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2927例 | 布鲁塞尔一黑人青年死亡引发大规模骚乱 比利时首次检测到南非变异病毒

​【华商时报编译综合报道】根据Sciensano公共卫生研究所在2021年1月14日上午公布的疫情数据,比利时在过去24小时里,
 
新增确诊病例2927例
累计确诊病例670249例
1月4-10日7天日均新增2082.7例
比前一个统计周期上升28
 
过去2周每10万人口有225.8例新增病例
感染率下降14%
 
1月7-137天日均住院125.1
目前共1937人在住院
重症监护360人
累计住院人数为49633人
 
1月4-10日7天日均死亡数53.3例
累计新冠死亡病例20250例
 
过去一周日均检测4.4万次+69%
检测阳性率为5.4%-1.7%
自疫情爆发以来总共检测742.8万次
 
过去一周基本传染率(R值)为0.95。
 
一黑人青年在警察局死亡
500多人集会引发大规模骚乱
 
上周六(1月9日)晚上,比利时年轻人Ibrahima(出生于几内亚,已经获得比利时国籍)被捕后在布鲁塞尔Saint-Josse警察局失去意识,随后在医院不幸死亡。他的家人呼吁1月13日下午举行和平集会,时间定在下午3点,地点就在Saint-Josse警察局门前。
    

集会演变成骚乱
 
据报道,大约有500多人响应号召,参加了这次集会活动。当天下午4点30分左右,聚集的人群逐渐散去,但有几个小团体,总计大约50至100人,开始向Liedts广场移动。
 
随后现场紧张形势升级,在发生一些出格行为后,大批在场警察进行了干预。好几辆警车成为袭击目标,街道设施被损坏。还有人向Koban Braban警察局抛掷燃烧瓶并引发火灾。
       
据报道,共计有6辆警车遭到破坏,还有其他一些打砸行为。Liedts广场上的一个公共汽车候车亭和一辆电车也遭到破坏。
 
下午6点左右,现场气氛明显还很紧张。这条街区仍在监控之中。
      
6人受伤 112人被行政拘留
 
当天晚上7点,警方还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布鲁塞尔北区警方发言人表示:”我们服务部门还在警察局那里进行干预,正在尽一切努力恢复平静。”
 
但是现场RTBF电视台一位记者则目睹大约15人被捕。警方随后证实,已经行政拘留了大约 112人,其中包括30名未成年人。另外还有4人被司法逮捕。
 
现场共出动5辆救护车。一名示威者在Liedts广场被救护车接走,另外还有四名警察也被急救服务部门带走。
 
菲利普国王车辆刚好经过冲突人群
 
另外,警察还不得不参与护送菲利普国王的汽车,冲突过程中,菲利普国王的汽车刚好从示威者中间经过。王室车辆经过时被在场的人拍下,随后发布在社交网络上。
     
警方过失杀人调查
 
参加集会的愤怒青年们要求了解Ibrahima死亡的真相,他们认为Ibrahima是警察暴力的受害人。他的家庭律师Alexis Deswaef做了讲话,指责(Ibrahima失去意识后)警方介入的速度不够快(晕倒后将他留在地上5-7分钟)。
 
当天早些时候,布鲁塞尔检察院要求任命一名预审法官继续调查,一项针对过失杀人的调查。布鲁塞尔检察官之前还接待了这位年轻人的家人,他的亲友们希望尽一切可能澄清死亡的真相。
 
心脏病发作和摄入毒品?警方故意抹黑?
 
家庭律师Alexis Deswaef指出:警方初步告知Ibrahima死亡原因是心脏病发作,说尸检时发现了心脏异常。但是尸检报告中也写了,心脏异常并不能解释死亡原因。我们还要再问下法医,他当时因为逃避警察奔跑,但他是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言下之意这样的奔跑应该没有问题)。
 
另外,还有媒体报道,称Ibrahima身体不适是因为摄入了毒品,律师认为这些消息来源一定是警方。根据他初步了解,毒理化验没有发现毒品,尸检也没有发现胃里有近期摄入毒品的痕迹。律师认为,警方这种做法是向媒体传递虚假信息,抹黑受害者和掩护同事。
 
律师还说,根据他收到的初步信息,监控录像并未显示有任何暴力行为。家属在太平间看到尸体上的淤青,感觉可能是被打的痕迹,但现阶段还不能说这些痕迹跟尸检和抢救无关。
     

逮捕原因是否合理?
 
律师还指出:Ibrahima的兄弟问检察官,是不是因为他是黑人,原籍不是比利时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想我的儿子不会出现这种问题。警察部门存在结构性的种族主义问题,这并不意味着整个警察队伍都是种族主义者,但有一些机制意味着,他可能不会受到同等的待遇。
 
律师还质疑逮捕的合法性:逮捕文件中说当时他在拍摄警察,后者当时正在北站对一群人进行干预,但他不是这群人中的一员。如果警方出现令人不满和攻击性的行为,公民是有权拍摄警察的。如果说他路过拿出手机拍摄,可能是警方的干预方式并不完美,这一点将由调查证实。无论如何,他是在场景之外的,但警方因为他在拍摄要控制他。之后他害怕了开始逃跑。我们一直说他是因为逃跑才被捕的,但是却忘记了他不应该被控制。我也明白有年轻人见到警察就跑,但我的孩子是不跑的。
 
比利时首次检测到南非变异病毒
 
1月13日,比利时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在Twitter上宣布,比利时刚刚检测出第一例南非新冠病毒变种(这个变种可能更具有传染性)。
 
这个病例是一名来自西佛兰德的患者,目前已经死亡。据Marc Van Ranst介绍,这位患者之前没有国外旅行史。另外他还补充说,1月13日在当地还诊断出8个新增英国变种病例,也是更具传染性。
      

微生物学家Emmanuel André在Twitter上证实:”比利时新增了9名新冠病毒变种病例。但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一个没有旅行过的人身上发现B.1.351变种(”南非变种”)。因此,这是在比利时传播的第二种新冠病毒变种”。
 
Emmanuel André补充说:”1月13日发现的另外8个变种病毒携带者,属于B1.1.7变种,分别是由鲁汶大学KUL实验室(6例)、列日大学ULiège实验室(1例)和根特大学UGENT实验室(1例)检测到的。”
 
布鲁塞尔咖啡店和餐馆愤怒:
即使关门也要交音乐版权费
 
布鲁塞尔的餐馆和咖啡店因为疫情原因,已经关闭了6个月,他们想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还要向SABAM支付全年的音乐版权费用- 700欧元。
 
据比利时法文媒体RTBF报道,Frédéric Nicolay在布鲁塞尔经营着三家咖啡馆,本来应该在9月开设第四家。在他所有店里,全都一片寂静,没有任何音乐声。但这并不妨碍收到音乐版权费平台Unisono给他发来700欧元的账单。这是一年的收费标准,但咖啡馆和餐厅实际上已经关门半年。
    
这个要求让布鲁塞尔餐饮业联合会主席Fabian Hermans非常生气,他绝不是说反对版权费:”我不反对SABAM,但我反对这种敲诈行为。餐厅不营业,顾客就不会付钱。”
 
向比利时当局申请补偿版权费
 
但音乐版权费管理公司方面则认为,他们2020年3月不收费,已经做出了努力和让步。
Unisono发言人Olivier Maeterlinck指出:”餐饮业和其他行业从联邦当局那里得到了补偿,而音乐人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我们正在要求公共当局补偿版权费。”
 
至于咖啡店和餐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卷入这场与自己无关的协商和谈判。