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防盗,防“儿子”,无奈的防疫… 再说新冠

防火,防盗,防“儿子”
无奈的防疫… 再说新冠
 
作者|旅比著名画家 曹培安
 
十月八日周四新闻报道:比利时新增3577例。读罢,我无语,在我印象中,自今年二月底,新冠病毒在比利时蔓延以来确诊数又创新高了,也许明后天这数字又将被涮新(但愿不会)。
 
以我的观察,比利时乃至西方大部国家疫情第二波的反弹是必然的。因为从他们的防疫政策,防疫手段以及民众对自身防疫的态度看到了端倪,我从儿子的学校和同学得到了佐证。
 
上周三(九月三十日)下午,我从巴黎回来,车刚在门口停稳,儿子戴着口罩神色凝重跑出门来对我说:爸,我又被学校赶回来了,老师不让我明天去学校,并要求我先在家隔离一周后,再去做新冠检测。我脑子一乱,怎么又要儿子做隔离?做检测?不是九月开学后的没几天,儿子巳经被检测过一次,隔离过一周了。那次事因:是坐在儿子身后的女生被确诊出新冠,学校要求凡坐在女生周围较靠近的十几个同学,统统赶回家并要做检测(注意,不是全班同学隔离)。好在几天后儿子检测结果为阴性,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我还特意写了一篇小文。但没几天那女生又回班里上课了。儿子的文科班26人挤在一个不大的教室里,根本沒有社交距离。为此,我还特意打电话找他们校长反映,校长说:我们争取换一下教室,或将此班一分为二。但几周过去状态依旧。我只有叹气的份,心想,这学校不久将会成为病毒传播的瘟床。这不,今天儿子又被要求回家去做检测,又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十分担忧!
 
我问儿子:你这次怎么又被学校赶回来隔离?做检测?儿子说:和他玩的最好的一个名叫彼尓(化名)的同学被确诊了,而且他们在双语班时是同桌,老师要求我回家。听儿子这么一说,我真的有些紧张了。因为这彼尔在疫情期间经常到我家找儿子玩。每次他来,我总是提醒儿子,你们之间要相互戴口罩,在房间里要打开窗,并相隔一米五以上。这彼尓每次来戴着一个白色的布口罩,后来儿子告诉我,彼尓的口罩根本不能防疫,因为里面没有"熔喷布",就是一块白棉布,根本无法防毒。他是为了坐公交车骗骗司机,装装样子。到我家也是怕我们提问,蒙蒙我们。而且这孩子在疫情期间,几乎每个周末去吃饭店,因为其父不会做饭(父母离异),所以,儿子去他父亲处就去外面吃饭。我告诉儿子,你这段时间离他远点,要防防他,他以后极有可能会染疫。儿子说:彼尓说不会的,巳经几个月了,他一点没事。我说:儿子呀!你不懂,他这么大意,去饭店去咖啡馆,在外又戴个"假口罩",你等着瞧,被染疫是早晚的事。
有几次彼尓来,我直接对他说:对不起!疫情期间,最好别走动。为这事,儿子不高兴还与我杠上了,认为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以后这同学只能约我儿子去城中逛,为此,十七岁的儿子与我的冲突也多了起来,尽管如此,我儿子他还是知道病毒的厉害,他也尽量宅在家里少出门。
 
从儿子九月第一次去检测起,我们家巳经采取:防火、防盗、防“儿子”措施。我对儿子说:在学校里,你要:防火、防盗、防同学,防老师!儿子说:老爸我防不了呀?早晨到学校,由于早了十几分钟,所以同学挤在小小的院落里(上百年的老学校,几乎没有操场),打铃后教室里又人挤人,体育老师让他们都别戴口罩,说疫情是骗人的。几天后儿子告诉我:他们的英语老师确诊了,他们的数学老师也确诊了,都不来教课了。从九月开学到今天一个半月,我一直神经绷紧着,我和太太将儿子我们之间小小隔离开,都相互戴口罩,勤洗手,只要儿子手触碰过的地方,我们都赶紧用酒精消毒。
 
九月中旬我要去法国南部和巴黎教学,临走前再三告诉孩子他妈:你一定要"防儿子",因为儿子学校,是唯一会撕开我家防疫的危险口子。
 
这不,前二天与彼尓同一起学双语(用荷兰语学历史)同桌的又一同学,叫阿曼德的也感染了。这个有14人的班,已有5名学生确诊,而且人数还在增加。但比利时新政府还是说:尽可能不让学校停课!真的荒唐,无知透顶。大量数据表明,学校巳是传播病毒的主要场所,但不知道政府是怎么想的?孩子的"命"也是命,孩子会将病毒传播给家人,而且家人间的防备是最疏忽的。
 
前天,儿子又去检测中心作了第二次检测,今天医生告知,结果是:阴性!儿子明天又将去学校上课(他巳隔离在家十天了)。我也好奇问儿子,我说:你与彼尓用荷兰语学地理是同桌,为什么佊尓传给了阿曼德,怎么没传给你?儿子说:阿曼德和彼尓俩都是戴着没有防毒的"假口罩"。更为离奇的是这政府或医护单位,你如确诊染上了新冠,但没有监管单位来监管的。你看儿子同学,彼尓!自发烧和丧失嗅觉后在家休息了几天,学校不让去上课,他就去城里闲逛,去超市闲逛,东摸西摸,带病期间依然去饭店吃饭,还去课外参加一个周未培训班。可怕的就在这里,没人监管,那孩子犯病时人本身就是个毒源,但他依然戴着那"假口罩",依旧去饭店吃饭。儿子曾问彼尔,你为何不去买真口罩?他回答:每天要化近一欧元买口罩,划不来!
 
我教育儿子说:此人读书再好,但他缺少社会公德,不是个好孩子!你少与他往来!儿子还是善良地说:彼尔前天已上学,我明天上课时送他一包真口罩,也许他会改变坏习惯!同时儿子十分无奈地告诉我:老爸我可能还会被赶回来隔离,还会去检测多次!我问:为啥?他答到:因为还会有同学检测为阳性!我心里掠过一阵悲哀,又不知对儿子怎么说。只是告诫他,在学校里一定要小心…
 
透过现象看本质,从最早卫生部长的"口罩无用论",到体育老师说:"新冠病毒是骗人的"。从学生戴"假口罩",到染疫后没人监管,从学校那么多学生老师确诊新冠,到新政府力争不停课关门,有些学校还要开游泳课。在疫情每日二三千的情况下,新政府又提出:公共场合不必戴口罩,除非进了室内,人口稠密的才要戴。不懂!我们真的不懂!西方人是怎么想的?他们又是如何抗疫?不过,从前二天,米国的老大带头摘下口罩,提前带毒回到白宫,也许就能找到西方抗疫不力其中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