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1123例 | 比利时关于检测的所有调整 鲁汶大学将更改红色代码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比利时公共卫生研究所Sciensano在11月24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在过去24小时里,

新增确诊病例1123例,(前一天1875例)
累计确诊病例559902例(前一天558779例)
11月14日-20日7天日均新增3297.9例
(前一天3672.3例)
比前一个统计周期下降33%。­
 
过去2周每10万人口有501.5例新增病例,
(前一天533.5例)感染率下降65%
 
11月16日-227天日均住院294.3例,
(前一天304.3例)
目前共5076人在住院(前一天5024),
重症监护1168人(前一天1194)。
累计住院人数为40913人。
11月14日-20日7天日均死亡数165.1例
(前一天170.4例),
累计新冠死亡病例15755例。
 
过去一周日均检测2.9万次+1%
检测阳性率为14.2%-5.8%)。
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检测569.8万次。
 
过去一周基本传染率(R值)为0.77。
 
1123日起比利时关于检测的所有调整
 
1123日起,无症状者发生高风险接触后的第7天(包括从国外回来的人),要进行PCR核酸检测。
 
比利时从11月初,8个联邦检测平台取代了3-4月份设立的旧平台:比如列日大学,支援临床生物实验室的制药公司等等。
 
新的8个平台(其中列日大学是唯一上一批中保留下来的)是由临床实验室和大学协作开办的实验室。它们基于共同的高流量模型,每个平台每天可以进行多达7000次PCR核酸测试–将在12月初逐步达到最高检测能力。
       

病毒学教授Jean Ruelle是鲁汶大学实验研究所微生物中心的研究员,他认为检测政策调整非常重要:调整检测政策后,可以更好地进行追踪,之前因为各种原因停下了这项工作。首先,当时的检测能力不允许,有可能面临堵塞的风险,尤其当时正处于疫情高峰,比起接触对象,必须先对感染者进行诊断。但是现在比利时有了更进一步的手段,要从根本上追踪无症状者,如果尽快发现,就可以迅速隔离,切断传染链。将时间从5天延长到7天可以提供更多的保障。
 
最迟24小时出结果 12月达到最大检测能力
 
具体而言,这些平台将每周工作7天,并大大加快检测结果出具速度:不会超过最长24小时。还会和检测中心或检测村合作,或在需要时与检测社区合作(比如养老院、监狱、学校等)。
 
另外还能消化传统临床生物学实验室可能收到的额外样本,支持现有机构。各平台将对收到的所有样本进行检测。因此,正是由于检测能力提高,我们可以对所有病例及其接触对象(即使没有症状)进行重新检测。
 
专家解释:”我们的检测能力正处于全力成长阶段,到12月最后一批设备交付时,检测能力就会达到最大化。到时候,8个平台每天都能进行6万人次检测,与此同时,加上医院和生物实验室也会继续检测,届时每天能够进行9万甚至10万人次测试”。
 
如果在某一时期缺乏试剂,每天如何大规模地对民众进行检测呢?专家指出,联邦政府已经谈妥了一系列的合同,并通过新的平台保证了供应。但是,由于塑料管短缺,国际市场压力很大,所以我们要寻找不同的市场。
 
不再需要咨询医生
 
联邦专员Pedro Facon指出:实际操作中,如果被确认为确诊患者的高风险接触对象,且本身没有症状的人,将通过接触对象追踪系统获得一个代码,去做样本采集。如果高风险接触发生在一个社区(例如学校或企业),该社区的协调医生将负责生成代码。
 
从国外红区返回的公民必须填写《旅行者定位表》,以评估相关风险。他们可以在最后一次高风险接触的第7天或返回比利时后,使用这个代码到分拣和采样中心,在那里采集样本进行PCR检测。这样做的话,他们可以通过预约工具进行预约,网址是:www.MaSante.be,检测结果也可以通过该网站查询。
 
鲁汶大学更改红色代码
部分学生回归校园
 
从11月30日(星期一)起,鲁汶大学各院系又可以在校园内组织所有课程的实践、实验室练习和技能培训,并始终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通过这一举措,学校希望避免学生的学习损失过大。讲课大部分将继续在网上进行,但允许各院系在校园内组织一些课程。
目前,约6万名鲁汶大学的学生所有的课程都在网上进行,校园生活陷入了停顿。不能在网上进行的教学活动–如实践、实验室和技能培训–不得不推迟。
 
学校规定,到校上课时,教室座位占用率必须控制在五分之一以内,并尊重卫生措施。
 
“逐渐让同学们回归校园是必要的。当然我们必须确保所有防疫措施都得到非常严格的遵循。”校长吕克-塞尔斯说。“我对许多同事和学生在最近几周所做的努力感到由衷的自豪和感激。”
 
外交部长维尔梅斯康复重返工作岗位
 
比利时前首相、现任外交部长索菲·维尔梅斯10月中旬感染新冠病毒住院治疗,并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周。11月23日上午,她通过推特账号宣布,已经重返外交部长岗位。
      

她写道:这个周一我又去上班了。过去几周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很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谢谢!现在我要忘却这次挑战,专注于未来的挑战。
 
索菲·维尔梅斯是比利时抗击第一波疫情的主要领导人,10月17日确诊,10月21日入住Delta医院重症监护室。10月30日已经出院,后来在家继续疗养。
     
要求消费者自取包裹外还拒绝来自法国的包裹?
Bpost回应:请继续信赖我们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DH报道,Bpost除了要求部分消费者自己到提货点领取包裹外,民众网购时还发现Bpost还拒绝接收来自法国的包裹。
 
近日民众在网购时收到回复:从11月17日上午关闭目的地是比利时的订单,由于网购出现爆炸增长,派送网络出现饱和,暂时不能接收来自法国的包裹,持续时间未定。
      

11月23日,注意到上述问题后,Bpost做了回应:市民和商家不用担心,所有的包裹都会继续接收和投递。未来几周,将通过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提高送货上门的能力。Bpost会按照De Sutter部长的要求,尽力将所有包裹送到收货人家中。
 
Bpost CEO Jean-Paul Van Avermaet指出:“我们正在经历特殊时期,每天包裹数量都在创下新纪录。但是民众可以继续信赖我们,我们30000名员工会确保所有节日包裹都能送到。”
 
Bpost还在公告中明确了以下几点:
 
– Bpost会继续处理所有商家委托给他们的包裹,并确保派送;
 
– 已经决定利用取货点(邮局点,迪卡侬门店等等),让民众有机会可以更快地拿到包裹。对于无法前往取货点的民众,他们在取货点的包裹会确保在5个工作日内送货上门
 
-为了保证送货,Bpost除了依靠现有员工,还额外雇用了3000名人手。如有必要,还会雇用更多人,特别是周六送货;
 
– 为了支持本地商家,从11月25日实施“订购和取货- click & collect”方案。Bpost通过公司网络为本地商家提供这种服务,当然,商家也可以自行安排。
 
送货时效:
 
Bpost会在包裹到达后,保证绝大部分包裹在2-3个工作日送到收货人家中。对于极少数的包裹,送货上门最多需要5天时间。如果民众在附近的提货点取件,可以更快地收到包裹。
 
Petra De Sutter 部长肯定了Bpost的努力并呼吁比利时民众:
 
他们只有两只手,几个月来一直在弯腰处理大量的包裹,值得大家尊重。因此,我积极呼吁:帮助我们的邮递员! 如果您能很方便地到达购买产品的商店,请在下单时备注。这样可以减少邮递员和包裹投递员的负担,同时减少不容易到达取货点的民众的包裹延误。同时,路上的货车也会少一些,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Nivelles一居民多次拒绝戴口罩
市长禁止他到市中心为期一个月
 
戴口罩和安全距离,有些人觉得很难习惯,甚至有些人在强制执行这些措施的地方拒绝遵守措施。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在法语区城市Nivelles,一位多次聚集戴口罩的居民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市长已经下令,禁止他在一个月内不能再去市中心在街道上闲逛。
警方的这项行政措施自2013年起就有了,但这是第一次在Nivelles实施。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对于扰乱公共秩序或屡次违反警察条例等情况的人,市长可以发布为期一个月的临时禁足令,并可延长两次。该禁足令只适用于特定区域,不能覆盖整个城市领土。
 
据了解,在Nivelles这个案个案中,这名男子不戴口罩,屡教不改,也不尊重与路人的距离。此外,在禁止饮酒的街道上饮酒。他还对执勤警察进行侮辱和威胁。
 
警察发出过几次警告,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市长Pierre Huart最后决定,禁止他去市中心。
 
RTBF在报道中说,现在就看此人是否会遵守禁令了。如果他不遵守,可能会被处以行政罚款。
 
母亲通过女儿的遭遇
警告避孕药的危险性
 
据比利时荷文媒体Nieuwsblad报道,荷语区一位因服用避孕药造成意外死亡的女孩的母亲,日前在社交媒体上警告避孕药的危险性。她正在向比利时民众发起一份请愿书,希望能收集到1.5万个签名,以便能够将其提交给弗拉芒议会。
 
这位母亲名叫桑德拉,她的女儿尼娜去世时只有20岁。悲剧发生时,尼娜正在意大利那不勒斯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突然,去年一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桑德拉接到了一个来自意大利的电话,被告知尼娜去世了。
在意大利进行的尸检证实,这名年轻女子死于肺栓塞,是由滑入一条血管的血块引起的。而一些避孕药会增加这种风险,尤其是当有些人有这些基因时。
 
桑德拉说女儿身体很健康,从来没有生过重病。“在她的一生中,她甚至没有看过5次医生。”“我简直不敢相信”。
 
女儿的死因是与服用避孕药有关的血栓造成的。桑德拉和一些类似悲剧的受害者的家人一起,在社交媒体facebook上开始了宣传活动,希望人们能更好地认识到避孕药可能的鲜为人知的危险。“我们不是医生,只是死者的母亲。根据一项研究,使用激素避孕药时,血栓形成的风险会增加5倍。而这一点,我们谈得还不够。”“医生往往在不了解更多信息的情况下就开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桑德拉表示,我们并不是希望避孕药被禁止,或者禁止激素避孕药。我们只是想提醒人们认识到避孕药可能存在的潜在的危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