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2607例!老国王私生女将获公主头衔 比利时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10月2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截至昨天(10月1日),比利时

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607例,
累计确诊病例121059例(前一天118452例)
9月22-28日7天日均新增1628.7例,
比前一周上升了8%。­
 
过去2周每10万人口有191.3例新增病例,增长102%
 
9月24日-30日7天日均住院69.3人,
目前共773人在住院,重症监护156人。
累计住院人数为20395人。
9月22-28日7天日均死亡数7例,
累计死亡10023人。
 
过去一周日均检测3.6万次,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检测328.4万次。过去一周基本传染率(R值)为1.11。
 
老国王私生女打赢官司
将获得比利时公主地位
 
比利时老国王私生女打赢官司,获得公主地位。据比利时当地媒体报道,布鲁塞尔上诉法院10月1日判决,52岁的比利时艺术家德尔芬·博埃尔有权继承父姓,使用王室头衔,这意味着其公主身份最终得到承认。
 
德尔芬的律师表示,她将被称作萨克森-科堡-戈塔的德尔芬,比利时公主。她的一双子女也将作为比利时公主与王子得到承认。
    

在一份声明中,德尔芬的律师表示,德尔芬对于将和包括现国王菲利普在内的老国王其他三个子女享受相同待遇而感到满意。报道称,德尔芬儿时就和生父阿尔贝二世共度过一段时光,并将他称作“蝴蝶”,但认父多年未有结果。2013年,在大女儿约瑟芬因肺炎入院治疗后,德尔芬感受到生父的缺失,决定打官司证明父女关系。同年,阿尔贝二世正式退位,深陷认父官司据称是原因之一。
 
报道称,这一官司出现转机是在去年秋天,法庭宣判德尔芬与养父雅克·博埃尔不存在血缘关系,并下令对德尔芬与阿尔贝二世的DNA进行比对。阿尔贝二世在法庭欲处以拖延一日罚款5000欧元的威胁下,不得不提供DNA样本,并在今年1月承认自己是德尔芬的生父。
 
阿尔贝二世曾在上世纪60年代起与西比耶·德谢利斯·隆尚男爵夫人有过一段婚外情,后者于1968年诞下德尔芬。
 
一段长达十八年的婚外情
 
在阿尔贝二世成为比利时前国王之前,曾经有一段长达十八年的婚外情,出轨的对象正是德尔芬的母亲——西比耶·德谢利斯·隆尚。
 
德尔芬的母亲同样出身贵族,而且当时也是已婚状态,还是比利时隆尚男爵的夫人。二人双双出轨,就有了德尔芬。
 
然而阿尔贝二世有私生子的丑闻,最早被公之于众,居然是来自阿尔贝二世的妻子保拉王后。
 
保拉王后曾在1999年出过一本自传,披露了很多比利时王室的丑闻和八卦,其中就包括阿尔贝的婚外情和私生女的事,声称这件事曾致使他们的婚姻遭遇危机。这本书出版后,这个比利时王室私生女丑闻立刻成为了媒体的“大瓜”,甚至第二天,德尔芬的巨幅照片就被刊登在了《泰晤士报》上。
2005年,德尔芬接受媒体采访,开始在镜头前宣传自己是阿尔贝私生女的事。博埃尔也向媒体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我母亲和阿尔贝二世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婚外情,而我就是两人的爱情结晶。在我小时候,阿尔贝还是个王子,他经常来找我们,很喜欢和支持我。”
 
博埃尔九岁时与她的母亲移居英国,后来在伦敦的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获得文学学士学位。
 
“但一切在1993年发生改变。那一年,阿尔贝的兄长博杜安(Baudouin)一世突然死于心脏病发作,但没有子嗣继承王位。阿尔贝成为王位继承者,当上国王前夕,他打过电话给我,此后就和我们断绝了联系。”
 
被迫测DNA,老国王终于承认私生女
 
2013年阿尔贝二世退位并失去了豁免权,博埃尔也正式启用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真实身份。她向法院申请,要求前国王配合检测DNA。
            
虽然阿尔贝二世承认他与妻子波拉王后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一场“婚姻危机”,但他从未承认有婚外的孩子。
2019年2月,法院命令阿尔贝二世在3个月内提供DNA样本,否则有可能被直接认定为是博埃尔的父亲。但阿尔贝二世迟迟未有回应。后来法院裁定,如果拒不提交DNA样本,他将被处以每天5000欧元(约合3.8万元人民币)的罚款。2019年5月,阿尔贝二世同意接受DNA测试,提供了唾液样本。
 
DNA测试结果为阳性,2020年1月27日老国王承认,他是半个世纪前因婚外情而生下的一个女儿的父亲。这位85岁的前国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承认自己是51岁的德尔芬的“生父”,决定停止自2013年以来“旷日持久的、令人痛苦的法律诉讼战”。
      

 
比利时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据新华社报道,比利时新一届联邦政府1日在布鲁塞尔王宫宣誓就职,从而结束了比利时持续近500天的组阁僵局。
经过多日紧张谈判,比利时法语社会党、荷语社会党等7个政党9月30日就预算政策、税收改革等执政方案达成一致,并同意推选德克罗(Alexander De Croo)担任新一届内阁首相。
 
1975年出生的德克罗自2012年起曾先后担任联邦政府副首相兼负责养老事务的大臣、电信大臣以及发展合作事务大臣等多个职务。
比利时新任首相德克劳宣誓就职,距离上次拥有正式政府相隔652天。
 
自2019年5月29日议会选举以来,比利时各政党一直未能就组建新政府达成一致。随着今年新冠疫情日益严峻,比利时10个主要政党曾在今年3月一致同意组建“特别看守内阁”,全权负责处理新冠疫情防控等经济社会问题。
 
比利时弗拉芒语区、法语区和德语区三个语区经济、社会和行政管理方面有差别,联邦议会选举往往得票分散,组阁通常需要艰难谈判。
 
比利时过渡政府至9月30日届满652天,打破全球承平时期没有政府领导的最长纪录。有趣的是,上一份纪录也是由比利时创下,2010年至2011年,比利时曾创造541天无法组建政府的纪录。
 
执政联盟维瓦尔第
 
7个政党联合执政。执政联盟名为“维瓦尔第”,以意大利作曲家安东尼奥·维瓦尔第名作《四季》寓意7个政党来自四个阵营。
 
这7个政党合计赢得去年5月联邦议会选举53.4%的选票。7党领导人经数周磋商,于0月30日上午就执政计划和内阁名单达成一致。
 
联邦议会众议院于10月1日表决通过新政府的任命。德克罗同一天由比利时国王菲利普任命为新政府首相,取代看守内阁首相索菲·维尔梅斯。
 
新政府面临的挑战
首相强调不会再进行大规模封锁
 
新任首相德克罗首次向全国发表演讲时,将新冠疫情比作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本届政府会尽一切可能,迅速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他强调:“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经济和商业,都无法再承受另一次大规模封锁。”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比利时新的联合政府要面对的风险与变数仍然很多,涵括了7个政党的政府,很可能因小小分歧而再度出现裂痕;内阁换人,但新冠大流行的防疫控管工作要换手并非易事,尤其是比利时的感染数与住院人数都在不断攀升。
 
来自荷语区的德克罗持中间偏右立场,他领导的政府却包含左派社会党、绿党等等,同时亦有中间派政党,还有在财政上偏向保守主义的自由派政党。荷文媒体HLN就形容此届政府为“Buffet餐厅”。
 
新政府当务之急是国家预算,以及尽快研拟“后新冠时代”的经济复甦方案。但同时也面临政治危机,包括下放更多权力给地方政府的挑战。
 
内阁成员女性占一半(10位)
比利时历史上首位跨性别部长
 
新内阁当中,移民大臣是由32岁的萨米(Sammy Mahdi)担任,他出身伊拉克难民家庭背景,说明政府面对移民议题的包容立场。
 
新内阁有半数都是女性,20位阁员里有10位女性。担任副首相的前妇科医师德萨特(Petra De Sutter)更是比利时史上第一位公开的跨性别部长,展现了开放与多元化。
卸任看守内阁首相维尔梅斯担任外交部长。维尔梅斯是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也是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外交部长。
 
“第一个错误来得这么快”
 
德克罗刚刚宣布担任比利时首相,即犯了一个“小错误”。9月30日,他在发表讲话时,对台下的现任首相索菲·维尔梅斯表示感谢。他把“索菲·维尔梅斯”说成“索菲·米歇尔”,惹得哄堂大笑,他自己都笑起来。米歇尔是维尔梅斯首相的前任,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他自嘲说,“没想到我(担任首相)犯的第一个错误来得这么快!”
 
新首相是一位“官二代”
 
德克罗,已婚,有两个孩子,1975年11月3日出生于Vilvoorde。
 
他的父亲Herman De Croo是比利时前政要,历任职位包括:议员,部长,Brakel市长,VLD党主席,国务大臣,众议院议长,最后还有弗拉芒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