie Quoilin,在众议院新冠病毒特别委员会上指出:“当时,比利时当局很清楚,比利时没有口罩库存,库存已经被销毁。”
 
在她看来,这个情况严重影响第一批疑似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治疗方式。
 
“是的,我们当时知道没有口罩库存了,在收到医生和医院的信号,告诉我们他们没有口罩的时候,当局也知道口罩被销毁了,知道合作的供应商停止了供货。所以,风险评估小组的全部工作就是找到可用口罩,而当时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从中国出来。这次口罩短缺,影响了后续一系列决定,尤其是选择在医院而不是在全科医生那里对第一批疑似病人进行检测。”
 
她继续表示:“但是应该从1月23日开始(当时风险评估小组进行第一次会议)为疫情做准备吗?当时我们被告知存在风险,但是我们已经经历了H1NI病毒,埃博拉病毒,甚至还有SARS病毒。每次我们面临病毒威胁时,都不会排除出现疫情,但这不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谁可以在1月30日就做决定,动用公共资金准备应对疫情呢?”
         
她补充说:“2019年12月30日,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收到了第一封,关于中国出现未识别类型肺炎的邮件。1月15日,我们内部引入了快速评估机制。这个信号是为了引起我们注意,因为这是当时第一个输入病例。”
 
Sciensano随后决定更新现有的新冠病毒处理程序。
 
“1月21日,当我们收到确认,存在人传人现象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准备。在1月23日首次召开会议前,风险评估小组在1月21日成立。从1月18日,已经实现每日报告。”
 
另外,关于如何统计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造成的争论,也让Sophie Quoilin非常生气:“这非常的不体面。65岁以上群体的死亡率到达了高峰。我们要接受这种情况,并决定我们能做什么。该进行争论的是我们的未来,将来我们所有人都会变成老年人。”
    
   
因为不满
比利时一些专家决定不再发声
 
9月25日,比利时好几位病毒专家表示,他们会在整个周末进行“媒体罢工”,在48小时内,不再公开发声,包括Celeval成员Erika Vlieghe,Marc Van Ranst, GeertMolenberghs, Niel Hens 和 Pierre Van Damme。
 
根据荷文媒体VRT的消息,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沉默向政界传递一个信息。专家们认为,政客太过经常躲在他们身后,拒绝对媒体做出回应。因此,本周末专家们不再发表意见,为比利时领导人回答记者提问提供“自由通道”。
 
鲁汶大学病毒专家Marc Van Ranst表示,这次沉默行动并非针对媒体,将在下周一结束。
 
事实上,比利时自疫情危机以来,专家和政界人士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不止一次升级。比如Erika Vlieghe曾经批判过佛兰德斯大区首席大臣Jan Jambon,后者假借Erika Vlieghe之口发表过并非专家本人意见的言论,虽然首席大臣后来道歉,但是这个情况最终导致这位传染病专家退出了国安委(CNS)。
 
比利时10大卫生专家:任由病毒传播可能会导致全面封锁
 
9月24日,包括Emmanuel André, Marc Van Ranst 和 Erika Vlieghe在内的比利时10位卫生专家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指出:要通过不要太复杂和可理解的措施,将病毒传播维持在可控水平。
专家们认为,如果任由病毒传播,可能导致全面封锁
 
在这篇文章中,专家警告说:与新冠病毒的斗争远远没有胜利。他们认为,过去两周出现的疫情反弹很可能是因为遵守疫情措施的主动性下降以及度假结束回国。另外,他们还解释说,这些数字的增加不仅仅是因为做了更多的检测:“感染的数量增长是比检测数量增长要快的。”
 
专家提醒:“随着数字呈指数级增长,不可能无限期延长防线。现在我们看到一线的医疗服务在满负荷运转。”
 
专家表示:这就是为什么说,减少病毒的传播非常重要,要考虑何处收紧措施,以及维持多长时间,而不是放松措施。
 
他们认为,政治领导人应该制定一个激励框架,根据优先程度限制个人亲密接触的人数。
 
他们还呼吁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而不仅仅是临时性稳定曲线,因为后者会导致措施过快放松。他们尤其建议要将基本传染数限制在0.8以内
 
专家们总结说:“所以,我们要学会与病毒共存,同时要有可承受的措施将病毒限制在可控水平。
 
一些比利时大学要求学生
不要遵守国安委的一些规定
 
荷语区:安特卫普,根特和哈塞尔特大学已经向其学生发出特别指令。
 
安特卫普大学:敦促学生不要遵循国安委(CNS)的一些规定,该大学认为,每人每月5人的社交泡沫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中,感染数量一直在上涨。
 
据DH报道,安特卫普大学校长Herman Van Goethem给学生写了一封邮件解释,并呼吁“限制家庭成员以外的密切接触”。这份号召文件由Herman Goossens,Pierre Van Damme 和ErikaVlieghe教授, 以及医学和健康科学院院长Guy Hubens联名签字。
 
该大学目前仍然执行“橙色代码”,意味着会将大教室的容量限制在20%。校长还指出:“另外,我们强烈建议在教室外,互相之间保持1.5米的安全距离,在不能维持距离的情况下戴好口罩。”
 
根特和哈塞尔特大学:两所大学表示,他们也已经向学生传达同样的指令。
 
根据De Morgen报道,哈塞尔特大学校长Luc De Schepper写道:“比利时国安委做了新决定,目的是放宽措施,比如每月不戴口罩不维持距离的情况下可以跟5人见面。作为一所大学,我们真的很担心。”
 
而根特大学校长在9月24日,已经表达了对索菲·威尔梅斯提出的放松措施的不满。
 
法语区大学:反对的比较委婉
 
法语区大学不如荷语区大学那么直言不讳,但是一些大学在国安委规定措施之后,给学生提出了一系列建议措施。
 
9月24日,Saint-Louis-Bruxelles和Namur大学通过邮件提醒学生“保持谨慎,不要完全放松”。
 
新鲁汶大学也是同样的态度,校长Vincent Blonde表示:“我们9月24日已经给所有学生发了一条信息,要求他们继续在校内外维持负责任的行为。”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告知,要严格遵守国安委的建议措施。
 
列日大学校长Pierre Wolper回复:“我们不会向学生建议荷语区大学同样的东西。最重要的不是采取更严格的措施,而是要严格遵守。我们是从这个方面呼吁学生保持警惕和责任感的。”
101日起返回比利时游客
要填写自我行为评估表
 
除了之前要求的“旅客定位表”外,今后从返回比利时,还有一份新的表格要填,名叫 “自我行为评估表”。
 
这份新的调查表格用于区分:一类是出外旅行存在风险行为的人,另一类是在相对孤立的地区停留,几乎没有什么接触的人。
 
问卷中会有7到8个问题,根据答案的不同判定分数。
 
问题类型诸如:在当地跟谁见过面?做过什么活动?有没有去过博物馆,餐厅,迪斯科舞厅?
 
根据分数的不同来判定是否从绿色地区返回,如果不是,会接到一条短信,建议进行隔离或5天后进行检测。
 
这份调查表是为了满足实际需要,不再以去过的国家或者地区的颜色作为必要条件,而是根据发生的行为判定风险程度。
 
该表格从10月1日开始生效执行。
 
新冠病毒:养老院床位入住率下降10%
 
9月24日,养老院组织Femarbel告知,比利时养老院房间的入住率跟疫情前相比下降了10%。
 
Femarbel秘书长Vincent Frédéricq解释说:一方面因为新冠病毒导致了高死亡率。比利时近10000人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中,有一半发生在养老院,还不包括从养老院转走最后在医院去世的老人。
 
另一方面,虽然并没有被官方禁止,但是封锁期间养老院新增入住人数几乎为零。后来也没有真正恢复,后者说至少没有恢复到足以弥补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
 
比利时王储伊丽莎白公主:
第一位进入皇家军事学院的王室女性成员
 
比利时皇家军事学院(ERM)成立于1834年,是在利奥波德一世国王的倡议下成立的。今年,比利时王储伊丽莎白公主,跟随父亲菲利普国王和其他王室成员的脚步,进入布鲁塞尔皇家军事学院(ERM)学习。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Sudinfo和DH报道,9月25日下午,在五十周年纪念公园附近,ERM校园广场的军事仪式上,菲利普国王亲手将蓝色贝雷帽交给微笑的女儿,一同到场的还有马蒂尔德王后。
    

         
为期四周的军训已经结束,公主接下来还要接受一年的课程学习,她也是第一个在ERM上课的比利时王室公主
 
王室解释,公主的姑姑阿斯特丽德公主在被任命为军队医疗部门军官之前,就读的是另外一所医疗服务学校。
 
历史上,利奥波德二世国王(1835-1909)和兄弟菲利普-弗兰德伯爵(1837-1905),都没有接受过ERM的军训。他们在11岁的时候就已经穿上了制服,当时没有经过预先训练就被授予了军衔。
 
1884年5月1日,弗兰德伯爵的长子鲍杜安王子(1869- 1891)成为第一个进入ERM学习的皇室成员,当时他即将满15岁。
 
1890年12月11日,国王阿尔贝一世作为第41届步兵和骑兵进入ERM学习。
 
他的长子,后来的利奥波德三世国王(1901-1983),以他为榜样,于1920年11月24日加入ERM,成为第66届步兵和骑兵。
 
后来摄政的查尔斯王子(1903-1983),于1926年12月7日加入ERM,成为第71届步兵和骑兵。
 
博杜安一世国王(1930-1993)在1951年7月17日登基前(不满21岁),没有接受过ERM的军事训练。
 
1952年10月,国王阿尔贝二世没有参加ERM的课程,而是参加了海军训练中心的课程。
 
1978年9月1日,现任国王菲利普加入ERM,成为第118届全武装学生。后来他转向空军,1982年7月9日,在Saint-Trond从他的叔叔博杜安国王手中接过飞行员的“翅膀”。后来,他改飞幻影5型战斗机,这是一架灵敏度非常高的战斗机,并在 Bierset获得了军事战斗机飞行员的高级证书。后来以准指挥官训练完成了这门军事课程。
 
公主接下来和第160届学生一起,接受社会和军事科学(SSMW)的学习。10月8日会参加在布鲁塞尔五十周年纪念公园举行的开学典礼以及阅兵式。将来公主还会接替父亲的职位,成为武装部队总司令(这是宪法的要求),职责包括:决定是否派送比利时特遣队参与海外行动(但实际上是政府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