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电影讲给视障朋友听

大家好,我是“光明影院”志愿者陈中瑞,我来自中国传媒大学。今天的故事,要从一张特殊的电影票说起。

对于我们来说,第一次的体验总是珍贵的。第一次旅行、第一次坐飞机、甚至第一次喝醉。在北京,我曾遇见一位小男孩儿,对于他来说,一张小小的纸片,是他十岁的独家记忆——那是他的第一张电影票,上面印着,“光明影院”无障碍电影。

目前,全中国共有1700多万视障人士,相当于每100人中就有一位。每天我们都会遇见成百上千个陌生人,可是请回忆一下,这其中,有多少视障人士的身影?

在我来这里的路上,我一直在向车窗外看,看马路边的人行道。无论人行道如何走向、延伸到哪,上面总有一道黄线——那是帮助视障人士行走的盲道。1991年,北京建成中国第一条盲道,到2013年,北京已经拥有近1600公里盲道。这个数字很令人自豪,然而,在中国整体文盲率仅为4.08%的情况下,视障群体的文盲率却高达43%。

黄色的盲道在脚下沿大街小巷延伸,可那条通向精神文化世界的盲道,仍是缺位的状态。对视障朋友们来说,自由地走出家门已经不再是困难,但问题是,是什么在吸引着他们走出去?

对于我们明眼人来说,电影是很好的休闲娱乐方式。在电影院里,我们能和家人、和朋友、和爱人一起坐在巨大的荧幕前,吃着爆米花,享受两个小时的闲暇时光。然而,对于视障群体来说,我很再难用“享受”来形容这两个小时。在一场常规的电影中,超过七成的信息都由画面呈现,当我们看不清、看不见,甚至连听到的名词都想象不出来的时候,电影,就已经失去了多数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无障碍电影有了意义。

2017年12月,“光明影院”诞生在中国传媒大学,开始尝试把我们平常看的电影,制作成无障碍版本。通过撰稿、审稿、录音、剪辑、混音、校对几个步骤,我们把电影画面这种视觉信息,通过讲述的方式,转化成听觉信息,帮助视障人士理解正在发生的故事。

可知之非艰,行之惟艰,在无障碍电影的制作过程中,我们也曾遇到过无数的问题和困难,对制作标准也做出过数不清的调整和改变,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弥合我们和视障人士认知范围的差异。

请想一想,红色是什么颜色?我从来没有思考过如何描述颜色,直到我听到这个问题。那是2019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光明影院”公益放映,我们带去的电影播放完后,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儿,被妈妈牵着往电梯的方向走,边走边咧着嘴听刚刚用手机录下的无障碍讲述电影。当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突然小声嘟囔了一句:“红色是什么颜色”,那一刻,我看着她仍然笑得很开心的小脸儿,心猛地紧了一下。这句话让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们还没有真正站在视障朋友的视角去感悟每一部电影。有的视障朋友是先天失明,在我们看来司空见惯的事物,对于他们来说都可能是陌生且难以想象的。

两年来,我接触的视障朋友越来越多,每一次放映后,我都会主动和他们聊天,认真地聆听他们的意见。在这个电影的声音工厂,我从只想着表达自己声音懵懂少年,成长为用心为视障朋友付出的“追光者”。

在光明影院,我经历过太多的感动,我记得十个人为了第二天的公益放映工作到凌晨,在沙发上坐着睡两小时就赶往影院;我记得后期组拷贝12T的数据,由于插头接触不良而集体崩溃,却用手扶着支撑到最后一秒;我还记得有一位阿姨看完无障碍电影后,说着没什么可送的,却坚持把一张连接家与影院的地铁票塞到我的手中……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接受过不少掌声,有的让我兴奋,有的让我自豪。可当那天我在盲校的演讲台上说出,我是光明影院志愿者,我讲述过《我不是药神》《唐人街探案》,讲述过《南征北战》的时候,台下的盲童们侧着耳朵、咧着嘴开心地拍手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听着掌声,感动到想哭。那一刻,我作为光明影院志愿者,有着无与伦比的骄傲:我在做一件意义非凡的事,在做一件能带来光明和色彩的事。

有一次公益放映结束后,我去和一个小男孩儿聊天。没聊多久,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电影好看吗?说完的瞬间我就特别后悔,生怕“看”这个字会戳到他的痛楚。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特别激动地挥着手说“太好看了”。对于我们这些追光者来说,正是视障朋友们的这些肯定和鼓励,支撑着我们开拓电影无障碍的道路。

到现在,500 多名师生志愿者已经累计制作完成两百多部无障碍电影,撰写的无障碍讲述稿达600多万字。我们坚持每年制作104 部无障碍电影,让中国的视障人士每周可以欣赏 2 部电影,达到甚至超过明眼人的观影频次。2020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光明影院”特别选择了20部扶贫题材电影制作成无障碍版本,让视障朋友们通过电影感受国家在扶贫之路上取得的先祝成效,既有黄沙漫天下的大漠巾帼情,也有普通村庄里的平凡小事,一点一滴汇聚成脱贫攻坚的时代洪流。

自2019年6月起,“光明影院”开始了面向全国的覆盖推广,实现了无障碍电影在32个省、区、市的公益放映和推广,将无障碍电影带到内蒙古大青山革命老区、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福建宁德,把无障碍电影服务的覆盖面拓展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受益人群达200万。

除此之外,国际化无障碍电影也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方向,2019年8月,我为光明影院制作的第一部全英文无障碍电影《摩天营救》配音,光明影院自此有了自己的英文无障碍电影。

作为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们接受着国内最好的新闻传播教育,我们有能力有情怀,与时代同步、与祖国同行。我们愿意投入这样一个既平凡又伟大的公益活动之中,并且坚持做下去;我们真诚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投入到国家的无障碍事业当中,投入到无障碍电影的传播与推广。

或许,我们很难想象,失去光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可我曾看到一位位视障朋友听着我们带去的无障碍电影,开心时拍手、悲伤时落泪、生气时皱眉、紧张时攥拳;我曾和盲校的小朋友们一起,拍着手合唱《我爱你中国》;我曾看到盲人小女孩儿拉着妈妈的袖子跳着说“这次我看懂了”……我想此刻,他们的世界,必然是五彩斑斓的。

“用声音传递色彩,用聆听感知艺术”,作为光明影院几百名志愿者中的一员,我希望用自己的那份萤萤之火,汇聚一份光明、涂抹一分色彩。就像那张象征着“第一次”的电影票,在视障朋友的心里,留下一份美好。

(本文为中国传媒大学学生志愿者陈中瑞在12.5国际志愿者日新华社CNC青年嘉宾演讲节目上英文演讲的中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